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无法溯流而上回到你的身边

无法溯流而上回到你的身边

意林 日期:2021-11-1

A

莲城第一眼看到乔生,就知道他是她在茫茫人海中,要寻找的那个男人。

那一年莲城24岁,大学毕业,但并没有工作,而是靠喜欢的漫画给杂志自由撰稿,养活自己。尽管稿费算不上丰裕,但莲城依然活得开心。没有灵感的时候,她会去地铁里呆一个上午,坐在角落的位置,看那一程程上下的陌生人。很多时候,莲城无须抬头,只从他们脚上或精致或粗糙的鞋子,便能准确地判断出这个人在北京的生活状态;而当她的视线上移,落到那一张张疲倦、谨慎或者小心翼翼的脸上的时候,她敏锐的洞察力,则会直接刺穿此人的躯壳,直抵他用力遮掩之下的内核。

所以当莲城在地铁里,看见乔生洁净朴质的棕褐色皮鞋,安静地踏在地面上,神情镇定、自信,又从容不惧,她忍不住去看他的眼睛。而乔生也恰在那一刻,与她视线相遇。

莲城当即就电击一般震在了那里。她看着面前这个犹如一株桐树般稳妥安生且可以放心依靠的男子,面容干净,头发浓密,嘴角微微上翘,有洞悉一切俗世纷扰的微笑。莲城忽然很想走过去,捧起双手,将那一抹柔韧的笑意温柔地接住。她当然没有走过去,却是在他礼貌的点头示好中,有醉酒后微微的晕眩。她是看到秋风里飒飒席卷着的枯黄的落叶,又有针刺似的冷,嗖嗖地自裙裾边旋转上来。她被他吸引着,出了喧嚣的地铁,且走了长长的一程,并在离他公司不远的一个报亭旁才停住,她也发现了自己的失常。

她显然被这样的自己吓了一跳,转身要走时,却听他在唤她:姑娘,你的丝巾。她回头,像个做了错事的丫头,惊慌地走上前去,将被风刮到他身边的丝巾接过来,又慌张地道一声“谢谢”,便再也不敢抬头去看他的眼睛。

但他却在后面笑着冲她喊:“丫头,秋天风大,记得不要再粗心地弄丢了东西。”

她不敢回头,一直走,一直走,走到一个安静无人的拐角,这才停下来,喘着粗气,并很快地意识到,她再一次丢了一样东西在他的身边。

那样东西,当然,是她的心。

B

莲城记住了那个报亭旁的广告公司,亦记住了乔生温和的面容上,那双让她瞬间波澜起伏的眼睛。

她很快在网上查到了乔生公司的信息,并在公司内部网上,得知乔生是广告公司策划部的经理,策划过的广告,几乎都以其耳目一新的视觉冲击,给商家带来了丰厚的利润。她还在一个人才网上,寻到一则乔生的简历,发现他竟然与自己一样,毕业于北京一所知名大学的广告设计系,但却是长了莲城15岁,应当是这一专业初建的第一批学生。

莲城又在记忆里认真地搜索乔生的名字,突然间忆起,她读大一那一年,乔生曾经去学院里,做过一个关于广告方面的讲座,只是当时莲城忙于一场开过便凋零的爱情,根本无暇关注这些每日都会有的讲座。她只听彼时的一个舍友回来说,下面听讲座的女孩子,快被他激情四溢的演讲给迷疯了,一个小时的讲座,却因为此起彼伏的问题,而拖了两个小时才结束。那时莲城只淡淡一笑,便躲进梦幻蓝的帘子里,想刚刚在学校的水杉林里,那个高个子的男生,突然从背后将她抱住,深情拥吻的炽热瞬间。

她不知道这一错过便是6年。期间莲城一路走一路丢地谈了三场爱情,皆是看电影般散了场,便忘记了,只剩她一个人,在寂寞的夜路上,踩着月亮下的影子孤单地走。而乔生则继续做那个被许多年轻女孩不息缠绕,却始终安静走路的男人。

还好,命运让莲城再一次以这样的方式,偶遇到恰是最好的乔生。

莲城知道这一次,她不能够再错过。她在北京,四处游走的两年里,一度对能够遇到一个喜欢的男人,不再抱有信心。有时候她会去参加一些Party,在烟雾缭绕里看各式的男人,要么寡淡无味,要么过分甜腻,犹如那嗡嗡叫着的苍蝇,黏上你,赶都赶不去。这样的时候,莲城总是在一片喧嚣中,有丢掉魂魄般的无助和忧伤。

究竟要一个人走到什么时候呢?莲城在地铁里看来来往往忙碌不休的人群的时候,常常这样问自己。

而今,她终于从乔生这里寻到了那条通往幸福的轨道。

C

莲城在乔生公司旁边的咖啡馆里,等到第三天的时候,乔生终于进来,且发现了在角落里无所事事地看着他的莲城。

恰好没有了空位,乔生自然地坐过来,呷了一口雀巢咖啡,而后微微笑道:“我们见过面,记得么?”莲城的心怦怦跳起来。她的脸即刻红了,低头摆弄着手中印花的匙子,小声道:“当然记得,在地铁里。”

乔生突然爽朗地大笑起来,这一声笑让莲城的心犹如洞开了一扇窗户,她站在明净的窗前,一眼便看到了乔生心中那片温柔的绿意。然后她便听见乔生说:“不,不是地铁里,是6年前,我去一个大学里做讲座,在广告学院的门口,惊鸿一瞥,遇到了你,如果没有记错,那时你穿了一袭白色的连衣裙,裙摆上有紫色的小百花,风吹过的时候,就像一圈紫色的小火苗,雀跃围绕着你。那是我毕业后,第一次回母校,你的出现让我瞬间想起我的初恋。她和你有一样明亮的眸子,一样不经意的调皮与羞涩。”

莲城惊讶地抬起头来,隔着两杯咖啡的距离,望着陷入柔情回忆之中的乔生。她想命运究竟有怎样神奇的魔力,让她与乔生竟是在错过之后,又以这样奇妙的方式,想起那段注入各自记忆的纯美时光?

那杯咖啡莲城与乔生喝了一个小时。喝完最后一匙的时候,莲城起身却没有走,而是看着乔生,勇敢无惧地说:“可不可以陪我去校园里逛一次,那里有我们共同的回忆。”

乔生请好了假,便与莲城打车去了坐落在郊区的校园。莲城在车上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竟是有了时光倒流的感觉,似乎她被载着,与过去那个曾经对爱情心存了美好的小女孩,柔软相接。她在窗户模糊的影子里,看见乔生亦是如此悄无声息地看着窗外。是不是他也想起了很多年前,那个热恋中的自己?

莲城与乔生,几乎走遍了校园里每一个角落,最后他们累了,在水杉林里的一个木椅上坐了下来。触到那温厚的木椅的时候,莲城的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她想起她的初恋,即是从这里开始,亦是在这里结束。

她要去拭泪的时候,乔生的手伸了过来,而后很轻很轻地为她擦去眼角的泪水。莲城的身体犹如一个城堡,被外界一种强大的力量瞬间击中,硝烟弥漫中,她只听到她与乔生浓重的喘息,犹如一艘夜航的船,穿行其中,流连不止。

莲城知道,那一刻的她与乔生,皆被过去的一场爱恋,席卷至不再回来的时光。

D

莲城开始与乔生约会,在一切他们各自曾经去过或者存有记忆的地方。咖啡馆、郊区的林场、临河的茶室、后海、颐和园、香山,记忆指向哪里,他们的脚步便返回到哪里。而他们之间的爱,亦会随之愈加地浓郁热烈。

莲城从来没有问过乔生的家庭,只知道他有一个做翻译的妻子,常常游南走北,少有在家的娴静;而已经读了大学的女儿,亦不在身边;他一个人在北京,日日为工作而忙碌,从来无暇顾及其余,是遇到了莲城,方才将那些孤单的时光,一段一段地装点起来,挂满寂寞的窗前。

乔生亦很少问及莲城的事情,他似乎对于酷似他初恋中疯狂爱过的女孩的莲城,没有深处探索的好奇。他买很多的东西给莲城,衣服、首饰、画笔,甚至小到指甲油,他也不会忽略。莲城小小的出租屋里,很快被乔生所买的东西充满。莲城坐在其中画画的时候,觉得心里满是喜悦,就像坐拥了整个世界。那样的充实与幸福,她只在初恋的时候,才真实地感触过。

而今乔生的到来,让莲城知道,原来爱情在她的心底,一直还留有生命,只等那春风吹过,湿润泥土下生机的根茎,探出头来,品味那清晨甘露的津甜。

莲城的一些漫画,被乔生看中,用到一则广告中,很快给商家带来无穷效益,并在当年的一次广告评比中,一举拿下了冠军。去参加大型Party的时候,莲城兴奋莫名,车行至中途,她便给乔生发了短信说:“乔,想着我们在爱情之外,还可以以这样的方式,心灵相通,我的心里,便有无边的喜悦。”这条短信,并没有像往昔一样,得到乔生的回复。莲城只当乔生没有看到,但想着片刻后就可以看到他,便也没有再打电话问询于他。

但及至到了,却发现在门口等她的不是乔生,而是一个带了一脸怒容的中年女子。莲城看着这个女子一步步走近,她的心里,忽然一阵恐慌。

她终于知道,没有回复的那条短信,惹下了怎样的麻烦。

E

那次Party,莲城没有进门,便被乔生的妻子堵在了外面。她以为会有一场急风暴雨似的争吵,但却被这个叫美即的女子,冷冷地请到一个车上。

车最终将她们载到了一个熟悉的咖啡馆里。莲城曾经与乔生在这间咖啡馆里,靠近角落的一张桌子旁,度过了许多个无法入睡的夜晚。莲城一度被失眠的乔生眼睛中无助的野性所吸引,且无法自拔。她一直以为,乔生的失眠,是因为爱她、想她,所以无法入睡,才将她叫出,陪他度过难熬的漫漫长夜。是到此刻,她坐在他的妻子的对面,才知道,那个隐藏在乔生背后的故事。

乔生曾经在大学里爱过一个来自海边的清纯女孩,他们有过一段浪漫美好的初恋时光。直到美即的加入,才打破了这样的完美。美即的父亲,彼时是大学里最有名望的教授,宠爱女儿如掌上明珠,可以为了她的要求,不惜一切代价。那个女孩,在美即的描述里,有与莲城一样古典唯美的双唇,一样明净闪亮的眸子,一样瘦削惹人怜爱的肩膀。甚至在看到莲城的第一眼,美即以为是乔生初恋情人从时光里走过来了。

美即那样痴情地爱着乔生,但乔生却并不爱她。就在毕业的前一年,乔生喜欢的女孩出了事。是因为一次任性的出游,被学校查到,以夜不归宿给予了记过处分,那是个神经敏感脆弱的女孩,这样的处分,贴在尚不开化的校园里,引起的猜疑和鄙视,可想而知,给女孩带来的压力有多么大。女孩最终顶不住这样四面八方的鄙薄,逃回家去,且再也不肯回来读书。

那则处分,是美即的父亲经过审查后,签字同意的。乔生曾经为此去求美即的父亲,但却被冷冷拒绝。他在女孩退学回家后,有过疯狂坐车去寻她回来的努力,但却因为女孩所住山村的偏远和地址的不详,而始终没有成功抵达。

乔生对于美即,即是在最终绝望之后,突然生出了热情。那种热情,几乎将美即燃烧掉。她一度以为寻到了真正的爱情,是乔生真的爱上了她,两年后他们毕业,乔生娶到了美即,她才真正明白,乔生根本不是在爱她,而是在用这种方式,残忍地报复于她和她的父亲。

而当他遇到了酷似初恋女孩的莲城,心底的波澜,再一次将他的理智掀倒在地。他一次次地约会莲城,为她买各式的东西,在地铁里便对她微笑,并记得6年前曾经与她擦肩而过,不过是因为他依然无法从过去的记忆之中走出。这个被爱击倒在地的男人,他原本是这样地执拗且疯狂。

莲城与美即分开的那个黄昏,天空开始飘下零星的雪花。莲城仰头看了许久许久都没有动。路人只道是她痴迷于这冬日的第一场雪,却不知道,那时的她,不过是在将心底疯狂涌出的泪水,以这样的方式,倒流回到最初的地方。

而泪水可以倒流,时光却永远无法回去。就像这一场爱情,她与乔生都将彼此,当成可以溯流而上的舟楫,载着孤单的躯壳,试图回到将心丢落的那个地方。

可是最终,她与他,还是被时光远远地丢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