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会流泪的鹅

会流泪的鹅

意林 日期:2020-4-23

在海岛舟山渔村,人们对于谢年很是讲究。除了鸡鸭鱼肉、干果糕点、油盐酱醋,我家谢年的供桌上,总少不了一只雄性大白鹅。

有一年中秋刚过,母亲托人从外乡的农村亲戚家,用十几斤鱼干换回了6只毛茸茸的雏鹅,交与我们兄弟几个好好饲养,说是要用来谢年。为了防止野猫和黄鼠狼偷袭,我们用破渔网和竹片编做了一间鹅舍,拿麻絮做褥垫。白天把鹅圈养在院子里,晚间就搬进卧房。几天后,大哥去了县城的一家船厂学车工,饲养大白鹅的重任全然落在二哥和我的头上。

我俩放学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割鹅草。起初,雏鹅的食量较小,需要将草料剁碎了,细心喂养。转眼,嫩黄色毛茸茸的雏鹅背上长出了白色的羽毛,胃口也渐长。深秋,田野上的草渐渐泛黄了,农家的菜地里也少了废弃的菜叶子。放学后,除了要赶着鹅群四处放牧,还得割上一大筐鹅草,以备夜食。

冬至将临的时候,6只小鹅长成了大白鹅。“昂昂”的叫声荡漾在院子里,每每我们放学回家,它们准会冲着我们哥俩鸣叫。田野上已几乎找不到青草,用不着赶鹅放牧了,母亲从农家购买的米糠饲料也所剩无几。有一天放学回家时,院子里只剩一只大公鹅在悲切地鸣叫,看它的样子很是孤单,眼角依稀有泪痕。我与二哥急了,问过母亲,才知晓另外的5只白鹅被赶着捕冬至带鱼的渔船老大买走了。

后来的日子里,再也不用到处张罗鹅的粮草,大白鹅成了独苗,对它的礼遇自然升格了。自家屋前屋后菜园子里的菜叶子随它享用,每逢周末,大哥从县城步行回家的路上,见到农家菜地里有剩菜叶也总能捡回一大网兜。大白鹅也奇怪,就喜欢吃大哥带回的菜叶,久而久之,养成了周末引颈等大哥的习惯。随着腊月的到来,天气一天比一天冷,每逢周末,大白鹅仍在院子外的雪地里,抻着脖子等待大哥回家。

转眼到了腊月二十,父亲的渔船回家过年了。家里充满了节日的欢快气氛,却发觉大白鹅常常待在鹅舍里,没了昔日里的趾高气扬,也没了“昂昂”的叫唤声。腊月二十五的那天上午,大白鹅进食少了许多,头朝院门,“昂昂”的叫唤声十分刺耳,夹带着一种凄惨。父亲已备好了杀鹅的小刀子,和一碗加了少许盐巴的清水,要把大公鹅宰杀作祭品了。我和二哥老早就躲到别处玩去了,不忍目睹。母亲找了我俩好久,说是要我俩帮父亲忙,硬是把我俩揪回了家。当我和二哥逮着又壮又肥的大白鹅时,发觉它不住地在流泪,脖子一直扭曲着,朝着院门外撕心裂肺地狂叫。二哥怔怔地看着大白鹅,说:“它是不是在等着吃大哥的菜叶啊?”

看着一直在流泪的鹅,我与二哥真的不忍心将它宰杀了,就对父亲说:“等会儿再杀不迟。”父亲就依了我们:“好,等你哥来了,叫他帮忙。”

临近中午时分,大哥回家了。大白鹅老远就冲向大哥,一路欢叫着,鹅嘴使劲地磨蹭着大哥的双腿,缠绕着跟进了家门。

“鹅也通人情啊,”大哥说,“这样的鹅,谁下得了杀手呢?”

父亲有些光火了:“明早要谢年啦!大白鹅要作供品呢!”

大哥的胆子比我们还小,他见血就会头晕,忙摆着手道:“我可不敢下手!”父亲只能独自抓住鹅,绑了脚掌,绑了翅膀,大白鹅起先狂叫着,过了一会儿便不再发出声响。当父亲抄起小刀子的那一瞬间,大白鹅“呜”了一声,眼泪哗哗地流淌下来。我们哥几个纷纷在一边求父亲放了这只大白鹅。父亲丢下小刀子,对母亲说:“放放放!难得孩子们有善心,今年破例不杀鹅啦。”

那年,我家谢年的供桌上少了一只雄性大白鹅,也少喝了一碗鹅肉卤汁年糕汤。

话说这只大鹅,在父亲丢下小刀子,我们七手八脚解开绑在它身上的麻绳后,在原地足足愣了半晌没出声。后来,我家一直将它养过了春天,一直到立夏前夕,母亲才用它与外乡农村的亲戚家换回了50斤糯米。再后来,听说这只大白鹅被当作配种的大公鹅,一直活了1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