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我们永不创新

我们永不创新

意林 日期:2019-3-25

很多人说,罗辑思维是家聪明的公司,想做一些创意性的工作,我从来不承认,我们只不过,第一,比较傻,第二,比较蛮。

本来我的演讲题目叫“罗辑思维是一个审美共同体”,但是我想到一个更切题,更符合我今天所讲的内容的题目,叫做:“罗辑思维是一家笨公司”。

先做一个名词解释,什么是“笨”,请大家注意,笨不是蠢。什么叫蠢?上面是个春天的春,下面是两个虫子,就是春天到了之后虫开始出来,然后一通乱拱,这叫蠢。什么是笨?上面是个竹字头,下面是个本,叫“形从竹,音从本”,它的本意是竹子剥开之后白色像纸张一样的东西叫笨,那个白色像纸张一样的东西为什么后来被称之为我们今天用的“笨”的含义?因为指的像罗胖这样什么都不懂像小白一样的脑子傻乎乎的状态叫笨,纯洁、空白,这叫笨。

笨我们尝试把它做个拆解,第一个笨的含义是傻,就是不创新,第二个笨的含义是蛮,就是敢使傻力气。我们先说第一点,这个时代谁都在谈创新,但可能在某些特定的领域出现一些可能的心法,就是干脆别创新。罗辑思维做的所有产品,从它的第一天开始我们就想好将来永不创新,我们的语音每天早上60秒,我承诺我的用户做10年。这10年中我不会做任何创新,我的视频也不会做任何创新和改版。因为原来我在央视工作。每年被导演逼着改版,我深知那样的改版有多无味。今年我们的跨年演讲也是,它的基本样式从一开始想好,我们永远不要再动它了,不要再创新,这是我们做事情的第一个方法。

第二个方法是用蛮力。这话怎么讲?一定不是因为你聪明,而是因为你干了别人不愿意干的事。去年我在水立方做了一次跨年演讲。很多人说跨年演讲这个创意特别聪明,我说聪明吗?不就是在一个特定的时间找一帮人卖票,然后跟他们讲一番话吗,跟我们这个场合有本质区别吗?没有。为什么没有人做跨年演讲?原因不是因为我聪明,而是我敢干一件别人不敢干的事情。如果你在12月31号晚上8点半一直讲到新年的零点半,将遇到两个问题,第一,你是和那些演唱会在争夺票源,你有把握吗?第二,凌晨零点半中如果你纠结几千人,尤其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那时候的公共交通完全已经停止,请问你的疏散等等一系列组织难题怎么进行?所以在这样一个特定时点的特定压力,对于任何主办者来说都有可能知难而退。

很多人说,罗辑思维是家聪明的公司,想做一些创意性的工作,我从来不承认。我们只不过,第一,比较傻,第二,比较蛮,我们在本来不该长东西的一个寸草不生的土壤上把这个事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