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虫

青年文摘 日期:2020-2-9

她不止一次地想,错爱是条虫,你越怕它来,它越往你心里钻。

被那条虫又疼又痒地钻心时,她怀有深深的负罪感。作为一个留守女士,“恪守妇道”原是她为自己提出的最基本的行为规范。

拔脚吧,不能这样陷下去。她这样苦苦地央求自己。但是,她冥顽的心却只管一意孤行。她根本管不了它。

她战战兢兢地约那人出来,“我们……去喝杯茶好吗?”她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巴结成分。他沉吟一下,说:“我应允了别人,不好爽约的。我们改天好吗?”挂了电话,她半天颓坐在椅子里,一动不动。

“下一回,决不再主动约他!”她毒毒地咬着唇这样想。嘴里有了血腥味。

但是,没过多久,那条虫,又来噬她,噬得她坐卧不宁。

“或许,这一回,刚好就合了他恰想约我的心意呢!”她甜甜地想,“他也许会说:哦,正想给你拨电话呢!咱俩有心灵感应吧?”这样想着,她恬然背叛了自己的誓言,拨了电话给他。

他似乎在开会。压低了声音说:“我现在不方便讲话。你有什么事?”

“没事。就是想……想跟你打听一个人。算了吧,我问别人好了。”

她开始在心里骂自己,用最刻毒阴损的语言。

熟悉的誓言,再次在耳畔响起。她跟自己说:“贱人,你要长志气!”

像戒掉毒瘾一样,她企图戒掉他。她让自己拼命干活,制表,绘图,天天忙到深夜。她疯了一样,把同事的活也统统揽了过来。她不想给那条虫钻心的机会。

他也曾冒失地闯入她的梦乡。醒来,枕头湿了一大片。

后来,两个人竟接连在不期然的场合相遇。握手时,他暗暗用力,仿佛在用指头诉着相思。她惊悸地捕捉到了。想抽回手,却不自觉地用一种力悄然回应了那来自他的力。

一个明察秋毫的朋友似乎洞悉了他俩的微妙关系,冷一句热一句地拿他俩打趣。她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不知怎么接那话茬儿才好;他却大方,大大咧咧地说:“会有这么好的女孩钟情于我?那我强烈要求天天幸福地失眠!”

她借重温每次见面时他的言谈举止来饲养着身体里那条不死心的虫。但她还算有志气,没有轻易去约他。

花香浮动的一个晚上,他突然约她出去吃茶。

当时,她正在加班,在电脑上制表。他的电话,顿时让她眼前枯燥的线段开出千万朵异香扑鼻的鲜花!

她去了他所在的那家茶楼。见到他,知他喝多了。

“酒精考验,酒精考验着你究竟最爱谁!”说这话时,他醉眼迷蒙,拿食指轻轻点着他的鼻头。

这话让她很是受用。

但是,他吻她时,她心中的美好却陡然烟灭。

他吃了大蒜!

犹如当头一棒,她终于明了,他原是多么的不在意她……

以那个“蒜味之吻”为界线,她对他的感觉有了天壤之别。一场过敏的爱情,就在那个晚上神奇地脱了敏。

戏剧性地,他俩的位置倒了个儿他开始饰演昨天的她,她呢,开始饰演昨天的他。他约她时,她几乎是学着他的腔调说:“我应允了别人,不好爽约的。我们改天好吗?”

“请你,来和我一同庆贺我心中那条虫的死亡吧!”她对着心中的那个他说,“嘘请永远不要再说你爱我。你今天对我的纠缠,说穿了,其实就是对昔日追慕者的一种虚荣的依恋。你要通过我,验证你自己的魅力,赏给你自己欢悦的理由。可是,你知道吗?我不愿做一个你想宠幸就可以随便宠幸一下的丧失掉尊严的玩偶。我要你在意我。我要你给我一个清爽的、没有异味的吻。如果你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就请远远离开我。”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39612.html

关于婚姻

我们可以有许多第一次

冻结反应真相

父亲,是个尊贵的名字

一个阴谋论者的爱情

文学家的阿拉丁神灯

皇帝的节俭与贪官的奢靡

捡来的日记本

爱情牌“捶背器”

母爱究竟有多深

最新文章阅读

  • 像GPS一样掌握地理

    要说我在高中学习遇到的第一道坎儿,那就是文理分科了。我在高二的时候,经历过传说中的“左手文科,右手理科”的抉择,然后因为头疼数学而毅...

    青年文摘2020-2-23
  • 天气预报

    一队伐木工人进驻高山林区,由于山上的气温和平地相差极大,又得时时提防山区大雨所造成的山洪暴发,这群伐木工人一直相当注意气候的变化。 在林场的日子...

    人生感悟2020-2-23
  • 记忆力超越人类的动物

    人类总是认为自己是地球上最聪明的动物。毕竟,人类已经创造出了空间技术和互联网,发明了内燃机和计算机……尽管人类的大脑已经如此聪明,...

    青年文摘2020-2-23
  • 浓和淡

    女人分两类,浓的和淡的。用两个词形容就是:月黑风高和月白风清。 我认识的朋友有浓有淡。一位在高校教法语的朋友浓眉大眼,丰满盈润,很妖媚,她特别适...

    读者文摘2020-2-23
  • 战战栗栗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战战栗栗 【汉语拼音】zhàn zhàn lì lì 【近义词】:战战兢兢、提心吊胆、惶惶不安 【反义词】:怡然自得、闲...

    成语故事2020-2-23
  • 一件棉袄

    李小鱼是市邮电局的职工,这天,单位公告栏里又张贴出捐款捐物的通知和相关红头文件。这次还是老一套,每人现金100元,棉衣一件,还必须是八成新以上的。...

    故事会2020-2-23
  • 陪考一日

    7月6日晚,带着书、衣服、药品、食物等诸多在这三天里有可能用得着的东西,我们搭出租车去赶考。我们很幸运,女儿的考场排在本校,而且提前在校内培训中...

    读者文摘2020-2-23
  • 我的灵魂愿意栖身在你的琴里

    约翰·巴哈贝尔出生在德国小城比勒菲尔德,他从小就是一个苦命的孩子,母亲刚生下他就因为失血过多而去世。八岁那年,父亲也在一次车祸中丧生。同...

    读者文摘2020-2-23
  • 羊肉泡馍的联想

    在西安的时候,我带一位澳大利亚的朋友去吃羊肉泡馍,进得店,坐下,几个白生生的馍就端上来,说时迟那时快,老外已经捉住一个馍,咬将下去,我赶紧叫道...

    读者文摘2020-2-23
  • 静心素手听瑶琴

    假如说锣鼓喧天是人们向外宣泄的一种渠道。那么,古琴于人,更为隐秘。而且,它是让人通往内心深处的一条捷径。它不亢奋,但可令人情绪飞涌。音色含蓄,...

    意林2020-2-23
  • 霸气表白短信

    霸气表白短信 1、这世界上除了我谁都没资格陪在你身边。 2、想你的时候,我一定要找得到你。 3、喜欢我是走马克思主义正道,知道该怎么做了么? 4、我这...

  • 天地间仿佛只剩我一个人

    1965年3月18日,苏联宇航员阿列克谢·列昂诺夫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的一项壮举成为“太空漫步第一人”。50年后的今天,回忆起那场12分钟的短...

    读者文摘2020-2-23
  • 爱情的泪滴

    爱因斯坦在苏黎世上学时,爱上了同样学习数学的米列娃。他在信中写道:“亲爱的米列娃,如果要把相对论运动课题做成功,只有你能帮我。我是多么的幸...

    读者文摘2020-2-23
  • 80后的婚姻真会死在房子上吗

    近日,红网论坛一篇题为《26岁的我离婚了!“80后”婚姻注定死在房子上》的帖子引起网友热议,帖中称1983年出生的她,两年前与1982年出生的老...

    意林2020-2-23
  • 直抵灵魂的爱

    他们在一起,就像在晴空里投下了一枚炸弹,在两个家庭掀起了一场巨大的风雨。在相貌上,她虽然尚算清秀,但是因为不可知的因素,身高只有一米多点,从七...

    意林2020-2-23
  • 好朋友之间的话语

    好朋友之间的话语 1、自己活得开开心心就是幸福,让别人过得开开心心也是幸福,幸福是丰富多采的,只你用心去体会,就会感觉到幸福! 2、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