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找上门

故事会 日期:2020-9-11

龙泉山下有个大丰镇,镇上有一对母女,母亲叫何英,女儿叫曹虹,都是人人皆知的人物。除了都带一副美人坯子,这母女二人还办了一个食用菌厂,专门出口日韩和欧美等国,这在当地也是了不起的事情。每年来找何英给她女儿提亲的媒人也不少,但数番下来,却老是不中。这是为啥?原来,曹虹虽出落得如花似玉,却因小时候一场小儿麻痹症,瘸了半边腿,走起路来一瘸一跛,有点影响观瞻。何英为此叹了不少气,由于当家的几年前就去世了,女儿就是她的心头肉,一天天长大却找不到婆家。她心头能不急吗?反倒是曹虹不时安慰妈:“是我的躲不掉,不是我的咱不攀,随缘吧!”

说来也怪,镇上回来一个复员军人,叫王强,被安排到文化站工作,由于家境不好又是个孤儿,二十好几的人一直没谈上对象,有好心人就把曹虹和王强介绍到一块,曹虹一看对方长得既精神又英武,当然没意见,就怕对方看不起自己,便有意识地在王强面前走了几个来回,意思是让他看得明明白白好有个选择。不料王强根本不介意,反而对曹虹的容貌和人品十分爱慕,言谈举止中不禁流露出来。当母亲的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暗暗合计着找日子把喜事给办了。

可就在这时,王强突然失踪了。何英陪女儿去镇上找了几回,镇上的人都支支吾吾,害得母女二人心头七上八下,老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旁边有人就猜:八成王强嫌弃曹虹残疾,脚底抹油溜了!最后母女二人终于打听到了王强的下落,他陪一个富婆去了市里。

原来,前一阵镇里来了一位考察投资环境的女港商,四十多岁,衣着打扮挺考究。陪同考察的还有市里的领导。镇上自然不敢怠慢,特别在听说对方想在镇上投资一个食用菌深加工企业后,正为招商引资发愁的镇领导立马展开了全面外交,不但作了详尽介绍,带客人实地考察,还每顿好吃好喝款待。但那女港商总有些心不在焉,弄得作陪的镇领导全都猜不透彻。

到了第二天,女港商坚持不要镇上的领导作陪,提出自个儿去转悠。镇领导无奈,偷偷把王强叫来,叫他跟在后边,一来有个保护,二来也便于观察。

王强按照领导的吩咐,不远不近悄悄跟在后边。让他好奇的是,女港商转悠的地方,正是何英、曹虹母女俩的食用菌厂。她似乎对这一带的情况比较熟悉,几乎没费什么周折就找到了食用菌厂。王强不禁想,商人就是商人,做任何决定前都不拘泥于单方面的介绍,更愿意深入实地调查研究。正想到这,女港商突然折转身来,好像没有走进去的意思。王强一下急了,难道她对这里的投资环境不满意?想到这儿,王强快步跑过去,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对那女港商说:“好不容易来了,就进去看看吧。”

女港商见是一个态度恳切的年轻人,就问:“你是谁啊?”

王强是个老实人,反正现在也“暴露”了,就竹筒里倒豆子,先作了自我介绍,然后说:“是镇领导叫我来保护你的,你想进去看看吗?”

女港商摇摇头,迟疑地问:“这家食用菌厂的曹厂长还在吗?”

王强心头一惊,没想到她和曹厂长认识。“曹厂长去世好几年了,现在是曹厂长的妻子和女儿在负责经营。”

“他妻子叫何英吧?”女港商好像在自言自语。“你认识她们?”王强觉得难以相信,一个是港商,一个是内地的小人物,这怎么可能呢?

女港商点点头说:“别忘了,食用菌厂是做出口生意的,我们和内地许多厂都有往来。”

王强一听,心头欢喜起来。“既然你们认识,我带你进去坐一会儿吧,你隔老远来一趟也不容易,说不定今后生意上还互相照顾呢。而且”说到这儿王强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还是她们家没过门的女婿呢。”

女港商对这个率真热情的小伙很有好感,但思考了片刻,还是以要去其他地方看看为由,婉言谢绝了王强的邀请。

回到镇上,王强很快接到镇领导的“命令”,要他暂时放下一切工作,陪女港商去市里住几天。王强不解,干吗要自己去陪,而且还是去市里?镇领导拍拍王强的肩头,动情地说:“要你去,是因为女港商亲自点你的将。希望你好好把握,做任何事情都要想到全镇父老乡亲的饭碗,不惜一切代价都要争取女港商来投资。”王强一听味道不对,这怎么像作战前的生死动员?正有些不安,镇政府的秘书在旁边和他开起了玩笑:“你小子八成是被富婆看上了,听说那边的人都喜欢出新招,像老牛吃嫩草的事情还算小菜一碟,谁叫你长这么精神呢!”

王强这一下有点六神无主了,马上请示道:“总得容我给曹虹说一声吧。”但镇领导马上用手势制止了他:“不,从现在起,不准你和家里人通电话,对外称,就说你出差去了。”说到这儿,镇领导顿了顿,用一种视死如归的口气说:“如果你真有什么牺牲,也要控制在最小范围内让尽量少的人知道!”就这样,王强从未来的丈母娘和热恋的女朋友的眼皮子下面消失了。

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何英、曹虹母女从别人口里隐隐约约知道王强是陪一个富婆去市里了,开始还满怀希望等王强主动打电话回来解释原因,但慢慢就失去了耐心,不但电话没等到,连王强的影子在哪儿也不得而知。曹虹更是难过,看着自己一条瘸腿就悄悄流泪,担心喜事八成要泡汤了。

何英特别着急,女儿是她的心头肉,喜怒哀乐都牵动着她的心,只不过没有流露出来。她对女儿说:“我看,咱们也不能老是在家候着,妈陪你去市里找找,反正也不大,宾馆旅店一家一家地问,总该找得着,再怎么说,也得当着面有个了结,我就不相信那么老实巴交的小伙子会无情无义!”

镇上离市里并不远,母女俩早上出门,不多一会儿就到了城里。何英咬咬牙,包了一辆三轮,满大街转悠了半天,却没在一家宾馆找到目标。三轮车师傅说:“还有一个叫水岛的地方,是按星级标准建的,有钱的客人都去那儿住!”

母女俩忐忑不安来到水岛,果然是个好地方,三面环水,风景独特。母女二人哪有心思欣赏,急问总台的人,却没有一个叫王强的客人,当下心里就咯噔一下。如果不以王强的名字登记住宿,想必就是以富婆的名字登的房,两人肯定也住在一块。这样的猜测自然又换来了母女的眼泪,两人失落地从大门出来,情绪坏到了极点。这时远处有嬉闹声传来,有个声音还有点耳熟,曹虹抬头一看,见不远处有个网球场,一男一女正在打球,那男的正是她日思夜想的王强,脸上马上飞出红晕。而何英却没有好脸色,因为她看到了那个富婆,看上去也该四十多岁的人了,还穿着白色的短衫短裤,头发被一根带子束成马尾状,装得像个小姑娘似的,这不是在发嗲是什么?这王强也不像个样,过去恐怕也只在电视上看见过网球,现在也装起阔来,瞧那副得意的样子,八成二人早就好成一团了?!

何英想到这,厌恶之情涌上心来,拉起女儿转身欲走,曹虹却不干:“我要过去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英急了,骂道:“都这个样子了,你还看不出来吗?他不要脸,我们还要脸呢!”

曹虹痴痴不舍,左右不是,何英丢不下女儿,心头着急。正在僵持,一辆小车开到眼前,下来的正是本镇父母官。他们把母女二人推上车后,掉头就走。镇领导在车里着急地说:“我就知道你们找到这儿来了,不要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王强现在重任在肩,事关全镇的发展,不要因为个人的儿女情长,影响了全镇的招商引资工作。”曹虹这时已伤心至极,她喑哑着嗓子说:“招商招商,为了招商,就可以不顾廉耻吗?请转告王强,我不稀罕他,就是他再来找我,我也决不见他!”

事过两天,王强喜滋滋地回来了,镇领导陪着他往食用菌厂走来。老远,王强就冲厂里边喊:“曹虹,成了,招商成功了!”

但王强的热情马上就被泼了一盆冷水,他被曹虹黑着脸堵在厂门口:“招商成功关我什么事?别拿见不得人的东西往脸上贴金!”

这时何英也走了出来。镇领导见了,连忙打圆场:“嫂子,这件事我们是做得不妥,不过,王强处理得很好,本来人家都想不投了,经过他的努力。又力争了回来。说起来,这件事还得感谢嫂子呢!”

何英还是没有好脸色,冷淡地说:“别抬举我了,我消受不起!”

镇领导急了,大声说:“我说的不假,你还记得以前有个姐妹叫李艳吗?”

何英怔住了,她怎么不记得,当姑娘时,她和李艳是最好的姐妹,也是远近闻名的两朵花,后来同时喜欢上了食用菌厂的曹厂长,结果失恋后的李艳愤然出走,一去多年竟没了音讯,成了让何英暗自惭愧的隐痛。

镇领导继续说:“那女港商就是李艳,当年因失恋外出打工,认识了一个香港人,就嫁了过去。那香港人撒手西归后,李艳一直想着回来为家乡做点事情,并且想和曹厂长合作搞食用菌的深加工,谁知一打探,曹厂长已去世多年。心灰意冷后,本想打道回府,无意中得知王强是你未过门的女婿,于是过去的隐痛又涌了上来,借机让王强去市里,故意制造出误解,想让过去失恋的痛苦,从你女儿身上补偿回来。”

何英握着女儿的手,感到难以置信,这时王强点了点头,说:“这是真的。李伯母把我带到城里后,在宾馆开了两间房。每天也没事做,就教我打网球。后来彼此熟悉了,大概觉得我这人还诚实,就问起我们之间的事,我就说,这么多年来,你们也过得很不容易,特别是曹虹,从小就落下残疾,在困境中学会自立更是不易。李伯母也不是存心要来报复谁,她听了我的话很受感动,就把你们之间的恩怨一股脑儿讲了,并且决定,以你们的食用菌厂为基础,建一个深加工企业,今天,镇领导就是来征求你们的意见的!”

“这是真的?不会是做梦吧?”何英和曹虹不约而同地说道。

“当然是真的!”李艳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她抓过何英的手,抚着曹虹的肩,动情地说:“都怪我,心眼小,让你们误解了!不过,有了这次波折,更检验了王强和曹虹是真心相爱的。我没儿女,就认王强做干儿子,让儿女们联姻,我们还是做对好姐妹……”

在场的人都笑了。也难怪,招商引资成功,儿女们又联姻,双喜临门,谁不高兴呢!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61510.html

面对女人,我们左右为难

雪魂

怎样嫁给有钱人

带着馒头去讨债

爱与阴谋的较量

倾听女人心

刷卡要努力

裁缝的故事:糊涂裁缝答非所问

这病就是怪

搞笑签名档

最新文章阅读

  • 关于奥运会,你可能想知道的事

    计时器是最早也是和奥运结合最紧密的技术。最早的奥运计时工具是浪琴的手动计时怀表,当时它的精确度是0。2秒。这种怀表从1896年第一届雅典奥运会开始,...

    读者文摘2020-9-27
  • 飞来的横财

    这天晚上10点多,空旷的大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了。王二伟骑着他的“倒骑驴”人力三轮车在回家的路上慢慢地骑着。他和老婆都已下岗两年多了,...

    故事会2020-9-27
  • 生命的意义

    有个游客在沙漠里走着,忽然后面出现了一群饿狼,追着他要群起而噬。 他大吃一惊,拼命狂奔。就在饿狼快追上他时,他见到前面有口井,一口未知的井,便不...

    人生感悟2020-9-27
  • 蝙蝠

    上苍还没有来得及吞没最后一抹晚霞,蝙蝠就飞出了矮矮的屋檐。它们在薄明的半空中无声地飞掠着,不停地打圈子,是不是在大地上丢失了什么? 设若是惋惜光...

    读者文摘2020-9-27
  • 有三有俩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有三有俩 【汉语拼音】yǒu sān yǒu liǎng 【近义词】:家财万贯、财大气粗 【反义词】:穷困潦倒、入不敷出 【成语解释】指有富余钱财。 【...

    成语故事2020-9-27
  • 长随

    在清朝,衙门里都有这么一号人,人称长随。长随不是官,也不是吏,更不是衙役,而是老爷自带的仆役,即跟着老爷鞍前马后转的家丁、仆人。然而,他们实际...

    读者文摘2020-9-27
  • 那些人,我们再也没见过

    晚饭时,一个女友说,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他。 我在心里想,这句话应该就如同“我是真的喜欢过你”一般,大部分人听了,多少都会有种心有戚戚...

    意林2020-9-27
  • 鹿头

    旅行时,原本是带着“不买东西”的原则上路的,可惜的是,我是个看见好东西会动心的俗女子,所以,常常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在新西兰,看...

    意林2020-9-27
  • 大海里的船

    在大海上航行的船没有不带伤的。 英国劳埃德保险公司曾从拍卖市场买下一艘船,这艘船1894年下水,在大西洋上曾138次遭遇冰山,116次触礁,13次起火,207...

    励志故事2020-9-27
  • 傻子和疯子

    1813年,一个叫伯兰特的化学家,发现木炭具有一定的解毒作用,在那个对中毒基本束手无策的年代,这是个伟大的发现。但他的发现受到科学界的质疑,最终,...

    青年文摘2020-9-27
  • 小学毕业话语

    小学毕业话语 1、柳阴下别百般惆怅,同窗数载少年情长,望征程千种思绪,愿友情化为奋进的力量! 2、6年寒窗苦读,如今终有所成。小学生活...

  • 真诚的故事二则

    关于真诚的故事一:风雨夜里,一间改变命运的屋 经济学告诉我们,最稀缺的东西最值钱。商业活动中什么最稀缺呢?古往今来无例外,真诚是最稀缺的。 很多年...

    人生感悟2020-9-26
  • 那些当过兵的西方文豪

    塞万提斯:“雷邦多的独臂人” 《堂吉诃德》的作者塞万提斯是西班牙的爱国军人。雷邦多海战爆发时,他正发着高烧,躺在“马尔凯萨”...

    读者文摘2020-9-26
  • 三明治人生

    半年前我乘巴士在法国乡间旅行。 一次,汽车要在一个小镇上停留十分钟。闲着没事儿,我便走进了巴士附近的一家小餐馆。 餐馆十分的整洁,陈列台上有浓汤...

    人生感悟2020-9-26
  • 禅者眼中的人生阶段

    偶尔听释果宁大师说禅,谈世人身心每七年变化一个阶段,有所感悟。 简言之,0至7岁:刚降世小孩,从道中来,与万物融为一体,做什么都全情投入,忘记所有...

    人生感悟2020-9-26
  • 安静,一下午的时光

    树才要我品一品从南方带回的新茶。新绿,嫩芽,净水,透明的杯子,浮沉,竖立,像小杯子的小树苗。一杯水,让这些拧条成团的叶子舒展了,像重新回到低矮...

    读者文摘202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