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名叫“五四”

青年文摘 日期:2020-9-4

5月4日,一个寻常的日子。

后来,它成为一个不寻常的日子五四。

胡适、陈独秀、蔡元培、周作人、许德珩、傅斯年……这些与五四新文化运动紧紧相连的人,在1919年5月4日这一天,他们都在做什么?

1。5月4日是阴云密布,还是春暖花香

1919年6月5日的《晨报》与6月8日的《每周评论》记载5月4日的天气,是“狂风怒号,阴云密布,继之以打雷、闪电、下雨,一时天地如晦”。而陈独秀的记述是“打大雷刮大风,黑云遮天,灰尘满目”,一派阴暗惨淡的景象。

真的如此吗?“五四”被捕的学生杨振声日后撰文说:“5月4日是个无风的晴天,却总觉得头上是一天风云。”在北大学生范云的记忆里,“1919年的5月初,在北京是舂暖花香的日子,人们的爱国热情也在一天天地高涨。”

冰心先生在《回忆五四》一文中,念念不忘的是“那天窗外刮着大风,槐花的浓香熏得头痛”。王统照的描述更仔细:“大道两旁的槐柳,被一阵阵和风吹过,摇曳动荡,红墙里飘散出来各种花卉的芬芳,如在人稀风小的时候,也还可以闻到。”

五四运动15年后,钱玄同曾对孙伏园说:“你穿着夏布大褂,戴着蒙古式毛绒帽子,我记得清清楚楚的。”在王统照的回忆中,当天学生“穿长袍的占大多数,也有穿短黑制服的”。

5月4日的中午,“三千学生同暴于烈日之下,虽无厌倦之容,难免忿恨之态”。下午,在东交民巷的德国医院里陪二弟的冰心,从送换洗衣服的女工口中知道,好多学生正打着白旗游行,“路旁看的人挤得水泄不通”。

2。扛大旗的傅斯年早离场

5月3日晚,北大全体学生召开大会,傅斯年等20名学生被推为代表,负责第二天大示威的组织事宜。4日大早,傅斯年便来到了堂子胡同国立法政专门学校主持13校学生代表会议。

13校学生代表会议决定:各校代表立刻回校去集合本校同学,下午1点在天安门前集合,全体抗议帝国主义在巴黎和约上关于山东问题的不公正的规定。下午,3000余学生在天安门集会,傅斯年担任游行总指挥,扛举大旗,走在队伍的前列。

游行队伍走至东交民巷美国使馆门前受阻,遂转向曹汝霖的住宅赵家楼。他们痛打了待在曹家的章宗祥,火烧赵家楼。

这一天,著名的学生领袖许德珩受北京学生联合会的委托,起草了《五四宣言》,尖锐地揭露了帝国主义的强盗行径,呼吁“国民下一大决心,作最后的愤救”。他参加组织了集会和游行示威。

军警赶到时,大部分游行示威的人已经撤离,许德珩和在外面维持秩序的32人,被捕入狱。而傅斯年离开现场较早,故未被捕。

手举“五四”大旗的游行总指挥傅斯年为何提前离开了现场,实情早已不得而知。

颇耐人寻味的是,5月5日,他与一个“冲动到理智失去平衡的同学”打了一架,于是“赌咒不到学生会里来工作”。这样,傅斯年便退出了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

3。蔡元培营救学生后辞职

最为悲壮者,为广东文昌(现属海南省)人氏郭钦光,5月4日行动,他奋袂先行,见当局下逮捕学生令,愤然大痛,呕血盈斗。弥留时曾叹息道:“国家濒危,政府犹以狮子搏兔之力,压一线垂尽之民气,日本政府镇压我留学诸君之事,不料亦发生于我等生于斯长于斯之祖国,事可知矣!”话毕呕血更甚。三日后便悄然而逝,享年24岁。

5月4日当晚,蔡元培先生参加了北大三院的学生集会,他一面慨然应允全力营救被捕学生,一面却苦劝学生不要再开会,照常上课,以免“节外生枝,增加营救的困难”,但学生不听他的,仍四处奔走计划联同北京其他高校一同罢课以示抗议。

蔡元培并不反对学生关心政事,“读书不忘救国”乃是他的名言;5月2日,他还在北大饭厅召集学生代表开会,号召大家奋起救国。

对于当晚他苦劝学生低调、冷静一事,蒋梦麟多年后在《北京大学与学生运动》一文中分析道,“至于北京大学,他认为今后将不易维持纪律,因为学生们很可能为胜利而陶醉。他们既然尝到权力的滋味,以后他们的欲望恐怕难以满足了”。

对于蔡元培这样一个文化救国论者而言,显然不希望学生个个都变成职业革命家。五四运动闹成这个样子,蔡元培觉得自己有负北大校长的职责。于是,当办完最紧急的事营救学生后,便辞职离校。

4。胡适等人打算“拆伙”

此日,周作人远在东洋。他与鲁迅商定,将家从绍兴迁往北京。为此,他于4月告假先回绍兴,将妻子和子女四人送往日本东京岳母家,还没有来得及去逛上野公园,就听到五四的消息。5月18日,他赶回北京,约陈百年、刘半农、王星拱四人,去慰问、探视被捕学生,结果被拒绝,只好在门前站着看了一会儿,便反身回了家。

新文化运动的领导人之一胡适5月4日在上海。4月底,他就前往上海迎接自己的导师杜威。5月6日,才从报纸上得知北京发生学生骚乱的消息;5月7日,又收到陈独秀的来信,报告五四运动的详细经过。

胡适是公开的“复课派”,他对学生说:“单用罢课作武器是最不经济的方法,是下下策。屡用不已,是学生运动破产的表现。罢课于敌人无损,于自己却有大损失。”

在他的影响下,傅斯年、罗家伦、段锡朋等初期学生领袖纷纷退出运动中心,并对五四运动表示反省。傅斯年更是联合胡、罗等人,要求将北京大学迁到上海去,并讨论“不要哪些人去”,被主持校务的沈尹默等人斥为“拆伙的打算”。

五四运动一周年时,胡适和蒋梦麟联名发表《我们对于学生的希望》说:“荒唐的中年老年人闹下了乱子,却要未成年的学子抛弃学业,荒废光阴,来干涉纠正,这是天下最不经济的事。”

5。陈独秀出了丑闻

陈独秀,这位“五四运动的总司令”,在5月4日的具体活动,已无法考据。但那时他的境况却并不太美妙:仕途受挫,绯闻缠身。4月初,陈独秀便主动辞去北大文科学长职务。

据有关记载,1919年3月26日夜,北京汤尔和家灯火通明,北大校长蔡元培和北大教员沈尹默、马叙伦正在这里讨论陈独秀的去留问题。汤尔和是左右北京学界的重要人物,甚至蔡元培执掌北大也可能与他有关;沈尹默和马叙伦没有在北大担任要职,却与汤尔和私交甚笃。

这四个浙江人之所以凑在一起,是因为报纸刊登了陈独秀与某妓女的纠葛。蔡元培是一个很注重道德教育的学者,陈独秀曾加入他发起组织的“进德会”,成为甲种会员并以152票当选为评议员。

甲种会员必须遵守“不嫖、不赌、不娶妾”的要求。陈独秀传出这样的丑闻,自然要惩治。深夜12点,他们才散去。不久,蔡元培主持北大教授会议,决定废除学长制,成立由各科教授会主任组成的教务处。这一体制更改原定于暑假后实施,现在突然提前,成了体面的人事变动。

陈独秀被不动声色地解除文科学长职务,他跟北京大学的关系从此破裂。

6。毛泽东离开北京

1918年8月至1919年3月间,首度入京的毛泽东心情抑郁,他当时尚未认清奋斗的方向。毛泽东曾对斯诺回忆道:“我以前在师范学校的伦理学教员杨昌济,这时是国立北京大学的教授。我请他帮助我找工作,他把我介绍给北大图书馆主任,他就是李大钊。”

在北大,毛泽东通过借书签名簿认识了一些新文化运动的领军人物,“我试图同他们谈谈政治和文化问题”,他伤心地回忆道,“可是,他们都是大忙人,没有时间听一个讲南方方言的图书管理员要说些什么。”五四运动爆发时,毛泽东置身于外。

第一次进京,他待了半年;第二次进京,不到四个月,他就不愿再待下去了。五四运动发生时,毛泽东已经离开北京。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42087.html

地下铁

面对人生的不确定

其实,你的所谓清高只是自卑

雷瑞在行动

[万叶集] 开怀一笑 换位思考等14则

无知是这个世界的皱纹

孩子的心计

压力不可怕,可怕的是诱惑

言不在多,达意则灵

独一无二是唯一的选择

最新文章阅读

  • 鉴宝大师打眼了

    孙时是X市大老板宋蕊芯的收藏顾问,这一天要到宋家鉴定一批古玩,他邀请前辈吴思远过去帮忙。开始时吴思远连声回绝,直到听说有一件珍贵的赏瓶在内才答应...

    故事会2020-9-6
  • 一个孩童眼中的父母

    爸爸是耳朵,妈妈是嘴巴。因为妈妈总是唠叨,爸爸总是在听。 爸爸是鼻子,妈妈是眼睛。因为当爸爸妈妈吵架后,妈妈总是在哭,爸爸总是在叹气。 爸爸是腿...

    意林2020-9-6
  • 与我无关的忧伤

    我读高一的时候,每天放学,总能看见我家楼上的女生和一个男生一起走。男生每天都要送女生回家,送到小区的大门口。 我记得那男生有着很干净的皮肤,比我...

    青年文摘2020-9-6
  • 钱币上的英国女王

    我们每个人都会定期或不定期地为自己照相,纪录自己或亲友的成长与经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更特别,她的照片不仅纪录了从8岁到85岁的容貌与神态,更厉...

    读者文摘2020-9-6
  • 人生是一条蹦跳的鱼

    在一家餐厅吃饭,我说菊花茶有苦味,服务生说不可能的,他泡了一天的茶,也没有客人反映有苦味,应该是没有加糖的缘故。他没有征求我的意见,直接就把糖...

    人生感悟2020-9-6
  • 多少往事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人,有的人喜欢追忆往事,有的人喜欢憧憬未来,但是也有些人认为,老时光不一定就是好时光,未来的事也不是任何人所能预料的,只有&ld...

    读者文摘2020-9-6
  • 桥的人生感悟故事

    从前,有兄弟两个,分别住在相邻的两个农场。 有一天,他们不知为了什么事情发生了争执,继而打起架来。 在那之前,他们一直是一起耕作,互相借用机械设...

    人生感悟2020-9-6
  • 人生没有止境

    畅销书《窗边的小豆豆》的作者是日本著名作家、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曾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的黑柳彻子女士,而她的母亲黑柳朝也是一位畅销书作家...

    读者文摘2020-9-6
  • 370亿美元善款的背后

    美国东部时间6月26日下午,纽约曼哈顿喜来登酒店,来自全球的众多记者正在等待着沃伦·巴菲特解释他的巨额捐赠计划:巴菲特准备将370亿美元的资产...

    读者文摘2020-9-6
  • 照单全收

    人世间不如意的事极多,简直防不胜防。 怎么可以不失恋呢?怎么可以不破财呢?怎么可以不牵挂儿女呢? 百分之百有效的方法,就是压根儿不谈恋爱,不发财...

    读者文摘2020-9-6
  • 你是我的房客,我是你的房东

    多年前,我对持有“房东”身份的人没有好感,觉得他们可能比较刻薄,比较庸俗,比较狡诈。总之,坊间对“房东”坑人骗人欺负人的种...

    读者文摘2020-9-5
  • 为什么飞机窗户是圆的?

    当你坐在飞机上的时候,你可能会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飞机上的窗户总是圆的呢? 为了保证飞行方面的性能不受影响,经过加压之后的机舱必须是圆筒形的...

    意林2020-9-5
  • 讨口彩

    张三这几年省吃俭用,攒了些钱,加上公积金贷款,买了套房子。房子不赖,三室两厅,交通也挺方便。他请装修公司装修后,找人挑了个日子,打电话找搬家公...

    故事会2020-9-5
  • 村里有个饿死鬼

    那还是上世纪60年代初的事。当时到处闹饥荒,村里的王叔也饿死了。就在王叔饿死后没几天,村里就闹起了鬼。鬼就是王叔,这话最先是从李伯伯家传出来的。...

    故事会2020-9-5
  • 外婆内心深处的爱

    她变得谁都不认识了,外孙、孙女,甚至自己的女儿和儿子。 有一天她失踪了,我们全家都急得不行,四处寻找,最后在郊外找到了她。可她一个劲地嘟囔着为什...

    青年文摘2020-9-5
  • 逝去的青春

    青春是美好的,总想把它留下来,可不经意间,时光会把它冲淡,甚至将它拽到生活的背面。 楼下的桃花在最美丽的时候选择了凋落,让人感到遗憾。虽然只有两...

    读者文摘202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