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里荡秋千

青年文摘 日期:2020-2-12

曾经的小学翻修了,依稀记得水泥地面上是女孩子画的歪歪扭扭跳房子,泥沙地上是男孩子打弹珠日复一日抠出来的小洞,这些全被新刷的涂料封存在了记忆里。所幸操场一角的双杠仍旧完好地保存着,经由无数双孩子的手打磨,变得如镜面般光滑,摸上去有铁的微凉,也有日光的温暖。

一旁紫薇花开得正旺,我不禁想起沉睡在旧时光里的那个叫阿迷的小男孩来。那时校园里流行翻双杠的游戏,与其说是一种游戏,不如说是孩提时期的一项技能竞技。

课间双杠周围永远围满了人,小男孩同小女孩一个翻身上杠,在双杠上做出许多动作来,再以各种高难度的动作下来,颇有些奥运会双杠比赛的味道。这项活动风靡之广,以至于后来谁不会在双杠上耍几套动作就会立马成为大家嘲笑的对象,记忆里这样的人不多,而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那个傍晚,我再也禁不住大家的嘲笑,放学过后,确定学校里没什么人后又偷偷溜了回去。我费力地上了双杠,不自量力地想要玩个花样下来,结果可想而知,当我脸朝地重重摔下来的时候,年少时的那点小小虚荣心还在驱使着我四下看看有没有人看到这丢脸的一幕。刚换了个姿势坐好,鲜红的鼻血就止不住地流下来,一股腥甜的味道很快蔓延到喉头来。

坐在地上的我真有些哭笑不得,阿迷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当我接过他递来的卫生纸,擦净流出来的鼻血,仰头看到了一个略显瘦弱的小男孩,我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认出了他是阿迷。阿迷和我不同班但同年级,他之所以这么有名全因为他的妈妈,阿迷的妈妈在很多年前被诊断出患有肺结核,脸总是白得透明,双颊上有两抹病态的红晕,记忆里她是个很温柔的女人,据说已经织好了阿迷从小学到高中里所有的毛衣毛裤。

但就是这个温柔的女人让阿迷在学校里很孤单,那时根本不知道肺结核是一种什么病,只听家里的大人说是一种很厉害的传染病,所以阿迷家几乎没有人光顾,而阿迷也总是形单影只的样子。尽管阿迷有医院开出的健康证明,但他依旧孤单。

阿迷利落地上杠,做出一套动作来,这套动作之新,是我从没在其他人那里见过的。阿迷说是他创造出来的,当然他也给它取了个蹩脚的名字叫“飞翔的阿迷”,那时的我还不懂这个名字里蕴藏着一颗怎样渴望自由的少年心,我请求阿迷教我,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和阿迷相约在每个傍晚学校空空如也后,练一段时间双杠后他就教我玩其他的东西。阿迷有许多新的花样,都是他一个人研究出来的,玩着这些花样百出的东西我不免感受到孤单的阿迷是如何需要一个真正的朋友。而那时的我并不是一个称职的朋友。

我和阿迷约法三章,其中的一条便是他不能在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表现出和我认识,我不知道当时的阿迷是怎样委曲求全地答应了我这个非分的要求,或许孤寂已久的他遇到了便会紧紧地抓住,甚至是不惜代价的。

我在许多人的围观下表演出了阿迷教我的动作,这套动作轰动到有几个男孩立马围上来要拜我为师,我享受着大家赞赏的目光,甚至宣称这套动作是我自创的。被虚荣冲昏头脑的我并没有注意到角落里阿迷暗淡的眼神,只倏忽一刹那,他眼睛里那点仅有的光也消失了。

我完全忘记了每天傍晚和阿迷的约定,有那么多约等我去赴,这边是约我去打弹珠,那边约我去玩纸牌。当我终于记起阿迷的存在的时候,那天傍晚我赶到学校的操场,只看到双杠下的地面上画着阿迷教我的可以一个人下的棋,有用脚蹭过的痕迹,但那一旁的粉笔头却证实了阿迷刚刚来过。

我再也没见过阿迷,大人们说他陪着妈妈去北方的大医院里看病,我知道的仅有这些。那些日子里,阿迷把我当成了他的唯一,而我却真真实实地利用了他。

阿迷,愿现在的你一切都好。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5582.html

现在,该我爱你了

擦地板的平和烦心

北极,不是只有北极熊

[成长] 兄弟饭

90%的人不了解爱情

母亲的眼泪甜甜的

恋爱不是互相拯救

父亲的“情人”

不必为我浓妆

少颗门牙那桩事

最新文章阅读

  • 算《死卦》

    算卦;千古以来一直是个谜团,信者曰;心诚则灵。不信者说;算卦不灵,放屁不疼。 封建时代,会预测的人可在朝做官,当今社会则在街头摆个挂摊。 有一老...

    故事会2020-2-14
  • 半夜敲门不吃惊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半夜敲门不吃惊 【汉语拼音】bàn yè qiāo mén bù chī jīng 【近义词】:白天不做亏心事 【反义词】:魂飞魄散...

    成语故事2020-2-14
  • 美国老兵的黄昏恋

    年轻时的他,英俊潇洒,并不是一个独身主义者,也曾遇到过形形色色的女子,却一直找不到心动的感觉,既然遇不到喜欢的人,干脆就一直过着单身生活。 直到...

    青年文摘2020-2-14
  • “输”与“没有赢”的区别于此

    今天你参加纽约市的演讲比赛,没能进入决赛,我和你的母亲一起去地铁车站接你,不是为了安慰,而是为了鼓励!记得你上车时,我问你的第一句话吗?我问:&...

    人生感悟2020-2-14
  • 读书不在姿势上

    喜欢读书的人,似乎并不介意时间地点场合,更不介意是以何种姿势。 半床明月半床书,是躺读的最高境界。风吹哪页读哪页,是慵懒的最高境界。随便哪个书店...

    读者文摘2020-2-14
  • 中国式Wi—Fi焦虑症

    每个旅行团里都有一两朵奇葩。有的奇葩爱迟到,有的奇葩爱早起游泳,有的奇葩爱问“Whynot”,但这次参加了“泰国北部发现之旅”,...

    读者文摘2020-2-14
  • 知行合一

    任你喊得声嘶力竭, 我却听不到 爱迪生 在奥克拉荷马市,一个阳光普照的周末午后,我的朋友和一个自豪的父亲巴比·路易斯,正带着他的两个儿子打迷...

    意林2020-2-14
  • 叽叽喳喳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叽叽喳喳 【汉语拼音】jī jī zhā zhā 【近义词】:唧唧喳喳、啛啛喳喳 【反义词】:安安静静 【成语出处】 1、《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七七...

    成语故事2020-2-14
  • 一个有胃口的灵魂

    在美国待的时间长了,你会发现,几乎你所遇见的每一个中国人,都是一个祥林嫂。他们喋喋不休地反反复复地披星戴月地不断追问你追问自己:以后想不想回国...

    意林2020-2-14
  • 黄马褂与王爷

    前几天有一则新闻在网上传开又被媒体爆炒了一阵子,一个只有50万人口的县级市,竟然设有14位市长。 这让我想起清朝后期的黄马褂和太平天国后期的王爷。清...

    意林2020-2-14
  • 因为我是人

    夜幕降临,路上走着两个人,父亲和他7岁的儿子。路中间有一块石头。父亲没发现石头,绊了一下,碰痛了脚。他很痛,哼哼着绕过了石头,牵着孩子的手继续往...

    读者文摘2020-2-14
  • 身体从来不只属于自己

    身体从来不只属于自己,它被时代风潮深刻影响,分解为生命的身体、文化的身体和经济的身体。 我们重新审视人类的身体使用史。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再到...

    青年文摘2020-2-14
  • 告别仇恨的最佳方式

    从1994年开始,南非人格里高便成天生活在不安中。因为这一年,他曾看守了27年的要犯曼德拉顺利当选为南非总统。 格里高常常回想起自己对曼德拉的种种虐待...

    读者文摘2020-2-14
  • 蜂叮或毒蛇咬伤后应如何紧急处理

    ①单个蜜蜂刺伤,一般无关紧要,可将断刺取出,局部涂氨水、碳酸氢钠、南通蛇药或中药。如为群蜂(或黄峰)刺伤应静卧,除局部采用上述措施外,应警惕休克,...

  • 爱情有什么道理

    爱情的事,从来没有什么道理可言。 就像你知道的,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朋友最近感情艰难,她爱上一个街头痞子,无正当职业,游手...

    青年文摘2020-2-14
  • 我出身于工人阶级,而今是总统夫人

    我不是用财富和资源养大的,也谈不上有什么社会地位。我出身于工人阶级,父亲一辈子是个市政工人。母亲是个家庭妇女,她待在家里照顾我和哥哥。我父母都...

    意林202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