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奇遇

故事会 日期:2019-10-16

邓光是一个建筑工地的工人,这天傍晚,他从工地收工回来,打开出租屋的门,立刻觉得一股寒气扑面而来,更让他毛骨悚然的是,居然有一个女人坐在他的床沿!邓光是个光棍,哪里来的女人?门锁好好的,她是怎么进来的?

邓光下意识地一声喊叫,女人不知怎么已经来到了他面前,一脸愁苦地对邓光说:“大哥,别怕,我一个女人家,不是坏人。”邓光努力定定神,仔细看面前的女人,不过三十岁左右,长得端正俏丽,只是面色惨白,头发凌乱,衣裳倒还整齐洁净。

邓光想反正自己这破屋子也没有值钱的东西,慢慢放下心来,询问女人的来历。女人几番欲言又止,似有满腹悲怨,最后只说自己是个命苦的人,求邓光收留她。

邓光打光棍到四十好几,今天居然有个女人送上门来,可她实在来路不明,邓光说:“妹子,我光棍一条,不方便收留你,你还是走吧。”他一边说,一边翻口袋打算给她点钱。

哪知,女人忽然跪在他面前,泪流满面地哀求说:“大哥,你是个好人,如果不嫌弃,就让我跟着你吧!”邓光哪里架得住这阵势,手忙脚乱扶女人起来,又偷偷瞄了她几眼,觉得这女人实在惹人怜爱,心头一软,答应了下来。

女人告诉邓光她叫钟平,实在是无家可归,走投无路了,暗地里观察了邓光几天,觉得他是个可以托付的老实人,才投奔他而来的。

邓光心里一热,又特意去买了几个好菜,招呼女人吃。女人只说自己不饿。在外流浪肯定吃不到什么东西,怎么会不饿呢?

邓光问她:“你是不是生病啦?脸色咋这样差?”

女人挤出一丝笑说:“大哥放心吧,我没病。”邓光没有多问,一个劲催女人吃饭。女人拗不过,最后拿起碗筷,像小猫似的抿了几口。

从此,这个叫钟平的女人就在邓光的出租屋里住了下来。白天,邓光在工地干活,钟平留在出租屋里,她把小屋整理得井井有条,单身汉的陋室渐渐也有了家的温馨。小日子过得有声有色,邓光心里喜滋滋的。但他也一直担心一件事,就是钟平吃得特别少,可以说不怎么吃东西,脸色还是那么苍白,手也总是冰凉凉的。邓光担心钟平的健康,劝她去医院瞧瞧,但钟平说自己好好的,屡屡推脱。

转眼过了一个月。这天,工地休假,邓光揣着刚收的工钱,拉着钟平上街。逛到一处商场门口,邓光忽然觉得背后有些异样,回头一看,有个留着短寸头的男人远远地跟在后面,直愣愣地盯着钟平看,还冲着邓光笑了笑。

邓光觉得这短寸头不像什么好鸟,赶紧拉着钟平走了。

过了几天,邓光从工地上回来,走到半路时,路边一家小饭馆里有人冲他招手,仔细一看,竟是那个短寸头。邓光本不想理会,但短寸头跑出来,硬是把他拉进去,按坐在一张椅子上。

这短寸头一张脸生得横眉竖目,神色间隐藏着一丝凶悍。邓光正在暗自打量,短寸头忽然嬉皮笑脸地问:“怎么样?我的老婆不错吧?”

邓光愣了一下:“啥老婆?”

“少他妈装蒜!”短寸头猛地站起来,一把揪住邓光胸口的衣领,压着声音怒道:“你是不是跟一个叫钟平的女人住在一块?告诉你,那娘们就是我李六的老婆!她背着我跑出来,害我找了好几个月!”

邓光听得吃了一惊:“你是说,钟平是你跑丢的老婆?你是来找老婆的?”

李六恶狠狠地说:“那还有假的?你若不信,大可以回去问问那娘们!”

邓光结结巴巴地问:“那,你想怎么样?”

李六一声冷笑:“我的老婆,当然是要回来。”

邓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隐约记得李六约他明天再见。他回到出租屋时,钟平已经做好饭菜等着。见他回来,钟平马上倒上一杯酒,温声催他吃饭。邓光心中异常温暖,他举杯呷了一口酒,想到李六,心中顿时满是惶恐不安。

他想了许久,一咬牙,还是将遇见李六的事说了出来。钟平听到“李六”两个字,不等邓光把事情说完,已经是满面惊恐:“我不要见他!我死也不要见他!我绝不跟他回去!”

最后,钟平抱住邓光的胳膊,泣不成声地哀求:“大哥,我求求你,咱们走吧,走得远远的!”

邓光低下脑袋,极是为难:“可你是他老婆呀,他总是要找你的。”

钟平可怜巴巴地看着邓光,咬着嘴唇,愣了好一会,想说什么,却没有再开口。

吃完饭,邓光由于喝了点酒,早早躺在沙发上睡了。睡梦中,好像感觉有人立在旁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却又什么也没有。到了半夜,只听有人不断轻声叫“大哥”,邓光睁开眼一看,钟平像影子一样坐在旁边唤着自己,两眼饱含着泪水。

邓光愣了愣,不知如何安慰。

钟平抽泣着说:“当初是我看走了眼,嫁了李六那个无赖!大哥,你一定要替我想想办法呀!”

邓光一阵难受,不敢抬头看向钟平的泪眼,最后无奈地点了点头:“我……试试看吧。”

第二天,邓光在小饭馆外的巷子里遇见李六,他壮着胆子告诉对方:“你老婆不会跟你回去的,她说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他边说,边偷瞄李六,以为对方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勃然大怒。可谁知,李六抚着下巴,还没听完,就奸笑着说:“行啊,没想到那娘们才跟你几天,居然就不要亲夫啦!呵呵,既然你想要我老婆,而我老婆也愿意跟你,那也可以,你给我二十万,我不但不会再来打扰你们,而且,我马上同意和钟平离婚,让你和她结为夫妻!”

邓光惊得许久说不出话来,真是没想到,天下竟有这样的人。他颤着声音问:“要是,我不给呢?”

“不给?哼!”李六掏出一把匕首,在邓光眼前亮了亮:“老子他妈的先给你点教训,再打断那娘们的腿!”

邓光背上一阵发凉,心中突突发跳,他含糊地点头答应了。

回到出租屋,他清醒了许多,后悔得猛拍脑门,那可是二十万啊!吃饭时,邓光正想把这件事情告诉钟平,但还没开口,钟平就先唠唠叨叨地诉说起来。

原来,钟平和李六结婚已经十多年。几年前,李六生意失败,失意间染上赌博、酗酒的恶习,不出一年,竟像换了个人似的性情大变。钟平就成了出气筒,每天遭到李六的拳打脚踢,她实在无法忍受,就趁着李六大醉,逃了出来。说着,她挽起衣袖,露出雪白的胳膊,上面全是殴打留下的伤疤!

邓光看得暗暗心惊,不敢再把见李六的事情告诉钟平,他独自呆在小客厅的角落里,心底反反复复地想:我该怎么办呢?毕竟这个女人与我只不过是几夜情分。

想到天色发亮,忽听“嘎”的一声,客厅旁边的房门开了,钟平穿着单衣,径直向厨房走去。不一会儿,厨房的窗口里就闪动着一道忙碌的身影。

“她,这是为我做早餐呢,多好的女人,他咋就不懂珍惜呢?”邓光望着窗口里的身影,喃喃自语。最后他下定了决心: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我和她虽不是夫妻,但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帮她!

天全亮后,邓光怀揣着一本存折来到银行,将这几年积攒的钱全部取了出来。总共有六万整,但离二十万还差得远。邓光回到出租屋,将钱藏在客厅的沙发下,又急急忙忙地跑了出来。

奔走了一天,问遍了所有认识的朋友,最后只凑到四万块。吃过晚饭,钟平在卧室里休息,邓光独自在客厅里踱步。

“怎么样?钱呢?”门突然被人打开,李六坏笑着走了进来。

邓光赶紧从沙发底下将钱拿出来,李六两眼一亮,抢过来数了数,忽然恼怒起来:“不是说二十万吗?我的老婆都给你了,你他妈的才弄来十万?”

“我真的只有这么多了。”邓光哀求着说,“能不能看在过去的情分上,不要再为难她?”

李六哈哈笑了两声,伸手在邓光脸上拍了拍,奸诈地说:“我都把老婆让给你了,难道一个老婆不值二十万吗?我再给你一天时间,明天我再来,要是凑不够钱,就等着瞧!”

李六威胁完了,正要转身走人,这时,卧室的门开了,钟平从里面冲出来,对着李六怒目而视。李六怒气上涌,转身跑来,伸手一抓钟平的胳膊。哪知,他的手竟然从钟平的胳膊里穿了过去!

钟平一声冷笑:“李六,你看清楚了,我已经死了,我早就不是你的老婆!”

说完,她的身体就像正在融化的冰雕一样,一点点化成了烟雾,最后散在了空气中。

李六吓得直打哆嗦,嚎叫着夺门而去。邓光呆呆地站在客厅中央,空气中只听到钟平的声音。原来,钟平不堪忍受李六的暴力折磨,一年前,她从家里逃出,途中不幸遇到车祸,这一股怨恨,到死都没有消磨尽。

第二天,邓光离开了工地。走的时候,他看到李六疯疯癫癫地从大街上跑过,逢人就问:“我的老婆二十万,你要吗?”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63993.html

漫画与幽默——漫画与幽默等

叶县长卖画

“黄半仙”看官宅

遭遇前妻骚扰

“宰妹”带团购

关于痒的微小说二

美女送怀

血孔连环案

钓美女

经典穿越微小说

最新文章阅读

  • 香港有个“飞虎队”

    1941年,美国飞行教官陈纳德接受国民政府的委托,前往美国招募飞行员,在罗斯福政府的暗中支持下,以私人机构名义,重金招募美军飞行员和机械师,以平民...

    青年文摘2019-12-30
  • 树木的力量

    我的家地处高层建筑林立的商业街,这里有一棵我最喜欢的道边树。某天深夜,我经过那棵树时不经意一抬头,发现它枝繁叶茂,我莫名地被它伸展出的枝条散发...

    读者文摘2019-12-30
  • 在爱情世界里,作一个有尊严的女子

    我曾经在网上发过一篇关于女性在生活和感情上应当保持独立的文章,当时就收到了大量的留言和回复。其中有不少女孩子对我说,你说的真容易,可我根本作不到...

    青年文摘2019-12-30
  • 傻媳妇的故事:照镜子

    有个傻媳妇,从没见过镜子,在外做生意的丈夫给她带了一面镜子回来。 傻媳妇拿过镜子一看,先是大吃一惊,然后哭哭啼啼地跑回娘家去了。 傻媳妇拿着镜子...

    故事会2019-12-30
  • 民国时期怎样打击空置房

    关于民国治房的文章,其宗旨就是带读者一起回首上个世纪前期的房价、房租、房产税、购房纠纷、开发黑幕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住房政策。丘吉尔说,回首越深...

    青年文摘2019-12-30
  • 何时你才能开始自己的梦想?

    你认识的人当中,有多少能够真正实现自己的梦想? 我指的是基于激情和渴望的梦想,而非那些基于实际需要或职业发展而设定的目标。这种梦想可以是任何形式...

    读者文摘2019-12-30
  • 以无用之事治时代焦虑症

    生活方式就是限制方式。你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就是选择了某种限制,无一例外。卢梭早就说过: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20世纪70年代安东尼奥尼所拍...

    读者文摘2019-12-30
  • 有缘总能相会

    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巧,巧得真有点让人不敢相信。 下午快要收工时,工地李老板对张晓权说:“小张,你把我买的柑子替我送到我家。顺便跟莉琴说一下,...

    故事会2019-12-30
  • 爱久见人心

    01 这世上,至少有2万个人适合做你的伴侣,就看你先遇到哪一个。 可是,你怎么知道什么叫合适? 12岁的时候,你觉得那个陪你走夜路,把你送回家的少年,...

    青年文摘2019-12-30
  • 呕心沥血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呕心沥血 【汉语拼音】ǒu xīn lì xiě 【成语解释】 “呕心”,把心吐出来。语本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隐秀》。“...

    成语故事2019-12-30
  • 她为什么总吸引坏事

    友人开着一家小餐吧,聊起餐吧的一个主管。她说你知道吗,有些人,个人风水不好,做什么事都是错,坏事总找上她。乍一听,挺玄。但听完整个事情后,我觉...

    意林2019-12-29
  • 用味蕾留住爱

    2012年十一期间,中国传媒大学研二女孩杨涵去养老院做义工时,接触到了几位临终老人,在聊天中,老人们倾诉了一生中的愿望和遗憾,给她很大触动。 有一位...

    读者文摘2019-12-29
  • 西装革履见爹娘

    在政府机关供职的我,平日里常一副西装笔挺、皮鞋铮亮的职业装扮,总感觉太板太单调。所以,每逢双休日或是放假,便迫不及待地换上一身休闲装,也好让紧...

    青年文摘2019-12-29
  • 白米杀人之谜

    唐朝末年,朝政腐败堕落,各级官员不仅奢侈腐化,而且结党营私。以李德裕为首的“李党”,和牛僧孺为首的“牛党”互相排挤倾轧,拼...

    故事会2019-12-29
  • 人生要敢于尝试

    汤姆·邓普西生下来的时候只有半只左脚和一只畸形的右手,父母从不让他因为自己的残疾而感到不安。结果,他能做到任何健全男孩所能做的事:如果童...

    励志故事2019-12-29
  • 最孤独的虚拟饭局

    7月24日晚上,22岁的福州女生阿伦在饭店打包了几个菜回家。然后,她搬来小板凳,打开摄像头,对准自己的脸和饭菜,开拍。 这是阿伦“人生中的第一个...

    意林2019-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