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坚强小姐和倔强先生

坚强小姐和倔强先生

意林 日期:2020-11-29

在我没有认识坚强小姐以前,她还是个风华正茂的小姑娘。在倔强先生没有认识我之前,他也还是个玉树临风的小伙子。

这两个人因为认识我,开始走上了青春的下坡路。不过我有足够的底气挺着胸脯认为,他们从来没有后悔认识我,爱上我。

坚强小姐之所以叫坚强小姐,原因太多。她果敢生猛,走起路虎虎生风,说起话掷地有声。

倔强先生就不一样了,他是个文科男,历史极好,对各种战役如数家珍;文笔出众,用笔精准而犀利,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对文字的热爱。

倔强先生和坚强小姐是裸婚,没房没自行车没录音机,只有一颗相依到老的心。坚强小姐用她一贯的果断选择了这个男人,事实证明她是个明智的女人,这是后话。刚刚在一起的时候,总会柴米油盐磕磕绊绊。

坚强小姐曾经为谁刷碗制订了严格的计划,一三五你,二四六我,周日猜拳,那时的他们,过着平淡而又幸福的小日子。

后来因为我,他们平静的小日子开始变得有些乱糟糟的。

我哇的一声要吃饭,哇的一声要撒尿,哇的一声要玩具,让两颗年轻的心颇感迷茫与烦躁。这时候我可爱的狮子座小姐出现了,她身为坚强小姐的妈妈,义不容辞地把我搂在怀里,至今仍未松开。

日子就这么细水长流地过了下去,一晃十几年。如果那件事没有发生,我们家或许是特别完美的一家。我没吹牛,真的特别完美。

那天是我第二次看坚强小姐流泪,第一次是她失去了父亲。她很快擦干了眼泪,雷厉风行地收拾行李,和倔强先生一起去了上海。

从上海回来后,坚强小姐和倔强先生把我叫到房间里,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自己去解决所有事情,最后微笑着告诉我结果,是他们用来保护我的惯用手段。

不过这次他们表现出深深的挫败与不安,他们选择让我知道并积极面对。我刚开始并没有把这事想得太严重,坚强小姐已经在我生命里狂暴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会离开我。

随后,坚强小姐开始了漫漫的斗争之路。化疗打针吃药,无所不用其极,坚强小姐私心想着等我高考完再去做手术。

她很少哭,面无表情地把针扎在肚子上,渐渐有了密密麻麻的针眼。化疗对身体产生了巨大的伤害,她越来越虚弱,我也越来越害怕。

当一个坚强太久的人对你示弱,你会极度恐惧。我看着白血病这种肥皂剧里才会出现的狗血剧情,发生在坚强小姐身上,真的心疼,也替她委屈与心酸。

倔强先生在此时表现出了他的倔强本性。对一个中年男人来讲,离开工作二十几年的地方并不容易。但是治疗的费用越花越多,普通的工资已经无法负荷如山的账单。他倔强地选择了跳槽,在一个略微尴尬的年龄换了新的工作。

那是个刚刚起步的事业,已经老大不小的他带领一群刚毕业的年轻人打拼,辛苦自不必说。可他兴致勃勃充满干劲,再累也把微笑留给我们,家境也因此慢慢好了起来。

坚强小姐的愿望并没有达成,她的年龄与身体都无法等到我高考后手术,她选择了在小高考前离开我前往苏州。这是一条光明与黑暗并济的路,通往康复,同样也可能通往死亡。

她在临走前抱着我哭了一大场,像是再也见不到一样。她用绝望又眷恋的眼神看着我说,她负责活着回来,我负责制霸考场。

人真心一瞬间就会长大,此后我浪子回头成绩一飞冲天,都是因为这个眼神。

和坚强小姐同一批接受手术的二十个人里,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活着,我当时被这个概率吓到腿软跪下。

经历排异这一关时,坚强小姐遇到了最大的困难要说服身体接受其他细胞并不容易。肠道排异的时候,她不停地流黑水,医院无情地下了病危通知单。倔强先生并没有理会,他平静地打了个电话给我,声音毫无波澜。

高二寒假,我和倔强先生在医院陪坚强小姐过年。三十晚上,一家人缩在病房里看着春晚,突然从隔壁病房传来撕心裂肺的号哭。又一个人去了,让这个本该欢乐的夜晚变得如此苍凉。我看着早已习以为常的坚强小姐,紧紧抱住了她。

夜里两点,我带着坚强小姐的粪便到楼下化验。因为过年,医院人已走空,不敢坐电梯的我,摸黑走着灯坏了的楼梯,听着悲切的号哭,突然平静了下来。

恐惧的极限最多也就是死亡,而坚强小姐正好好地活着,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现在坚强小姐正好好地在家里休养,她脱下了她的坚强,换上了温柔的蓬蓬裙。她喜歡叫自己宝宝,叫倔强先生四哥哥,喜欢对每个人撒娇。

她仍然尽力做好她应该做的,按时吃药,做一点家务,帮狮子座小姐分忧,努力看书,打太极拳,一切都很美好。倔强先生每天出门前,从坚强小姐手中接过外套,更加勇敢更加果断,虽然骨子里还是爱逗趣、爱卖萌。

坚强小姐、倔强先生和我在微信群里时不时地互相表达爱意,我们最好的优点就在于从不吝啬表达爱与感激,我对此感动不已。

现在,我仍怀着一颗淡定又虔诚的心等待坚强小姐术后第三年。等过了这个坎,我就越来越有信心陪他们走向下一个三年,三年又三年。

直到老得哪也去不了,也依然是彼此手心里的宝。或许病魔让坚强小姐变得不好看,或许时光让倔强先生变得不年轻,我依然对他们深爱不已。

爸,妈,女儿永远爱你们。

什么叫孤独呢?

以上是我2014年写的周记,今天无意翻开来,想着妈妈已经去世两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