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负太阳的羊

读者文摘 日期:2021-6-4

很多次,我的心被那些顽强不屈的生命给震撼。它们生长在雪域高原,它们的脊背距离太阳是那样近,它们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叫“驮羊”。它们的身躯是那样弱小,时时刻刻都在迎着刺骨的寒风,奔波在苍茫的高原之上。它们显得异常渺小,甚至会令人误以为它们的生命弱不禁风。然而,就是那些弱小的生灵,用瘦弱的脊背驮负着二三十斤盐巴,这个重量等于它们体重的一半还多!它们一路风餐露宿、长途跋涉,往返上千公里,驮回生命的希望。

千百年来,它们用坚强的脊背和永不退缩的蹄印,在西藏高原上书写下一个又一个不朽的传奇。驮羊从降生的那一天便注定了一生与驮袋相伴。当遥远的异乡庄稼熟透的时候,驮羊便再一次开始踏上它们生命中险恶的征途。商客们赶着羊群来到盐湖边,他们要将那些盐巴驮运到遥远的异乡,然后换回来维持生命的粮食。驮羊队少则四五百只,多则数千只。当驮羊们背负着沉重的盐巴,毫无畏惧地走向前方的时候,又一段被血水浸染的传奇开始了。饿了,它们就刨开足底下的石砾,嚼食枯草,渴了,它们就舔舐路边的积雪。所有的一切,驮羊们都能够坦然面对,因为它们早已适应了恶劣的环境。

在艰难的途程上,它们最大的危险来自疾病,还有突然袭来的暴风雪或泥石流。即使遭遇到,它们也不会停下前行的步子。它们明白,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向前走下去。如果倒下,也要像路旁的那一架架白骨一样,给后来的伙伴们壮行。它们的队伍越走越少,它们的身体也越来越赢弱。然而,它们仍会毫不气馁地朝下一个目标走去。

驮袋磨破了它们的肌肤,盐溃将它们的肌肤和驮袋融为一体。当它们历尽千辛万苦到达终点之后,又要面对悲壮的一劫。当驮袋从它们脊背上卸下来的时候,有些驮羊的肌肤顺势被撕扯开来,空气直接灌入它们的胸腔,瞬间倒毙。白的雪,红的血,这就是驮羊眼里的世界。年复一年,它们用坚强的四蹄叩击着空旷的高原,叩击着每一个曾经接近过它们的生灵。

在各自不同的人生道路上,我们其实都是一只驮羊,背负着不同的责任和希望,在人生的道路上不懈地跋涉。无论脚底下的道路多么艰难,前方的道路多么凶险,我们为了实现心中的理想,就要像那些在高原上勇敢前行的驮羊一样,坚定无畏地走下去。而希望的太阳,也就会一直在我们的脊背上空闪耀!

https://www.jingdianyulu.net/dzwz/3888.html

沉疴遍地

一辈子的活法

如何让你遇到的贵人都愿意帮你

季节十二贴

友情是最好的美味

繁缕

谈恻隐之心

驯马师的“为师之道”

希望如火失望如烟

过滤人生

最新文章阅读

  • 黄永松:四十年守望民间

    也许你没听说过黄永松,但你一定知道“中国结”。 说到黄永松,不能不提到《汉声》杂志,还有这本杂志的发起人吴美云。那是一个在美国长大的女...

    读者文摘2021-6-8
  • 寂好的幽兰

    幽兰两个字读出来,是有一种清香的。 有些文字,天生是带着植物的气息的,那么干净,那么透亮,脉络清晰。 他告诉我,“你知道么?胡兰成后来葬于日...

    读者文摘2021-6-8
  • 假如傻瓜也能活得好

    怎样才算一个好的时代,一个良性的优美的时代?我的标准是:假如傻瓜也能活得好好的。 除了周全的福利制度免其衣粟之忧,社会的游戏规则、人际关系、程序...

    读者文摘2021-6-8
  • 陷阱:1000美元如何拍卖成2050美元

    某个酒会上,塔克先生从口袋里掏出1000美元,向所有来宾宣布:他要将这1000美元拍卖给出价最高的朋友,大家相互竞价,以50美元为单位,到没有人再加价为...

    意林2021-6-8
  • 陈丹青:书是自己的房间

    抄书、偷书、借书、还书,是我们青少年时代大约有过一点求知欲的青年共同的记忆。“我们这拨人”书单,有俄国的普希金、果戈理、莱蒙托夫、契...

    青年文摘2021-6-8
  • 《四风之害》观后感怎么写

      第一篇   根据学校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具体安排,我校组织党员干部集体观看了专题片《生命线》和《四风之害》,基础教学党委也组织全体党员观看...

    观后感2021-6-8
  • 我给儿子借个爹

    在波士顿居住十年后,老公因病去世,我把感情之门紧锁,一头扎进课题研究中,事业带来的成就感可以让我感到满足。没想到,儿子进入青春期之后,频频和我...

    读者文摘2021-6-8
  • 10岁盲童给欧洲议会当翻译

    2011年4月,欧洲议会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召开会议。欧盟成员国的代表汇聚一堂,西装革履的他们,说着五花八门的语言,只有通过翻译才能顺畅沟通。半圆形...

    意林2021-6-8
  • 随礼协议

    我有个发小叫全勇先,在高中毕业以前,我们形影不离,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他留在当地继续放猪。大学毕业后,我还在为生计奔波时,...

    意林2021-6-8
  • 走失在夏末的碎花长裙

    你喜欢看落日吗 阳春三月的北京乍暖还寒,徐嘉洛穿着厚厚的夹克,腋下夹着一本书,人缩成一只鸵鸟走在风里。路上。他看到了远处楼上的花花草草,很艳,红...

    青年文摘2021-6-8
  • 给老外设计“个人品牌”:马晓莉的另类商机

    时下,来华工作的外国人越来越多,很多老外都喜欢给自己取个中文名,作为“个人品牌”。这看似容易,其实是个智慧含量很高的活,合肥女孩马晓...

    意林2021-6-8
  • 玉鸡蛋

    清朝时候,扬州有个富商夫人,姓刘,人们都叫她“刘寡妇”。她虽被称作寡妇,丈夫却并未亡故,原来这个“寡”的意思,不是寡妇的寡...

    故事会2021-6-8
  • 删个电话没了家

    最近认识了一批学车的朋友,我们彼此互留电话号码。当我想保存它们时,发现电话簿已经满了。 早在前些时候,我就整理了电话簿。那些换了号码的,那些临时...

    读者文摘2021-6-8
  • 婚姻中靠谱的幸福公式

    一 我和老公都是省城的高中老师,唯一区别的就是他是普通中学的老师,我是职业中学的老师。近些年来,由于观念一直没有转变,很多家长和学生一直认为读大...

    青年文摘2021-6-8
  • 笑星冯巩的智力拼图

    那年,头发花白、年迈体衰的冯妈妈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被送进医院抢救之后,经过医生的诊断,确定冯妈妈患的是脑梗死,刚入院那阵,冯妈妈就曾陷入了四...

    读者文摘2021-6-8
  • 中国人生活的中心是“肉身”

    与西方人或拉丁人不同,中国人把个人看作是一个“身”,也就是一个身体,对于中国人来说,身体比心灵或者灵魂都更加重要,所以中国人特别注重...

    读者文摘202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