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万打败1.5亿

意林 日期:2020-11-18

这是一个发生在D市和S市之间的故事。阿迪木就住在通往两座城市的公路的中点。D市和S市相距本只有100多公里,但山路崎岖,交通不便,七弯八拐,到最后,100公里的路程成了300公里。

阿迪木凭着自己的祖业一个横亘在D市和S市直线距离上、价值8000万美元的农场,在D市和S市都小有名气。阿迪木细心经营着这个农场,日子倒也过得悠闲自在。

这一天,S市的一个投资代表团找到阿迪木,声称要在D市和S市之间的直线距离上修筑一条高速公路,而这条直线高速公路必须通过阿迪木的这个农场,他们此次前来就是与他商谈关于买地皮的事情高速公路从农场中心穿过,农场将被一分为二!

“不行。”阿迪木听到这个消息,坚定地说。他太爱自己的土地了。

“阿迪木先生,我们当然会弥补你的损失,如果你同意将这块地皮卖给我们,我们将一次性付给你1。5亿美元。而且,在工程进行到农场之前,你可以拿到2000万美元的支票,余下的1。3亿在修通后一次支付。”代表团的负责人铁尔达解释道。

阿迪木沉默着,他在思考这笔买卖到底值不值。

这时,铁尔达又说话了:“通车之后,我们还为你在路上修建一座桥梁,让你同样方便地到达你其他的农场。”

阿迪木想:这地皮虽然值8000万,但他做了十多年的农产品生意,所挣的钱还不到2000万呢。也就是说,地皮值钱,但地皮所产生的效益对他来说,是微乎其微的,现在他既能赚到钱,又造福了两地居民,实属一举两得。于是,阿迪木点头,表示可以考虑,双方约定三天后正式商谈具体事宜,再签合同。

可是,在铁尔达离去的第二天,从D市又来了一位声称要买地皮的投资商人,这个商人提出了更加诱人的条件:如果卖给他,他将支付阿迪木2亿美元,并且马上可以付给他2000万现金作预订款,剩余的1。8亿将在工程完成时一次性支付给他,并且,还答应在另外的地方给他造一个农场。

阿迪木虽然觉得对方出这么高的价有点不可思议,但既然好事送上门,又没偷又没抢,与他也只是口头协议而已,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他爽快地答应了商人的要求。对方当场支付了他2000万美元的预订金。双方在签订合同时,这位商人说:“在我们投资方没有明确表示不再投资的情况下,你不能将地皮卖给任何人。”阿迪木点头答应了。

到了第三天,当铁尔达兴冲冲地赶来,欲与阿迪木签订合同时,阿迪木委婉地拒绝了他。后来,铁尔达又来了几次,但均遭拒绝。

阿迪木在家里等着后来的那个投资商人,会何时动工,何时完工,但他等了好多天,既没有听到有人修路的消息,也没有看到那个投资商人的踪影。不过,他很乐观,因为这纸合同写得清清楚楚,不管对方有没有施工,这2亿美元铁定是他的了。就算对方失约,不打算再投资这块地皮,他照样还可以卖给别人,不但没有损失,而且还赚了2000万美元。

一年过去了,对方没有什么消息。两年过去了,对方还是没有消息。

阿迪木觉得蹊跷了,这纸合同如果三年之内没实施,就自动失效。难道那个商人真的白送我2000万美元?电话打不通,写去的信又被退回,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第三年秋天的一个早晨,阿迪木运一批农产品去D市做生意,在一家酒店偶尔邂逅了三年前那个跟他签订合同的商人。他们来到一个茶吧。那个商人终于向阿迪木道出了其中的秘密。原来,那人是受雇于别人,订下了那块地皮,对方说,“雇我的老板叫阿金利。”提起阿金利,谁人不知?他很有钱,是D市和S市唯一一条老公路的投资人,还曾和阿迪木打过多次交道,是他的好朋友。

“你是说,投资我那块地皮的是D市管理那条旧公路的阿金利?”

“没错。三年前,他找到我,叫我替他办一件重要的事情。他听说铁尔达要在D市和S市投资修建一条高速公路,缩短D市和S市的行程。这一计划对他自己造成很大影响,万一铁尔达买下你的地皮,高速公路通车,那么车辆和行人都会选择从高速公路过往,旧公路就会破产。D市和S市的车流量本来就大,如果收费,投资成本很快就会收回,能得到长远的利益。于是他给我2000万美元,叫我和你签合同,以阻止铁尔达的计划。”

“于是,你给我2000万,编了一个2亿加一个农场的谎言,不让我把地皮卖给铁尔达?”阿迪木恍然大悟,怒气冲天地说,“你让我损失了1。3亿美元!”

“不。阿迪木先生,我们没有骗你。阿金利先生要继续和你合作,当时买下你的地皮,确实是为了迫使铁尔达不能修这条公路,即使要修,也得绕过你的农场。这样的话,他们的投资就会增加3亿,而他们在三年内,不可能筹到这笔钱。现在,阿金利先生的加油站和收费站,攒下的钱已经远远超过了3亿。所以他会继续和你合作,把高速公路修起来。”

“那么当初他自己为什么不亲自来和我谈判?”

“如果他亲自来,你就会明白两个公司利益争夺的实质内容,而且当时他经营状况不好,你会相信他拿得出2亿吗?所以,只能善意地欺骗,为他争取这三年时间,挣到足够的钱来和你合作。最关键的是,即使他亲自来谈,也不能保证你在铁尔达的金钱面前不会动摇。所以,他用2000万的现金,买下了你三年的时间,打败了铁尔达的1。5亿。”

阿迪木兴冲冲地拉起那个商人,“你今天就带我去见他,我想看看他这几年是不是多长了一个脑袋。”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53117.html

宁静

扬汤止沸,莫若去薪

侃点

我叫吕建福,我专拍领导

玩出来的科学家

一夹层一张卡,有钱人的皮夹法则

感受德国人的“呆”

一喷一逛三方共赢

特克斯的眼睛

最新文章阅读

  • 世界上最霸气的话

    世界上最霸气的话 1、醉卧美人膝,醒握杀人剑。不求连城壁,但求杀人权。 2、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 2000万打败1.5亿

    这是一个发生在D市和S市之间的故事。阿迪木就住在通往两座城市的公路的中点。D市和S市相距本只有100多公里,但山路崎岖,交通不便,七弯八拐,到最后,10...

    意林2020-11-18
  • 《请回答1988》观后感800字

    《请回答1988》观后感 在看这部剧之前,我也追了很多韩剧,一向对韩剧不感冒的我,在一个假期里,变成了韩剧的狂热爱好者。但在这期间,《请回答1988》...

    观后感2020-11-18
  • 天地有大美

    我们生活里常常有机会用到一个字,就是“美”。“美”究竟是什么?“美”常常停留在一种感觉的状态。所谓感觉就是说:我...

    读者文摘2020-11-18
  • 成为富人是一种选择

    关于财富与人的话题有人提出过这样的一个假说:在一个系统内,初始状态有富人也有穷人。然后,我们让系统内的所有财富重新平均分配给系统内的每一个人,...

    励志故事2020-11-18
  • 优雅的文章

    优雅地辛劳 很难有人把公交车女司机与“优雅”二字挂上钩。这个职业,注定是女性的天敌。嘈杂的马路,鼎沸的人声,淹没女人特有的娇媚、羞涩和...

    读者文摘2020-11-18
  • 他们为什么这么成功

    年初,我去湖南卫视录了一期《非常靠谱》,汪涵主持,节目做得雅俗共赏,妙趣横生,虽然是午夜档,收视率不太风光,但仍是评价很好的节目。 我去的那天,...

    意林2020-11-18
  • 人为什么会有口吃

    从人类开始使用语言起,就存在着口吃现象。自古以来,曾有许多人研究和探寻给人们造成语言障碍和精神痛苦的口吃之谜。早在2000多年前,古希腊大哲学家亚...

  • “草根”的蔓延方式

    我所在的单位也算是比较大的企业,这些年,看着一拨又一拨的高校毕业生走马灯似的来了又去了,长则数月,短则十几天。这是个职场激流潮涌的年代,他们或...

    青年文摘2020-11-18
  • 为什么称巴西是"足球王国"?

           巴西是南美洲最大的国家,是世界人种的“大熔炉”,有白人、黑人,还有印第安人。不管是何人种,...

  • 孟子他妈

    白晓丽刚到房地产中介所上班没几天,就有“大客户”上门了。“大客户”姓钱,她在电话里说:“白小姐,你就叫我钱姐吧,我要买...

    故事会2020-11-18
  • 故事的开端,叫作一见钟情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这句歌词完完全全可以镶嵌在我和我老婆的婚纱照上。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的确有一种被雷击中的震动...

    意林2020-11-18
  • 人生山水画

    人生像什么?人生就像一幅山水画! 所谓山水画,有浓淡、深浅、远近、高低、起伏、明暗等种种的色调与伏笔;透过色彩浓淡的铺陈,才能显得出山水画的意境...

    读者文摘2020-11-18
  • 留白

    小时候与父亲常常在林间走。家的门口有一片茂密树林,密不透风的林子,很多树都倾颓了,倒下去,巍峨的样子不再。 “种得太密了。”父亲说。 ...

    青年文摘2020-11-18
  • 霸王别姬的三个版本

    断桥版 虞姬:大王,我还没有拔剑自刎,你怎么就把我推到桥下? 项羽:虞姬,你误会啦!我是被敌人逼得走投无路,实在没有办法,急得我干跺脚,没想到这...

    意林2020-11-18
  • 在爱的心头成长

    在爱的心头成长 1 她的第一个恋人,是被母亲故意赶走的:进家门不到两分钟,母亲便推了一脸灿烂的哥哥出来,25岁的男子汉,斜斜地仰躺在轮椅上,宛如一个...

    青年文摘2020-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