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匪女

故事会 日期:2020-2-17

一、海匪盯上刘财主

民国年间,军阀混战,民不聊生。闽浙海上大大小小出现了不少股海匪,他们神出鬼没,除在海上劫持商船外,还时常去陆地上绑票。其中金门岛的孙大蛤喇便是其中一支。金门古称“仙洲”,扼台湾海峡,而台湾海峡又是南北海上的一条重要交通要道。东晋时金门就有人居住。岛上居民分为五种,一是乱世遗民,二是泉州的世家大族,三是邻近都邑的商贾渔民,四是历代戍守金门的军人,五是赘婿谪配而来到金门的。相传孙大蛤喇是最后这一种。孙大蛤喇生得虎背熊腰,暴眼络腮,高门大嗓,周身透着一股威猛彪悍之势。他手下有几十个玩海的弟兄,个个枪法准、水性好,都是些刀架脖子不眨眼的硬汉子。

这一年,孙大蛤喇和弟兄们相中了厦门岛的一个“肥票”,这个“肥票”姓刘,是当地有名的一大财主,家里有三五百顷好地,商铺好几个,人称“刘大财主”。刘大财主不光地多商铺多,在泉州、福州等地还有不少买卖,可谓是腰缠万贯,肥得流油。按现在的话说,是一个响当当的“大款”。刘家不光有钱,还有势。刘大财主弟兄三个,大哥在泉州府做买卖,弟弟在福州督军手下当副官。这位刘大财主,家里经营着万贯家产,真是要钱有钱,要势有势,他家是三进三出的深宅大院,一丈多高的院墙,宅子周围有四座护院的抱角炮楼,十几个枪法好、武艺高的护院家丁黑夜白天守着。刘家有如此精良的设施和防护能力,去他那儿想“买卖”,真好比虎口拔牙,太岁头上动土。

头一回,孙大蛤喇率领二十多个弟兄倾巢出动,去“黑虎掏心”。刘家依仗着围墙炮楼,拼命抵抗,打了多半宿,结果吃了大亏。被人家打死一个,伤了仨。孙大蛤喇一看不行,这才下令撤退,趁着夜黑人乱逃走了。

首战失利,孙大蛤喇不甘心,他上来了那股子犟脾气:你越硬,我越要碰你。他见“黑虎掏心”不行,就改变了策略,来了个“放长线钓大鱼”。派了几个精明强干的弟兄,分别去厦门和泉州“卧底”,立下大誓,非把刘大财主的宝贝儿子刘少爷弄到手不可!

弄到刘少爷,就意味着弄到了刘家的万贯家财。原来,刘大财主有一男二女。少爷名叫刘金贵,那年十八岁,生得浓眉大眼,聪明伶俐,是刘大财主的“掌上明珠”。刘少爷在自家上学,父亲对他管教很严,所以,要想弄到刘少爷,可不似吃根麻花儿般容易。

一月、两月……半年过去了,总也得不到下手的机会,孙大蛤喇难免有些焦躁起来。说来也巧,这一日,派去厦门“卧底”的弟兄送来急信说,刘大财主的大嫂死在泉州,棂柩即将发回厦门出殡。

孙大蛤喇一听,计上心来,一阵嘿嘿冷笑,即刻召集弟兄们议事,吩咐大家“如此这般……”做出了部署,弟兄们分头准备去了。

二、施计掳走刘少爷

且说刘大财主,得到嫂子发棂回家出殡的丧信后,即在府上摆设灵堂,请僧人诵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这一日,泉州快马来报:棂船走海路已过大嶝,即将到家。刘大财主闻报,即带领全家人分乘几条船前去迎接。一行人往北迎出一段海路,远远望去,只见海中顺流驶来一条大船,后面还拖着一条小舢板,大船上坐着一片穿白孝衣的人,隐隐传来哭声,棕色棺木摆放船头。不用说棂船到了。见景生情,刘大财主首先放声大哭了起来,少爷、还有族人们都跟着哭了起来。

棂船很快来到近前,双方都停了下来。这时,棂船靠上了刘大财主的船,从船上跳过来八九个人。刘大财主抹把泪,瞅了瞅,见一个也不认识,侄儿和大哥也没陪棂而来。正待要问,突然,这帮人掏出手枪,一下子顶住了他和少爷的心窝,大声喝道:“都别动,动一动就打死你!”

突然之变,众人都吓懵了!面对乌黑的枪口,一个个呆若木鸡。随来的倒有几个保镖,可他们谁也不敢动手,一则人家人多;再说,老爷、少爷还有这些族人,都在人家枪口之下,一旦动手,岂不坏事!他们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大汉把刘家父子劫持到他们的船上。二人一上船,风帆扬起,顺流往东北方向冲下去了。

你道这劫持刘大财主父子的人是谁?他们正是日思夜想、千方百计找寻刘家人的孙大蛤喇一伙!

那天在泉州“卧底”的人送来急信,孙大蛤喇就设了这个“假棂船劫人计”。他带着人先去了大嶝,在镇里买了口棺材,弄了十几身孝衣,便住在一家客店里等着。派去泉州探信的弟兄回报说,泉州的棂船已经发出,离大嶝还有十几里。孙大蛤喇抓住这个时机,让弟兄们抬起棺材,上了早已准备好了的船……

再说刘家这伙迎棂柩的人见刘家父子被劫走,一个个都傻了眼。几个保镖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少爷、老爷都在人家手上,岂能来硬的?只好让船紧跟其后。孙大蛤喇让人打了几枪,船就不敢再追了,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老爷、少爷被劫走。船很快消失在茫茫的大海上。过了一会儿,孙大蛤喇对刘大财主说话了:

“刘爷,你不必担心害怕,我们和你无冤无仇,我们这么做,无非是想跟你借几个钱花花。你们家正办丧事儿,我让少爷在我们那儿住几天,等你的丧事办完了,我再打发人跟你商量借钱的事儿。”

说完,吩咐把蒙在刘大财主眼上的眼罩取下来,放到拖着的小舢板上,叫他自己划船回去。原来,从刘家父子被劫持到船上后,二人就被蒙上了眼罩,以防备他们认出自己。刘大财主知道此时求情是没用的,只好央求他们善待自己的宝贝儿子。少爷刘金贵尽管被蒙着眼堵住嘴,可他的耳朵却没有被堵住,刚才孙大蛤喇的话他都听到了,见父亲被放走,显然想说什么,不停地挣扎,发出“呜呜”的喊叫声。一个海匪踢了他一脚,喝叫他老实点,刘少爷果然不敢再挣扎了。刘大财主看了眼犹如砧板上的儿子,泪水长流,喊声:“吾儿听话,爹想办法救你!”说完,呆立在舢板上久久不肯离开。孙大蛤喇得意地“哼”了一声,吩咐开船,一会儿便没了影子。

三、匪徒狮子大开口

回到金门老巢,孙大蛤喇把刘少爷安顿好了后,就召集弟兄们开了一个会,他说:“刘大财主这只肥猪,费尽千辛万苦,总算弄到咱们的肉案上来了。怎么宰他?全在咱们兄弟了。这些天,我老是琢磨:咱们干这黑道上的买卖也不是一年半载了,咱们岁数也都不小了。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天下没有老死的兔子。干咱们这一行的,有几个活到七老八十的?现在咱们都有家业,有老婆孩子,我看咱们到了金盆洗手的时候了。刘大财主这只肥猪够肥实,咱们狠狠地拉他一刀子,每人置上几十亩好地;爱做小买卖的,弄个买卖干干,或者买条好船,海里捞食,日子过得去就行了,别等到脑袋碰到钉子上,弄个尸首两地,家破人亡……”

孙大蛤喇剖心露胆的一番话,说得大伙都动了心。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开了。最后,大伙决定跟刘大财主索要十万块大洋的“赎票费”。

当时,好地二十块大洋一亩,这十万块大洋,可是个吓死人的数目,不是闹着玩的。

一个月过后,孙大蛤喇掐着指头算了算。刘大财主的嫂子已过了“五七”,就打发“说票儿的”去跟刘大财主接头。

当时在海匪内部有一套完整的组织和分工:大掌柜、二掌柜负责全面事宜。以下有专门从事侦探活动的,叫“踩盘子”,也叫“扒勾儿”的;有专门从事“绑票儿,看票儿”和“说票儿”的,他们虽有明确分工,但彼此配合。

过了几天,“说票儿的”回来了,告诉“大掌柜”孙大蛤喇对方的回话:

刘大财主说了,他这个财主是个空架子,徒有虚名,他打扫打扫家底子,只能拿出三万块大洋来,求好汉们高抬贵手……

孙大蛤喇和手下弟兄们听了哪里肯依?商量了一下,减了两万,板儿上钉钉,再少了一分也不行!这八万大洋限期三个月,过期不缴,就休怪弟兄们不客气了。

孙大蛤喇把信写好后,打发“说票儿的”再去厦门与刘大财主交涉。他特别嘱咐“说票儿的”,告诉刘大财主,这一下子减了两万,是因为听说刘爷人缘儿不错,掌柜的才做主减了数目,若是那黑心的老财恶霸,一个铜子儿也不能少!不过刘爷也别得寸进尺,拿弟兄们的善意当球踢。

转眼七八天,“说票儿的”又回来了。说刘大财主东挪西借,只能凑上五万块,再多一分也拿不出了。求好汉们高抬贵手,一手交钱,一手领人。

“说票儿的”大概是受了刘大财主的好处,也劝大掌柜的“见好就收”,免得闹个鸡飞蛋打。孙大蛤喇想了想,觉得也差不多了,他一贯主张,为人做事别做绝了,要留条后路。再说,刘大财主也不是好惹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刘大财主有钱有势,手眼通天,真逼急了他,恐怕也没自己的好香烧。

他把自己的想法跟弟兄们一说,谁知大伙都不干。一来上回吃了刘大财主的亏,死了人,丢了枪,结下了仇恨;二来这是临末了的“一锤子买卖”了,说下大天也不能少了八万块!

孙大蛤喇一看弟兄们都咬得挺死不松口,他也不好硬性做主。可是,刘大财主硬跟你哭穷,再这么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呀!

这时有个弟兄说话了:“我说大掌柜的,咱别老跟他挤羊奶似的泡着玩了。我看咱给他‘送送礼’吧,让姓刘的也知道知道锅是铁打的!”

众人齐声赞同,孙大蛤喇也觉得可行。于是,拿了个“礼物”盒,让“说票儿的”三下厦门岛。

再说刘大财主家,自从少爷被绑后,这些日子家里可就乱了套。

刘家就这么一根独苗苗,儿女连肠,十指连心,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岂不要断了香火!八万大洋,对刘家来说,并不是拿不出。如果拿出,就得倾家荡产,一贫如洗。面对着财产和儿子的选择,刘大财主可犯了大难。

偌大个家业,是祖上传下来的,是他们弟兄三个含辛茹苦,几十年挣下来的,他怎么舍得一朝倾家荡产,全给了匪徒,供他们吃喝玩乐呢!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7084.html

京城第一木工

贫富之间

阿P当会长

床头婴

专为老板设个套

串串香

升职妙招

哪一条路去承德

上厕所要关门

美人救歹徒

最新文章阅读

  • 清官有时更可恨

    曾读过一位政治家的传记,他一向以刚正不阿著称,可是批评他、憎恨他的人也不少。他曾经说过:“在讨好人与做好事之间,我选择把事做好。” 他...

    青年文摘2020-2-17
  • 为什么有些古典乐没有名字

    古典乐曲目多以“第×交响曲”“第×钢琴协奏曲”等编码记录,大多没有标题。我以前也不能理解,认为用编号来称呼艺术作...

    读者文摘2020-2-17
  • 这样开始了我们心的纪录

    你的橙黄色的面纱使我眼睛陶醉。你给我编的茉莉花环使我心震颤,像是受了赞扬。这是一个又予又留、又隐又现的游戏;有些微笑,有些娇羞,也有些甜柔的无...

    意林2020-2-17
  • 一旦失去追求

    公元281年春,刚平定东吴不久,实现三国统一的晋武帝司马炎发布诏书,挑选东吴最后一个皇帝的宫女五千人入宫。至此,晋武帝后宫妃嫔接近一万人。实现了统...

    青年文摘2020-2-17
  • 管好你自己

    从小我们就在热情助人的谆谆教诲下长大,认为自己真诚、善良,经常自以为是地去关注安排别人的生活。当别人对自己不领情时,还会觉着委屈至极,其实假若...

    人生感悟2020-2-17
  • 人之异于猩猩者几希

    这回讲一个猩猩的故事。 在古书里,猩猩是种很可爱的动物,它知道人的名字,还会说话,声音像玉磬一样清亮。据李贤注《后汉书》引《南中志》,曾经有人给...

    意林2020-2-17
  • 金门匪女

    一、海匪盯上刘财主 民国年间,军阀混战,民不聊生。闽浙海上大大小小出现了不少股海匪,他们神出鬼没,除在海上劫持商船外,还时常去陆地上绑票。其中金...

    故事会2020-2-17
  • 洞房花烛等

    洞房花烛 闺密新婚,我问她:“洞房花烛夜感觉怎么样啊?是不是别有一番情趣?” 闺密回答:“那天晚上他喝多了在睡觉,我在数钱。&rdquo...

    故事会2020-2-17
  • 智斗绑匪

    下午放学后,六(1)班的周小明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他正走着,一辆轿车突然停在他身旁,车里蹿出一高一矮两个人,牢牢抓住他的胳膊并反捆起来,还往他嘴...

    意林2020-2-17
  • 谁是善人

    这是个永恒的问题:我那么善良,却遭遇坎坷,患上癌症,而无恶不作的人,则衣食丰足,福禄寿全。公道在哪里? 有人去问一位德行极高的师父,师父慈悲地看...

    人生哲理2020-2-17
  • 那眼神真可怜

    他点的粥端上来的时候,雪白的粥里赫然有那么一大勺葱末,他可是专门跟店员讲“走青”的。这个事情要是放在从前,他是一定要找经理出来理论一...

    青年文摘2020-2-17
  • 那面军旗还在

    二战期间,德国入侵苏联。一次战役中,苏军某师被德军重重围困,师长动员全师准备突围。普格和达夫是这个师的中尉档案员,突围前,师长特意找到他们,并...

    读者文摘2020-2-17
  • 陈建斌:男人是这样炼成的

    有人说屏幕上的陈建斌憨厚,率真,爷们儿,而屏幕下的陈建斌则笑称自己是“沉默,笨拙,矛盾”。然而这个号称是“天底下最不八卦”...

    读者文摘2020-2-17
  • 拐弯抹角的英国人

    我是一个在工作上努力要求自己不要产生偏见的人,因为偏见会让我们丧失判断的客观和理性,很有可能让我们做出错误的判断。但是,在旅行途中,在梳理自己...

    读者文摘2020-2-17
  • 像植物一样睡觉

    花生其实是一种贪睡的植物。每当夕阳西下,它的叶子就会无精打采起来,慢慢合拢,表示自己要睡觉了。 合欢树也是,它的叶子由许许多多长长的小叶子组成,...

    人生感悟2020-2-17
  • 兵谋帅事

    几年前,一个年轻人大学毕业后应聘到微软公司上海技术中心当了一名统计员。上岗伊始,他发现公司业绩统计表按月上报,经理月末才能看到,就动起了心思:...

    意林202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