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青春在寂寂地歌唱

意林 日期:2020-2-8

A

2008年秋天,我第一次遇到骆梨。她斜梳着一条马尾辫,嘴唇上涂着亮晶晶的唇彩,光脚穿白色的球鞋,历史书下面压着安妮宝贝的小说集。她坐在我的旁边。我们几乎不说话,新相识的同桌,很少会像我们这般沉默。

我试开口,可她始终在看小说,或者漠然地发呆。

潘晓北坐在我们后面。平头,小眼睛,吊儿郎当的样子。喜欢在我背后贴纸片,而我总是迟钝地带着那张纸片在校园里跑来跑去。

在潘晓北第N次扯我头发的时候,我终于痛苦地哭了起来。是的,我一直知道他在欺负我,我习惯忍受,可是,骆梨站了起来,转身给了潘晓北一巴掌。那一巴掌,打得整个教室都安静下来。

我前所未有地快乐起来,我和骆梨成了最好的朋友,形影不离。有人觉得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像个独行侠,而我到处受宠爱,可是这不能阻止我们成为知己。潘晓北对我的态度收敛了许多,他几乎不敢和骆梨说话,只是逢人便说,骆梨太猛了。眼神里便有景仰的成分。

那年期末考试,我考了第三名。潘晓北全班第一。老师们都爱他,并且包容地说顽劣的小孩往往聪明。骆梨倒数第三名,她并不屑于学生手册上的成绩,别人做习题的时候她往往在纸上写一些我看不懂的句子,至少,那个时候我无法读懂。

她写道:这孤独,正寂寂地歌唱。我不了解孤独,于我,生活光鲜而美好。

B

2010年,我和骆梨已经不再是同桌。她个子长得很快,像男生一样,在初三的这一年窜到了1。70米。瘦瘦的,穿长长的牛仔裤,皮肤是漂亮的小麦色。潘晓北也长高了,头发长得遮住眼睛,变得寡言。唯有我,仿佛停止了生长,比骆梨矮了半头。我和他们站在一起,就像一个低年级的小孩,张望着高年级的世界。

很多事情都在变。比如说,潘晓北和我们变成了朋友,尤其是和骆梨。他们依然坐在很近的位置,自习课上我甚至能够听见从他们那边传来的窃窃私语。我问骆梨:“你们都在说什么啊?”她说:“什么都没有说,是你的幻觉。”然后诡异地对我笑。

潘晓北在大多时候却只是看我,不说话。我开始变得很大胆。我说:“喂,潘晓北,把你的数学卷子给我看一下。”他就乖乖地递过来。我反而有些失落,我觉得我更喜欢从前他对我那样飞扬跋扈的时刻。

那年夏天的中考结果出乎老师的意料。潘晓北去了普通高中,反而是我,顺利地考上了重点,骆梨进了一所职高。

据说潘晓北的失利,是因为和骆梨有早恋的苗头。虽然早恋这个词对中学生来说并不陌生,可是我不懂,骆梨说我傻。

潘晓北说不是那么回事,只是因为一道选择题的失误。如果选A而不是选B,那么他可能就和我一道进重点高中了。骆梨忽然很严肃,她说选择是重要的,可是人往往不知道哪一个选择是正确的,每一个选择都会打开不同的门,每一扇门内都会有不同的境遇。

我抱住骆梨:“那么多选择里,我们选择彼此做朋友,便是最幸运的,我们是永远的朋友。”骆梨和潘晓北都笑了起来。他们并不知道我心里的怕,我怕他们真的在早恋,我怕潘晓北把骆梨从我身边带走。

那天告别时,我向左走,骆梨和潘晓北一道向右走。在街角拐弯处,我偷看他们的背影,忽然有些忧伤。

C

2011年,我们的见面已经较少,偶尔打电话。骆梨说重点高中很忙吧。我就对她发牢骚,说数学老师有多凶狠,说英语卷子永远做不完,然后匆匆挂掉,因为还要去背政治题。她似乎很少有机会聊到她的生活。再后来,就淡了联络。在繁忙的生活里,我又有了新的朋友,一起要结伴奔赴大学的新朋友。

三月某天,潘晓北忽然打来电话:“后天下午一起给骆梨过生日吧。”我很久没和潘晓北联络,他的声音变得很好听。那夜,我忽然失眠,他的声音总是在耳边出现。原来,在分开的日子里,我悄悄地想念着他,我不愿意和他们联络,仿佛是怕见到骆梨带走潘晓北。

同学说北辰路的书店进了一批复习资料,是老师推荐过的,平时很难买到。我兴冲冲地随着他们去了。这种事情,不知何时开始变得重要,仿佛慢了一步,就被别人抢了先机。那天黄昏,我抱着大摞的习题回家,然后想起潘晓北的电话。是的,我们定好在这天下午给骆梨过生日。我忘了,我只顾着去书店,因为买书这件事情很重要。

我给自己寻找各种开脱的理由。然后心安理得地原谅自己。

夏末,我坐公车路过骆梨的学校,在一个烧烤摊上我看到一个女生的影子,穿着绚烂的衣,挑染成黄色的头发,像极骆梨。旁边坐着一个男生,正是潘晓北,额前的头发被风拂起,露出干净的脸庞。她似乎在抬头的刹那看到我,我急忙低下头,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可是在低头的瞬间,我知道她看得出我的伪装。

老师说,人生有很多条路,对于重点高中的我们来说,考一流大学是唯一的选择。因为在走入竞争激烈的社会之后,我们所拥有的才学与毕业证书将是第一件和对手抗衡的有力武器。

老师讲得激情澎湃,这是每个月对学生必不可少的激励教育。可是他说那些话的时候,我第一次想到了骆梨,想到了中考分别时的拥抱,想到了她那已经让我陌生的金黄色的头发,很快,潘晓北的面孔又盖过了骆梨的脸庞。我重重地叹了口气。

D

2012年春天,我准备高考,每天沉溺在书山题海里。骆梨和潘晓北已经变成了很久远的记忆。我安慰自己,没什么,因为太忙,可能他们也都在各自忙碌,所以大家都忘记了联络。

有一场英语口试要在我们学校进行,全市几所中学的应试学生都来了。我穿过操场的时候,有人喊我的名字。是潘晓北,他似乎又长高了,也成熟了很多。我们站在一棵开花的桃树下说话,我开始怀疑,我们是否只是三年没有见面。

他没有追究那年我没有赴约的事情,我心里惴惴的,怕他问起。

“有一次,骆梨说,在路过的公车上看到了你。我笑她,那么一闪即过的公车,怎么可能来得及看清你。”

他说,“可能是她太想你了。”

“你们常见面吧。”

“因为两所学校离得近,所以经常会见面。”他这样回答,他是有意这样说,仿佛是为了我脱离友情的事实找个借口。

“我也很想她,她过得好吗?”

“去年年底,她被学校开除了。”潘晓北沉默了一会儿,“因为她爱上了一个校外的男生,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然后,她去了北京,听说现在正在学习美发。”

“她总是那么勇敢。”我一时无语,也许,我从来不曾了解她,就像不曾了解什么是爱情。

“她走的时候给你留了一封信,我想今天应该能遇到你,所以带来了。”潘晓北递给我一个信封。我们礼貌地说了半个小时的话,期间,不断有风,吹落树上的花瓣。

告别的时候,他回头:“郁郁,你长大了。”

“你是说,我不再像年少时一样单纯美好了。”

“可是我们都要长大。祝你高考顺利。”他笑笑,离开了。

E

“初中的时候,潘晓北告诉我一个秘密,他说他喜欢一个女孩,初时,他总是欺负她以图引起她的注意,后来他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反而因为羞怯变得沉默不语,因此只好接近她最好的朋友,以此接近她。高中的时候,我告诉潘晓北一个秘密。因为好朋友的疏离,我前所未有地为自己的生活感觉自卑。可是,无论怎样,在最年少的时候,她曾经那样温暖过我孤独的心灵,并且,那温暖将永远都在。郁郁,我一直在想念你。”

这是骆梨的信。

我抬起头,越过课桌上的一摞书本,可以望到午后天空的一角,蓝得纯粹而又空旷,没有风,阳光仿佛也静止了。然后,我在一页空白的纸上,轻轻地写:这孤独,正寂寂地歌唱。

只希望,在人生的迷宫里,能有一条路,在走出很远之后,依然能引领我回到最初相遇的地方。在静好的时光里,我们的友情,安然无恙。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3319.html

  牛仔鞋

细节最能打动人心

猫为什么没灭绝

抹上鸟粪变美人

书生意气

橱窗人的意思

羡慕嫉妒恨

让心灵散步

粉丝进化史从很淡的深情到很浓的狂热

别说话

最新文章阅读

  • 人生最大食的资本

    30年前,美国华盛顿一位商人的妻子,在一个冬天的晚上,不慎把皮包落在一家医院里。商人焦急万分,连夜去找。因为皮包里不仅有10万美金,还有一份十分机...

    读者文摘2020-2-11
  • 盲文的诞生

    世界上有一位著名的盲人路易斯·布赖勒。他于1809年出生在法国的一个小镇。3岁时,有一天他在父亲的店铺里玩儿,当他捡起一个尖工具时不小心跌倒,...

    读者文摘2020-2-11
  • 人生箴言的座右铭

    人生箴言的座右铭: 助他人之利,长己之威名。 成他人之美,全己之所需。 锦上添花他去做, 雪里送炭我来忙。 第一要跟准一个人, 第二有自己的一批人, ...

    座右铭2020-2-11
  • 《清明上河图》里为何缺马少羊

    张择端的名画《清明上河图》,堪称北宋时代市井俚俗的活化石。 虽说宋徽宗赵佶当皇帝不怎么样,在艺术上却是一位极其卓越的书画家。由于他的倡导,翰林院...

    意林2020-2-11
  • 怀抱与泪水

    有一次,我和几个朋友在一起闲谈,就聊起了哭的话题。大家都说,自从长大以来,这么多年中,除非有什么亲人离世或者极为重大的打击,极少再有哭的时候。...

    人生感悟2020-2-11
  • 我们都爱林书豪

    一次偶然的机会,唐朝认识了爱打篮球的林龙奇,这位新朋友和他一样,都是林书豪的球迷。但不一样的是,林龙奇还有另一重身份…… 唐朝高中毕...

    故事会2020-2-11
  • 经典的伤感爱情语句

    经典的伤感爱情语句 一场没有结果的爱情,就像一场未完成的色情交易一样。 喜欢在你身上留下属於我的印记,却不曾记起你从未属於过我。 我知...

  • 心花路放:高级喜剧的笑点

    只有深深地爱过,才会轻轻地放下。 前段时间内地上映了不少票房不错的喜剧片,这些片子放完正片后总是意犹未尽,在片尾继续用彩蛋、花絮为观众提供附加笑...

    青年文摘2020-2-11
  • 天堂玫瑰的味道

    在这个平凡的小镇上,有一道美丽的玫瑰花墙它足有半人多高,每年春天便开满了美丽的玫瑰花,它是这家的男主人克利夫先生生前种植的。可是,克利夫太太的...

    意林2020-2-11
  • 消逝

    人们的“偏执”表现在对于往昔喜爱过的人物的专心致志的怀念。但是,世界在变,貌似始终如一的自己其实也在变化多年以后,当与被怀念者再次相...

    读者文摘2020-2-11
  • 曹操:不会说话的人注定不会赢

    曹操在历史上非常出名,因为大家都说他是个枭雄。更有人用一个字总结他的一生奸。可是曹操也很冤枉,自己白手起家,拼死拼活,辛辛苦苦从一个孝廉做到了...

    读者文摘2020-2-11
  • 为什么在家里就可以网上购物

    以往,买东西需要上街,现在,买东西在家中也可以完成。网上购物是通过互联网完成的,它已经成了一种时尚。网上商店以万维网主页的形式开设在互联网上,...

  • 把养老院办进幼儿园

    玛丽在美国西雅图经营着一家幼儿园,每天工作繁忙,没有时间照顾家人。她80多岁的老母亲凯瑟琳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自己的公寓里,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 有...

    意林2020-2-11
  • “深不可测”

    一段时间,老板对我很好,多次请我到当地最负盛名的“西乡茶缘”里吃夜宵。喝着茶时老板说:“要成就一番大事业,还得拓展业务,我想开间...

    青年文摘2020-2-11
  • 日子为啥过得难

    各位想想,中国人的日子过得难不难?难!可是我问你,为什么这么难?到底是怎么啦?说到这个我就不写不快。 老百姓关心的话题是非常具体的,说白了就是收...

    读者文摘2020-2-11
  • 师爷的故事:寻找『三十六』

    清末民初,在上海租界的巡捕房里,有不少绍兴师爷协助办案。 有一个叫周小月的绍兴人,长得身高力大,且性格豪爽,爱打抱不平。他是去上海租界探望姑妈的...

    故事会202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