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人生的下半场

读者文摘 日期:2021-2-7

赛场上的下半场,厮杀激烈,是决定比赛结果的关键,是白热化的沸腾。那么人生的下半场是一种什么状态呢?

如果按照平均年龄80岁来计算,我已经进入下半场了。在我的上半场,我从一个山里的孩子,成长为一个在中国籍籍无名的小作家,我的知名度,也只在我老家那个村子里传来传去,所以,我有时惭愧地感到,我真像一个骗子。

一个站在纸张上的孱弱文人,一个眼神梦幻迷离的人,能为老家的乡亲们做什么呢?尽管在这个国家的报刊上,我发表了很多文章,但那都是一瞬间的烟花。有一次,我从一个垃圾站路过,正好看见发表了我文章的报纸,被一个拾荒的老人用铁钩钩到竹筐里,老人在风中翻飞的白发,远比我的文字沧桑得多。

我肉体享受物质带来的快感,我精神世界享受想象、阅读、写作、情爱、名誉带来的快感,从来没有什么不朽,这是我在人生上半场彻底明白的道理。其实我用这种腔调表白,还是有一点虚伪的。我的朋友付力说,只有当进入火葬场时,所有的恩怨情仇,所有的浮名实利,才真正戛然而止。

“众人的生活,无非沉浮于简单之极的物质,羊肉烩面,麻婆豆腐,男女之事……”这是作家刘震云笑眯眯地告诉朋友的话。他还说,论及精神,便属扯淡,是一些知识分子的矫情。有了扯淡的“精神”追求后,却又矫情于付出。很多看起来高尚的理想、梦想,一旦我们静坐下来打量,其实都是裹着厚厚物欲的内衣,而外衣披着粉红的薄纱。一些梦想为什么那么沉重,不能像鸟儿一样飞翔,是因为名利的肉身像灌满了铅,让刚刚打开的翅膀,訇然落地。

人生的上半场,当然有很多理想和梦想。一个朋友说,不是所有梦想的卵子,都能够受精。难怪,有那么多梦想的卵子,最后连蝌蚪也没有变成一个。梦想的实现,往往有很多艰难、辛酸和挣扎,很多成功者背后,是一条荆棘丛生甚至血淋淋的路。人生的上半场,一些世俗的成功,大多是名利的一次盘点。而真正的自由和幸福,我想,应该是在人生的下半场。

一个中年朋友和我在湖边的桂花树下喝茶,他对我缓缓说道,人的每一种身份都是一种自我绑架,唯有失去才是通向自由之途。我大惊,他竟说出这样一句富有哲理的话来。半个月后,朋友突然给他老婆留下一张纸条他到一个庙里去了。吃素食,念佛经。可就在他焚香叩拜时,他脑子里企求的还是生意发财。论财产,他早已是富翁了。这样说吧,在我出于锻炼目的汗流满面地打打乒乓球时,他已经坐飞机如打的,在南方的大草坪上打高尔夫球了。后来,他感觉索然无味了人,干吗要把一个球反反复复打入黑洞里,他觉得这对自己的人生预兆不好,就不打高尔夫球了。

朋友从寺庙里回来了,他说,我得继续在红尘凡间挣扎与修炼。他对我说,让我把名利缠身的“衣服”一件一件慢慢脱掉吧,最后,换回一个完全自由之身。

梦想,是人类前行的齿轮。可梦想也如那烟花,妖艳妩媚。在人生的下半场,我唯一能够独立完成的事情就是,在人生的河流里,分清哪些是梦想,哪些是欲望。正如我怀着美好的心情,远望一条河流,哪些是飞溅起的浪花,哪些是随波泛起的泡沫。

在我人生的下半场,我偶尔与平庸作对抗,但我终究是一个平凡的人。我挣扎的次数逐渐减少,我要和我的世界达成和解与妥协。我可能还在为生存奔波甚至流泪,但我要做一个明白人,我至少要为生活静默而欢喜,并鞠躬致谢。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67647.html

马语

耐心

一个美国“北漂”的奋斗

词典的故事

每个人都像小丑

谜一样的人生

慢性愉悦

世界下一场空战怎么打

在人生设计纸上戳一个“窟窿”

“家”的样子

最新文章阅读

  • 爸爸,原来我们是爱情的钟……

    就先从一件关于Kimberly的小事说起吧。 Kimberly是华裔的泰国长发美女。她的语言掌握熟练程度依次是泰文、英文、中文。前一阵子为了把中文学好,她跑去上...

    青年文摘2021-2-7
  • 新印度:是天堂也是地狱

    印度南部的莫拉苏尔是一个终年尘土飞扬,并有着狭小茅屋和彩绘寺庙的小村庄。一个雨天,我在此地遇到一名男子,他叫M·达斯。今年45岁的达斯先生身...

    意林2021-2-7
  • 放弃与坚守

    那是iPhone5面市不久的时候,我兴冲冲跑到网上去搜索相关数据参数,没想到排在搜索结果第一位的却是一个人的名字王自如。从那一天起,我开始关注这个长得...

    青年文摘2021-2-7
  • 两个5分镍币和5个便土

    星星不怕看起来像萤火。 罗宾德拉那特·泰戈尔 在一个冰淇淋圣代花很少的钱就可买到的日子里,一个10岁的男孩走进一个咖啡店,坐在一张桌子旁边,...

    意林2021-2-7
  • 与青春对话

    ○一流的人不背叛○ 我以结交众多世界一流人士为荣。这些人对交谈的内容,不说谎、不利用、言行一致。从某一个层面来看,为贡献社会交换彼此的意见,这心灵...

    青年文摘2021-2-7
  • 致命的美食

    1、抓住男人的胃 齐蓉是个幸福的女人,未婚夫万书杨年轻富有、风度翩翩,轿车、洋房无一不有。 万书杨什么都好,个子也一米七九,可就是太瘦了,电线杆型...

    故事会2021-2-7
  • 每个男人都要纸片片

    男人:“我的天,你身上怎么全是血?我给你包扎一下。” 狮子:“没事儿,过一会儿就干了。” 男人:“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是...

    故事会2021-2-7
  • 在我人生的下半场

    赛场上的下半场,厮杀激烈,是决定比赛结果的关键,是白热化的沸腾。那么人生的下半场是一种什么状态呢? 如果按照平均年龄80岁来计算,我已经进入下半场...

    读者文摘2021-2-7
  • 有这样一位

    他教了大半生书,却很少跟儿子在一起。因为政治运动,他和太太朱馨欣被贬到河南开封,同在大学教画画,儿子王沙城(小名沙沙)则留在上海的爷爷奶奶家。儿...

    意林2021-2-7
  • 淡定,无我

    清朝名臣谢济世一生颇多坎坷:四次被诬告,三次入狱,两次被罢官,一次被充军,一次刑场陪斩。这些遭遇足以让我们认为他的一生充满了怨愤和不平,但事实...

    读者文摘2021-2-7
  • 少年“育儿师”

    15岁时,纽约少女瓦内莎·万·佩西发现自己有大麻烦了父母从书店里买回大量育儿书籍,夜以继日地加以“攻读”,并打算按照书上所...

    意林2021-2-7
  • 用一句话来说明你的寂寞

    一朋友刚发了条说说,内容是这样:寂寞。我回复:“用一句话来说明你的寂寞。”他神回复:“你刚刚说的这句话一共有82个笔画!” 天...

    故事会2021-2-7
  • 世界上最爱我的男人在这里

    《钢的琴》讲的是父女之间的情感:东北工人陈桂林下岗,和妻子离婚,正在学琴的幼女梦想要一架钢琴。再婚嫁给有钱人的妻子生活富足,于是“谁能给女...

    青年文摘2021-2-7
  • 口袋里的奖赏

    弟弟小时候常看中医,每次看完病,那位慈祥、脸上永远挂着笑容的中医师会拉看他办公桌的第一个抽屉。里面放满玩具,每个小孩子可以任意在里面挑一件玩具...

    意林2021-2-7
  • 让我试试

    19世纪末的一天,伦敦的一个游戏场内正在进行着一场演出,突然,台上的演员刚唱两句就唱不出来了,台下乱得一塌糊涂。 许多观众一哄而起,嚷嚷着要退票。...

    读者文摘2021-2-7
  • 分工合作的奇迹

    不久前,去参加一家制针的小型企业。进入车间,企业经理介绍说,一枚针看起来虽小得不起眼,但制针的过程却很复杂,具体可分解为若干道工序:一个人抽丝...

    青年文摘202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