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器

意林 日期:2020-9-1

在我家的院门口,那儿有一块空地。下午来了一伙外地人,请求从我家扯出电线供他们使用,再把一只灯泡高高地吊起。

有一个男人,他为观看的人群表演。

那是每天饭后都有很多蝙蝠在头顶乱飞的夏日夜晚,扑火的飞蛾与飞虫拼命撞击灯泡。他捡起地上的一个石头,说要用手指钻出一个洞。他若真能办到,那他的手指就比铁器还硬了。可他真的办到了。

他扎着扭曲的马步,那手指在石头上钻啊钻的……

我实在没法相信这个表演,所以我很想回到过去弄清他的把戏。

但来到我们小学的这个卖艺人,最后表演的这个节目,我相信一定是来自于他的真功夫。他的表演让我至今记得真切。中年男人那张被遗忘得一干二净的黑脸,像只被投了千年偏见的乌鸦。他的脸是乌鸦,晦暗而卑微。

他拿出几个铁球,对围着他的我们说,这铁球我把它吞进肚子,再运气吐出来,他说吞这铁球最多不能超过三个,他的师妹就是因为一口气吞了三个,后来只吐出来两个,第三个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来,就死掉了,这次他准备吞两个。

我们看那铁球,大得惊人,根本塞不进他的嘴巴。

他倒是很从容,走起场子,边走着边运气似的,走了几圈,在场中央站好,扎好马步。两只手交替在身前移动,像注射器里的胶皮活塞在推着药液,他是在往自己的身体里面贪婪地注射着气体吗?

男人举起一个铁球,送到我们眼前让我们看,好好看,看仔细。你看仔细了,他就拿起一个水瓶往铁球上面浇水。是水还是什么别的液体无从知晓。浇过水,把乌黑冷酷的铁球顶在嘴巴上,似乎它真比嘴巴大,塞不进去。

他像咬一只苹果那么咬住铁球,那只手掌随即一拍,铁球便掉进他的嘴里。他猛抖身体往喉咙里面咽,抻长脖子,一只手由上往下推脖子,把铁球推到身体里。

第二个铁球也是这么吞进肚子的。

大家都感到害怕和难受,那只铁球像被塞进自己的喉咙,嗓子紧紧的。

这显然是一种绝妙的卖艺窍门,可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他会刻意这样表演。我们只是一群拮据的小学生,而他只是一个想吃饱饭的流浪艺人,跟我们耍这种手段又有什么意义。并且,他展现给你的一切,分明是诚心诚意,分明是刀头舐血,是真正的用命换饭吃。

吞了铁球,就到了真正的表演时间,他要把它们吐出来。

他像一匹扬蹄嘶鸣的烈马,只不过没有嘶鸣。他不敢发出一声,脸憋得通红。他一腿弯曲,一腿绷直,扭转身体以弓步站立。他不断运气,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突然爆发,脚底板狠狠砸着地面,那浑厚低沉的一声吼是从鼻子里喷出来的。脸一扬,铁球本该从嘴里跳出来,可没有。

他失败了。

他需要再来一次。重新运气,以弓步站立,一下,两下,三下,四下,突然爆发,脚底板狠狠砸着地面,那浑厚低沉的一声吼像一个巨人在拼命呕吐。脸一扬,铁球从嘴里跳出来,抛一个沉甸甸的弧线,掉在地上。

秋风一吹,他的脸上沁出些许汗珠,秋风一吹,他的目光化开些许浑浊。我们都不敢喘气,也不敢言语,似乎剩下的那只铁球就悬在自己的身体里。不能喘气,不能说话,要不然那铁球可就坠了下去,顶着胃朝下坠,坠落,坠落,痛苦地撕扯着你的五脏六腑。

他变得虚弱,以弓步站立,双手运气。一下,两下,三下,突然爆发,那只脚像一个大铁锤,砸出让人心惊胆战的声响,像砸我们的神经元,砸我们的血管壁、我们的穴位、脉络。那浑厚低沉的声音不再浑厚,只一味低沉。那种快被他的脚碾进土壤里的低沉,碾出血来的低沉。脸一扬,迎来的却只是一次失败。

他需要重来。

我们站在操场边,小小的心、像李子一样大的心,挤在嗓子眼里。我们手心出汗,脊背也湿漉漉的发凉。

他的五官痛苦,开始扭曲。他的脸狰狞恐怖,他的身体开始颤抖,步子也开始摇晃。他一次又一次重复那个运气的动作,那弓步变成一个快要坍塌的石拱桥。

他不断运气,每运一次气,都像把我们往大海里面推,没了腰,没了胸口,没了脖颈,一下,两下,三下,四下,没了嘴巴,没了鼻子,没了眼睛。他大吼一声,那吼声来自他撕裂的胸口。脸一扬,还是没有沉甸甸的弧线。

孩子们陷入到惊恐之中,那颗悬起的心就握在自己的手里,眼见就要捏碎。

他也慌了似的,运气的步骤不再那么有条不紊,像是胡乱地比划着,很潦草地比划几下子,马上便扬脸去吐。伴随而来的又是震耳欲聋的吼声。

失败。

失败。

失败……

他只要吐一次,就失败一次,可是他不断去吐,他只能不断去吐。那低沉的吼声一浪推着一浪。我们沉入海底,窒息的感觉让人胸口出现裂痛,那声音是一只带血的枯朽老手,一下又一下,把我们彻彻底底推入深渊。

有的女生已经被吓得开始大哭。

我们也都怕得眼泪在眼睛里面直打转。

他像是没有力气了,软绵绵的。他已经失败很多次,眼神涣散,但还在拼命地吐着。他一腿弯曲,一腿绷直,扭转身体以弓步站立。他不断运气,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六下,七下,很多下,似乎在积攒力气做最后一次挣扎。他准备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之后突然爆发。脚底板狠狠砸向地面。那让人毛发倒竖的一声吼像一声滚雷炸响。脸一扬,铁球从嘴里跳出来,咚一声砸在地上。

他的身体朝后趔趄,跌跌撞撞,几乎就要坐在地上。他站稳身体,精疲力竭地喘着气,走向那个地上的铁球,用脚踢了踢,让我们看。

我们看那铁球,上面粘着血。

每个鲜活的个体都是一件铁器,生活的本质也是一件铁器,那么活着的意义便是两件铁器的赤身肉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多少瑟瑟发抖的人缩在幽暗的角落里,吞咽着铁球一般坚硬冰冷的晚餐,那是用命换来的粮食,带血的粮食。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45437.html

为了一双“战靴”

物理“大咖”们的经典实验

抽签选校长

为你把耳朵伸长的人

外地口音会降低信任感

暧昧确诊

用诱人的小物件“打开你的钱包”

收获幸福:降低幸福沸点

三个不同的句点

怎么做CE0才聪明

最新文章阅读

  • 白百何:梦想就是结婚生子

    “你不是第一个说我不适合这个圈子的人。”白百何说。刚赶完杂志拍摄,浓妆依旧,身着T恤长裙,趁着记者提问悄悄在桌子底下踢掉平底鞋,抱膝而...

    读者文摘2020-9-3
  • 傅斯年趣闻轶事

    民国时期“名满天下,谤亦随之”的傅斯年被人称为“学霸”,其实他嫉恶如仇,不畏权贵,留下无数趣闻轶事。 作为民国时期学术界最活...

    读者文摘2020-9-3
  • 郭占良:大道至简,大胜靠德

    他,出身贫寒,草根生长是周口鹿邑的农村娃; 他,青涩少年,只身入郑做了十年的水果小贩; 他,把握商机,信用为本终成河南本土大型超市的鼻祖; 他,涉...

    读者文摘2020-9-3
  •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读后感350字_读后感

    看了《了不起的狐狸爸爸》这篇文章给了我一个很深的启发。有些人以为这篇文章写的是狐狸的故事。不是的,这篇文章我读了很多遍了,是写狐狸爸爸很有责任...

    读后感2020-9-3
  • 要对生活怀有一颗感恩之心

    两个行走在沙漠的旅人,已行走多日,在他们口渴难忍的时候,碰见一个吆骆驼的老人,老人给了他们每人半瓷碗水,两个人面对同样的半碗水。 一个抱怨水太少...

    人生感悟2020-9-3
  • 记吴冠中先生

    终其一生,吴先生是个文艺青年,学不会老成与世故,而他这一辈的文艺青年大抵热烈而刻苦 我没有受教于先生的荣幸,仅得一次拜访,此外是在三四次众人的场...

    读者文摘2020-9-3
  • 苍老天真

    这真是一种独绝气质。 她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了苍老的容颜,却始终又有一颗饱满的天真的心。 她们不会变老,不会枯萎,只能在与世长辞时告别。我常常在一些...

    读者文摘2020-9-3
  • “入魔戏痴”丹尼尔·戴·刘易斯

    在第85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上,丹尼尔·戴·刘易斯凭借传记片《林肯》,获得了他演艺生涯中的第3个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他以高超的演技&l...

    读者文摘2020-9-3
  • 日流没落,韩流崛起

    那天看了一个新闻,说曾经风靡全球的日本资生堂公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业绩滑坡,尤其是在中国的销量,已经被来势迅猛的韩妆给替代。确实是这样的,从某宝...

    意林2020-9-3
  • 打官司

    李刚是美房建筑公司的办公室主任,这天,他被王老板召进办公室,让他负责一桩官司。当李刚得知公司是让一个叫丽丽的女人告了之后,他有些吃惊。 这个丽丽...

    故事会2020-9-3
  • 美女和私印

    网上有人问:去除口红印最快的方法是什么?先不看答案。单看这问题就藏着故事。作为猥琐的联想主义者,我首先关注的是:如何使用和去除口红这是女人的专...

    青年文摘2020-9-2
  • 为什么天会下雨?

    河流和海洋的水被阳光蒸发后会变成水蒸汽,水蒸汽上升到空中变成小水滴,小水滴聚集到一起便形成云层。当云层内的水滴积聚至不能再负荷的时候便会从天上...

  • 赌场里有大数学家

    在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几乎每年都会举办一场赌王大赛。去年的比赛在一栋豪华宴会厅里举行,一屋子人凑在一桌玩二十一点游戏的桌前,桌上的人在赌二十一...

    读者文摘2020-9-2
  • 一个女人与两个男人

    有一个女人,她年轻漂亮,极迷人。有两个年轻男人,他俩爱上了这同一个女人,几乎同时向她求了婚。两位的求婚使她心满意足。有生以来,能够挑选总是让人...

    人生感悟2020-9-2
  • 感触的社会_读后感

    不管对方身上有什么缺点,也始终能让你难于割舍。但嫌弃却不同,之所以会嫌弃别人,只是因为有了对比,通常只在分手时见分晓,这就是爱情的悖论。 《复活...

    读后感2020-9-2
  • 对不起,你的运气可能真不太好

    世界不会迁就对自己迁就的人。 早上上班,刚收拾完桌子,就听到咚咚咚的高跟鞋声从外面传了进来。我心想:完了,不会是经理来上班了吧,她今天怎么这么准...

    青年文摘202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