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汉与我的大学

意林 日期:2020-3-23

一个人逛书店的时候,我常常想起我的朋友老崇。他比我年长5岁,戴一副黑框眼镜,最大的爱好是逛书店。

如果不走近他身边,闻到那股垃圾桶般的味道,你很难发现,老崇其实是个流浪汉。

在我的母校复旦大学,他一度还颇有名气。身高一米八几的老崇成天手提几个塑料袋,在校园里穿梭,见着瓶子或报纸就拾起来。

撞上老崇的时候,我还是个本科生。纪录片课的老师要求我们去拍个片子,我脑中马上出现了老崇的样子。

连续好几天,我扛着摄像机在校园里寻找老崇。但当我根据保安的提示找到他时,却紧张得吐不出一个字来。

对我这个突然闯入的陌生人,老崇倒显得非常轻松。他完全不能理解我为什么对他感兴趣,但还是爽快地答应了拍摄要求。甚至,当我累的时候,他主动要求帮我拿摄像机。

不瞒你说,我在心里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将机器递了过去。老崇没有像我隐隐担心的那样,一拿到机器撒腿就跑。相反,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跟我聊起天来。

我开始尝试以平和的姿态去接近老崇,渐渐发现,外界对这个男人的传言并不真实。

在山东老家的农村,老崇一直读到高中毕业。可家境困难,他最终选择外出打工谋生。2004年,22岁的他只身来到上海,在好几家小餐馆做过配菜工,后来听了老乡建议,开始“捡瓶子”。

“捡瓶子”一度是收入不错的行当,但老崇坚持只在大学校园里捡。他有那么一点心高气傲,感觉在外边拾荒过于丢人。并且,在“工作”以外,他还希望过上“大学生活”。

他常常去旁听复旦的一些公开课,最喜欢历史系的课,葛剑雄、樊树志先生的课他都听过。

我开始每隔几天就扛着摄像机去跟拍老崇。拍累了,两人就随意席地而坐,东南西北地胡扯。

我看老崇的视角,越来越平。尽管他还是浑身酸臭味。

有时,我甚至是仰视他的。

一次,我与老崇并排坐在草坪上,摄像机随意架在不远处。聊到兴之所至,老崇突然大声吟起诗来:“人生本来一场空,何必忙西又忙东。千秋功业无非梦,一觉醒来大话中。”吟诗的时候,他潇洒,爽朗。直到今天,我依然对那一幕印象深刻。

入夜以后,老崇就走进复旦南区的露天体育馆,跳进一个凹槽里睡上一觉。在那儿,他曾经养了一只出生不久的流浪猫,每天喂它吃喝。小猫后来长大了,不知所终。拍完纪录片,又过了半年,老崇的手机再也打不通了。

毕业后,我转而攻读社会工作的硕士研究生,并在一个服务弱势群体的民间机构实习。我曾经亲眼看见,在一个废弃的停车场里,几个流浪汉分工合作,洗菜生火,轮流做晚餐。一碟青菜,几杯劣质白酒,几个人聊得天高地阔。而在一个破旧的简易棚屋前,一位老人就着月色,拉起自己心爱的二胡,余音悠悠,环绕陋室。

置身于这样的画面中,我总会想起老崇,想起在那个阳光和煦的早上,老崇伏在课桌上,在一本破烂的本子上安静地写着自己的日记。透过教室的玻璃窗看去,他与复旦学生并无两样。

那部记录他的片子,我最终取名为《我的大学》。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48636.html

做生意要会“折腾”

对的事情就应该坚持,对的事情总会有好的结果

锁进抽屉里的蒸汽Finger

35美元与35万美元

妖怪的绅士风度

算法是怎么让你上瘾的

那些工作狂皇帝

为你把耳朵伸长的人

拿破仑与毛皮商人

老胡和毛毛的爱情

最新文章阅读

  • 假如你二十岁,正要去读中文系

    二十岁那年,我瞧不起很多人。比如我会非常佩服很牛逼的李敖,而瞧不起当时还不是太牛逼的韩寒等青春写手。那时,年龄还没有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治疗各...

    青年文摘2020-3-24
  • 路在脚下

    二十多年前,一个高高大大的农村壮小伙子,因一次意外,从一片白茫茫的医院苏醒时,捡回了性命,丢失了双腿。 没有脚了,也没有路了,从此就不再需要鞋了...

    意林2020-3-24
  • 不能被增加的人

    我打算送一件礼物给一位国外的朋友的时候,才忽然发现,原来这世界上有一种人,你简直无法用任何东西来增加他,他自己已是一个完美的宇宙。 也许我可以学...

    读者文摘2020-3-24
  • 表达祝福的话语

    表达祝福的话语 1、尽管没有浪漫倾城的风花雪月,也没有意乱情迷的海誓山盟,但我们却能感觉到彼此相偎时的那种心跳!我爱你! 2、“相爱的...

  • 老啃族:做城市的人,操农村的心

    “啃老”、“自啃”或者“老啃”,这个并不严谨的分类,大致可以囊括工作着的年轻人。“老啃族”,准确描述着...

    读者文摘2020-3-24
  • 汪涵的真情守护

    不久前,湖南卫视娱乐脱口秀栏目《天天向上》策划了一期以“考上名校的学子”为主题的节目。 来自北京电影学院2012级的新生张艺萌、金鑫等多位...

    读者文摘2020-3-24
  • 北大的气质

    进入大学后,有不少片约找上门来,我对他们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我只能给出寒暑假的档期。明星读大学,很多都是走个过场,大家各取所需。但我希望自己...

    意林2020-3-24
  • 为孩子降落的雪

    雪在初冬落地松散,不像春雪那样晶莹。春天,雪用冰翼支撑起小小的宫殿,彼此相通,在阳光下,像带着泪痕的孩子的眼睛。春雪易化,好像在说它容易感动。...

    读者文摘2020-3-24
  • 生命中总有一些东西让我们敬畏

    为逃避服兵役,韩国当红歌星刘承俊入了美国国籍,此举招来韩国民众大怒,于是骂声一片,刘承俊拍的广告被束之高阁,主持的电视节目被替换。就在前不久,...

    人生感悟2020-3-24
  • 我的男友是理科生

    小时候,老师常说的一句话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事实证明,我不是一个听话的好学生,数学、物理、化学无一精通。无奈之下,分科...

    青年文摘2020-3-24
  • 网购手机

    买家:这个手机的铃声怎么样? 卖家:绝对能响! 买家:这个手机的最大优点是什么? 卖家:可以打电话。 买家:哦!有什么缺点呢? 卖家:不能剃须。 买...

    故事会2020-3-24
  • 三个不合时宜的词

    第一个是红颜薄命。不是因为有了红颜,然后才薄命。只为一个人应该薄命,所以才罚做红颜。这是清人李渔的美人观。五个重罪犯是一个团伙,被拘留在地狱,...

    青年文摘2020-3-24
  • 为什么大雁要排队飞行?

    大雁在冬季来临迁徙时,常常排列成整齐的“人”形或“一”字形,自北向南缓缓掠空飞行。大雁在飞行时,除了扇动翅膀外,主要是利用...

  • 相信自己并且喜欢自己

    学会爱自己,让自己的身体长得更强壮,让灵魂陶冶得更高尚,这样才能更好地关爱别人,也能更好地去接受别人的关爱。 有一位顶尖级的杂技高手,一次,他参...

    人生感悟2020-3-24
  • 我读懂了落叶

    秋日,行走在林间的大道,总会感叹满地堆积的黄叶。一夜之间,风起,叶落,无声。没有半点痛苦和挣扎,面对凛冽与萧瑟,叶是坦然的。 春日萌芽,汲取阳光...

    读者文摘2020-3-24
  • 有些幸运,从未离开

    一个朋友发来一篇她所激赏的文章,标题是“上帝以这种方式告诉我他与我同在”。讲的是一个女子,因为母亲病重而急于从美国赶回国内,机票钱是7...

    读者文摘202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