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的莞尔一笑

人生感悟 日期:2021-4-9

从小就害怕死亡,害怕死后被埋在黄土中的憋屈。后来晓得了死后是要被焚烧的,并不会觉出嗓子眼里有土呛得喘不上气来。这股来自咽喉的恐慌总算放下了,转而惧怕那火焰包裹四肢百骸的焦炸。再后来,知道死后其实是脱离凡尘的,疼痛和憋屈都不会发生,又另辟蹊径,开始害怕起湮灭与无声。其实,那时年龄尚轻,距离死亡还远,怕得不可莫名令自己都有些费解。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确知死亡距离老身是越来越近了,那股怕意,反倒渐渐消去。终于有一天,突然就演化成了无惧死亡了。

让我不再害怕的原因,和写《心灵游戏》这本书多少有一点关系。这是我所写的第一部非小说也非散文类的作品,我至今也不知道它属于什么门类。因为写这部书稿,我思忖着这些游戏,一笔一画地完成它们,对自己多了一些胆战心惊的了解。好像一只手,探进了自己的胸膛,感到了心的灼热和它搏跳的艰难。

我终于明白,对死亡的惧怕,是人之常情。然而怕也无用,它一定会款款到来。世上的万物都需努力,生命的开端也是这样。想当年做医学生的时候,学到胎儿足月后娩出母体那一章,知晓了那小小的孩儿,在窄巷中,要连续做出一系列的复杂动作,屈体回旋,辗转腾挪,才能得见天日。其难度,简直不亚于一场体操锦标赛。如果胎儿位置不正确,或是在娩出的过程中体差神衰,完不成这一套有着严格秩序的动作,那么,这孩子很可能还没有出生就坐上了抵达死亡的垂直升降梯。唯有生命的终点,是不需努力也可以轻松到达的地方。我们都会死的,这是不用客气也无法推辞就一定会完成的事情。死亡是个手脚勤快的仆人,它用不着等待你的指示,就会自动去行使权力。我会死的,你也会死的。害怕没有丝毫的用处,只会让我们在出生和死亡的跑道上折返痛苦。请低下高昂的头颅,微笑着相信这一点。不过,我们还将会“活”在我们的孩子中,活在我们的DNA中,活在我们的名誉中,活在人类的谱系中,活在宇宙的尘埃中。

对作家来说,还会活在自己的文字中。

由于《心灵游戏》这本书,我收到了超过我以前其他任何一本书十倍百倍以上的读者来信。我知道这不是因为我写得如何好,而是因为这本书里所涉及的问题,事关终极。人们希望能有一个答案,而他们以为,我是握有答案的人。

这本书中的游戏,是没有答案的。人年轻的时候,以为万事皆有答案。等到年老了,方知一切都没有答案。没有答案是一件让人沮丧的事情,但这却是事实。既然是事实,就不要沮丧,因为真实本身就是答案了。

这本书已经印刷了很多次,预祝它还会继续印刷下去。

有时候,我羡慕自己的书。它们一旦脱离了我的笔端,就有了独立的生命。我根本不知道它们会走到哪里,会结交怎样的眼神,会有怎样波光诡谲的命运。一大批书籍,肯定是化为垃圾了,对此我深信不疑。我一点也不悲伤,连自己的肉身都会在某一天焚为灰白色的粉末,更何况无知无觉的纸浆!其中有极少的一部分,也许会站在书架上,那简直就是住进了书籍的五星级宾馆了。恭喜它,然而也终将离散。你见过把五星级宾馆当做终老一生的家的人吗?还有极少部分,也许会在美女的枕边耳鬓厮磨,那简直就是这本书的艳遇了。再有一小部分,会在某副历尽沧桑的老花镜的注视下,胆怯地闭阖了书页,不敢班门弄斧。

算了,打住。一本书脱稿,付诸印制,作者的使命基本上就告一段落了,说得太多,自作多情。因为它的加印,出版社要作者再写序,算是为老朋友饯行,斟一杯文字的薄酒,寄语《心灵游戏》这一回,你又要向着不知名的远方出发了,一路上山高水险的,不知歇脚在何处人家。祝你不卷边、不折角、干干净净、体体面面地被握进一双温暖的手中,然后,在日光下、灯光下、烛光下掀开……纵是化为朽泥,也请在最后发出书的莞尔一笑。

https://www.jingdianyulu.net/zlgw/86682.html

窗外的微笑

学会看轻自己

时时

两个杯子

笨小孩

只讲一遍就好

“向下”是另一种“往上”

神灯与仆人

做人

在绝境中遭遇的奇观

最新文章阅读

  • 最后一瓶酒

    年幼的儿子喝了父亲藏的所谓“最后一瓶酒”,给意志消沉的父亲上了珍贵的一课。 那年,他35岁,不幸的事情,却接踵而至。本来经营得相当红火的...

    青年文摘2021-4-9
  • 看重现在

    这一天晚上,所有的工作结束后,我真的觉得很累。天空飘着细雨,季节即将转换的时候,就是我筋骨酸痛最难抵挡的时候。我忽然想念起温泉来,对让我搭便车...

    人生感悟2021-4-9
  • 盼着土匪来抢钱

    1948年冬,国民党县政府反动势力被打垮,人民政权尚未建立,解放军又南下追敌,陈州城陷入无政府状态,土匪、流氓、小偷借机捞财,闹得陈州城一片混乱。 ...

    故事会2021-4-9
  • 老去

    人是奇怪的动物。人会理性思考,聪明,能辨是非,但面对客观事实时,却不一定肯承认。我们一天一天地老去,属自然规律,但不少人拒绝接受。 有个朋友爱热...

    读者文摘2021-4-9
  • 和男孩子表白的正确方式

    有个网名叫丧心病狂的读者前两天跟我说:“玛门,我就要毕业啦。我想跟我男神表白,但是怕班主任骂我,你说我表不表白呢?” 我顿时无言以对你...

    意林2021-4-9
  • 身家数亿当文员

    2009年年初,我在一家公司做顾问时,碰到一位奇特的职员:一个身家数亿的女士,竟然到一个公司做了普通的办公室文员。 我发现她的“秘密”纯属...

    意林2021-4-9
  • 到底和谁关系好

    王翔和李亮既是好朋友,又都是自由撰稿人,这天来了外地的文友郭涛,他们三人就在一起喝酒。 酒桌上,三人喝到最后都抱怨起来,说当撰稿人难呀,一年到头...

    故事会2021-4-9
  • 管好那张不会说话的嘴

    曹操在历史上非常出名,因为大家都说他是个枭雄。更有人用一个字总结他的一生奸。可是曹操也很冤枉,自己白手起家,拼死拼活,辛辛苦苦从一个孝廉做到了...

    读者文摘2021-4-9
  • 阿P修车记

    这天一大早,阿P还在床上迷糊着,老婆小兰气冲冲地开门进来,把一把钥匙扔在阿P的被子上,然后用力拍打着阿P的屁股,一连声地催促:“快起来,快起...

    故事会2021-4-9
  • 书的莞尔一笑

    从小就害怕死亡,害怕死后被埋在黄土中的憋屈。后来晓得了死后是要被焚烧的,并不会觉出嗓子眼里有土呛得喘不上气来。这股来自咽喉的恐慌总算放下了,转...

    人生感悟2021-4-9
  • 你让我们懂得怎样看待人生_读后感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修的就是一颗心,幸福,从没捷径,也没有完美无瑕,只有经营,只靠真心。成长是一种经历,成熟是一种阅历。每个人都能会成长,但不是...

    读后感2021-4-9
  • 一年清致雪霜中

    1904年,天津,严氏家塾。 她十岁,在城西的严氏女塾念书,喜欢穿素净的长棉袍和厚厚的毛坎肩,把一头长发盘进帽子里,打扮成男孩子的模样。 女塾设在严...

    读者文摘2021-4-9
  • 想象尚未发生的事

    我每天都在想象尚未发生的事,各种媒体中正在报道的新闻事件,未来会如何演变?朝鲜会不会真攻击对手?H7N9会不会大流行?虽然这些事我都离现场很远,但...

    青年文摘2021-4-9
  • 转变

    这些年来,你的价值观,是否有转变? 一定有吧,否则,何以存活。 必然逐年修订,十几二十年之后,可能与出发点南辕北辙,完全改变了方向。 不过,内心深...

    读者文摘2021-4-9
  • 不试试,怎么知道爱不上

    “站在十米跳台是什么感觉?”我畏高畏水又懒于运动,面前站着的却是奥运跳水选手邱波。 他去过世界各地比赛,拿过大大小小的奖牌,但他没有体...

    意林2021-4-9
  • 为孝行埋单

    接到二弟的电话,说是母亲病了,我便放下手头的工作,急三火四地坐上客车往老家赶。 正逢双休日,车上人很多,连过道里都挤满了回家探亲、外出旅游的乘客...

    青年文摘202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