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司马迁:听史上最牛段子手讲故事

司马迁:听史上最牛段子手讲故事

意林 日期:2021-11-11

提及太史公,很多人的印象是身残志坚的史学家。说起《史记》,就是一本厚重的史学书呗。这样的想法,司马迁只想给你一个白眼。若迁哥活在当下,什么《吐槽大会》《奇葩说》统统都能被他承包。不信我们就来看看迁哥是如何讲《史记》的吧。

1

比起历史书上某年某月发生了某事,意义如何,《史记》可谓在讲故事和讲段子中进行的。帝王将相,无不在司马迁的吐槽之列,连他最推崇的孔子都敢幽上一默。在《孔子世家》里,原本叙述孔子的降生,俨然救世主下凡,却突然笔锋一转,写道:“生而首上圩顶,故因名曰丘云。”孔子生下来脑门上就是凹进去的,所以就叫了丘。这个梗我给满分!

最绝的是写老将廉颇。当时赵王派使者去探访年老的廉颇,看他是否还能领兵打仗,而这位使者却收了廉颇仇人郭开的钱财,故意诋毁廉颇。“赵使者既见廉颇,廉颇为之一饭斗米,肉十斤,被甲上马,以示尚可用。赵使还报王日:‘廉将军虽老,尚善饭,然与臣坐,顷之三遗矢矣。’

廉颇能吃一斗饭,十斤肉,还披挂上馬,表明身体还硬着哪,可那位使者回去却报告赵王说,廉颇虽然还能吃饭,可他一会儿就拉了三次屎啊。于是,廉颇就真的被“黑出翔”了,再也没被召用。

2

作为历史级别的段子手,除了会调侃,还特别多情,司马迁在这方面堪称情感编剧大师。比如写《吴太伯世家》,就有这么一出奇葩纠纷:“初,楚边邑卑梁氏之处女与吴边邑之女争桑。二女家怒相灭,两国边邑长闻之,怒而相攻,灭吴之边邑。吴王怒,故遂伐楚,取两都而去。”真可谓是《一棵桑树引发的战争》。迁哥的家庭生活我们不得而知,但他对人性的理解的确比常人深透百倍。写爱写恨写私欲都能称为“史家之绝唱”。

作为一个史官,记录庙堂之事是本职工作,可司马迁偏偏要作为一个段子手,让普罗大众都听得懂。他能真正做到记录最全面的历史,将高高在上的皇权贵族和普通百姓平等视之。

3

司马迁这样百科全书式的段子手究竟是如何诞生的?首先是他父亲的精心培养。他的父亲司马谈更是有着满腔的抱负和学识,为了培养一个天才的爱子,司马谈让司马迁儿时混迹乡野之间,锻炼了强壮的体格,这为他在日后全国旅行并日夜著书打下了身体的基础。

十岁前,父亲又给司马迁找了全国的名师孔安国,所以司马迁说自己“年十岁,则诵古文”。出于父亲是史官的便利,司马迁从小就能饱览古今之书,这是多么大的幸运。更重要的是,司马迁不是死读书的呆子,年仅20岁他就开始了第一次全国旅行,到了江淮,到了会稽,到了沅江,又从南游到了北,打听到了韩信贫困的故事,祭拜了禹舜的墓土,亲自去看了屈原投水的汨罗江,去鲁国感受孔子的教化遗风,之后多次随汉武帝全国巡游,这对司马迁写《史记》无疑提供了翔实的材料,开阔了眼界。

关键的命运转折,就是我们众所周知的司马迁38岁那年受了宫刑。这是他一生的奇耻大辱,更让他明白了世事艰辛。他和李陵原本没有太深交情,出于爱才和正义帮李陵求请,却反遭宫刑之祸。司马迁那时无钱自赎,朋友也没有人站出来为他辩护,他是在那一瞬间读懂了真实的人性吧。之后埋首投入《史记》的继续创作中,便多了一份对真实世界的深透解读。

我们享受着他留给我们的历史财富,也为他的遭遇扼腕叹息。如果司马迁活在今天,既会写段子,又学识渊博,还是旅游达人,早就是“国民男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