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会议

故事会 日期:2020-8-20

姜一鹏调任边城县委书记。正式接手工作前,他还是像以往一样,穿着很普通的衣裳,骑着自行车,来到县城各地方走走看看听听。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看到最真实的情况,才能听到老百姓最真实的声音,上任后才能着手解决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

这天,他来到长城脚下的一个小村子。只见这里山清水秀,长城逶迤,村中还有许多古朴的青砖房子,像风景画一样,很是美妙,不觉下了车,想欣赏欣赏这里的美景。

这时,他听到远处传来一阵争吵声。他循声望去,见那里围着一群人,正吵得热火朝天,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一时来了兴趣,推着自行车就赶过去。来到近前,这才看清争吵的是两个人,一个60来岁,朴素中透着文雅,像是位退休老师;另一位40多岁,胖胖的,像个干部。那位年长者情绪激动地说:“姜主任,这个名字不能改!这么一改,咱们村的历史就变糊涂了!”

姜主任一摆手说:“孙老师啊,这个道理你已经讲了一百遍了,我都懂,但这是上面定的事,我就是经手办一下,不办都不行。孙老师,你跟我说没用的,这个报告我一定要打,還得马上就送过去!”

孙老师气得骂道:“你们这么做,就是历史的罪人!”

姜主任却笑笑说:“孙老师,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过个三五年,我们再改回来就是了。改来改去,这才有活力嘛。”孙老师更生气了:“说改就改?你们也太把历史当儿戏了!”他转向围观的众人:“乡亲们说说,能改吗?”围观的乡民们就跟着议论起来。但议论却也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孙老师,说坚决不能改;另一派支持姜主任,说这是上面压下来的,改也得改,不改也得改,顶多过几年再改回来呗。

乡亲们还在这里争论着,姜主任却推开众乡亲,上了车,打着火儿就开走了。孙老师懊恼地叹了口气,也蹬上他的破自行车,一蹬一蹬地走了。乡亲们议论着就要散去,姜一鹏拦住了一位老大爷,问道:“大爷,你们刚才争啥呢?”老大爷说:“改村名的事。”姜一鹏:“村名好好的,干啥要改呢?”老大爷说:“那不是犯了忌讳嘛。”

姜一鹏听着就可笑,现在又不是封建时代了,还犯啥忌讳?他忙着问老大爷是怎么回事。老大爷就跟他讲,这个古老的小山村,名叫姜下台。前些日子,县里来了领导,说这个名字太晦气,不吉利啊,让他们赶紧申请改名。姜主任也没拿这事儿当回事儿。本来嘛,这个村名再不好听,那也叫了几百上千年了,乡亲们都习惯了,也没觉得吉利不吉利的,就那么叫下去呗。谁知,县里的领导却生气了,把姜主任叫到县里训了一通。

姜主任这才知道,即将到县里来出任县委书记的领导姓姜。人家还没来上任,你就叫上了姜下台,还让不让人家高高兴兴地来任职了?他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领导也明确地指示他,这事儿要尽快办,争取在姜书记上任前办妥。姜主任一回村,就赶紧找人写改村名的申请,谁知这事儿被孙老师听说了,他就找上门来阻拦。可他一个老师,哪里拦得住这事儿呢。

姜一鹏已经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就问老大爷,孙老师在哪里教书?老大爷又告诉他说,孙老师并不是教书的,而是县里的退休干部,到村里来搜集民间故事,还说要出本书,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美丽的传说。大家看他有水平,就尊称他孙老师。这回真把孙老师气着了,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再来。

姜一鹏回到他住的农家院,上网一搜,很快就搜到了孙老师的相关信息。孙老师名叫孙长林,原是县国土局的干部,业余时间喜欢搜集民间传说,然后进行加工创作,已经在很多报刊上发表过。他很快就要到了孙老师的电话号码,打过去,孙老师接听了。姜一鹏说自己也是个民间传说的爱好者,想跟孙老师好好谈谈。孙老师爽快地答应了。两个人约好,第二天上午10点钟在孙长林家见面。

第二天上午,姜一鹏准时来到孙长林家。孙长林一见到他,就惊疑地问道:“昨天你也到姜下台去了啊?”姜一鹏点了点头说:“是啊。我看那个小山村很美,就想在那里多欣赏欣赏,结果就看到你跟姜主任吵架了。”一说到吵架的事,孙长林的气又上来了,生气地说:“不肖之子,不肖之子啊!”

姜一鹏迷惑地问道:“孙老师,不就是改个村名吗,有那么严重吗?”孙长林说:“说得简单,就是改个村名。可你知道吗,这个村名,那就是历史。如果历史都被我们改了,后代再也不知道这些了,我们是不是就对历史犯了罪呢?再者说了,为了当官的喜好而改,那就更可耻了!”

姜一鹏迷惑地问:“姜下台这么难听的名字,难道也有历史?”孙长林说,别看这个名字难听,但有它的来历,那就是深厚的历史啊。他看姜一鹏很有兴趣,就跟他讲起了姜下台村村名的来历。

边城有许多优美的传说,尤其是长城的,不仅多,而且凄婉动人。这些传说更多的是和村民有关。比如这个姜下台,就和孟姜女的传说有关。在姜下台的上面,还有个小村子,名叫望姜台,那是和姜下台同在一个传说里的。据说,孟姜女千里寻夫,久无音信,这可急坏了她的母亲。姜母沿着长城一路寻来,走到这里,就生了重病,再也走不动了。但她心里牵挂着女儿呀,就奋力爬到山腰,在这里停了一停,歇息了一下,往长城上张望了一番,不见女儿,又往上爬,在望姜台那里看到了女儿。但孟姜女哭倒了长城,姜母救女心切,一头扑下望姜台。眼见着她跌下悬崖就要摔死,这时,两只仙鹤飞来,载着她飞走了。乡民们为了纪念她,就把这个悬崖取名为望姜台,把她登山歇息的地方取名为姜下台。这就是姜下台村的来历。

听孙长林说完了,姜一鹏惊呼道:“天呐,一个姜下台,还有这么好听的故事。现在改了名儿,真是可惜。”

孙长林感叹道:“可不是嘛。我跑了3年,搜集了姜下台村附近的许多优美传说,写了一本书,就叫《神奇的姜下台》。你说,我的书还没出,姜下台改名了,我这不是对不上题了吗?人家看了我的书,到咱边城来找姜下台村,却找不到了,人家不该说我是骗子了吗?唉,我的心血呀,算了白费了。”

姜一鹏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听见一阵门响,接着,房门被推开了,一个小伙子大步走进来,怒气冲冲地问道:“爸,你在搞什么?”孙长林一愣:“我怎么啦?”姜一鹏这才明白,小伙子乃是孙长林的儿子。孙长林的儿子孙小涵生气地说:“你是不是到地名办去了?还跟人家说姜下台不能改名?”孙长林点头应了,又说了姜下台村不能改名的理由。

孙小涵生气地说:“爸,是姜下台村这个地名重要,还是你儿子的前途重要?”孙长林一听这话也蒙了,喃喃地问道:“姜下台村改名,怎么跟你的前途扯上了?这不是风马牛不相及嘛!”孙小涵赌气地说,现在就是这个社会嘛。姜下台村的村名犯了姜书记的忌讳,大大小小的领导都出面了,极力促成改名。但孙长林忽然跳出来阻止,他又是名人,在县里有一定的影响力,他的意见不可不考虑,地名办的人就把问题推给了县领导。县里的领导找到孙小涵的领导,专门说了这件事,婉转地问他,是要他的前途,还是要姜下台的村名?孙小涵哪里扛得住,赶紧回来劝老爸来了。

孙长林一听这话,重重地叹了口气说:“这是釜底抽薪啊。他們知道,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我不能不考虑你的前途。我没啥怕的,就怕你没个好前途呀。一本书算啥,那些传说又算啥,大不了我多等几年,等到姜书记调走了,高升了,我再推动姜主任把名字改回来,我再去出书,再去传颂那些优美的传说。只是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儿子,你去跟县领导说,我不会说啥了。”

孙小涵一听老爸同意了,当即兴奋起来:“爸,你说话要算数。”

孙长林痛苦地点了点头说:“算数,绝对算数!”

孙小涵正要走,姜一鹏忽然叫住了他:“你等等!”孙小涵看到他,愣了一愣,忽然惊得瞠目结舌:“你是、你是姜书记?”姜一鹏虽然还没正式接任,但大家都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为了给他留个好印象,也不让他查出问题,都提前做足了功课,把他的照片发给干部职工们认识。孙小涵刚才一进门,忙着跟父亲说那件重要的事,只是瞥了他一眼,并未真在意,更何况,在他的意识里,也想不到书记会到他家来,所以一下子没认出来。现在,父亲已经答应了他的要求,他心里一放松,姜一鹏又在这时叫住了他,他着意一看,才真上了心,认出了是姜书记,那吃惊可就非同小可了。姜一鹏见他认出了自己,也就不再回避了,点了点头说:“是我。你坐下,咱们好好谈一谈。孙老师,你也过来坐。”

孙长林这才知道面前坐着一个大官儿,倒有些不知所措了。他坐到姜一鹏对面,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孙小涵坐到他身边,小声责怪他:“爸,姜书记就在咱家,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咱说的话,他可都听到了。”孙长林说:“我哪知道他是书记啊。”两个人面面相觑,然后就一齐望着姜一鹏。

姜一鹏生气地说:“我最烦他们搞的这一套。为了迎合领导,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我来了,姜下台就得改名,我走了,再改回来,这不是劳民伤财穷折腾吗?有这心思,用在正道上好不好?孙老师,小孙,我想好了,咱们就得向这种乱拍马屁的行为开战。我马上就去接任,召开的第一个会,就是姜下台村的改名问题!你们两个都是我的证人,要在会上做陈述性发言,这更具有说服力。你们准备准备吧。”

孙长林又和孙小涵对望了一眼。孙长林说:“他们为了迎合领导,无所不用其极,我早就烦他们这一套了。没问题,姜书记,我来写这个发言稿,保准让你满意。”孙小涵也拍着胸脯保证。姜一鹏在心里规划出了这次会议的大致议程,就大步走了。

两天后,姜一鹏找到孙小涵,想问问他发言材料准备的情况,他就可以计划召开会议了。没想到孙小涵一进他办公室,就低着头不说话。姜一鹏感觉事情有变,忙着问道:“小孙啊,出什么事情了?你们的发言材料都写好了吗?”

孙小涵苦笑着摇了摇头:“姜书记,对不起啊,那两份发言材料,我们都不写了。”

姜一鹏一惊,慌忙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孙小涵告诉他,就在今天上午,他老爸得到一个消息,说姜下台村正式改名为姜上台村。他马上给姜主任打电话核实这件事。姜主任说,县里早两天批了,他拿到批文,到镇上刻了公章,也做了新牌子。今天,他取回新牌子,挂到了村委会门口,姜下台这个村名已经永远地成为了历史,他们村正式改名为姜上台村。孙长林听到这个消息,气得一口气没上来,竟病倒了。

姜一鹏愣住了:“你是说,姜下台村的村名还是改了?”

孙小涵说:“改了。现在叫姜上台村。”

姜一鹏气得一拳砸在桌子上,但他很快就镇静下来。他决定了,马上就开这个会,主题不变,仍然是各级领导的拍马屁问题,就从姜下台村改村名开始。本来他是想让孙长林和孙小涵来讲的,现在不用他们两个人讲了,他有了更有说服力的证据:给姜下台村改名的事推波助澜的各级领导,就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据。他们在改名报告上的签字,那是赖不掉的。他要让他们说说,凭什么就要割断姜下台村的历史?还有,他一定要把姜下台村的名字改回来,不光是为了安慰孙长林,更要让乡亲们看看,他姜一鹏作为县里一把手,要带着领导干部们去干正事,别总在邪门歪道上下功夫。

想到这里,他就平静下来,写起了会议议程,这就是他到任后的一号会议……

https://www.jingdianyulu.net/gsh/55278.html

推理的艺术

救命的传家宝

白字先生的故事:一场空

领导来了

撞脸了

斗玉

拼车

末位淘汰

拆局容易,做局难

飞来的大奖

最新文章阅读

  • 十万分之一的概率

    小时候她一直住在小镇子里。母亲带她去镇上买菜,需要走很长的一段路。公路不宽,车也不多,来来往往的行人,像在公路上无所事事地散步。年轻的母亲牵着...

    意林2020-8-22
  • 用爱挤走仇恨

    最近一段时期,我晚上睡觉前总要读一本书,这本书名叫《宽恕》。我之所以读这本书,是因为前年的7月2日我亲眼所见的一件事情令我感触良多。 那天下午4点4...

    读者文摘2020-8-22
  • 陌生人的善意

    11月初的一天,我看到波士顿市中心公园的树上,挂着帽子、手套、毛衣等保暖用品,还有一张字条:“我没有迷路。如果你被困在寒冷的户外,请随意取用...

    读者文摘2020-8-22
  • 网友推荐凄凉的句子精选

    网友推荐凄凉的句子精选 1、每一次,我都喜欢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门前那棵枫树下,看着秋风袭来,红叶一片片的零落。心中,总免不了有一些的淡淡的怅然。 2...

  • 堂堂正正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堂堂正正 【汉语拼音】táng táng zhèng zhèng 【近义词】:大公至正、名正言顺、光明正大、大公无私 【反义词...

    成语故事2020-8-22
  • 粗糙生活

    每天在匆忙的日子里过着粗糙的生活,无人关心究竟如何生活才叫好一点的品质和高一点的素质。众人要求付出的努力必须有回报,可惜这回报竟是设立在动物的...

    人生感悟2020-8-22
  • 断肠草:解不了情花毒,也断不了一寸肠

    说到断肠草,很多人都会想起金庸武侠小说《神雕侠侣》里杨过用断肠草解情花毒的情节。其实在植物学上,断肠草并不是一个正式采用的植物中文名字,而只是...

    意林2020-8-22
  • 最受欢迎的快递员

    汤姆是“快快快”速递公司的老板,为了提高员工士气,他决定评选出全公司“最受欢迎的速递员”,评选结果由客户打分高低决定,得分...

    故事会2020-8-22
  • 从早餐看一座城市的气质

    看一座城市的气质,可以看那里的早点铺,看那些卖早点的人。 城市里的路如同城市的血管,人是城市里游走的血液,那些在路口摆摊设点的人,就是站在血管向...

    读者文摘2020-8-22
  • 赵薇妙答辣问

    2009年11月18日,著名演员赵薇接受了凤凰卫视资讯台的采访。 当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主持人田歌准备提最后一个问题,一个很刁难的问题。她担心,这个难题...

    读者文摘2020-8-22
  • 职场马拉松

    正常人大概要工作35年,就像一场马拉松比赛。要知道,大多数人最后是走到终点的,只有少数人是跑过终点。因此,在刚开始时就去抢领先的位置,并没有太大...

    读者文摘2020-8-21
  • 穷不是一种状態

    如何理解“穷不是一种状態”? 神回复:穷是一种常态。 打雷的时候,关窗户有用吗? 神回复:没用的,我试过了。关了窗,雷一样在打。 你见过...

    故事会2020-8-21
  • 维妙维肖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维妙维肖 【汉语拼音】wéi miào wéi xiào 【近义词】:绘声绘色、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跃然纸上 【反义词】:...

    成语故事2020-8-21
  • 秋风瑟瑟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秋风瑟瑟 【汉语拼音】qiū fēng sè sè 【近义词】:秋风萧瑟 【反义词】:春意盎然 【成语解释】形容风吹拂树木发出的声音:...

    成语故事2020-8-21
  • 弯路

    听他讲自己的经历,是在一次采访中。 他说,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做一名德高望重的商人。也许血液里的一种潜质,也许受外公的濡染,外公年轻时就在浦东拥...

    人生感悟2020-8-21
  • 岁月给你的那颗糖,是什么颜色

    张爱玲的小说,曲折入微,苍凉动人,已经令人感到落霞孤鹜齐飞、冷风冷雨拂面之美。而她的画,寥寥几笔,传神写意,虽然朦胧,但是捕捉人物神情,趣味横...

    读者文摘202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