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格女士

读者文摘 日期:2021-9-9

1920年出生的特劳德·琼格从小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和母亲过活。一开始,她只是柏林元首办公室的一般工作人员,甚至都没有见过希特勒,所做的事情是“打开那些女人给他的求爱信”。1941年底希特勒挑选新秘书时,举行了一次打字比赛,琼格和另外9人在初选中胜出,终于在面试时见到了“元首”。希特勒给她的第一印象是“用一种和蔼的、父亲一样的口气和我们说几句话,然后离开”。希特勒用父亲一样的口气,显然对从小缺少父爱的琼格具有特别的意义。“我第一次见到他,他也许只是一种惯有的姿态。对我而言,感到的却是一种保护。那是我长久以来所渴望的东西。”

琼格对希特勒父亲般的信任就此产生,在真正面试的时候,希特勒说:“小姐,你是不是愿意留在我这里?我这里总是有这样的问题我那些年轻的女秘书,总是有人要娶她们,就突然把她们带走了。也许应该让她们戴上难看的面具。”琼格的回答即使不算放肆,至少也不够严肃:“元首,你不必为这件事情担忧,我身边至少21年没有男人出现了。”

尽管琼格后来多次说过希特勒很像个父亲,但是在晚年接受采访的时候,她还是说:“后来,在我成熟一些之后,我想我对他的父亲形象过于迎合了。可是,当你的父亲令你失望时,这又很容易转变为一种‘恨’的感情。”

1945年4月29日凌晨,希特勒在地堡的会议室里娶了爱娃。婚礼仪式很简单,戈培尔和鲍曼是见证人,婚礼主持人叫沃尔特·瓦格纳,是附近的一个地方官。婚礼之前,希特勒刚刚口述了他的政治遗嘱,在头顶的爆炸声中,在水泥墙因为爆炸而不停晃动的时候,希特勒向他的最后一任秘书琼格口述:

我要与千百万留守在这个城市里的人生死与共。而且,我不会落入敌人手中。我知道他们正需要犹太人导演一场新戏,来取悦他们的歇斯底里的观众。

因此我决定留在柏林,在我认为元首与总理职位已经不能维持下去的时刻,以身殉国。看到我们的农民和工人的无比功勋和业绩,看到以我名字命名的年轻一代所作的史无前例的贡献,我将含笑与世长辞。

这是一份冗长且杂乱无章的口述文件,许多内容琼格都已经听过无数次了,不光琼格,许多德国老百姓也都在广播里听过多次了唯一新鲜的是,希特勒指定邓尼茨为他的接班人。这让琼格“有一种奇怪的遭背叛的感觉”,因为他“口述的内容没有一个激情或者懊悔的字眼,只有可怕的愤怒。我记得当时自己在想:‘上帝啊,他没有学到任何东西。一如既往!’”从这里可以看出,琼格前文所说的恨,在此时还只是一种孩子似的、温和的不理解和抱怨。

当希特勒在举行婚礼后的小型酒会时,琼格正在整理和打印这份遗嘱。工作还没有完成,希特勒就进来了,戈培尔和鲍曼也进来了。文件一式三份,希特勒签完后就去睡觉了。

相较于希特勒,琼格对爱娃的喜欢也许更多。爱娃在结婚的第二天,也就是她死去的当天,还把琼格叫到自己的房间里聊天。对一个准备赴死的人来说,有个人聊天当然可以免去胡思乱想的痛苦,但找谁聊天显然需要好好挑选。爱娃挑选琼格,两人的关系可见一斑。天南海北地聊了一会儿之后,爱娃打开衣橱,拿出她最喜爱的银狐皮草,并把它当作告别礼物送给琼格。当然了,在那个时刻,琼格肯定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那件名贵的皮草,但是她仍心怀感激。几个小时后,琼格与希特勒夫妇“告别”。她后来的回忆是这样的:

我的眼中只有元首。他慢慢地走出房间,身体弯曲得更厉害了。他站在打开的门边,跟每个人握手。我可以感受到他右手的温度。他的眼睛对着我,但并没有在看我。他似乎已经远行。他对我说了些什么,但我没有听到。我没有听见他最后的遗言。我们一直等待的时刻已经来临,我动弹不得,几乎不知道身边发生了什么。只有当爱娃·布劳恩走到我面前时,我才恢复了神志。她微笑着拥抱了我。“拜托尝试着离开这里,你也许可以逃得掉。代我向巴伐利亚问好。”

希特勒夫妇自杀的枪声响过后,琼格给自己倒了杯烈酒。当时,整个总理府都变得疯狂,第二天,琼格开始准备逃走。从地堡出来之前,她看见希特勒的飞行员汉斯·鲍尔取下了希特勒的那张腓特烈大帝画像,就想也拿走希特勒的手套,但是最终她还是没有拿,她也没有拿走爱娃送给她的皮草。她甚至没有带钱、衣服和食物,只带了几张照片和一盒香烟,还有希特勒送给她的手枪和氰化物胶囊。

琼格虽然是希特勒的秘书,但她并未加入纳粹党,所以战后她并未被审判。因为战后的西德很少谈论这段历史,所以直到上世纪60年代,琼格才开始从报道中了解到集中营的相关情况,才开始忏悔。如果说恨,想来这个时候她对希特勒才会有真正的恨。她在一家杂志社工作,但集中营里惨绝人寰的故事让她患了抑郁症,于是不得不提前退休。退休之后,她花费大量精力为盲人读书。她为什么要为盲人读书呢?也许是她想到了当年。那时的希特勒不也是一个盲人吗?可惜他不会听她读书,而只会不停地说,让她记录下来,毒害世界。希特勒毒害了整整一代德国青年,琼格只不过是其中一位。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48200.html

何处有更好的生活

世界之外,哪儿都可以

天生聪明,还是越来越有才

幸福婚姻的十个钝感定律

不要像巴菲特一样生活

1987:去台老兵归来

让“米兰达告诫”来到我们身边

致命的怀疑

赵匡胤的用人之道

灵魂。眼睛。语言

最近更新的文章

  • 何处有更好的生活

    1 我,曾经逃离北京回到家乡,现在又逃了出来。 我是4年前某刊《逃离北京》一文的主人公。 2010年2月,报道发表后,一些老家单位的同事,仅点头之交,追...

    读者文摘2021-9-19
  • 倾听爱情

    有一次,我在朋友的婚纱店里遇到一个即将做新娘的女孩。女孩幸福得满脸绯红,身体镶嵌在纱羽和蕾丝花边的婚纱中,整个人显得非常妩媚。 在众人的赞美声中...

    青年文摘2021-9-19
  • 穿烂一百双女式球鞋

    很小的时候,母亲领着他和哥哥讨生活。母亲发现他对篮球极度热爱,就给他找了一家球馆训练。随着球技的提高,他渐渐滋长了自满的情绪。 一天,他要参加一...

    意林2021-9-19
  • 你的白发让我心动

    她年轻的时候长得漂亮,被誉为“一朵花”。她凭着一朵花的优势,找到了一生的挚爱。男人是个小文人,虽没有很多钱,却懂得风花雪月的浪漫,她...

    青年文摘2021-9-19
  • 世界之外,哪儿都可以

    人生就是一个医院,这里每个病人都被调换床位的欲望纠缠着。这一位愿意到火炉旁边去呻吟,那一位觉得在窗户旁病才能治好。 我觉得我还是到我不在的地方去...

    读者文摘2021-9-19
  • 鬼琴

    徐家成是个京剧琴师,30多岁了还没成婚。不是没有女人中意他,而是他总在冥冥中感到,他有一段刻骨铭心、充满凄惨浪漫的爱情故事。他还是个充满爱心和热...

    故事会2021-9-19
  • 真假厂长

    许来发原是镇五金厂的副厂长,因为揭发厂长侵吞国家资财之事,遭到打击报复,被开除出厂。这天,他穿戴整齐,进城上访。途中,由于班车出了故障,直到中...

    故事会2021-9-19
  • 天生聪明,还是越来越有才

    德威克在一群小学生身上发现了某种区别。其时她正在做“如何应对失败”的研究,在实验方案中,她先给孩子们一些特别难的字谜,然后观察他们的...

    读者文摘2021-9-19
  • 一只猪脚和一个谎言

    一天上午,胡广来乘班车去省城看望他的老姐姐。班车开出市区不远,在大召镇上来一个和胡广来年纪差不多的男子。男子拎着一个编织袋子,上了车把编织袋子...

    故事会2021-9-19
  • 爱心换时间,在瑞士有你不知道的时间银行

    在瑞士旅居期间,我租住在一个名叫克里斯蒂娜的老人家里。克里斯蒂娜今年66岁,退休前在一所中学教书。虽然克里斯蒂娜退休已经两年了,但她每天依然早出...

    意林2021-9-19
  • 幸福婚姻的十个钝感定律

    1别总是盯着他从中间挤牙膏,也不要总提醒他吃饭时不要出声。 有些女人天生在意的所谓优点,男人同样天生不乐意遵循,就像他喜欢啤酒,你喜欢香水一样。...

    读者文摘2021-9-19
  • 妈妈,送给你一座城市的温暖

    我是他男人和情人的私生女 8岁那年,我被妈妈扔在她家门口。那个生了我的女人说,你若跟着我,只有死路一条。你爸爸死了,我连自己都养活不了。 那天风很...

    青年文摘2021-9-19
  • 爱很简单

    大学毕业后一年多,我在离家最近的小城市找了份工作,结束了自己一无所获的北漂生涯。临时的租住地是座老旧的家属楼,楼下时常弥漫着一股香甜的、馋人的...

    青年文摘2021-9-19
  • 贞静的地下作物

    南在南方,是一句废话,用来写字。本名毛甲申,用来当爹、买票,等等。老家陕西镇安,现在湖北武汉。写小说一些,随笔一些。 《今生今世》里,胡兰成写和...

    意林2021-9-19
  • “玩火”的父亲

    那是半年前,我去看望父亲,发现他总喜欢玩火,有时见他擦火柴玩,有时见他看着燃烧的蜡烛发呆。但我什么也没问。 后来某一天,父亲给我打电话说:&ldquo...

    青年文摘2021-9-19
  • 娇声娇气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娇声娇气 【汉语拼音】jiāo shēng jiāo qì 【近义词】:娇里娇气 【反义词】:粗声粗气、瓮声瓮气 【成语出处】鲁迅《热风·随...

    成语故事202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