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男学生变成男朋友

意林 日期:2020-3-23

我在一所大学里教书,老公志远(化名)是政府机关的公务员,我们的恋爱和婚姻都像一潭幽静的泉水,清澈见底,没有波澜。我甚至回忆不起来我们是否深爱过,有没有过或轰轰烈烈或浪漫的细节,是不是说过海枯石烂的誓言……

接过杨晨(化名)这个班的时候,我正处在人生的最低谷。志远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在我准备迎接结婚第六个纪念日的时候,他用“背叛”给我作了结婚的“礼物”……

杨晨是班长,这个聪明敏感的男孩子,从开始就多于别人地获得了我的注意和好感。

我和志远就住在学校里,有时候学生们会到我们家去,我喜欢看他们风卷残云般地把我做的饭菜全吃光。然后打着饱嗝帮我洗碗拖地。

杨晨是最勤快的一个,他甚至会提醒我晚上要早休息:“昨晚你凌晨一点多了都没睡,这可不好。”我诧异,他笑得眼睛弯弯着:“从我们宿舍能看到你们家的窗口。”

我以为学生们都不知道我的家事,不知道美丽光鲜的我连老公都看不住。当在杨晨的作业里看见那张写有“想哭就找个地方痛快哭一场”的纸条时。我一下溃不成军,伤心和无助如决堤的洪水般把我包围……

我像发现救命稻草的溺水者一样。在杨晨的作业本上,写下自己的心酸和委屈……

一个周末的晚上,志远不在家,我把孩子哄睡后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发呆。忽然听见楼下有人叫我,低头一看,是杨晨,站在黑影里冲我挥手。

我下楼,杨晨站在那里不说话,眼睛在暗影里一亮一亮的。我的心怦怦直跳,说:“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

他不说话,却走过来一下抱紧我:“商敏,让我来照顾你!”

我蒙了。觉得心都要跳出胸腔,脑子一阵眩晕……

反应过来后。我推开杨晨。说:“我是你的老师,比你大十几岁,有老公孩子……”

他抓住我的手,握得我生疼:“我不管你比我大多少,你的婚姻对你来说就是个牢笼,我帮你逃脱……”我没等他说完,用力挣脱,跑上了楼。

那晚,我的梦里全是杨晨,听课的、打球的、笑的、沉默的……清晨醒来的时候,我心慌意乱,洗漱时居然把洗面奶挤在了牙刷上……

家庭生活的沉闷和压抑让我越来越留恋和学生们在一起的时刻,更确切点说,是和杨晨在一起的时刻。我特别喜欢和他说话时的感觉,天南海北地聊,那种随心所欲的轻松和快乐就像久旱后的甘霖,看着他着急时打着手势,不时还跺两下脚的样子,我觉得自己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笑……

每当这时,我都像极了一个孩子,好像自己不是杨晨的老师,而是他的女同学,一起感受生活的快乐。

一个周末,我在办公室加班,杨晨去找我,有点不讲道理地收拾了我的书本,拉我去逛街。

在泉城路,他给我买麦当劳的甜筒,我大口大口地吃,冰淇淋顺着我的下巴滴到了衣服上。他一边用面巾纸给我擦,一边笑我像个小孩。那一刻,我真是感觉幸福极了,恨不能让时间就此停止。

一个傍晚,我和几个学生在校园里散步,天色暗下来后,那几个人都走了,只剩下我和杨晨,两个人不说话,慢慢地走。

走到那个学生情侣们常去的小树林时,杨晨吻我,我陶醉在那种充满呵护与怜爱的温柔里……

我的心彻底被这个小我十几岁的大男孩搅乱。

每次我上课,杨晨总是早早坐在最前排,一直盯着我看。我瞟都不敢瞟他一眼,为此,他还很委屈地对我说:“你一眼都不看我。”事实上,每次走上讲台之前。我都是站在教室门外做几个深呼吸,才敢走进门,去面对整个教室的学生,面对他……

偶尔他上课迟到,或者有事请假,我就会心神不宁,讲课也很没精神。只有看到他或者知道他的去向,我的心才能平静下来。

我还把杨晨发给我的手机短信完整地抄在笔记本上,想他的时候就去翻看。

最终让志远知道真相的是那个写满短信的笔记本,他看到了那个本子……我们离婚了。

我从家里搬了出来,杨晨在学校附近租了套小小的一居室,我们开始了甜蜜而痛苦的同居生活。志远坚持不给我儿子,但允许儿子到我那里过周末。

那时候杨晨还有半年毕业,我们的事没多久就在学校里传开了。那些日子,我感觉自己就像个过街老鼠一样,走在校园里都不敢抬头……我不知道别人在说些什么,但能清晰感受到那份压力……

已经开始懂事的儿子问我:“妈妈,我们回家吧?我们住在一起多好,我不想让你和爸爸分开住。”

我对儿子的想念是那么强烈,可这种感觉又不能让杨晨感受到,我怕他不高兴。怕给他增加心理压力,怕他为我而烦恼,怕他年纪轻轻就背上生活的包袱……

我以为爱情是纯粹的,不受任何客观条件的羁绊,可没想到它终究不是活在真空中的,就像一棵植物,阳光雨露离开了哪一个都无法存活。我在享受爱情美好的同时,也经受着这份爱情附加来的种种折磨……

矛盾的激化出在儿子身上。今年年初,志远捎信说,他想复婚。坦白说,我对复婚没有希望也没有兴趣,但是志远说,如果我不同意复婚,他就要再婚了,而且,他的再婚对象在另一个城市,那样他将带走儿子……

我一下子慌了,如果失去杨晨我会生活得没有意义,那么失去儿子我将活不下去。

我哭着让杨晨帮我出主意,他先是沉默、叹气,继而烦躁、愤怒,他说:“我们也可以生一个嘛!”可是,25岁的杨晨自己都还是个孩子,怎么可能做好父亲?等他成熟了,我哪里还有力气给他生孩子?

原本矛盾就是无法解决的。

杨晨无法给我好主意。最后,我接受了志远复婚的要求,杨晨除了“对不起”什么也说不出来。我知道,一场闹剧般的经历都结束了……

我和志远复婚了。办手续那天,志远对我说:“我们这个年龄,这种经历,爱不爱的就不要多说了,说多了矫情,还是那句话,以后好好过日子,这就是幸福。”

他说这话的时候,正午的阳光从头顶照下来,我对自己说:我的幸福在其次,希望走过风雨之后,我爱过伤过的人都能比我幸福……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4471.html

懒得成功

变卖为租

寂寞之手

怒放之舞

不要让侥幸迷惑了心智

一个微博账号卖了40万元

不想混,才混得更好

“别人家的孩子”赢了吗

总有一片晴天等着你

我从高盛总裁“变身”美国财长

最新文章阅读

  • 人生感悟:棋悟

    下中国象棋,无论要厅堂还是市井都是件快事。“啪”移动棋子,随即一声“将”,那是何等豪爽!弈棋不只是棋盘上的较量,功夫则在棋...

    人生感悟2020-4-10
  • 荒唐的还债

    一、野外失身 江汉平原上有一条东荆河,刘家台村的刘春花就是喝东荆河水长大的。河水给了她灵秀,也给了她温顺、诚实的性格。然而,生活却过年地给了她少...

    故事会2020-4-10
  • 小鸟·骆驼·鲸

    工作的人,按资历的深浅,大致可以分为三种阶段:进入社会不久的新人、中层干部与高层主管。 在这三个阶段工作的人,可以比拟为三种动物。 刚进入社会不...

    读者文摘2020-4-10
  • 找到自己的赛道

    他从安徽老家的一所旅游中专毕业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做过导游、餐饮、推销,也炒过股票,甚至还在建筑工地当过小工,加起来有20多份工作。但是每份工...

    意林2020-4-10
  • 美国到处不自由

    许多人把美国说成是“自由社会”。我觉得,说这话的人一定不知道什么叫自由。我是说,与我们中国比起来,美国一点也不自由。我们来看一些实例...

    读者文摘2020-4-10
  • 博人传观后感800字

    博人传观后感 作为一个弃坑许久的曾经的火影狂热爱好者,今天终于没忍住摸去了电影院,看了博人传,看的时候全程在不停吐槽,看完了心里却堵得厉害,大概...

    观后感2020-4-10
  • 妙手回春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妙手回春 【汉语拼音】 miào shǒu huí chūn 【成语解释】 “妙手”,技能高超的人。语出晋.蔡洪〈围棋赋〉。&ldqu...

    成语故事2020-4-10
  • 替罪

    胡来是省交通厅的厅长。省里要建造一条由新田至洛江的高速公路,胡来厅长担任了公路工程的总指挥。这条高速公路全长186公里,总投资74。4亿元,是一个特...

    故事会2020-4-10
  • 我们的生活如此有趣

    ◆小时候学话,老妈叫我喊我爸吃饭,我妈说:“叫你爸吃饭!”我朝外边大吼:“你爸!我妈叫你吃饭!” ◆早上起床,对着窗外自言自语...

    故事会2020-4-10
  • 谁欺负了老总的女儿

    因不满单位用人唯亲,我辞了公职去往深圳。因为朋友帮忙,我又很勤奋,很快就落住了脚。有家大公司招聘业务部主管,待遇优厚,我决定跳槽过去。经过一番...

    青年文摘2020-4-10
  • 用一句话形容自己很丑

    用一句话形容自己很丑   黄金分割脚后跟:长得很有骨气,活得很有勇气!    dapeng300:在家,对不起父母;上学,对不起同学;出去,对不起社会!...

  • 爱之真谛

    “在我苍凉的晚年,真正陪伴我的是我的这位学生。就算我的儿子爱我,说在嘴里,挂在心上,却伸不出手来,那真爱也成了假爱。相反的,我这位学生实实...

    读者文摘2020-4-10
  • 看华表

    不知为什么,每次经过天安门前的华表时,从来不肯放过它,总要看一看。如果正挤在电车里经过,也要从人缝里向车窗外追着看;坐着洋车经过,更要仰起头来...

    青年文摘2020-4-10
  • 低个头而已,别为难自己

    在电影院排队买票,我前面是一对年轻恋人,刚排到他们,一位妈妈领着孩子急匆匆挤过来,直接冲售票小姐说:我们的已经开场了,先给我们出票吧。 我前面的...

    人生感悟2020-4-10
  • 变脸

    周末,周桦约在公安局刑侦大队任职的死党郑智一起喝酒。 周桦是郑智的大学同学,一心想成为名作家,所以工作几年后辞职当了一名自由撰稿人。但他始终没有...

    故事会2020-4-10
  • 打给爱情的电话

    从我住进病房的那一刻起,对面床上的那对夫妻便一直小声地争吵着,女人想走,男人要留。 听护士讲,女人患的是胶质细胞瘤,脑瘤的一种,致癌率极高。 从...

    青年文摘202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