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足少女爱过坏小子

意林 日期:2021-7-3

没有交集的生活

最开始,他们的生活并无交集。

夏静是全年级最拔尖的学生。她内向少言,还具备所有好学生的素质。老师和同学都喜欢她,但夏静,并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凌朗是体育特长生,热衷网络游戏、踢球,以及捉弄女生。

班上的女生差不多都被他欺负过,唯独夏静,除了必要的交作业、大扫除等事情,她没和凌朗说过一句多余的话。

凌朗l米8几的个子,坐在最后一排。夏静个子小,坐前排。高中过了一年多,她甚至连凌朗的样子都记不清楚,只知道班上有这么个人,成绩垫底,品行顽劣。可夏静是羡慕他的,她就不能像他那样,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直到有一天,凌朗的母亲找到她,夏静的生活才开始有变化。她说,我儿子可能喜欢你。

夏静愣了,这怎么可能,太荒唐了。凌朗的母亲又递给她一张纸,说你看,我儿子写的是你吧?

是一张淡蓝色印着白云的信纸,歪歪扭扭的字里写满凌朗对一个女孩的喜欢。

凌朗的母亲说,我很开明,这件事情我也会保密。我了解儿子的性格,我只想让你帮帮他,他的成绩太差了。依他的性子,除了你,任何人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

才女也有爱

夏静不知道该如何接近他,她有点害怕凌朗。校门口,他常叼根烟,歪着头倚在树上,朝经过的女孩打口哨,十足坏小子的模样。

第一次正面交锋,夏静在网吧门口等了他整整两小时,他出来后,吊儿郎当地说,哎哟,这不是全校闻名的才女吗?请问有何贵干?

夏静憋红了一张脸,鼓足勇气仰起头看他,跟我走,你敢吗?

有什么不敢的?他哼了一声。

她带凌朗去的地方是麦当劳,请他吃了饭,挑了个角落里清静的位子,打开课本,说,快点做作业,我和你一起。

凌朗说他长这么大就不知道作业是什么东西。夏静说那好,我做完,你抄我的。

这是一次艰难并且别扭的交锋,好在夏静胜利了。凌朗第一次按时完成作业,尽管是抄来的,以前他连抄都懒得抄。他趴在桌上低头写字的时候,夏静就在一旁看着他,她从未这么近地端详过一个男生。他有一双清亮的眼睛,长期锻炼的缘故,肤色很健康,双唇抿成一道轻轻上扬的弧线,唇边是刚刚长出来的一圈浅色的胡须。

那天回家很晚,凌朗一路送她到门口。

夏静一如平常那样少言,偶尔抬头看夜空的星星,凌朗话多,说个不停。她有时应他几句,更多时间是沉默。

那个和她一样叫“静”的女孩,给凌朗回信了。所以,他那天心情大好,没有刁难夏静。凌朗在路灯下小心地把信折叠好,藏进衣服口袋。他问,喂,才女,有人追过你吗?

夏静说没有。他又问,那你喜欢过别人吗?夏静瞥了他一眼,没吱声。凌朗哈哈大笑,像你这样的书呆子,问你也白问。

去他妈的好学生

凌朗的表现完全由心情而定,而他的心情,又全部在来来往往的信件里。可怜天下父母心,她实在不忍拒绝凌朗的妈妈。

一天,放学后,夏静找不着他,一打听,才知道他被几个高三的男生堵在胡同里。凌朗人高马大,对方也不敢贸然上前,等夏静跑过去的时候,他们还在僵持着。

凌朗吼她,神经病,你来干吗,这没你的事,快滚。

然后,凌朗抄起地上的一根木棒就扑了过去。夏静叫来了班主任……

凌朗受了伤,也受了处分。和凌朗打架的男生抢了他的书包,拿走了那些信,一个传一个地大声读。

信里那个叫“静”的女孩曝光了。任凭老师怎么问,凌朗就是咬着牙一声不吭。后来,老师又找到夏静谈话,说,他是为了你打架的吧?

这么乌龙的事情,她该如何解释?否认,事情就会更复杂,老师会没完没了地询问,直到水落石出。点头说是,倒是省掉许多下文。

夏静亲口承认,整件事全部由她而起,如果要处分,她也逃不掉。凌朗的脸上,忽然有一种扭曲的神情。

一连数日,他们都没讲话。再后来,夏静在课本里发现一张字条:谢谢你,对不起。

她回头去看,发现凌朗趴在桌上,修长的身子弯下去,像一只悲伤的鸵鸟。

夏静回了字条:我一点都不在乎,去他妈的好学生。

她的心里,忽地生出一种酣畅淋漓的痛快。17岁的年华,盛开第一朵鲜花。

那个与她同名的女孩,夏静见过一次。她们的确很像,都有一双细长的眼睛,成绩也都是出类拔萃。女孩站在门口,微微探着身子,说,凌朗,我来了。

彼时,放学时间过了一个多小时,教室里只剩下他和夏静。

金秋十月,夕阳刚刚照下来,他像变魔术一样从背后拿出一束玫瑰花,在夏静面前晃了晃。

凌朗笑得很得意,他说,今天正牌的来了,你再也不用做我的绯闻女友了。

凌朗走得太急,风一样从她面前刮过去,落了一片玫瑰花瓣。夏静捡起来,铺在掌心。

她看到他们在教室门外说话,两个人都是侧影。凌朗把花递过去,女孩接过来,笑了笑转身走掉。凌朗望着她的背影,高高的个子矗在夕阳里,凝固成一座雕像。

从那以后,夏静再也没见到他整理信件。他不玩游戏了,也不欺负女生了,有时还会主动约夏静一起去麦当劳写作业。她也不避嫌,在所有人眼中,将错就错地做着他的“女朋友”。

高三的第一次摸底考试,凌朗出人意料地考进班级20名。

他的母亲再次跑到学校,握着夏静的手,感激得语无伦次。夏静笑笑,不多解释。其实这一切全都与她无关,是那个与她同名的女孩婉拒凌朗后说了一句话,我等你和我一起考上相同的大学。

时间终会解答所有疑问

凌朗真的行,他果真和女孩考上了同一所学校。他后来给夏静发短信,要请她吃饭,夏静婉言谢绝了。她时常会想,凌朗到底是她的一个什么人?是有名无实的乌龙男朋友,是改过自新的叛逆少年,还是唯一一个让她的心悸过的坏小子?

夏静并不想去寻一个准确的答案,时间终会解答所有疑问。青春年月,有那么一个人,你跟他一起走过,看着他一点点地印上你的痕迹,打上你的烙印。这已经是你们之间最美好的事了。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46924.html

成了“熊猫眼”,看到的还是商机

山行

我是让父母放心的儿子

窦骁:聪明的绅士刚刚好

礼物,不满

薄雨清明

水果这么吃不如不吃

发上之花

你这病,初步诊断是见了爱情

把钓鱼岛“搬”到美国去

最新文章阅读

  • 两年清福

    李四去世两年还没投胎,一直在地府排队。这日,他遇到了刚来地府的同村张三的魂儿。 张三见了李四就说:“你这两年是白搭了,还不如我,美美地在人...

    故事会2021-7-9
  • 骑上扬州鹤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骑上扬州鹤 【汉语拼音】qí shàng yáng zhōu hè 【近义词】:骑鹤上扬州 【反义词】: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成...

    成语故事2021-7-9
  • 让蒲扇热销欧美

    一位在老家和父母一起靠加工蒲扇过日子的福建小伙子,在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日益兴起的“洋工潮”,来到美国纽约华尔街附近的一家工厂里上班...

    意林2021-7-9
  • 刘翔该怀念

    作为运动员的刘翔退役了,但他新的职场生涯才刚刚开始。 “刘翔退役了”,尽管早有预期,但当这件事终究成真的时候,心中仍充满了不舍和惋惜。...

    读者文摘2021-7-9
  • 不怕押中的考题是好题

    每年高考作文题公布后,都能引发公众吐槽的狂欢。这也挺好,每年这时候全社会鸡飞狗跳,不要说考生紧张,家长几乎都疯了。为了保障高考,毒青蛙的,封电...

    青年文摘2021-7-9
  • 《国王的演讲》观后感700字

    《国王的演讲》观后感 这周五晚大家闲来没事,一群无聊的同学们便忙活着在自己的小活动室里放映了一部电影——《国王的演讲》。这部电影只是以...

    观后感2021-7-9
  • 处处留心皆花期

    海棠 每年春天,海棠花开的时节,我一定要寻理由反复路过文化路上那三棵老西府海棠。在这座城市里,她们大概算得上是祖母级的海棠树了吧。每棵树的树干都...

    读者文摘2021-7-9
  • 墙高万丈,挡的是不来的人

    有些话,说得顺理成章,理直气壮。 “我没有时间。” “我赶不及。” “要开会。” “不,真的挤不出空当。” ...

    人生哲理2021-7-9
  • 你的槽点,我的天王

    当微博上以取笑张杰为日常例行娱乐的时候,数量众多的张杰的粉丝“星星”却是真心喜爱他。 腾讯娱乐曾经做过一次针对中小学生的追星调查,发现...

    意林2021-7-9
  • 诽谤时尚

    时尚像个暴君,顺者昌,逆者亡。当今世界,谁敢不时尚? 一有时尚,人的目光就势利起来。时尚如弓,目光似箭,令人芒刺在背。除了个别的社交自杀分子,胆...

    读者文摘2021-7-9
  • 总统的守身如玉

    若时光能退回到1819年的明媚之夏,我们定然会看到,28岁的他,经历百般磨难之后,终可与自己一生最心爱的女人订婚了。 他双眼含着热泪,牵着她修长的右手...

    青年文摘2021-7-9
  • 囚首垢面的鲁迅

    有人说鲁迅是“一身补丁,一团漆黑,一头直竖”。补丁指的是他身上的衣裳打着补丁,漆黑是指他皮肤黑黑,直竖当然是指他的头发鲁迅的一头&ldqu...

    读者文摘2021-7-9
  • 她愿意和你牵手吗

    好不容易约出你心中的白雪公主,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想去牵她的手,她会有何反应?她此时心里在想什么?她是否愿意与你携手并进呢? 拒人千里 具体反应:对...

    意林2021-7-9
  • 年华深处草听风

    1 乡里有人被蛇咬了,托爷爷去扯副草药,好了来家里送一包砂糖一瓶罐头一瓶酒作为谢礼。因这吃食,我极度羡慕这一手艺活儿。邻家哥哥吓我,说那药里得拿...

    读者文摘2021-7-9
  • “忙人”与“闲人”

    在职场中,未必“忙人”越多越好。有时候,“闲人”也会“大显神通”。 所有的老板都会关注一个员工工作量满负荷度的问题...

    青年文摘2021-7-9
  • 生命的拐杖

    一大早,我到寺院去接父亲。 前些天,父亲说他想回家一趟,让我星期天去接。我知道父亲自年前那场大病后,身体一直很虚弱,走路也是颤颤巍巍,如风中的蜡...

    读者文摘202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