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单相思

意林 日期:2020-6-30

一个人的拉拉队

卓然是我的室友。高、帅,校篮球队的主力。凉小语第一次在篮球馆看见他,就问我,“他和你住一个宿舍吧?”

我警觉地问:“你要干吗?”凉小语毫无掩饰地说:“追他呗。”于是,我成了凉小语追求卓然的一部分。我想,她应该知道我是喜欢她的。尽管,我还从来没有勇气表白。

校篮球队和12中举行校际友谊赛。卓然在上半场结束的哨声中,盖了对方中锋的帽,引来全场沸腾。凉小语就在这时,夹带着凌厉之势出场了。精心裁短的蓝色布裙,像微微绽开的Lolita制服,宽大的短袖口扎了明蓝丝带,变成了蓬松的公主袖,衬衫的扣子只系了两粒,散开的衣襟,高高地系了死结,露出纤细漂亮的腰。

凉小语挥舞着花球,跳了一段超炫的热舞,大声喊着:“一中必胜!卓然最棒!”

凉小语从此一役成名。

我为偏执狂

凉小语当天就被叫去了校长办公室。小道消息传出来,她将被劝退。我在走廊里急得团团转,只好在校门前拦住卓然说:“拜托,小语是因为喜欢你……你得帮她!”

有卓然这样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出面,校长总算表示不追究此事。

走出教学楼的时候,卓然停下来说:“小语,别误会,我帮你只是不想让一个喜欢我的女生受到伤害。没有别的意思!”

凉小语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跳起来给卓然脸颊一拳说:“谁说我喜欢你了?”

凉小语头也不回地走了,纤瘦的背影像一根没帆的桅杆。

其实,我知道凉小语为什么发脾气。她可以允许自己扮成拉拉队说某人真棒,但不能假别人之口,说她喜欢谁。

十五岁的边界

很长一段时间,凉小语都没再提过卓然。这个周末,凉小语仍然没有回家。她已经四个星期没回去了。我也留下来陪她。

凉小语对我说:“你不一定非要陪我的。

“我愿意。”我漫不经心地答。

“那你愿不愿意陪我去玩?”凉小语挑着眉,瞳孔又黑又大。

一中不远,有所著名的理工大学。凉小语买了件很潮的短裙,踩着尖细的水晶高跟鞋,三步一摇地拖着我去了大学礼堂的小舞厅。

“天下无双”舞池边,凉小语和我一直坐着。

我有些尴尬加试探地问:“小语,要不……我,请你跳舞吧?”

凉小语触电似的摇了摇头说:“不行,影响我找男朋友怎么办?”

我惊讶地张大嘴说:“这里都是大学生?你要在这……”

“大学怎么了?”凉小语不屑一顾地说:“再过两年,我也上大学了,他们能比我们大多少?”

我觉得这件事有些离谱了。我拖着凉小语的手,向外走去。她却用力推开我说:“安鑫,我妈都管不着我,你算哪盘菜?”

“我……”我半天结巴出几个字,“我……是你朋友。”

“好,从现在开始,我们不是朋友了。你可以走了吧。”

凉小语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却扼住了我的心脏。我忽然发现,站在她的面前,我永远只是个懦弱无力的小丑。

我转身走了,或许,我早应该走了。其实我们都在成长中,悄然改变了太多,已经不适宜再做一对朋友。

极品单相思

转眼寒假。我失去名正言顺看到凉小语的机会。

卓然看见我颓败的样子,拍我肩膀说:“哥儿们,你也成过去时了?”我垂头丧气地说:“我就没有过现在时。”

说起卓然,我和他因为凉小语成了真正的朋友。寒假他去学校练球,我捧着他的手提电脑,坐在一旁上网。当我第N次搜索“凉小语”的时候,却发现一个有凉小语名字的博客。博主Mars是理工大学的外教,22岁。他在博文里说,在学校的小舞厅,遇见一个让他心动的15岁女孩,凉小语。Mars宣称他是传统的摩门教徒,有早婚多妻的爱情信仰。他们迅速恋爱,决定远走盐湖城,在凉小语16岁那天,与她结婚。

我被吓到,半天才想起给凉小语打电话。我声线颤抖地说,“小语,那个Mars……”

“和你没关系。”凉小语只说了这一句就挂了机。我呆呆地坐在篮球馆光亮的地板上。

危险的自习

3月开学,凉小语没来。我望着她空落的座位,像看着一个危险的陷阱。下午的自习课,我伏在桌子上昏昏欲睡。凉小语突然踢开教室门,用力砸我的桌子,大声叫道:“你以为你是谁!你以后少管我的事。”

我在全班莫名其妙的眼光中,不知所措。卓然走过来说:“对不起啊,我只是想帮你,才把Mars的博客发到理工大的校内网。”

我心里忍不住生出股怒火,拼尽全力打了卓然一拳。

那天,城市下了微雨,我一个人坐在学校的门廊前,一遍一遍拨打凉小语的电话。始终关机,没有回应。

穿过门缝的奶糖

Mars的博文,被帖到进各大论坛。凉小语成了众矢之的。虚荣、媚外、网络人肉的“物质女孩”,90后妖魔女生之现实代表。

周五,我凉小语的家。她的妈妈,满面憔悴。她说:“你来得正好,小语已经三天没出来了。”

我站在她卧室的门前,没说话,只是在低矮的门缝里,塞进一块“大白兔”的奶糖。我听见安静的屋子里,传来窸窣剥纸的声音,用力地咂糖,那股熟识温暖的奶香,仿佛移换时空十一年。

那一年,我们都5岁,是楼上楼下的邻居。凉小语的妈妈因为丈夫的离弃,醉倒街头,晕迷了三天。没人知道凉小语被反锁在家里。只有我,每天带着满口袋的奶糖,去敲她家的门。我说:“凉小语,你爸不要你,你妈肯定不会。”

门板另一边,就会传出那些窸窸窣窣的剥纸声,用力地咂糖声,啪啪地仿佛要咂干所有的甜味。她妈妈从医院回来的那天,我正蹲在门口塞糖。我看见小小的凉小语,站在满地的糖纸间,像一件快要风干的布娃娃,她绕开妈妈的怀抱,紧紧地抱住我。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她掉眼泪,从此,命运注定把我们绑在一起,彼此守卫十一年。

飞往盐湖城的水鸟

忽然有一天,她发来短信,说,“我在机场呢,祝福我吧!”我应该向西看吧,有飞机默默掠过天空。

后来,MSN成了我和凉小语唯一的线索。到了那边的凉小语,忽然开朗起来。她没嫁给那个Mars,他们成了朋友。Mars做了她的担保人,她在美国又念上了高中。现在,凉小语是盐湖城高中第一个海外华人拉拉队成员。

我想,也许是因为她脱开懦弱的母亲,冷酷的父亲,以及鄙视轻慢她的周遭,她就可以不必做一个叛逆的女生。

2009年,我恋爱了,她是个长发安静的女生,和凉小语是赤道对极地。那天晚上,凉小语突然从MSN上跳出来问:“听说你恋爱了。”

我回:“对啊。只不过明年就要高考了,你说该不该谈啊?”

她说:“傻瓜,别人怎么想,我不管。还记我给你传的大盐湖的照片吗?那些站在白色沙滩上的水鸟,能馈赠给对方最珍贵的东西,就是支持和自由。”

那天,凉小语的头像很快就暗了。她只是换了一句签名我一直以为,你会是那只等我飞回去的水鸟。原来不过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我飞快地冲出家门,在街上,不停地疯跑、疯跑……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43095.html

如何医治一个国家的病

别喊我CEO,我是首席逗乐官

站对立场看对人

利息和本钱

美国人的院子里为何不爱种菜

难题成就传奇

象山咖啡崛起之路

凯瑟林·罗琳,坚韧是克服困难的利器

一只狐狸悲壮的母爱情怀

我讨厌我身上的汗味

最新文章阅读

  • 赖床赖出大财富

    今天26岁的弗雷·安德鲁是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一位年轻人,他从小就是个“大懒虫”,喜欢睡懒觉,在学校读书时就经常因为睡懒觉而...

    意林2020-7-1
  • 敲响生命

    郭老师高烧不退。透视发现他胸部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阴影,怀疑是肿瘤。 同事们纷纷去医院探视。回来的人说,有一个女的,叫王瑞。特地从北京赶到唐山来看郭...

    意林2020-7-1
  • [成长] 青春期,遇见“公元前”父母

    青春期是人生的一个薄冰期。尤其是女孩,心思更加细腻,情绪更加敏感,就像走在快要解冻的脆弱冰面上,随时都有可能“咔嚓”裂开一个洞,跌进...

    青年文摘2020-7-1
  • 古人如何赞“有才”

    现在人与人交往中,如果对方某件事做得很好,或某个方面很突出,很多人就会情不自禁地赞叹道:“你真有才!”“太有才了!”这当然...

    读者文摘2020-7-1
  • 深圳第一课

    十多年前,我去了深圳。在朋友家安顿下来后,开始为工作奔波。 每天一大早。起床后我就直奔楼下的报摊,买一份当天的《深圳特区报》,浏览一番上面的招聘...

    青年文摘2020-7-1
  • 给他人留面子的境界

    在金庸小说《侠客行》中,石破天练成了金乌刀法,武功高强。女友阿绣怕他误伤他人,多结仇家,于是对石破天说:“武林人士大都甚是好名。一个成名人...

    人生感悟2020-7-1
  • 偷鸡不着蚀把米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偷鸡不着蚀把米 【汉语拼音】tōu jī bù zháo shí bǎ mǐ 【近义词】:赔了夫人又折兵、肉包子打狗 【反义词】:变本加...

    成语故事2020-7-1
  • 有趣的三个维度

    有趣,是一种高贵的品质,是个宏观的概念,我经常说有趣的将打败无趣的,但我从没谈过什么叫有趣。对我而言,有趣有三个维度。 第一维度,有趣是知识结构...

    人生感悟2020-7-1
  • 再高几厘米就会倒塌

    魏源是近代史上杰出的思想家、改革家、史学家、地理学家和文学家。人们常常称赞他博古通今、造诣精深。人们所不知道的,是与他同时代的另一位英才,这位...

    读者文摘2020-7-1
  • [万叶集] 一见钟情是种能力

    “男女之间存在真正的友情吗?”曾经这是一个引起广泛争论的话题。实际上,对女性来说,男女之间可以存在真正的友情;而对男性来说,恐怕就难了...

    青年文摘2020-7-1
  • 我的极品单相思

    一个人的拉拉队 卓然是我的室友。高、帅,校篮球队的主力。凉小语第一次在篮球馆看见他,就问我,“他和你住一个宿舍吧?” 我警觉地问:&ldqu...

    意林2020-6-30
  • 爱情鸡汤

    爷爷沉默寡言,常常蹲在院子里,嘴里衔着一根长烟杆,侍弄花草,满脸的皱纹在烟雾缭绕中渐渐舒展。 奶奶快人快语,每每安排完家务活,还常常邀一帮年纪相...

    读者文摘2020-6-30
  • 犹太父亲的奇特家教

    一次,一个犹太父亲带他的儿子去澡堂。他们跳进水池后,孩子冻得发抖,不由得大叫:“哎呀,爸爸,哎呀!” 于是父亲把他抱出来,用毛巾擦干了...

    青年文摘2020-6-30
  • 怀柔政策

    吴嫂最近很生气,因为她的儿子刚升高三就早恋了。吴嫂决定让儿子跟女生断绝关系,丈夫提醒说:“千万别贸然行事,咱儿子脾气又犟,又叛逆,咱还是采...

    故事会2020-6-30
  • 伟大的笨蛋

    刚满12岁,我就步入了考试这块冷漠的领地。主考官们最心爱的科目,几乎毫无例外地都是我最不喜欢的。我喜欢历史、诗歌和写作。而主考官们却偏爱拉丁文和...

    读者文摘2020-6-30
  • 用古人的智慧享受人生

    2006年国庆长假期间,受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的邀请,我连续讲了一周《论语》。此前,我没想到会引起那么强烈的反响。如果说,我对《论语》有一些...

    意林202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