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总是笑

意林 日期:2021-7-24

11年前我们这届校友聚会后还剩了些钱,托一位在银行工作的女同学保管,大家渐渐将这事淡忘了。保管钱的同学最近提出将这笔钱作个妥善处理,大家很快达成共识:分给生活困难的同学。

我提出的人选是我的高中同班同学范良忠。同学那会儿,范良忠全家都在国营菜市场工作,凭票买东西,我们找到范良忠,一份票总能买到两份东西。

范良忠8岁没了娘,靠父兄带大,他们一家人都长得壮硕,性格粗放,待人很热情。范良忠个子不高,表情憨厚,反应稍有些迟钝,据说是小时得过脑膜炎的缘故。他的成绩单上各科成绩都不佳,惟劳动这一栏总是优秀,每次教室做清洁,到农场学农,他的干劲最大。老师常叹,范良忠哪,你把这股劲用到学习上该多好,他委屈地说,在学习上使的劲最大了。

高中毕业,范良忠子承父业进了菜市场,但没过几年,菜场卖给了开发商,他失业了。有一年,我上街突遇大雨,慌乱中叫住一辆三轮车,蹬车人竟是范良忠,一时很有几分尴尬,他倒是挺兴奋,坚持让我坐上去。他说娶了个乡下女子,还有了个儿子,老婆也没工作,在家帮人熨衣服。交谈中他两条壮腿将轮子蹬得飞快。到了家,我坚持付钱给他,他不肯要,我又请他到家里坐,他也不肯,说下雨天好揽客。趁他撩腿上车的时候,我将一张钞票塞进了他的口袋,转身就跑,他生气地踩着三轮在雨里追,我躲在一个拐角处心情复杂地看着他消失在雨幕中。

后来同学聚会,他没来。那天晚上大伙涌到一家歌厅喝茶,我出来打手机的时候竟看见了范良忠,坐在三轮车上,眼巴巴地在等客。我问他为何不来参加校友会,他嘿嘿笑道,自己没混出个人样,不好意思向老师交待。正说着来了乘客,他向我摆摆手,三轮车吱呀吱呀地消失在霓虹灯下。

以后,范良忠到报社来找过我一次,想让我给他找份工作,最好是当门卫,他说最近两年身体不行了,干不了体力活。我挺为难,如今保安都要二十郎当岁的,像范良忠这样年近50,身体又不好,哪家企业会收他呢?我将难处如实说了,他嘿嘿地笑笑,临走向我要了本我写的书说:拿回去让我儿子学习学习。

一晃两年,忽然接到范良忠的电话,他笑嗬嗬地说:老同学,我得了癌症,活不长了,居委会说如果在报纸上呼吁一下,市民捐点钱,我的药费就不愁了。我说你不会开玩笑吧,得了病还这么开心。他老婆接过电话,也笑嘻嘻的,说他是得了病,没那么严重,但医药费的确很伤神。我找报社问了问,说是像这种情况只能靠社区帮他办医保解决,报纸呼吁市民捐款,通常要有个特别的新闻事件才奏效。我想了想,干脆自己带点钱去看看范良忠表表心意。

结果,去看他的事我竟忘到九霄云外!

现在,我提议资助范良忠,大家一致同意了。

算来距他最后一次打电话给我也有一年了。我们几个同学一起乘车赶往当年的菜市场,印象中范良忠的家就在菜场隔壁,黑乎乎的木板搭建的二层私房,他们兄弟几个结婚后也都住在这里。到了已变成大厦的菜市场,看见范良忠家仍在隔壁,虽然已变成三层水泥房,但简陋得像个仓库。

我不知他住在哪一层,扯着嗓门叫他的名字,一个老太太走过来,说:喊什么,人早就不在了。我问,到哪儿去了,老太太说:死了!

我们如遭雷击:死了多久了?

有个女人在楼上探出头微笑:“他今年大年初二走的,你们是谁?”

女人是范良忠的妻子。得知老同学们来造访,她热情地将我们请上顶楼,六七平方米的房里,搁了一张单人床,一个方桌,两把椅子,就没办法站人了。问起范良忠最后的情况,女人平静地说,他患直肠癌5年,因为钱少,断断续续地治,进出医院五六次,后来癌细胞全身扩散,治疗费一天就是好几百,办了医保也不够用,实在没办法只有回家,但他就是不肯出院,紧紧地抓住病床的栏杆,几个人都掰不开他的手。“同病房的6个病友见他这样都哭了,后来他又要给你打电话,我只好哄小孩一样哄他……”

范良忠最终死在了他的蜗居。

我泪流满面,那一刻,我是那样恨自己,竟如此冷漠地忽略了他最后的呼救!

问起他的儿子,女人拿出一张照片,说今年考上了大学。女人笑着笑着就哭起来,没有声音,眼泪成串成串地掉在地上。

大家拿出那份钱递给她,她收下后再三道谢,说她同时做着三份家政,每个月收入一千来块,日子还过得去。待会儿就去雇主家做保洁。

回来的路上,我问同班同学邹永明,还记得范良忠的模样吗?他说,怎么不记得,他总是笑。

范良忠留给我的也是一张憨厚的笑脸,我无法想像他拉住病床的栏杆不松手的样子,如今我不能不想,并永生难忘。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4677.html

没有声音的舞者

蒋开儒,月圆月缺都美丽

以貌取人,取的是什么

张忠谋再创业

蜘蛛与牡丹

成功不过是多一分坚守

爱情武士道

那些万能的虚拟理科男

女体

女人每天别忘七件事

最近更新的文章

  • 蚂蚁大力士

    每天一大早,小蚂蚁都要出门去寻找食物。有一天,走过蟋蟀家门口时,看见蟋蟀坐在漂亮的庭院里弹琴,十分羡慕。她呆呆地看着,自言自语地说:“如果...

    寓言故事2021-9-27
  • 芦花开在故乡里

    是秋天了。 草,慢慢地枯了;叶,悄悄地落了;菊花,悠然地开了……行走在秋天的城市里,我的目光总是下意识地掠过眼前熟悉的一切,向着远方...

    读者文摘2021-9-27
  • 没有声音的舞者

    他从出生起,就听不见任何声音了,到了上学的年龄,还不会叫一声妈妈。 12岁时,有一天,在电视里,他看到一个节目交际舞比赛,那如蝴蝶般翩翩起舞的舞者...

    意林2021-9-27
  • 人为什么会长头发?

    人体作为一个整体系统,自己有自己的独立光子信息,人体存在的时候,自己的光子信息并不是自己完全吸收,而是要向空间辐射,特别是自己的头部四肢,它是...

  • 阿林的艳遇

    在老婆的眼里,阿林是个好男人,他“工资基本上交”,每月只留50元的车票钱;“家务基本全包”,老婆要干的只是铺床叠被的活;&ldqu...

    故事会2021-9-27
  • 安慰伤心朋友的话

    安慰伤心朋友的话 不要害怕做错什么,即使错了,也不必懊恼,人生就是对对错错,何况有许多事,回头看来,对错已经无所谓了。 不要去反复思...

  • 龙肝豹胎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龙肝豹胎 【汉语拼音】lóng gān bào tāi 【近义词】:龙肝凤髓 【反义词】:一钱不值 【成语出处】《晋书·潘尼传》:&...

    成语故事2021-9-27
  • 我喜欢的那个祥子_读后感

    我总相信夜晚的太阳也在放出光芒,只不过照射于地球另一方。人的心也一样,人的情也一样,有时不是我们冷漠,而是我们的疏忽,是生活的无奈使我们忘记亮...

    读后感2021-9-27
  • 吃蛋黄对健康不利吗?

    吃蛋黄对健康不利吗? 很多人认为蛋黄中的胆固醇含量很高,吃了容易导致血管硬化,对身体不利。 尤其是一些老年人和患有心脏病的人,更是从来不吃蛋黄。 ...

  • 蒋开儒,月圆月缺都美丽

    蒋开儒是我国当代著名的词作家。 蒋开儒生于广西的一个地主家庭,16岁时考入军政干校,开始了他坎坷的军旅生涯。23岁时,正值风华正茂的年龄,却因为他的...

    意林2021-9-27
  • 时髦信号

    如果你穿越到上世纪80年代初,一定会被街头的“时尚青年”所震驚。 他们骑着自行车,戴着深色镜片的“蛤蟆镜”,穿着格子衬衫和喇叭...

    读者文摘2021-9-27
  • 像落叶那样

    一直以来,我总以为我能将自己美丽的生命存放在一片落叶里,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以为那些生命的元素会变得更加的精彩灿烂,就像我一直以来精心培植的...

    读者文摘2021-9-27
  • 最得意的爱情

    那年春节,他决定带她回老家过年。他们在北京打工,他是拉货的司机,她在私企做文员,两人已经有三个年头没回家了。儿子的相片一张一张从老家寄过来,一...

    青年文摘2021-9-27
  • 以貌取人,取的是什么

    内在的涵养和思想,能够潜移默化一个人的容貌,你的脸就是你灵魂的模样。 1 我承认,我是个俗人,识人先识脸。 也曾看不起“以貌取人”这样的...

    意林2021-9-27
  • 在桃花绽放的季节

    春日姗姗,四月草长莺飞已数日,方见迎春迟迟黄花吐蕊;一夜春雨绵绵,忽见桃花羞赧吐红。万柳丝中,蓓蕾如丹,桃红梨白,争相怒放,迟到的春天终于光顾...

    读者文摘2021-9-27
  • 张忠谋再创业

    56岁时,张忠谋决定重新出发,干出一番事业。他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办一个世界级的半导体公司。消息一出,一片哗然。 让对手发抖 在这之前,张忠谋已经...

    意林2021-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