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这样上生理课

青年文摘 日期:2020-11-19

这是一个朋友讲来的故事

那年,我的二女儿14岁,上八年级在美国算初三。

一开学没几天,二女儿一放学回来就拿出几张纸来让我看,我想准又是选了新课,老师通知家长课程内容和评分标准,便随手拿笔,准备签字。但女儿这次一本正经地说:“老师说了,家长一定要在细读了以后,才可以签字。”我仔细一看,噢,原来是生理课,除了老生常谈以外,还有满满一页人体生理课的内容介绍,要征得家长同意,小孩才可以上这门课。我在心里一笑,这个也不陌生,因为女儿是老二,关于小孩上人体生理课的一切心惊肉跳及紧张过程,我们都通过已经上大学的大女儿经历过了,就大笔一挥,签字完毕。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天,女儿忽然很严肃地跟我说,有件事要谈谈。她说,生理课有三个项目,可以任选其一,她选了带模拟婴儿的项目,问我可不可以。她又解释,模拟婴儿就是配上电子功能的假婴儿,基本具有真婴儿的功能。这个项目要求把小孩带回家,照看一天。看看女儿快与我齐头的个子,又想想家中已经十几年没有小婴儿了,我很兴奋地答应了她。

第二天,我刚刚下班回家,二女儿又给了我两张纸,让我读和签字。这回我觉得很奇怪,开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又要签字。坐下一看,这回是关于模拟婴儿的重要性及价值,让家长签字保证不损坏,如有任何损坏,我们得赔偿,可高达500美元。啧,这假孩子还真不便宜,真有点签字领养婴儿的味道了。然后,女儿又告诉我,她已经在老师那儿排好了领婴儿回家的日子,是下周二。我马上告诉她:“不行,下周三,你代表学校参加一个统考,小婴儿应该安排在周四或者周五带回家。”女儿不太高兴地看着我:“妈,有那么严重吗,不就是一个模拟婴儿吗?”我说:“你说了,这个假婴儿有真婴儿的功能,我知道带一个小婴儿有多麻烦,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可以影响周三的考试,日子一定得改。”

最后的日子终于定下来了,是周五。女儿告诉我,老师给小婴儿定了时,小婴儿会在她放学回家后“活过来”。

到了周四,我忽然想起,糟了,只顾考虑学校的活动,忘了这个周末是春节,周五晚上我们全家应该参加一个派对。于是我小心翼翼地问女儿:“明天有一个派对在凯文家,你是不是可以带小婴儿去?”她头也不抬地说:“到时再说。”

周五下班,一路上边开车边想,也不知那个假孩子怎样了,女儿自己能带过来吗?到家一进屋,就看见女儿正笨手笨脚地抱着一个满月大小的婴儿,她的脚边还放着一个婴儿提篮,地上有一块尿布,一个奶瓶,旁边居然还扔着一个妈妈包,哇!一切都跟真的一样。

我马上问她:“已经活过来了?”女儿苦着脸告诉我,由于她背着书包,加上拿婴儿提篮和妈妈包,不小心在家门口摔了一跤,可能把小婴儿摔疼了,她提前苏醒了,大哭大闹了半个多小时。而到目前为止,她已经把喂奶、拍嗝、换尿布等各种事项都干了一遍。

她正跟我说着话,小婴儿忽然安静下来,只见女儿松了一口气,轻轻地把小婴儿放到提篮中,然后马上在一张纸上写着什么,我问她在干什么,她告诉我在记录小婴儿活动情况。老师要凭她的记录,再参照原始程序给她打分。我趁机开始跟她商量晚上派对的事,我说:“你的好朋友珊珊和艾米她们都会去,她们会非常高兴帮你带这个小婴儿。”女儿很严肃地跟我说,不行!因为这个项目算卫生课的40%成绩,而且小婴儿的头可以转,如果转了360°,这个小婴儿就宣告死亡,所以她要自己在家看着她。

我们正讲着话,小婴儿又开始吭叽起来,女儿马上又把她抱起来,并且问我,她刚刚给小婴儿喂过奶,为什么她还哭呢?我拿过老师给的婴儿活动表一看,呵,还真全,各项活动全列了,如吃奶、拍嗝、换尿布、睡觉、大哭大闹,还有一项“小声吭叽(fussy)”及意外事件等。我告诉女儿这是fussy,一般小孩不舒服时会这样,就是磨人呢,慢慢晃她吧。晃了十几分钟,那小婴儿还是小声吭叽,女儿就又从喂奶开始试各项动作,一切都不管用。看着疲倦的女儿,我建议干脆把她放回小睡篮中,看她怎么样。没想到,不到两分钟,小婴儿就忽然开始提高音量大哭起来,把我和女儿都吓了一跳,同时说:“呀!不好,这小孩身上有探测器,赶快抱起来!”

安排好了女儿的晚饭,我和老公就去参加派对了。一晚上总是心神不定。半夜回家,一开门就见女儿的房间灯火通明,进去一看,哇!小婴儿的战场已经转移到这儿了。我马上问她,这几个小时怎么样,她说,不小心又摔了她一次,所以哭闹了很久,而且在这几小时之内,各种需求动作又都重复了两遍。后来,我们又忙碌了半个小时,小婴儿才入睡。我让她赶快抓紧时间睡觉,自己也洗漱睡下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6点,屋子里静悄悄的。我轻手轻脚地去了女儿的房间,一看小婴儿是胡乱扔在睡篮里,尿布也不在身上,女儿在呼呼大睡,我看了看小婴儿的活动记录,一直闹到早上5点。咦?我自己先就奇怪了,小婴儿后半夜闹,我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我的两个女儿小时候闹夜,我总是最警醒。看来谁的孩子就该归谁照顾,谁的孩子也就牵谁的心!

等女儿醒来已是中午。我问她感觉如何,她说了一句话,我是真为这门生理课感动了。她说:“妈妈,我真不知道养一个小婴儿这么难,我小时候也这么多事儿吗?”我赶快说:“噢,你是一个好孩子,只有在生病时才会这么闹。”看着女儿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我对老美教育孩子的方式真是佩服了。这真叫:不养儿,也知父母恩啊!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36600.html

母亲

还有谁像你这样傻傻地爱着我

请到我的眼睛里放牧你的羊只

那个被你伤得最深的人

真情馈赠

咸鱼:向苟且人生叫板

甘得极少利益的发明人

一棵橡树的爱情见解

风是很重很重的

名校校训——凯斯西储大学

最新文章阅读

  • 嫉妒这种黑情绪

    谈嫉妒之前我得喝一瓶酒。 总是想要得到别人的爱和关注,这不是我一个人独有的问题。我在很多采访中都说过我嫉妒我的哥哥,这样说或许会伤害我跟哥哥的感...

    读者文摘2020-11-19
  • 《肖申克的救赎》观后感1600字

    《肖申克的救赎》观后感,希望你们喜欢! 前几个月我看了一本名叫《肖申克的救赎》电影,非常好看和精彩! 故事结局很感人,也很感性,给人非常立体的感...

    观后感2020-11-19
  • 再坚持一下,离成功就更近一步

    成功需要“再坚一下” 在进入广告业之前,科尔是一名令人羡慕的新闻记者,工作体面,薪水丰厚。在同事和朋友诧异的目光中,他辞职做起了广告业...

    意林2020-11-19
  • 《夏洛的网》观后感400字

    《夏洛的网》观后感 暑假中,我看了一部电影,名叫夏洛的网,他讲了威尔伯—一只营养不良的小猪和蜘蛛夏洛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得知威尔伯很快就会...

    观后感2020-11-19
  • 窑变之禅

    在英文里,中国是China,瓷器也是china。不过小写的china是百姓的日用之物,而当这一切汇聚成一个大写的字母,就是我们在世界上的名字。一个民族为何寻找...

    青年文摘2020-11-19
  • 名字的威力

    乌佗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就辍学了,他凭这点文化,买了好些医药书籍攻读医术。他头脑灵活,几年后,什么伤风感冒、疔疮皮癣,也能开个处方抓药,成了这个...

    故事会2020-11-19
  • 自己与自己

    有句俗语:“自己与自己过不去。” 当自己突然明白,还有两个“自己”与自己“对影成三人”,那两个“自己”则...

    人生感悟2020-11-19
  • 为人生建一座“且停亭”

    有一个身家千万的老板,经营一家公司二十余年,每天从早忙到晚,即使下班了也要参加各种应酬,很晚才回家,即使节假日也从来没休息过,像一个上满了发条...

    意林2020-11-19
  • 在美国这样上生理课

    这是一个朋友讲来的故事 那年,我的二女儿14岁,上八年级在美国算初三。 一开学没几天,二女儿一放学回来就拿出几张纸来让我看,我想准又是选了新课,老...

    青年文摘2020-11-19
  • 挫折是人生的高地

    奔赴高考的旅途中,总会有挫折磨难,一如长长的人生之路,总会有风雨起落。 太多的人在遇到挫折时,都会选择躲避,哪怕绕再长的弯路,只要能回到原来的方...

    人生感悟2020-11-19
  • 萌老板的“枣干嘛去了”

    从吃枣到卖枣 作为合伙人,耿萌萌和施施、雨奇都是北大城市规划设计专业的研究生,开学伊始,她们被分在了同一间宿舍。 小女生的友情除了上课点名互相打...

    意林2020-11-19
  • 人生之痛

    年过五十,反省人生,我发现所谓疼痛,不在其身,而在疼痛之外的附加因素,即:它往往附着于心理和精神的作用。 父亲刚过五十,就得了直肠癌,后来又扩散...

    人生感悟2020-11-19
  • 谁是白富美的“终极杀手”

    在这个白富美当道的世界里,唯一让“矮穷矬”们感到安慰的是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上发表的一个研究:在很多欧洲和亚洲国家,求职者都会在简历...

    意林2020-11-19
  • 取暖的秘方

    《列子》里宋国那位老农,很朴素,时常穿着麻絮衣服过冬。 春天的时候,他在田间劳动,自己被太阳晒着,觉得暖和极了,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高楼大厦、温...

    读者文摘2020-11-19
  • 欧风美雨吹冷了世界

    还记得那个故事吗?一位中国老太太,含辛茹苦地过了大半辈子,终于在临终前攒够了买房子的钱,搬进去只住了一天,就死了;一位美国老太太,在年轻的时候...

    读者文摘2020-11-19
  • 世界上最霸气的话

    世界上最霸气的话 1、醉卧美人膝,醒握杀人剑。不求连城壁,但求杀人权。 2、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