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是不是年轻的爱情看不清

是不是年轻的爱情看不清

意林 日期:2021-11-20

据说每个人小时候都有一个宿敌叫“别人家孩子”。这个“别人家孩子”天天就知道学习,长得好看又听话,回回考年级第一,会做饭,会8门外语,在外地上大学一个月只要400块钱还嫌多。

琳宝也不例外,只不过她的宿敌有了更具体的代号丁小海。

琳宝从三岁起就瞧邻家小男孩丁小海不顺眼:听话懂事嘴巴甜,从小学到高中的成绩一路遥遥领先。

被比下去的琳宝敢怒不敢言,只好背地里变本加厉地欺负丁小海。升大学时,琳宝超常发挥考上这所末端重点大学,丁小海则马失前蹄也摔了进来。

上火车之前,琳宝妈千叮咛万嘱咐:“琳琳啊,到了学校好好照顾你小海弟弟啊。”

开学不过一个月,就有好事的女生来打听琳宝和丁小海是什么关系,琳宝没好气地回答:“那是我弟!”惹得数学系小姑娘们纷纷摩拳擦掌,又是电话又是QQ,把丁小海折腾得晕头转向。

其实,丁小海那样的小男生哪里好?反正琳宝是不屑一顾的。丁小海一副傻乎乎的样子,怎么能跟经济系的“系草”于洋比呢?提起于洋,琳宝不自觉地红了脸,在心里不停地勾画他的样子:一米八五的身高,棱角分明的脸庞,T恤领口处裸露的锁骨又有点小性感,这才是男朋友的最佳人选。

怎么能让于洋注意到自己呢?琳宝想起了丁小海。

架不住琳宝的连哄带吓,一个星期后,丁小海垂头丧气地把一份档案递给了琳宝,上面记着于洋的兴趣爱好及择偶标准,甚至详细到他每晚9点半准时去操场跑步,周日下午去新校区C1教学楼听选修课。

第N次在C1教学楼“偶遇”琳宝的时候,于洋终于开口了,“不如去喝杯咖啡?”

琳宝有些拘谨地坐在于洋对面,轻声细语,眉目含情,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可以这么温柔,但这究竟是爱还是疏离?琳宝一时间有点分不清。

丁小海恋爱了。

琳宝没想到,有着“杨丞琳她妹”称号的杨姗姗居然看上了丁小海那个傻小子。看着杨姗姗那张幸福洋溢的脸,琳宝的心却又没由来地疼了一下。

跟于洋的感情依然不温不火,在他面前,琳宝永远是温柔端庄的女朋友,带出去,在各路朋友面前都能赚足面子。只是琳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是嚣张跋扈的活泼派,跟于洋出去的时候却安静得宛如一幅画。杂志上说如果你愿意为了另一个人而改变自己,那就证明你喜欢他。可是琳宝想,她并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啊。

那天在club,于洋揽着她的肩膀教她喝酒,琳宝喝完后在沙发里就像陷在了天旋地转的迷宫里。

忽然间她感觉到一双手在身上游走,是于洋。琳宝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巴掌就甩了过去。

琳宝拎起包头也不回地走出club。夜风微凉,她抱着自己的胳膊,有点不知所措。其实并不是琳宝封建,她只是不能容忍轻浮。

琳宝约丁小海在校门口的奶茶店见面,一刻钟过去了,出现在她面前的却是丁小海和杨姗姗两个人。杨姗姗挽着丁小海的手臂,看起来仿佛是韩剧里惊艳的一对璧人。

琳宝颓了,窝在寝室里像只准备冬眠的熊,大家都以为她被于洋甩了,正暗自神伤呢。只有琳宝自己知道,原来她喜欢的,一直是跟在她身后,被她欺负的丁小海,只怪年轻的爱情总是看不清。以前琳宝一直偏执地认为,能让自己变得温柔的男生才是最爱,但是现在她懂了,你在谁面前毫不掩饰真实的自我,谁就是离你的心最近的那个人。就像《剪刀手爱德华》里说的,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谁,而是因为我在你面前可以是谁。

在寝室蜗居了半个多月,琳宝决定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在楼下,她遇见了杨姗姗,奇怪的是,跟她牵手的男生竟然不是丁小海。杨姗姗看见琳宝,面无表情地走过来,她说,琳宝你不知道丁小海喜欢的一直是你吗?他高考时把数学卷子乱写一通,就为了跟你考同一所学校。你在他心里的地位我撼动不了,所以我退出。

琳宝的心在那一刻,忘记了跳跃。几秒钟后,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连忙飞奔上楼打开电脑,看来丁小海果然是个“状态控”,所有的心情都会含沙射影地发表在校内网上。只见他的校内网状态写着:

“说谎话的孩子鼻子会变长。我对她说,没有她我依然过得很幸福。所以我是个长鼻子的匹诺曹。”

琳宝的鼻子微酸,她把自己的状态也更新了:

“说谎话的孩子是小狗。我对他说,就算世界上的男生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喜欢他。汪汪。”

半个小时后,寝室门被敲得震天响,丁小海在门外喊:“那个说谎的小狗快点出来开门,匹诺曹来了!”

琳宝就笑出了眼泪。她想起校内网的那句名言:当我们在友情中找到爱情,在爱情中发现亲情,又在亲情中品出爱情和友情的味道时,才会体会到幸福的真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