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P修车记

故事会 日期:2021-4-9

这天一大早,阿P还在床上迷糊着,老婆小兰气冲冲地开门进来,把一把钥匙扔在阿P的被子上,然后用力拍打着阿P的屁股,一连声地催促:“快起来,快起来!”

阿P一个激灵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一脸的怒气。他一看见小兰的脸色,神情立刻缓和下来了。阿P凑近小兰,讨好地问:“亲爱的,什么事惹你生气了?你不是开车上班了吗?”

“开车开车,看你买的什么破车!”小兰揪着啊P的耳朵,没好气地说,“打不着火啦!耽误了我上班,看我怎么收拾你。”

“怎么会呢?”阿P呲牙咧嘴的,一脸的委屈,“买了两年多了不是都好好的吗?怎么会打不着火呢?”

“你起来看看去!”小兰没有松手,从床边把阿P的衣服一把抓过来,丢到阿P的身上,“快起来看看去,今天单位发年终奖金,你可别给我耽误了!”

阿P一听,利利索索地穿好衣服,随着小兰来到屋外。他坐上驾驶座,熟练地插入钥匙打火,果然,打着之后发动机自己就熄火了。连续几次,次次如此。阿P抓着头发,一时不知道怎么好。

“咋办咋办?”小兰在一旁不住着急地问。阿P不死心,又试了几次,还是这样。

阿P看看手表,忽然下定决心对小兰说:“老婆,要不你打的去上班,我今天请假把车子修好,晚上去接你回家怎么样?”

小兰听了,觉得也是个办法,跟阿P交代了几句,急匆匆地到街口拦个的士走了。

阿P回屋向单位请了假,又出来试了几次,还是不行。阿P座在车上,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又呆了一会,阿P一拍方向盘,抽出钥匙关上车门锁好车回到了屋内。

阿P想,自己弄不明白,为什么不叫4S店来搞定呢?所以,他要回屋里打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对方的声音很温柔,问清了阿P汽车的症状,然后很肯定地说,是车子的油泵坏了。

油泵是什么部件阿P真的不知道。这回他吸取了以前的教训,详细地询问了油泵是什么部件,怎么换,收费是多少。4S店告诉他,油泵在油箱里,是把油泵上发动机的。换油泵要拆掉油箱,换得很快,30分钟就可以搞定,费用是750块钱。

阿P真的很佩服自己。如果不问清楚就让4S店过来,不知道要收多少钱呢。但是,750块钱还是多啊,尤其现在到处都讲金融危机,750块钱都能够抵上自己大半个月的工资了。

阿P谢过了对方,扣上电话。忽然地他又抓起电话,他要打电话给朋友阿东,因为阿东有汽车也让人修过车,阿P想问问市面上的行情。他再一次佩服自己的聪明。

电话很快接通了。阿东很热情,了解了阿P的车子状况后,很快询问了认识的汽修厂的师傅,告诉阿P师傅说可以修,费用大概300块钱左右,但是要把汽车拖回汽修厂修。

阿P这回又多了个心眼。阿东问的价钱是比较便宜了,但是要拖回汽修厂修,谁知道修好了油泵,其他又出现什么问题呢。阿P也担心,会不会车子进厂之后再出厂,难保车子的零件还是不是原装的。这样的事情,阿P可是听得多了,现在的人啊。

阿P谢过阿东,扣上了电话。他坐在沙发上想着,心里觉得有点亢奋。家里的事情几乎都是小兰做主,现在难得有机会让他阿P做一会主了,而且是这么大的一件事,他觉得自己几乎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思来想去,比较来比较去,阿P决定还是让4S店来修理。他的理由是,宁可贵点,车子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修理,总比进汽修厂被换了零件好。

决定下来,阿P豪气冲天地再次拿起电话,拨打了4S店的号码。

4S店的动作果然很快,很快地维修师傅开车来了,很快地拆下来油箱,很快地换好了油泵,前后真的不到30分钟。

阿P对4S店的服务很满意,觉得这件事证明,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晚上去接小兰的时候要好好地向小兰说道说道,不要在小兰的心里自己总是那样窝囊。

换好了油泵,维修师傅帮着阿P试着打火,但是车子仿佛对阿P的决定和维修师傅的工作不领情似的,着了,接着发动机自己又熄火了。试了几次,还是这样,跟早上的情况一样。

维修师傅继续检查车子,阿P心里有点慌了。问题没有解决,油泵却换了,750块钱不是白花了吗?不该象以往那样赔了夫人又折兵吧?想到这里,想想小兰发怒的样子,阿P的额头慢慢渗出汗来。

维修师傅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其他的问题。阿P这回头真的大了。

“我说老板,”为首的维修师傅忽然转身问阿P,“您这车装了GPS吧?”

“对啊。”阿P说,觉得奇怪,“装GPS跟换油泵有关系吗?”

那人笑了笑,对阿P说:“您打电话问问,是不是GPS的监控中心把您车的油路给关了?”

阿P急忙掏出手机给GPS的监控中心拨打了电话。监控中心在核对阿P的服务密码后告诉他,他的汽车昨天深夜时分报警,中心当时就把油路给断了,打电话给阿P说是关机,就给他发了信息。现在要取消这一功能,阿P只要把车钥匙拔出来2分钟后再打火,就可以了。

维修师傅按照阿P说的试了试,车子果然打着火了。

阿P看看手机,果然有几个未读的信息。他想起来了,昨天手机没电了,自己懒得换另外一块电池,就关机充的电。感情车子打不着火不是因为油泵的问题啊?这750块钱花得真冤啊。阿P觉得心里隐隐在作痛,就像有许多的蚂蚁在咬来咬去。

维修师傅收了钱给阿P发了单走了,阿P还坐在车里发呆。想着想着他忽然又高兴起来了,他想,虽然花了750块钱,但是问题最终是解决了,不但不用拖到汽修厂去,还换了一个新的油泵,知道了GPS是很有用的,自己还是赚了。这样一想,阿P豪气地关上车门,把车子开到了大街上。他要去兜兜风,然后接小兰下班。

但是阿P忘记了,他的驾驶证还在家里呢。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71432.html

复婚

吴家学堂为谁开

害人的谎言

“换草”行动

懂你等

比手艺

保坝

花该浇水了

[法律故事] 肚皮惹祸该怪谁?

农村“黑话”

最新文章阅读

  • 最后一瓶酒

    年幼的儿子喝了父亲藏的所谓“最后一瓶酒”,给意志消沉的父亲上了珍贵的一课。 那年,他35岁,不幸的事情,却接踵而至。本来经营得相当红火的...

    青年文摘2021-4-9
  • 看重现在

    这一天晚上,所有的工作结束后,我真的觉得很累。天空飘着细雨,季节即将转换的时候,就是我筋骨酸痛最难抵挡的时候。我忽然想念起温泉来,对让我搭便车...

    人生感悟2021-4-9
  • 盼着土匪来抢钱

    1948年冬,国民党县政府反动势力被打垮,人民政权尚未建立,解放军又南下追敌,陈州城陷入无政府状态,土匪、流氓、小偷借机捞财,闹得陈州城一片混乱。 ...

    故事会2021-4-9
  • 老去

    人是奇怪的动物。人会理性思考,聪明,能辨是非,但面对客观事实时,却不一定肯承认。我们一天一天地老去,属自然规律,但不少人拒绝接受。 有个朋友爱热...

    读者文摘2021-4-9
  • 和男孩子表白的正确方式

    有个网名叫丧心病狂的读者前两天跟我说:“玛门,我就要毕业啦。我想跟我男神表白,但是怕班主任骂我,你说我表不表白呢?” 我顿时无言以对你...

    意林2021-4-9
  • 身家数亿当文员

    2009年年初,我在一家公司做顾问时,碰到一位奇特的职员:一个身家数亿的女士,竟然到一个公司做了普通的办公室文员。 我发现她的“秘密”纯属...

    意林2021-4-9
  • 到底和谁关系好

    王翔和李亮既是好朋友,又都是自由撰稿人,这天来了外地的文友郭涛,他们三人就在一起喝酒。 酒桌上,三人喝到最后都抱怨起来,说当撰稿人难呀,一年到头...

    故事会2021-4-9
  • 管好那张不会说话的嘴

    曹操在历史上非常出名,因为大家都说他是个枭雄。更有人用一个字总结他的一生奸。可是曹操也很冤枉,自己白手起家,拼死拼活,辛辛苦苦从一个孝廉做到了...

    读者文摘2021-4-9
  • 阿P修车记

    这天一大早,阿P还在床上迷糊着,老婆小兰气冲冲地开门进来,把一把钥匙扔在阿P的被子上,然后用力拍打着阿P的屁股,一连声地催促:“快起来,快起...

    故事会2021-4-9
  • 书的莞尔一笑

    从小就害怕死亡,害怕死后被埋在黄土中的憋屈。后来晓得了死后是要被焚烧的,并不会觉出嗓子眼里有土呛得喘不上气来。这股来自咽喉的恐慌总算放下了,转...

    人生感悟2021-4-9
  • 你让我们懂得怎样看待人生_读后感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修的就是一颗心,幸福,从没捷径,也没有完美无瑕,只有经营,只靠真心。成长是一种经历,成熟是一种阅历。每个人都能会成长,但不是...

    读后感2021-4-9
  • 一年清致雪霜中

    1904年,天津,严氏家塾。 她十岁,在城西的严氏女塾念书,喜欢穿素净的长棉袍和厚厚的毛坎肩,把一头长发盘进帽子里,打扮成男孩子的模样。 女塾设在严...

    读者文摘2021-4-9
  • 想象尚未发生的事

    我每天都在想象尚未发生的事,各种媒体中正在报道的新闻事件,未来会如何演变?朝鲜会不会真攻击对手?H7N9会不会大流行?虽然这些事我都离现场很远,但...

    青年文摘2021-4-9
  • 转变

    这些年来,你的价值观,是否有转变? 一定有吧,否则,何以存活。 必然逐年修订,十几二十年之后,可能与出发点南辕北辙,完全改变了方向。 不过,内心深...

    读者文摘2021-4-9
  • 不试试,怎么知道爱不上

    “站在十米跳台是什么感觉?”我畏高畏水又懒于运动,面前站着的却是奥运跳水选手邱波。 他去过世界各地比赛,拿过大大小小的奖牌,但他没有体...

    意林2021-4-9
  • 为孝行埋单

    接到二弟的电话,说是母亲病了,我便放下手头的工作,急三火四地坐上客车往老家赶。 正逢双休日,车上人很多,连过道里都挤满了回家探亲、外出旅游的乘客...

    青年文摘202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