春秋只载要事,而我爱你轻微

读者文摘 日期:2020-3-25

深爱一个人短暂的机缘,和深深了解一个人漫长的情谊,你愿意得到哪一样?

1

有时江柔想起陈桉,还是会觉得自己足够幸运,细胞都代谢过一轮了,还绕不过一个少年时的恋人。

他们高三的那次毕业旅行,浩浩荡荡一行九人前往西塘。

他们夜宿客栈,一幢独门独幢的小别墅,五间房干净敞亮,一楼有个院落,一株石榴树开得甚好,掩映着小厨房。男生们买来啤酒零食,迅速占据有利位置。女生则乖乖巧巧地结伴出去买菜,又挤进厨房,锅碗瓢盆一通响。

他们在西塘住了三天,最后一晚在酒吧给陈桉送行。勾肩搭背地一路唱着歌,踩着青石板上的月光回来。

陈桉在江柔的左手边,用同样瘦弱的肩膀揽着她的脖子,近得闻得到他身上小兽般的汗味。书上说人类其实保留着一些兽性,若喜欢一个人,总爱闻他身上的气味。

陈桉高中毕业后就去了英国,江柔则考上了上海的大学。少年时的告别没有那么多愁绪,他只是把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加深了这个没有沾染一丝世俗的拥抱。

2

英格兰以北,天地都太宽广,草地、牛羊、格子花纹、风笛音乐,还有到处能买得到的威士忌。陈桉觉得孤单,给江柔写长长的电邮,词不达意,在结尾处才言简意赅地附上一句:“你敢不敢谈异国恋?”

两天后收到江柔的回信,是整整一个G的菜谱压缩包,分早中晚三餐,全都荤素搭配、营养均衡。苏格兰是日暮,总有辉煌的落日,陈桉心有震动,被那封电邮定在夕阳里很久,像被一只温柔包裹进松泪的昆虫。

陈桉在留学生圈子里认识越来越多青春昂扬的同类,他们驾车去美国西部的黄金海岸,敞篷跑车、妙龄女郎、酒精、沙滩、音乐,当他的生活出现越来越多的层次,江柔被抛弃也就成了一种必然。

她是在清晨收到陈桉的分手邮件的,语气措辞是全世界通用的那种分手格式。她握着手机,呆呆地坐在宿舍的上铺,宋晓喊了她几遍都没有回应,爬上去一看,满脸泪水,哭得像个被喊醒的做噩梦的孩子。

可能是心有眷恋,也可能是余情未了,他们并没有成怨侣,而是渐渐地退回当年好朋友的位置。似君子之交,不亲近又不至淡漠。

3

江柔去苏格兰找过陈桉一次。那时他结束了上一段感情,身边终于空旷,裹一件长羽绒服,戴绒线帽子,只留出一对眼睛,好像很怕冷的样子,恹恹地来机场接她。

他借宿在苏格兰当地居民家中,幽深的屋子,丰盛的酒窖,他穿着天蓝色的毛衣钻进厨房,手脚利落地为她做出一盘西餐。

他们点着壁炉,一同裹着条厚毯子,席地而坐,喝酒。什么都不用说,情义都在酒里。放不下又回不去,让人徒然伤感。后半夜突然停电,陈桉说:“我们来打个赌吧,如果天亮了电还没有来,我们就重新开始,怎么样?”

黑夜似一块磁石,一点点吸收着周围的光,窗外鹅毛大雪,室内越来越冷,他们等得快要睡着,噔一声,墙上、头顶的灯一齐亮起,明亮似白昼。江柔站起来,冲陈桉无奈地笑了一下,转身往客房走。

那一瞬,她明白命运给了自己那么多暗示,好言相劝,该收手了。

第二天她回国,陈桉送她去机场,抱了一抱,各自松手,差不多有半年没有往来。

2009年,在无锡的北仓门平地起一家叫东久的汉式按摩馆,古色古香,有一个叫高山的祖传推拿师傅,相貌实在出众,人高马大,走路虎虎生风。穿素色的唐装,袖子挽到手肘处,手艺如行云流水。

馆内有艾草沉稳的气味,水沉香袅袅的白雾,师傅的手拍打在身体上浸着汗的声音,被门口一大幅双面苏绣挡住,隔间的小厨房,隔水蒸着玉米、山药等粗粮……这样的情景,27岁的老板娘江柔总是想起。

她坐在长条案桌前拿个计算器噼里啪啦地算账,酸痛的肩膀搭上一双手,轻柔又力道恰好地按着。不用回头,知是高山,搭上一只手,又把脸颊温顺地贴上他的手背。

4

陈桉回国后也留在了无锡,有时会来东久看看江柔。

他们之间没有亲密动作,很多时候就面对面地坐一会儿,他抽几支烟,她在对面静静地陪着。陈桉最初创业,心事太多,总是锁着眉。拿起车钥匙说要走,她也不挽留,伸手抚了抚他的眉头,说得空再来。

他走了,茶凉透,她还坐在外面舍不得进来。高山看在眼里,什么都不说,拿一件外套披在她的肩上,回屋继续招待客人。

对一个人好是会上瘾的,这个道理,江柔懂,高山更懂。

人是这样的,没有人会永远少年白衣,青年是种风尘,总会沾染。有次他们集体出游,夜宿在青岛,夏夜、冰啤酒和大只大只的海鲜。陈桉有些醉了,去墙脚吐完走回来,还摇头晃脑地向大家鞠躬谢幕。

江柔沉醉在那种氛围里,看了他一眼,把头扭到了别处。有抱着吉他的妙龄少女,甜美的声音唱沧桑的歌:“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可不可以你也会想起我……”来来回回一句可不可以,像一个怎么都不肯死心的人。

陈桉手抖得差点儿拿不住烟,从前的他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们会成为这样的年轻人,只有在喝多的时候,眼眶会湿,心头会软。他举起右手,和江柔轻轻碰了碰杯。江柔笑了。

在27岁就对前程不抱期待,想着就这样过完一辈子吧,有情有义地待彼此,起落都在一旁相伴,适宜地伸出一只手扶一把。江柔在杂志上看到冯唐的诗:草木都美,人不是;中药很苦,你也是。

心底也涌起一种莫名的凄凉,别人不需要去懂那些苦涩的前因和回不了头的艰难,他们只要结果。江柔不是,她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人。她也不哭,愿赌服输。

5

陈桉28岁志得意满,乔迁新居。请大家到家里做客,与新谈的女友浓情蜜意,似要谈婚论嫁。一大帮人闹到最后,醉了大半。江柔去厨房煮蜂蜜水醒酒,恍恍惚惚地坐在灶台前等水沸。陈桉走进来,隔着长长的餐桌和她面对面地坐着,对视了一会儿,都笑了。

他说:“这个厨房是照我们以前说的布置的,以后可以几家人一起来烧烤。”

她说:“有一天你结婚,千万不要喊我。”

2014年3月6日,陈桉大婚,江柔因为飞机延误没有到场,像一段岁月的终结。

然而,江柔再也没有回来。3月8日以后铺天盖地的马航失联客机的报道,227位失联乘客中,她的名字赫然在列。

像江柔缺席他的婚礼一样,她的葬礼也没有陈桉的身影。黄昏的时候,高山在东久的院子里找到他,灰色的毛衣,坐在一株石榴树下,背影一动也不动。高山从前说过,一个院子里只有一株树不好,就是一个困字。可江柔,独爱这一株石榴。

夕阳越来越暗,陈桉蜷缩在那张藤条椅子里一动不动,听到高山喊他,茫然地回过头,那神情,好像一个失去了很多快乐的少年。

“她可能有預感觉得自己回不来,走之前就给你准备了结婚礼物,还有一张贺卡。”陈桉拆掉精致的包装,是她最后的字迹:愿往后的日子,和和美美,长长久久。

和美长久里,本来也没有她。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9782.html

拿多少钱,就干多少活?

在母亲的目光里

当机立断

《窄门》的启示

单薄世界

动物为什么不锻炼

最难的一关

这么俗气地生活

一匹马

不怕客人抱怨

最新文章阅读

  • 如果命运只给了你一个柠檬

    如果命运只给了你一个柠檬,你会怎样?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一种人会说,我怎么只有一个柠檬,为什么别人除了柠檬,还有香蕉和橘子?我怎么这么倒霉,...

    意林2020-4-3
  • 牢骚太甚必多抑塞

    曾国藩曾在家书中写过这么一段话:“吾尝见朋友不中牢骚太甚者,其后必多抑塞,如吴(木云)台凌荻舟之流,指不胜屈。盖无故而怨天,则天必不许,无...

    青年文摘2020-4-3
  • 给高三党的忠告:毕业别分手,大学的更丑

    无敌上上签 给高三党的忠告:毕业别分手,大学的更丑。 让大家感受一下我的化学水平:CO+2Fe=Coffee。 别再抱怨茫茫人海中你找不到一个对的人,选择题就...

    故事会2020-4-3
  • 幸福的配角

    初次见她,他便悄悄喜欢上了她。她高挑、开朗,不经意间冲他轻轻一笑,他的心便像风中的帆,幸福鼓鼓胀胀地快要溢出。 她是那样优秀,像一个高雅的公主,...

    青年文摘2020-4-3
  • 天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空,不分贵贱、学识、教养、出身、老少、男女,人人皆有。问题在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空,却并不等于每个人都可以飞上自己的天空。 ...

    人生感悟2020-4-3
  • 辣椒为什么这么辣

    辣椒不但美味可口,还有防止食物腐败,延长存放时间的功能。古代玛雅人用混合了辣椒的药物医治感染的伤口、胃肠疾病和耳朵痛。实验证明,辣椒的提取物确...

    意林2020-4-3
  • 《孔乙己》续写900字_读后感

    离开咸亨酒店,孔乙己…… 《孔乙己》续写 孔乙己离开了咸亨酒店,用那满是泥污的双手走了。 在他的面前,什么东西也没有。他只是一味地走啊...

    读后感2020-4-3
  • 为什么海王星的环呈短弧状?

           海王星的光环共有4个:2个亮环、1个较暗的内环以及1个可能连接到海王星大气的弥散环。有趣的是,它的最外围的...

  • 脍炙人口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脍炙人口 【汉语拼音】kuài zhì rén kǒu 【成语解释】 脍,细切肉;炙,烤肉。脍、炙皆人间美味,“脍炙人口&rdq...

    成语故事2020-4-3
  • 山羊会有的一生

    冬天结束的时候,我们刚渡过乌伦古河,一只黄脸矮山羊就产下了一只皮毛黑亮的羊羔。这是个好兆头,扎克拜妈妈非常高兴。我们把羊宝宝拴在毡房旁边的杂物...

    意林2020-4-3
  • 水浒传读后感几百字_读后感

    我们生命的意义不在于拥有多少身外之物,而在于能否拥有一颗快乐的心,知足常乐,满足多一点,人生的快乐就会多一些。人生很短暂,人活着是为了找到一个...

    读后感2020-4-3
  • 大学是有灵魂的

    在今天柏林洪堡大学主楼的一条长廊上,悬挂着很多的黑白照片,照片中的人物都是在各个领域里取得了重要成就的本校教授,其中的29人拥有一个共同的身份:...

    意林2020-4-3
  • 孰爱

    1949年7月,有一件事让我忘不掉,事不大,却挺闹心的。 13岁的我参军不到3个月,被分到一个修建解放济南革命烈士塔的半军半政的单位。其中一部分人是设计...

    读者文摘2020-4-3
  • 身不由己

    这天是老板罗伯特举办婚礼的日子,公司全体职员全都兴冲冲地来了。婚礼很顺利,可就在新娘露易丝要说出愿意嫁给罗伯特时,来宾中突然有人喊了声:“...

    故事会2020-4-3
  • 谁是首富

    PART。1石头翻身 有句话说得好:石头也有翻身日,北风总有回南时。陈村的陈二蛋以前是个穷光蛋,有一回做生意赔光了老本,只穿着一条裤衩逃回陈村,成为...

    故事会2020-4-3
  • 买一座房子过桥

    康德是18世纪德国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 一次,康德准备去一个名叫珀芬的小镇拜访老朋友威廉。事前,他给威廉写了封信,说自己会在3月5日上午11时之前赶...

    青年文摘202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