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小

意林 日期:2020-5-13

在西湖边上的西泠印社里面,有一座“锦带桥”。为我导游的利忠兄说,“这是杭州最小的一座桥”。其实,那就是横在水沟上的一块厚石板,不到两米长的样子。如果步子迈得大一点,一下就跨过去了。但上面煞有介事地立了一块石碑,石碑几乎占了桥面的一半,上书“锦带桥”三个字,似乎在提醒你那真的是一座“桥”。

原先只听说过最大的桥、最高的桥、最美的桥如何如何,可很少听说过最短的桥、最小的桥。人们潜意识里以大为美,以高为美,其实生活向来两极,一个极端既是另一个极端的异端,二者又常常相互转化,甚至合二为一。小,容易被忽略,却也是生活的一极。

好在,被忽略的小,在杭州几乎随处可见,随时被提醒。

西湖北边的石函路,也就是一二百米的长度。最东边的石函路1号是从前日本人的领事馆,现在归浙江省旅游局;最西边的石函路7号是蒋经国故居,蒋经国有很多故居,这是其中之一。利忠兄领我从东头走到西头,说,这是杭州最短的路。

最长的路,让你眼前一亮;最短的路,也让你眼前一亮。

在白堤上漫步,见一老男人站在路边,手里拿着一盒线团,聚精会神地抬头望天。我循着他的目光望过去,看到一只蝴蝶在天空翻飞。大冬天的,怎会有蝴蝶?利忠兄说,那是风筝。可不!那只仿真的蝴蝶风筝,惟妙惟肖,翩翩起舞,栩栩如生。莫非这是杭州最小的风筝?

当年杭州举办横渡钱塘江游泳比赛,男女老少争先恐后地向前游去。唯独一个人慢慢吞吞,故意落在众人后面。等所有的人都渡江成功,他才爬上岸,兴高采烈地高喊:我是最后一名,我是最后一名!

你想想吧,五六百人的参赛大军,最后一名是多么的荣耀!简直可以和第一名媲美。争不了第一,争当最后一名,不亦乐乎?

但最小、最短和最后,又岂是甘为人后?你品一品西湖的美和杭州的美就该明白。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51465.html

草世界,花菩提

不动声色

肥胖的流浪汉

生意秘诀“留余味”

海盗为什么一只眼戴眼罩

看人比看股更精准

让蝴蝶把香味带给蜜蜂

抗生素,要合理利用

深夜有毒

一只麻雀从楼下飞过

最新文章阅读

  • 清华三宝:单车、土豆、N字班

    行车也堵车 清华之大,两崖之间不辨牛马。行于清华可谓难矣!清华人是很“富”的“有房有车,房是两室一厅八张床,车是后轮驱动指哪去哪...

    读者文摘2020-5-23
  • 将平凡的梦想做实

    在单位,和她是相邻的办公室,但我们都有随手关门的习惯,关起门来,是独立的小圈子,没什么交集。同事之交淡如水,对于我这样慢热和被动的性格,还是很...

    青年文摘2020-5-23
  • 为什么病毒可致人于死地?

          病毒是一群体积微小、无细胞形态、只含有一种类型核酸(脱氧核糖核酸或核糖核酸)、仅能在合适的活细胞中复制增殖的...

  • 两份晚清重臣的遗嘱

    1909年,晚清重臣张之洞的生命即将油尽灯枯,临终前,他给子孙留下遗嘱:“人总有一死,你们无须悲痛,我生平学术治术,所行者不过十之四五,所幸心...

    读者文摘2020-5-23
  • 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1987年,蒋经国去世前一年,台湾正处在剧变中,开放党禁、开放报禁都在这一年发生。台湾《商业周刊》就在这样的剧变中创刊,那时我担任《商业周刊》总编...

    读者文摘2020-5-23
  • 民国的秋波

    荀慧生:明媚的眼神 京剧荀派创始人荀慧生的纪录片播放时,我着意看了一下,他的艺术之路令人羡慕。四十多年不间断用毛笔写日记,故后日记被整理成书。拜...

    读者文摘2020-5-23
  • 沙漠中卖领带

    穿越大沙漠时,驼队遭遇一场特大沙暴。一名商人的骆驼被流沙埋没,他本人却侥幸逃脱。可是不幸的是,商人与整个驼队失去了联系,他迷了路,独自在沙漠中...

    故事会2020-5-23
  • 黄豆变成金

    人都说长乐人脑子灵活,会做生意。这话不假。今天我就给大家讲一个长乐人如何会做生意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民国初年,有一个南乡人叫曾顺顺。有一天,他推...

    故事会2020-5-23
  • 宇宙十大不可思议现象

    1。所有人类都可以装进一块方糖里。这是因为物质内部有着不可思议的空间。原子是物质的基本组成部分。与太阳系类似,在原子内部,电子围绕一个极小的原子...

    意林2020-5-23
  • 真正的高手

    阿玲是个砍价高手。这天,她和老公去买相机,阿玲轻松地把价钱砍到了最低。两口子很高兴,干脆用省下来的钱在外面吃饭逛街,直到半夜才回家。 就在两口子...

    故事会2020-5-23
  • 放自己一马

    她从小到大事事都一帆风顺。 小学、中学均在重点学校的重点班就读,高考时,一战成名16岁的“状元”,来采访的媒体险些踏破她家的门槛。 好大...

    读者文摘2020-5-22
  • 友情之痛:人潮拥挤,不要走散

    友情之痛:人潮拥挤,不要走散 王数总是帮助同学,从来不会对朋友的要求说“不”。每天她会早起先去校园的小花园里背几页英语,顺道给室友带回...

    意林2020-5-22
  • 定期地让自己清零

    人活到了而立之年、活到了三四十岁之后,头脑中一定会有各种世俗的看法、固有的观念,有各种各样的污染。正是这种污染使我们的生命不再年轻,让我们丧失...

    读者文摘2020-5-22
  • 生活还是生存

    对于生活和生存,许多名家都给出了他们自己的定义!我也试着去归纳过什么是生活还是生存,可是任我想破脑袋,心理还是一片懵懂或许它们就是两个根本无法...

    人生感悟2020-5-22
  • 祖母的礼物

    爱的生命超越坍记的年岁。 弗朗切斯柯·彼特拉克 从我有记忆的时候起,我就会叫祖母盖姬的名字。当我还是婴儿时,我嘴里吐出的第一句话是"盖...

    意林2020-5-22
  • 宝贝

    贝蒂终于在一个街头咖啡店找到了唯一的空座位,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叹了口气。今天下午她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提前下班痛痛快快去购物。这不,转了一个下...

    故事会202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