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的错过

青年文摘 日期:2020-4-27

1

母亲在电器厂做了一辈子工人。记忆里,她的嘴巴特别厉害,经常吵架。连楼里收卫生费的,她都能跟人家吵起来。上学时,没有同学敢去我们家。因为都怕她。父亲则在我刚上初二那年和母亲离了婚。

母亲发狠地和我说:“以后不要认你爸,他不是东西,跟狐狸精跑了。”可我一点儿都不恨父亲。因为如果可以,我也想离开她。

高二那年,因为我突飞猛进的个子,老师把我的座位从中间换到了最后一排。母亲为此到学校里找老师理论。她在办公室里骂班主任的声音,传遍了整条走廊。

那天晚上,我一回家母亲就问我:“怎么样?老师给你调没调座?”

“调了。”我闷声说。

“还得我出马吧。你啊,一个男生,能不能不这么窝囊。老师就是看你好欺负。她怎么不换别人呢?”

“妈,你以后能不能不这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闹完,同学都怎么看我,老师都怎么说我。我哪儿还有脸再去上学。”

“谁说你了?”母亲嚷起来,“我明天找他去,真是太不像话了!”

“你还去啊!还嫌我不够丢人!你认为这就是对我好吗?你这是在害我啊!”

母亲愣了下,突然破口大骂起来:“你个小兔崽子,跟你爸一样,没良心。我对你好,还说我害你!”

“你别提爸了!”我忍无可忍地喊回去,“你把爸逼走了,还要逼走我啊!你那叫自私,不叫对我们好,你知不知道人活在这个世上,不能只活自己的。我这么高的个子,坐在中间,后面会骂的。你闹完了,就觉得很威风吗?有你这个妈,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那大概是我第一次和母亲发火。她整个人都怔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啪”地扇了我一个巴掌。

那天晚上,我没有吃饭,直接躺在了床上。母亲轻手轻脚地走进我房间,在床边坐下喃喃地说:“儿子啊,别生我气了。妈妈的嘴不好,但我是希望你好啊。”我一动不动地背身躺着,心里并不想原谅她。我已经在心里盘算着离开她的计划,再也不要与她一起生活。

2

不久后的周六,我去找了父亲。那时他已经组成自己的新家庭。他的妻子,我叫她苏阿姨,很温柔的一个女人,离过婚,带着一个6岁的男孩儿。我说:“我只要一张床。放学以后回来睡一觉。学费、饭钱,算我欠的,将来上班还你们。”

父亲为难地看了看苏阿姨。苏阿姨说:“你妈要是同意,你就住吧。什么还不还的,你爸养你,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第二天,母亲加班。我装了一箱子复习资料和几件衣服就离开了。苏阿姨在他儿子的房间加了张床,还做了一桌子菜款待我。父亲坐在桌旁,笑呵呵地,让我有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然而这种美好维持得并不长。

晚上,母亲找不到我,打来电话。父亲这才知道,我没告诉母亲。我在电话里对母亲说,我要在父亲这边住一段时间。她沉默了一会儿,只说了一个“好”字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母亲来了。她站在门口,高声嚷着:“你个狐狸精,勾引完我老公,又来拐我儿子。我辛辛苦苦把他养这么大,就是白给你当儿子的吗?想得美!”

苏阿姨抱着孩子躲在屋里不出来。父亲无奈地拉着我说:“当初我没和你妈争抚养权,就是不想和她有一点儿瓜葛。爸有个新生活真的不容易,所以……你先和你妈回去吧。等考上大学,你就自由了。”

3

考上大学那年,我没有让母亲送我。父亲提前两天,帮我准备好了一切。我们约定好,谁也不要告诉她。因为我好不容易有了新的开始,我怕她在我全新的世界里撒泼耍浑。

大学那几年,除了每年春节,我几乎没有回过家。而每次回家,母亲都会不厌其烦地问我学校的事,老师好不好,学习累不累,室友会不会欺负我……我好想告诉她,没有你的干涉,我活得很正常。

大三的时候,我恋爱了。女朋友是当地人,我们交往得十分顺利。

而这些事,我只与父亲分享。因为我很清楚,如果告诉母亲,只会听到一种建议,就是你多留点儿心眼,别让人家给骗了。

2010年,我大学毕业,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第二年,父亲带着全家来看我,也当作与女方家长的第一次见面。女友的父母比较含蓄地表达了他们的想法别的可以不在乎,但结婚至少要有一套市区的房子。

父亲和苏阿姨商量,要把他们的一套小房子卖掉,给我当首付。我看出苏阿姨的不情愿,那是她和前夫离婚时争来的,但她到底还是同意了。

父亲把房款打进我账户的那天,我给苏阿姨打了电话,说:“谢谢您,将来我一定孝顺您。”

苏阿姨说:“不用了,我将来有我儿子呢。倒是你妈一个人,你多想想她。”

我放下电话,心里忽然有种酸楚的感觉。那天,我给母亲打了电话。她在电话里惊讶地说:“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受欺负了?要不要我过去和你们领导说说……”

刹那间,我的脑子里被她从前各种骂人的声音占满了。我慌忙说:“没事,我都挺好的。就是问问你怎么样……”然后推说同事来了,飞快地挂掉了电话。

4

直到婚礼临近,我才通知了母亲。她有点儿慌张,说:“啊?怎么回事?谁家的姑娘?什么时候谈的恋爱?怎么就结婚了呢?我还什么都没准备呢!”

我说:“你什么都不用准备,都弄好了,你来就行了。”

母亲在电话里,茫然地说:“啊?啊……好吧。”

那段时间真是太忙了。又要筹备婚礼,手上又有放不下的工作。直到婚礼那天,父亲带着苏阿姨过来的时候,才发觉母亲还没有来。我打她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父亲说:“是不是嫌你不早告诉她,生气了?”

直到婚礼后的第三天,我才接到父亲的电话。他说:“你先别度蜜月了,回来看看吧。”

我带着妻子回了老家,才知道,母亲已经在我婚礼前过世了。屋子里放着整理好的衣箱,桌子上摆着一封5000元的红包。而在我的床上,还放着4床崭新的喜被。邻居说:“你妈是累的,听说你要结婚,自己挑棉花,选被面,没日没夜地缝。临行前,就倒在箱子边上了。要不是我看你家窗户3天没关,都没人知道她已经不在了。唉,你怎么不早点儿告诉你妈呢?她一个人,天天盼着你成家,可惜没看到啊。”我默默地听着,眼泪突然抑制不住地流出来。

她终究是我的母亲,不是吗?尽管她总是用一种极端的方式保护我,但那又何尝不是一种深刻的母爱?我有什么资格,把她屏蔽在我的生活之外?

这么多年,她只有我一个亲人。而我却用汹涌的冷漠,把她困在等待与期盼中。我总是无法原谅她这样那样的不是,可现在我最无法原谅的是自己。

然而,我已再没有机会对自己错过的一切,做出任何救赎。

https://www.jingdianyulu.net/qnwz/2277.html

灯祭

人生的页码

曲别针的故事

[热读] 微小说

爱情,无言的伤痛

丑有特殊价值

一个人的北京

一位语文特级教师的“悲壮”试验

沧海总是美丽的

牢骚太甚必多抑塞

最新文章阅读

  • 对男生表白的话

    对男生表白的话 憋死我了!你也不说,我也不说,咱俩总得有一个来挑明吧!算了,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说了“我爱你”!! 不见你娇美的姿...

  • 一种植物的梦想

    在商场保健品货架上,看到一款包装精致的保健茶,上面印着一种植物图片很熟悉。拿起来细瞧,上面标着“黄芪保健茶”,盒子下面写有许多关于黄...

    青年文摘2020-4-30
  • 观今宜鉴古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观今宜鉴古 【汉语拼音】guān jīn yì jiàn gǔ 【近义词】:谈古论今 【反义词】:古为今用、推陈出新 【成语出处】《增广贤文...

    成语故事2020-4-30
  • 朋友不谈钱

    琳达的朋友安娜要结婚了,琳达为礼物发起了愁。当初她跟卡特结婚的时候,安娜送了一个提包给她,那个提包价格不菲,价值几千美元,现在她送给安娜的礼物...

    故事会2020-4-30
  • 你的心灵如此脆弱

    离奇命案的背后,有令人触目惊心的缘由…… 死在新婚之夜的男人 10月5日上午,冀定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冀定建成房地产公司经理梁春死在婚床上...

    故事会2020-4-30
  • 成功无须早规划

    年少时,父亲一再告诫我绝不要做一名酿酒师。因为我的祖父、曾祖父都在当地的酒厂以此为生,微薄的薪水只能勉强度日。他不想让我靠近啤酒桶半步。按照父...

    意林2020-4-30
  • 苦难之后

    谈谈关于苦难的问题,你们可有兴趣?有人一定会捂着耳朵说,不听不听……说句心里话,我也怕谈这个难题。对我这也是一个大考验。咱们好像共...

    青年文摘2020-4-30
  • 苍天有眼

    23岁的王小泉这两年一直在老家丰城蹬三轮车帮人运货,没想到刚挣了点钱,一天傍晚回家时,一个不留神,把车蹬进了山沟里,落了个车毁人伤。伤好后,钱也...

    故事会2020-4-30
  • 人生感悟,活法

    在回首往事77年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一个词叫做“活法”。 我经历了伟大也咀嚼了渺小,我欣逢盛世的欢歌也体会了乱世的杂嚣,我见识了中国的翻天...

    人生感悟2020-4-30
  • 感动敌人的友情

    东汉时期,有一个人叫荀巨伯。 一天,苟巨伯听说一位远在千里之外、曾经给予过自己很大帮助的朋友得了重病,于是决定去探望他。荀巨伯赶了十几天的路,到...

    读者文摘2020-4-30
  • “乐”心不改

    他28岁那年,父亲突发心脏病被送进了抢救室,当时,他正在录音棚里录制一首歌曲。 匆匆赶到,父亲已脱离险境。看着那张写满倦容的脸,他头一次觉得,父亲...

    意林2020-4-30
  • 我想要一个小小的未来

    我想要一个小小的未来 那里有花香有阳光 可以容纳我的小小任性与忧伤 那小小的地方 没有大大的空间 却有小小的书房 我会把她打扮得干净漂亮 点点滴滴都饱...

    意林2020-4-30
  • 今夜留宿

    我是个拉煤的,常在路上跑,虽然跑了不少地方,也跑了好几年了,但让我记忆犹新的还是那个晚上。 那天晚上九点多钟,我从一个客户那里结了两万块运煤款回...

    故事会2020-4-30
  • “吃醋”的女人

    农大毕业生徐宝玲和凤鸣贸易公司经理姚玉萍是姨表姊妹。也巧,她俩同时爱上了回乡探亲的部队工程师常大江。这个常大江也怪,对她俩或点头或摇头多干脆,...

    故事会2020-4-30
  • 道理最大

    《梦溪笔谈》中记有一事:“太祖皇帝尝问赵普曰:‘天下何物最大?’普熟思未答间,再问如前,普对曰:‘道理最大。’上屡称善...

    青年文摘2020-4-30
  • 左手温暖右手

    前些日子,我来到边远的乡下看望多年没见面的二舅。 一天清晨,二舅陪我来到一条小河边散步。时值寒风刺骨的冬季,乡下旷野,显得更加寒冷。这时,我突然...

    读者文摘202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