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酿心

酿心

意林 日期:2021-11-19

2011年秋季葡萄最甜美的时候,好友教给我一种自酿葡萄酒的简易方法:将葡萄冲洗晾干,用手各個搓揉捏破,置于容器中,覆白糖,加盖但不密封。几天后皮渣上浮,容器底开始冒泡。再加糖,然后怀着中学做化学实验的惊异心情,看着气泡一個個地往上冒。这個过程安静而绵长,约摸一個月后气泡消失,滤去酒渣,得到颜色如红宝石般莹润的葡萄酒,气味芬芳,入口醇美。

所有对抗衰朽、对抗腐败的方法无非冷藏、风干、腌渍和酿造,而酿酒真是奇妙的化学过程,因为唯独它产生了逆时而生的绝美,唯独它不仅延续了果实的鲜活,更于鲜活中升华出新生。如果操作得当,一粒葡萄的甜美可以在酒瓶中绵延十年甚至更久,开瓶之日尽情挥发迷醉众人的醇香。

有一位我尊敬的女性长者,童稚时初见她毫不感到青春逼人的美艳,朴素内敛到使人忽略她的存在,然后渐渐耳闻目睹她在工作生活中的淡定沉着,再大的难题不惊不怒,冷静应对,一点点解决。此后每隔几年见到,便惊觉她身上由内散发的温润和从容,同龄女子纷纷为地球引力所拖拽,一切皆向下时,她奇异地上扬着,无论眉梢还是嘴角。我上次见到年过五句的她也是在深秋,她穿一件驼色大衣,裸色及踝靴,头发在脑后盘個髻,化着淡妆,整個人轻盈干净,你知道她已经不再年轻了,但不能不承认她的美丽和优雅甚至比饱满的青春更加触动人心。

我越看她越是一瓶精心酿造、充分发酵的美酒,谁的生命不曾经过摔打搓揉,谁也不能逃过寒秋的冷霜,她的睿智在于将所有经历罐装,以自身滋养自身,然后安静耐心地等待着浮渣泛起,最终沉淀出莹亮香醇的新质感。

时间是这样摧枯拉朽地侵蚀着所有的生命,让华美的归于狼藉,让清脆的归于腐败,让激越的归于寂寞。要抵御它的来袭,除非新生,除非以更柔更韧的姿态延续终将逝去的青春。

我总以为人无论遭遇了多少,总要保持一颗年轻的心,其实不是,一颗有经历、重生过的新心,才会散发出遮盖不住的生命醇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