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金木水火土的初恋

金木水火土的初恋

意林 日期:2021-12-17

Part1

Mr金的初恋

办公室的王小叶正在认真地敲打着键盘写招标计划书。Mr金坐在王小叶对面的办公桌旁,目不转睛地盯着王小叶的一举一动。Mr金2011年大学毕业,直至涉足社会,感情还是一张纯洁的白纸。Mr金在大学时,十分鄙视为了恋爱而恋爱,在班里独树一帜高调宣称:“动什么也别动感情,宁可孤独老死,也不谈情说爱!”前几个月的一天,Mr金在QQ上问了我一个非常深奥的问题:“初恋是什么?”我不耐烦:“不要和我提初恋,想知道问度娘!”Mr金面对我恶劣的态度,激动地发了一大堆牢骚。我心想,难道这货开窍了?

Mr金孤单寂寞冷地度过了第25个花开花落看尽人间浮华的春秋,终于和我说他好像喜欢上了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王小叶。王小叶和他同一年毕业,一起进的公司,更重要的是他们念的是同一个学校,只是不同学院而已。Mr金说,王小叶是拯救他的伟大女神。我始终回答不了Mr金关于初恋的定义。他开始疯狂地追求王小叶,就像当年高调宣称“动什么也别动感情,宁可孤独老死,也不谈情说爱!”一样铿锵有力。

Part2

木木的初恋

当木木的第四个女友到我宿舍借宿时,我彻底愤怒了。木木恳求我说,没有钱跟女友出去租旅馆,要我大发慈悲,可怜可怜他,别扼杀他的爱情。我愤怒的不是木木的情感丰富朝三暮四毫无节操,而是每当他的一个女友离他而去,他就开始找我诉苦,开始痛哭,开始周而复始地提起他的初恋。

木木是我高中时期的班草,一表人才,阳光帅气,成绩一流。高二那年,木木有了初恋,和我的班花同桌坠入了爱河。两个新爱燕尔,整日卿卿我我,就连上母老虎班主任的课,也敢明目张胆传纸条。一张张揉成团的纸条在我的眼前飞来飞去,我现在有点斗鸡眼估计就是那时候落下的病根。

高考结束的某一天,我接到了木木的电话。木木哭着对我说,小倩已离他而去,去了日不落的英国,8个小时的时差,隔着太平洋印度洋北冰洋大西洋尼罗河长江黄河。我怒吼,去你大爷的,地理都不过关,活该!那晚木木喝得很醉,嘴里说的都是小倩的善良、小倩的美丽和小倩的狠心。那晚我被木木的痴情深情感动得一塌糊涂。

没想到,才到大学两个月,木木这货居然忘了所有的痛,勾搭上了隔壁班的一个美女。我咒骂了他N次。居然,半年后分手,木木哭了。大一下学期,木木又勾搭上了外国语学院的白富美,一年又分手,木木又哭了。大三,木木勾搭上了2010级的学妹,9个月后,分手,木木又醉又哭……恶性循环,每一次失恋他就开始哭,更可恨的是要我陪着哭,但是每一次他嘴里说的都是远在大不列颠的小倩。

Part3

小水的初恋

小水的QQ头像从2009年11月11日以后,一直是灰色的,发表的最后一条说说是“你是否会在乎永不永远,还是热恋之后,简短说声再见”,评论199条。小水的男友石头打电话告诉我这一噩耗的时候,我以为这是在做梦,梦见晴天忽然风云变幻,狂风暴雨。

石头追了小水一年,小水终于答应了。小水有一个不完整的家庭,自小父母离异。小水生前和我说,男人口里的爱情都是狗屁,不,连狗屁都不如!我说石头呢,小水顿了顿,只说了句,我相信他是好人。石头不会说情话,也不会写情书,只会经常傻傻地买了好吃的东西一直等在女生宿舍门口,直到小水出现;小水手脚冰冷,每个冬夜临睡前,石头都会把热水袋送到宿舍楼下,让小水拿着暖被窝;小水生病了,石头会急得手足无措,宿舍电话都给他打爆了……

小水的葬礼,简单而又肃静。石头跪在小水的灵前一动不动,泪水早已在脸上风干。如果那天不下雨,如果那天我带了伞,如果那天不是我非要让她来我家,那么……那么……石头喃喃地重复着,就像复读机,没有暂停键。小水因被雨淋湿衣服,在石头家洗澡时煤气中毒抢救无效,结束了还未开花结果的爱情,甚至连一句简单的再见也没来得及说。

小水生前从未和我说过她对石头的真实感情,只会在QQ里,细说着石头对她所有的关怀和保护。直到我在她葬礼后,进她空间看见了她留给我们的最后一条说说“你是否会在乎永不永远,还是热恋之后,简短说声再见”。我泪流满面,上天真会捉弄人,一声不吭走掉的竟然是小水。

石头至今未婚,每天都进小水的空间留言,和小水诉说着在人间的喜怒哀乐。

Part4

火凤凰的初恋

火凤凰,身高155厘米,体重70公斤,当时还在持续上升中。火凤凰戒不掉零食,天天抱着一大堆零食,说着“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的废话。火凤凰还超级花痴,每周更新一次男神排行榜,但冠军宝座始终属于韩国帅哥李敏镐。

火凤凰看上音乐学院的院草刘俊熙,就因为其神似李敏镐,弹钢琴的样子超帅,特别是在周末音乐教室弹着周杰伦的《蒲公英的约定》的时候。火凤凰每个周末都抱着零食,躲在窗外,花痴地看着刘俊熙练琴唱歌,每次回来,一进宿舍就口沫横飞天马行空地描述刘俊熙帅气的模样。

一个多月后宿舍卧谈时,火凤凰终于下定决心放下矜持追求刘俊熙。当夜她竟然放弃晚休,从我的书堆里翻出了几米的漫画,胡乱地翻着找灵感。第二天,当我们醒来时,火凤凰已经趴在满桌子的情书中间睡着了。

火凤凰的情书送出一周后,不知被谁发现了,立刻传遍了音乐学院,火凤凰瞬间树敌无数。有次我和火凤凰在食堂打饭,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带着讥笑的声音说:“好像就是她!矮胖矬,也敢追刘俊熙!”“就是,看着就是一个笑话。”另一个女声附和着。“啊啊啊,你变态!”两女生突然惊叫起来没等我反应过来,火凤凰已经把盘里的饭菜泼向了那两个女生。

火凤凰被学院辅导员找去谈话,并写了检讨,但是拒绝道歉。

从此,火凤凰戒掉了零食,天天在学校的操场上绕着跑道跑啊跑。

Part5

廖小土的初恋

廖小土和那个男人交往之后,我气得差点和她绝交。廖小土拒绝离开那个男人的理由冠冕堂皇,仅仅因为他是廖小土的初恋。

廖小土告诉我她当了第三者的时候,我还傻里傻气愤愤不平地诅咒那个欺骗她的男人上厕所忘记带手纸,买方便面没有调料包。廖小土吞吞吐吐地说出她其实早就知道他有家室,但仍割舍不下这段感情,我不由得火冒三丈。廖小土竟然平静得如一湖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涟漪,还信誓旦旦地说:他是我的初恋,他不爱他老婆,他会休掉他妻子娶我。我恨恨地回了一句,去你妹的,就下线了。

廖小土果然继续沦陷。而仅仅是因为,他是她的初恋。

廖小土从广东回来找我的时候,已经是2013年9月。廖小土拉我去酒吧,喝了很多酒。她说,这是命,命是无法改变的。廖小土的初恋终于在没有鲜花没有戒指没有金钱没有关怀中慢性中毒,死在酒吧五光十色的酒杯里。

金木水火土的初恋,在岁月的流年里渐渐远去,刻上了岁月的刀疤。许多年以后,当你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看着一对对相互依偎的影子,紧握的小手,是否会微微地笑,笑那些轻狂的岁月不管多么刻骨铭心,如今也只是模糊了底色的黑白照片,在岁月里发黄风化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