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鲸共舞,我是中国第一女驯鲸师

意林 日期:2019-8-6

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海洋公园的极地馆,有一个非常著名的“人鲸共舞”的表演项目,其中的白鲸米拉是从俄罗斯引进的宝贝,是目前我国仅有两只可以进行水下表演的白鲸之一。而它的训养师陈贤卿,是我国惟一的女白鲸驯养师。

倾心白鲸,无奈人鲸隔窗相望

2006年4月,哈尔滨极地馆里来了一位普通的游客,她的名字叫陈贤卿,是哈尔滨商业大学一名学生。

当时,哈尔滨极地馆拥有全国惟一的水晶玻璃展窗,透过这面长达20多米的展窗,陈贤卿被那头叫米拉的白鲸所吸引。

两个月之后,哈尔滨极地馆开始招聘工作人员。陈贤卿心动了,决心做一名“白鲸驯养师”。为了应聘这个职位,陈贤卿查阅了很多资料。但是,主管招聘的极地馆经理戴瑶还是拒绝了。

原来,白鲸是一种生活在寒带的北极圈动物,白鲸驯养池水温十分严格,要始终控制在13℃。在这种温度的水中,与白鲸进行表演和训练,而且一待就是30多分钟,许多男性都无法做到。当时在国内还从没有女性从事与白鲸水下表演的先例。

看到陈贤卿确实不愿离开这里,极地馆正好缺少一个水族馆讲解员,于是,戴瑶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让陈贤卿留下了。

从此之后,陈贤卿每天都有机会带着游客穿过极地馆,并隔着展窗,和大家一起看着其他男驯养师带着白鲸嬉戏。随着人鲸共同划出的弧线,还有那一串串梦幻一般的水泡,陈贤卿是多么渴望那个驯养师就是自己呀!每到这个时候,她总是放缓了脚步……

百折千回,终成国内

第一女白鲸训养师

这种缘自内心的渴望,更坚定了陈贤卿成为一名白鲸驯养师的决心。只要一有时间,她就泡在米拉居住的白鲸池,向几名男性驯养师问这问那。

2006年10月的一天,陈贤卿探望米拉时发现,无论自己怎样叫它,米拉都懒洋洋地呆在角落里爱理不理。陈贤卿马上找来了医师,这位有经验的医师仔细检查后,发现米拉的尾骨骨折了。

那一段时间,陈贤卿每天一下班,就跑到米拉的圈养池去看望它。时间长了以后,每天到下午五点钟的时候,米拉就会缓慢地游到泳池边,静静地等待着陈贤卿的到来。只要陈贤卿一出现,米拉便会用那并不利落的尾巴,轻轻地拍打着池水。

等到米拉的骨折好了以后,陈贤卿又开始她正常的解说工作。想到米拉躺在担架上时那无力又无助的眼神,它那与自己无声的亲昵,陈贤卿特别的想哭。

陈贤卿再一次找到了经理戴瑶,声音哽咽地说道:“您如果不让我试的话,那我就走了,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隔窗相望的折磨!”

考虑到当时国内虽然没有女训鲸师,如果哈尔滨第一个出现了女训鲸师,这无疑是一个很大的看点。经理戴瑶决定让陈贤卿试一试。

但是,在“走马上任”的第一天,她就遇到了一个大的难题。

水下白鲸表演最为基本的要求是空潜入水。但是,白鲸池中的水本身含有盐分,浮力非常大。驯养师为了抵御寒冷,所穿的往往是具有很大浮力的、厚度达5毫米的潜水衣,要潜入水中更为困难。陈贤卿一次次地下潜,却又一次次地被水的浮力推了上来。往往训练不到一个小时,她便累得几乎快要虚脱。

在撑不住的时候,陈贤卿不断地咬着牙告诉自己:“再坚持下潜一次,肯定能行。”终于,半个月以后,陈贤卿第一次穿戴好所有的潜水用具,慢慢地走向了白鲸池。

正式训练开始后,米拉对眼前的新驯养师不是特别“买账”,训练量一大,米拉的体力也会透支,每当这时,它便整个身体全部沉入到水下,只在水面上露出半个脑袋……

人鲸共舞,编织水下的妙曼童话

白鲸馆里还有其它的鲸,每当陈贤卿想去摸一摸其它的鲸鱼,或者准备和它们玩一会儿的时候,米拉就会十分生气,就会顶着长着大大额隆的脑袋直冲过来,马上把陈贤卿和其他的鲸鱼分割开……

极地馆每到过年的时候都会休长假,这个时候也是陈贤卿最不放心米拉的时候。而米拉也似乎有一种灵感,距离收假还有一周的时间,它便每天心不在焉地游来游去,四处张望和寻找着陈贤卿的身影。

陈贤卿休假回来时,米拉会用最最热烈的方式欢迎。

正式表演的时候,陈贤卿发现她和米拉的配合并不默契,特别是米拉,不能总是保持一种很好的状态,虽然观众们看不出什么门道,但陈贤卿很清楚,有些动作其实做得很难看。

有一次,陈贤卿和米拉一同入水后,需要表演一段“人鲸共舞”的画面,本来的动作设计是人与鲸鱼在同一条水平线上,但是在“共舞”的过程中,兴奋的米拉竟然跑到了陈贤卿的头顶上,而且不停地来回盘亘着陈贤卿通往水面换气的“道路”完全被米拉堵住了。最后,陈贤卿手忙脚乱地推开了米拉……

2009年6月,陈贤卿又为她和米拉设计了一个超高难度的表演项目“深海之吻”。按照设计,她和米拉一起先浮到水面上,米拉仰面朝上,陈贤卿则俯卧朝下抱住米拉的脖颈部,然后她俩一起慢慢地向十几米的水底沉去……“深海之吻”的难度在于,人和鲸鱼之间不能有任何的动作,也就是说,米拉要和陈贤卿紧紧地在水中“焊接”在一起,陈贤卿除了要双手抱住米拉,两只脚还要紧紧地夹住米拉的尾鳍。

下到一半时,米拉便不再亲吻陈贤卿,嘴巴上下左右乱动,这时,陈贤卿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安慰好米拉后,人和鲸鱼再次浮到水面上重新做。如果米拉在“亲吻”的时候渐入佳境,陈贤卿就会用手摩擦米拉的内口腔,这是米拉十分喜欢的一个放松方式。

目前,陈贤卿已经成为全国惟一的女白鲸驯养师,米拉也是国内仅有的两只可以进行水下表演的白鲸之一,每天,陈贤卿都要和米拉在哈尔滨极地馆进行二至三场的“人鲸共舞”表演,如今的陈贤卿只有25岁,米拉也只有8岁。一人一鲸已经共度整整三年的时光,复杂的训练和表演让她们之间已是无比默契。如今,这个人和白鲸的水中童话还在继续着……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4983.html

几百年后的高考节民俗研究

观人有四招

“积累”成功的人

中国的地铁里邂逅不到爱情

开个有品位的家居饰品店

“娴”谈暗恋

嫁给什么样的男人

父亲的慰藉

你想活得快乐,还是想活得有面子

抗生素,要合理利用

最新文章阅读

  • 樱花的另一种含义

    到日本以后,我每年都看樱花,看多了,有时会觉得这些花十分虚假。说它假,是因为樱花满开的时候,尤其在夕阳的余晖下,那些樱花瓣儿跟我们常见的马粪纸...

    青年文摘2020-1-22
  • 拼车

    油价不断上涨,促生了一个新名词拼车。这不,小孙也抵挡不住高油价的压力,在网上发了个拼车的帖子。 很快,有三个美女跟帖。这三个美女住在小孙家附近,...

    故事会2020-1-22
  • 兜售幸福的老人

    很多人到日本旅游,都会去看一看位于北海道的一座废弃车站,不为别的,只因它有一个美好的名字幸福车站。 1987年,最后一列火车从这里驶过后,这条线路就...

    读者文摘2020-1-22
  • 雨的抒情

    雨,好像是千万个魔指,好像是千万条琴弦,弹出了千变万化的声音。 春雨柔软,夏雨粗犷,秋雨苍凉,冬雨肃杀;因季节变化,情调各异。但是,雨色一样美丽...

    意林2020-1-22
  • 提前敲响的下课铃

    初三那年,教我们物理的刘老师身体不好,经常犯胃病,但她总是强忍着病痛坚持上课。 有一次,刘老师的病发作了。她左手使劲地压着胃部,右手挣扎着在黑板...

    青年文摘2020-1-21
  • 鹏程万里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鹏程万里 【汉语拼音】péng chéng wàn lǐ 【成语解释】 大鹏飞行的路程数万里。语本《庄子.逍遥游》。后用“鹏...

    成语故事2020-1-21
  • 关于真正的友谊的名言警句

    关于真正的友谊的名言警句: 世间最美好的东西,莫过于有几个头脑和心地都很正直的严正的朋友。 爱因斯坦 和你一同笑过的人,你可能把他忘掉;但是和你一...

  • 你也一样可以

    你也一样可以 考克斯是一个有点讨厌的老家伙。这个老家伙曾任职棒球裁判员,已经退休,住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东海岸的小房子里。 他在邻居之间人缘并不...

    青年文摘2020-1-21
  • 来电与应答

    当耶思卫星电视公司的推销员德芙拉打来电话时,我礼貌地说:“因为我刚刚摔进了一个洞里,碰伤了前额,还扭了腿,所以时机实在是不合适。” &l...

    故事会2020-1-21
  • 口腹之欲所带来的羞耻感

    朋友的堂妹来北京,我们一起吃饭,她妹妹是个有些羞怯的小姑娘,还在念初中,块头却超乎常人,不仅胖,而且敦实,手臂和双腿上的肉都硬邦邦的,很精实。 ...

    意林2020-1-21
  • 一块面包的精神

    1812年,查尔斯·约翰·赫芬姆·狄更斯出生在英国朴次茅斯的波特西地区,他的父亲是一个嗜酒好赌的家伙,经常把能跳会唱的查尔斯带到...

    青年文摘2020-1-21
  • 经验加分,挖掘潜在的亮点

    新人有自己的优势,只要运用得当,一样可以为你的职场之路添火助力。 有个网友问我,是不是所有的实习生都要从打杂开始?是不是所有的新人都要被欺负?是...

    青年文摘2020-1-21
  • 调侃女生的话

    调侃女生的话 1、要是你知道最后嫁的是谁当初还会跟别人……睡吗? 2、天天吃稀饭,不甘心,昨天去菜市场绕了一圈,我想我还是继续吃稀饭吧...

  • 人有时需要的是念想

    大冰的书中这样写道:“请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过着你想要的生活,既可以朝九晚五,也可以浪迹天涯。任何一种长期单一模式的生活,都是在对自己...

    读者文摘2020-1-21
  • 女人难为

    我最喜欢同女人讲话,她们真有意思,常使我想起拜伦的名句:“男人是奇怪的东西,而更奇怪的是女人。” 她们能看清一切矛盾、浅薄、浮华,我很...

    读者文摘2020-1-21
  • 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

    【1】 我一直记得自己九岁时阿公的模样。那时的他有结实的身板和一双异常粗糙的大手,那双大手总用来织补渔网;常年风吹日晒的黝黑肌肤上,散发出一种海...

    意林202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