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萤火

意林 日期:2019-11-9

五一假期,他第一次来到了天台山,也是在那天晚上,他第一次见到了萤火虫。

月笼轻纱,虫鸣螽跃,流水潺潺,萤火点点。

他激动难耐地冲入流萤中,跳啊,笑啊,终于跳累了,他索性躺在草地上,悠然间,一只萤火虫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他的镜片上,他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生怕惊动了这美丽的仙子,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领略萤火虫,或许是太近的缘故,一对长长的须子,遒劲有力,长长的爪子,小小的头,黑黑的眼睛,仿若黑洞一般。修长的身躯,可人的尾部不时蠕动着,发着黄绿色的、淡淡的、诱人的萤光。

此时此刻,万籁俱寂,他第一次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静若萤光的含义,那点点萤光让他痴迷,让他沉醉。这萤光仿若把他整个灵魂都给点燃了,他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恍惚间,一只脚踩在了他的右手上,他啊的一声弹了起来,他只是呆呆地坐着,仿若还沉浸在那醉人的萤光中。

“同学,你没事吧?不好意思,刚才真的没有发现地上的你,只顾着看天上的萤火虫了。”

他拍了拍手,头也不抬地说:“没事,没事。”

“真的没事吗?”如银铃般的声音道,他顿了顿,看了她一眼,一个很清秀的女孩子,圆圆的脸蛋,长长的头发,恍惚间,他突然觉得她仿若被惊吓驱离的那只萤火虫再现一般。

月光如洒,流萤做伴。他们肩并肩,说说笑笑,走走停停。要是这样一直走下去该多好啊,他在心中默念。

这是他16年来,第一次和女孩子说知心话,也是第一次近距离和女孩子散步,那晚,他们无所不言,无所不语。她笑着称呼他为蚂蚱男孩(因为他腿长),他则称呼她为胖萤,其实,她只是脸显得胖而已。

不知不觉间,天已泛白,分别在即,他郑重地问她的名字,她笑着说,名字有那么重要吗?于是,他们互留了微信,微笑握手道别。那一天,他心神不宁,终于在傍晚流萤飞起之时,她通过了他,在通过的那一瞬间,他心生窃喜,多么可爱、聪颖的姑娘啊,他郑重地在她的微信上标注了萤火女孩。

他们成了志同道合的朋友,每天的微聊成了他的必修课。她高他两个年级,他有什么不明白的,向她请教,他的腦子活络,在她的帮助和鼓励下,成绩突飞猛进。

他问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面?她回道:等你拿到年级第一的时候。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努力拿到第一。那些时日,为了早日再见到她,他没日没夜地捧书苦读,刻苦钻研。

终于,期末考试,他拿到了年级第一名,当他第一时间把喜讯发给她的时候,她却拒绝了他的要求。

此时我在病床上最后回复你,蚂蚱你好,很高兴看到你的成绩,你果然是属蚂蚱的,蹦得够高(考到好成绩),谢谢你给了我快乐,还记得你称呼我胖萤吗?还记得你问我喜欢“萤火女孩”这个称呼吗?我说不喜欢。你却笑着说,萤火多美呀,精美绝伦,但是你只看到了它的美,要知道萤火虫的寿命只有10天呀,也就是说,10天的光彩飞舞之后,它们就寿终正寝了。如果,有可能,来生或许经过一年的孕育,从一枚小小的卵,变成幼虫,再变成蛹,最后变成虫,说不定那一只就是我。

瞬时,他抽搐起来,双眼泪生,如珠般滴落……

又是一年劳动节,故地重游的他,往事历历在目,只是萤火虫比之前少了许多,就在他失望而归之时,一只萤火虫缓缓向他飞来,在他的头顶飞了几圈之后,慢慢向北边飞去……

倏然间,满目流萤,熠烁依旧……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3271.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700年的契约

    科隆大教堂的美丽毋庸置疑,但科隆人700年坚守一份契约,本身就是一种信仰,这种力量,超越宗教,超越时光。 科隆教堂是德国科隆市毫无争议的标志性建筑...

    意林2019-4-26
  • 骑着纸板自行车上路

    加夫尼是以色列一家自行车公司的老板,在当地,自行车是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加夫尼也是骑着自行车上下班,觉得这样既环保又健身。让他苦恼的是,他家住在...

    意林2019-5-1
  • 午夜解剖室

    F大是一所医科百年名校。 像这类有百年历史的医学院总有一些共性,比如“录取分数线居高不下”“学生竞争激烈缺乏友爱”,还有最重...

    意林2018-11-12
  • 留守的马

    在迪乐坎镇,你会惊奇地发现,这里居住着十二户居民,十二栋别墅错落有致,汽车、游乐园,甚至不远处还有一架私人飞机,一切都标志着完美的现代化。 唯有...

    意林2018-9-23
  • 我的初恋是闺蜜

    12岁的时候,我有过少年的友情,是和学校里的一个同龄女孩。她的家和我的家隔了城市中央的一条河流。夏天下着暴雨的午后,我记得她撑伞等在楼梯的下端,...

    意林2019-8-22
  • 不只增肥,更增精神

    2006年,中国女子姜凯莉去了日本东京相夫教子。然而,丈夫36万日元的月薪,根本不够一家人的日常开销用度。于是她要出外打工挣些钱补贴家用,在求职屡屡...

    意林2018-12-4
  • 烤饼的味道,妈妈的味道

    有一次路过仁寺洞,我停在了一个卖烤饼的小车前。烤饼的味道让我想起了母亲,不由得眼圈一红。 上学的时候我们一天三顿都靠酒渣填饱肚子。因为酒劲,脸颊...

    意林2019-9-9
  • 两两相忘

    2002年,我在徽州宏村遇到冉冲。 那时,我在画一组徽州题材的版画,看了应天齐的版画,爱得不行,一个人就跑到了徽州。 那时的宏村,还清静,没有太多旅...

    意林2019-9-9
  • 接班人要有适度野心

    中国民营企业发展了三十多年,鲁冠球、张瑞敏,乃至王石等创业者,已经淡出或退出第一线,第二代接班已成事实。 “富二代”里面良莠不齐,怒其...

    意林2018-10-18
  • 别比了孩子不是被物化的奖杯

    我好多年没见到这位高中好友的父母了。上周当我跟他和他的妹妹及家人一起吃晚餐时,我看着他们,试着想起我上次看到他们是什么时候。那一定是高中毕业典...

    意林2019-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