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用就好

意林 日期:2019-10-28

加拿大被称为“枫叶之国”,那里的枫糖举世闻名。特别是在安大略省,只要游客到那里,必先了解枫糖的制作工艺,然后再美美地品尝一番。鲜为人知的是,枫糖浆也能被酿制成枫糖酒,而且这种酒香甜可口。

不久前,中国游客李子品尝到了朋友从安大略省一个名叫多赛特的小镇上带回来的枫糖酒。枫糖酒的绝佳味道令李子念念不忘,却也给他带来了一个疑惑:既然安大略省四处是枫林,这里的居民为何不大规模酿制,让独特的枫糖酒畅销全球?

带着这个疑惑,李子来到了安大略省的多赛特小镇,希望能寻找到答案。

李子去的时候刚好是秋天。秋日里的多赛特小镇被油画般的风景渲染得格外动人,李子走到哪里,目力所及都是一片火红。他在到达小镇前就已经了解到,那里的每一户人家都是制作枫糖的高手,却只有一个名叫艾瑞克的人酿制枫糖酒。

为了尽快解除心中的疑惑,李子径直找到艾瑞克。艾瑞克很热情地接待了他,并把他带进了自己的枫林。

在一大片枫林里,李子看到许多管道密布连接在树与树之间,除了这些主管道,每一棵枫树上还有一根与主管道相连的带有金属插头的小管子。艾瑞克告诉李子,这些大小管道正是提取枫糖的工具。

艾瑞克来到一棵枫树前,向李子示范讲解采集枫液的步骤。他将小管子的金属插头插进事先打好的枫树孔里,枫糖浆就缓缓流出。因为这些插入树干内部的小管子是相互串联着的,所以它们吸取的汁液都直接汇集到指定的管内,方便收集。艾瑞克还告诉李子,打枫树孔也十分讲究,必须稍稍向上倾斜,且深度不能超过75毫米,直径要小于12毫米。另外,来年在同一棵树上采集枫液时要换地方重新钻孔,不能用原孔,而且每年抽取的汁液量要控制在10%左右。

随着一年一年的增长,枫树的伤口可以慢慢愈合。但枫树林里总有野生动物经过,破坏管道。比如,驼鹿会绊断管道,熊会拔下小管,然后吸取汁液。正因如此,艾瑞克每年都得花大把工夫去修复这些管道。不过,他在干活时总是笑眯眯的,毫无怨言。他说:“你们中国有句话说得很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也一样,只有靠枫林才能吃到美味的枫糖。”

到了下午,李子终于接触到枫糖酒,走进了艾瑞克在小镇开的一家小店。

艾瑞克将采集来的枫糖做成各种成品摆放在小店里,当然,他除了卖枫糖,最主要的就是卖用枫糖酿成的酒。他独辟蹊径研发出各种口味独特的枫糖酒,早已是远近闻名的事情了。李子看到,除了小镇附近的居民,那些国外慕名而来的游客也都来这里品尝枫糖酒。

好客的艾瑞克请李子先品尝店内最具招牌的三种枫糖酒。首先,是枫糖含量最少的。这种酒只有淡淡一层枫浆在里面,口味清新。其次,是枫浆含量稍浓的。这种酒的颜色和口味都接近苹果汁,李子喝完连连称赞,还想续第二杯。艾瑞克让他别急,尝完最后一款再说。李子喝的第三种枫糖酒颜色最深,口味极重,艾瑞克介绍说,小镇上的人们都喜欢把它当作吃甜点时配备的佐餐酒。

李子一边喝着三种由淡到浓的枫糖酒,一边听艾瑞克讲枫糖酒的由来。原来,艾瑞克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酿成了枫糖酒。最初,只是他自己和爱人喜欢喝,没想到,小镇的居民喝过之后纷纷赞不绝口。艾瑞克于是尝试着开一家小店,这样既方便自己品尝,又方便镇子里的朋友们经常来聚会做客。而经过多年的潜心研究,他调制出了三种完美比例的枫糖酒,就是李子刚刚品尝的那三款。

从艾瑞克的讲解中,李子还是没找到想要的答案。艾瑞克似乎猜透了李子的心思,他突然取出一截木桩这是艾瑞克有一次在路上捡到的一截被暴风雪摧残折断的木桩。艾瑞克指着木桩横截面上的断断续续的痕迹对李子说:“你看到了吗?这截木桩表面上的树皮都是完好的,但常年被人用管道插入的内部却有许多未能愈合的伤痕。我们人类一直给它制造伤痕,它却自己默默承受,把伤痕藏在里面。由此而知,枫树就像人一样,过度损耗是无法修补的,所以,我们对大自然必须存有敬畏之心。”

听到这里,李子终于明白了多赛特小镇居民的良苦用心他们不奢望太大的事业,因为能喝到艾瑞克夫妇自产自酿的枫糖酒已经满足;而艾瑞克夫妇虽有能力扩大酿酒规模,但那样他们会无暇顾及枫树林的安全与质量,酿制不出上等的枫糖酒。

“酿好每一瓶酒,过好每一天,就已经足够愉悦。”艾瑞克的这句肺腑之言令李子感动不已。离开加拿大时,李子觉得全身舒畅,因为他在多赛特小镇解开了枫糖酒的密语,收获了一条人生箴言:不要过度索取,一切够用就好。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13057.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永远的黄玫瑰

    小雪儿在4岁的时候患了小儿麻痹症,导致左腿残疾,走起路来一高一低,看起来有点不协调。后来,妈妈因癌症离开了人世,再后来,爸爸在一次外出途中也因车...

    意林2019-4-27
  • 追求幸福不等于生命的意义

    高中课堂上,一名教授科学的老师解释说:“生命的进程就像是燃烧,这不过是一个不断氧化的过程而已。”话音未落,一名男学生立刻从椅子上站起...

    意林2019-6-8
  • 使人生圆滑进行的微妙的要素,莫如“渐”;造物主骗人的手段,也莫如“渐”。在不知不觉之中,天真烂漫的孩子“渐渐”变...

    意林2019-1-17
  • 专收“烂作”的博物馆

    2013年12月底,一场艺术展览在台北开幕了:长胡须的蒙娜丽莎,老态龙钟的忧郁女孩,胸部长着两只眼睛的裸体女郎……看完这些画,你可能被&ld...

    意林2019-4-26
  • 你若军训,便是晴天

    剩男剩女,是指早已过了适婚年龄,但无人问津,被社会遗弃,连字典都不愿收留的男女。 新版《现代汉语词典》发布,其中收录了不少新词,此次修订的主持人...

    意林2018-10-20
  • 你的生命像滴泪水

    初二新学期一开学,儿子就说,英语老师总是布置很多作业。 他不喜欢英语,没完没了地背诵、抄写、翻译…… 对于他的抱怨,我无能为力。我只...

    意林2018-10-16
  • 奢侈逼上,俭朴逼下

    春秋时期的齐国,有两个著名的宰相,一个叫管仲,一个叫晏婴。两个人都很有名,但是俩人的生活趣味大不相同。管仲生活奢华,而晏婴极其俭省。让人感到更...

    意林2019-4-24
  • 震撼心灵的故事

    13岁小男孩成了洪家的顶梁柱 1982年,洪战辉(小名洪全会)出生在河南省周口市西华县东夏镇洪庄村。在12岁之前,洪战辉和众多农村的男孩一样,有着一个天...

    意林2019-7-22
  • 捆住自己的手

    在饭桌上,曾听得一通高论。 一先生谈及自己练书法的原因,说,只是为了捆绑住自己的手。他说,人的手,总是想要拿些东西的。譬如,看见女人的腰,就想掐...

    意林2019-10-26
  • 有个叫妈妈的女人

    有个叫妈妈的女人,在她还没做妈妈之前,她怕脏也怕臭,她路过臭水沟、路过有尘烟的地方,都会捂着鼻子走。做了妈妈之后,面对孩子沾了屎、沾了尿的衣裤...

    意林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