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第一位“小聋女”的幸福追求

第一位“小聋女”的幸福追求

意林 日期:2022-3-28

幸福的蝴蝶在头上降落了

1981年9月24日,郑璇出生在湖北武汉一个普通的家庭。爸爸郑茂林远在南海舰队服役,家里只有妈妈镇明华一个人,幼时的她活泼好动、天资聪颖,给全家人带来了巨大的欢乐。可在小郑璇两岁时,因感冒发烧注射卡那霉素而丧失了听力,被确诊为极重度神经性耳聋,双耳仅剩下95110分贝的残余听力。从那以后,小郑璇陷入了沉寂的世界。

小学、初中、大学,郑璇一直在孤独中度过。尽管她戴着助听器,尽管她坐在教室的第一排,但她对老师讲的内容听清的还不足一半,听懂的更少。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个生性活泼开朗的小女孩,并没有接受命运的安排。通过不懈的努力和奋斗,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1998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武汉大学国家人文科学实验班。

上了大学后,她在文学方面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虽然她的听力和口语都不行,但她的文字表达能力却十分出色。她用网名在网上发表了很多美文,有的文学网站还为她制作了特别专题、开设了个人版块。与此同时,郑璇将聋人语言学、病理语言学作为自己的专业发展方向,并为此投入了大量精力,还在学术刊物上发表多篇论文。她还担任了多家聋人网站的管理工作,并参与全国性的聋人字幕工程和驾车运动,为残疾人权益鼓与呼。

转眼间,四年的大学生活就要结束了。跟许多同龄女孩子一样,郑璇也非常向往美好的爱情,渴望有一天,有一位“白马王子”出现在她面前。可是,作为一名聋女,她又显得有些拘谨和自卑,总是默默地把这份情愫藏在心底。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上天却偏偏格外眷顾她幸福的蝴蝶在她的头上降落了。

当时,郑璇在武汉一家心理辅导杂志做兼职,总编把杂志的网站交给她管理。当时,曾在杂志社做了六年编辑的徐先金已经进入北京师范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由于他在大学里学的是心理学,又有心理咨询经验,因此还兼任着网站的管理员。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在同一个论坛里为人排忧解难,一有空,两人就在网上聊聊天,而且,每次都聊得很开心。

一开始,他们还只是聊关于网站和文学方面的话题,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聊的话题越来越多。这时,徐先金虽然对郑璇了解不多,但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充满灵气的姑娘,连做梦都希望能和郑璇相见。

2003年1月,得知郑璇要到北京旅游,徐先金专门请假去车站接她。初见徐先金的那一瞬,郑璇的心怦然一动。他并不高大也不帅气,乍一看,又黑又瘦的,但他眼睛里流露出的真诚让她感动不已,那天,他们在北师大食堂共进午餐,气氛非常融洽,彼此都非常喜欢这种轻松而愉快的感觉。

也是这次接触,让郑璇对徐先金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知道他虽然是北师大研究生,但他并不满足现状,他志向高远,希望将来能留在上海发展……可郑璇一想起自己身体的缺陷,心中不禁涌起一股巨大的失落感。

不久,徐先金赴上海找工作,而郑璇则被省残疾人艺术团抽出来排练节目,忙碌的活动安排使她暂时从个人的情感困惑中脱离出来。而徐先金却对她发起猛烈的攻势,每天都不停地给她发短信,讲述自己对她的思念。虽然没有得到郑璇的回复,但徐先金从不间断。一天,郑璇从训练台上下来,习惯性地拿起手机一看,当她看到“做我的女朋友,好吗?”这条短信时,她真的被感动了,眼泪差点流了出来。但理性的郑璇经过慎重考虑后,她以“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等考完试再说吧”婉转地拒绝了。

带着爱,追梦大上海

徐先金见郑璇心存顾虑,对此,他也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想着用行动来证明对她的真心,想为她做让她开心的事情。所以,在面对郑璇时,他再也没提“做女朋友”的话题,但他还像以前一样关心着她,而且比以前更体贴与细心。郑璇呢,也在徐先金爱的感召下,考上了武汉大学人文科学研究生。

由于两人不在一起,一个在武汉,一个在北京,不能天天见面,再加上郑璇听电话不方便,两人就经常在网上聊天,要是不在网上,他们每天都要给对方发短信,连起床和睡觉都要给对方发个短信。

每到节假日,徐先金总是不顾疲劳坐火车赶到武汉,想尽可能地陪郑璇一起度过。虽然徐先金不会手语,但相处一段时间后,彼此变得很默契,有时郑璇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一个细微的动作,他都能明白她的意思。

转眼两年过去了,郑璇就要研究生毕业了,父母和老师都希望她能够继续在本校攻读语言学方面的博士,毕业后留在学校从事古文研究。在工作难找的大环境下,这该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啊!更何况是对一个身体有着缺陷的人呢。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郑璇谢绝了,个中的理由只有她自己清楚:因为她要追随爱情去考上海复旦大学的博士。

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郑璇除了吃饭、睡觉,几乎都在教室和图书馆度过,每天学习12至16小时。有一段时间,郑璇由于体力透支过大,一连好几天都吃不下东西,人都瘦得变形了。徐先金知道后,疼在心里,经常发短信劝她好好休息。有一次,他实在忍不住了,专门从北京跑回来看她,给他带回一大堆营养品。在武汉期间,他特意买回烹调方面的书籍研究,每天亲自下厨,想方设法为她补充营养。

对于郑璇来说,最难的不是学习太辛苦,身体吃不消,而是怎样克服听力上的障碍。虽然郑璇多年来坚持语言训练,克服了咬文嚼字的种种缺陷,练就了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但有时老师的方言重,她连记笔记都很困难,所以大多数时候,她只能凭借自己的感觉和悟性来理解,其难度可想而知了。特别在考博前夕,她为了检验自已前段时间的复习效果,专门做了一套模拟题,结果打分很不理想,这让她的信心深受打击,以致好长一段时间,她怎么也进入不了状态。徐先金知道后,赶紧在考博论坛上向曾经碰到过这种情况的人咨询,反复向她说明,这种情况谁都有可能碰到。打的分很不理想,那有什么呢?只是一套练习题而已嘛,又不是考场实战。为了彻底打消她的顾虑,他还陪她一起找到她的博导,为她制定了一份详细的“补漏”计划。

是你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有志者事竟成。在徐先金的鼓励和帮助下,2005年,郑璇考上上海复旦大学手语语言学博士,与此同时,徐先金也在上海找到工作,应聘到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工作。

两个年轻人终于相聚在上海这个城市,结束了聚少离多的日子,两人的距离近了,再也不用来回在两个城市间奔波,感情也随之升温,爱情终于瓜熟蒂落。

今年年初,即将拿到博士学位的郑璇和徐先金领了结婚证。前不久,两人特意从上海赶到武汉参加了该市在汉口“小蓝鲸”举办的集体婚礼,整个婚礼过程中,他们两个是最惹人瞩目的一对。在新人“拥吻”环节,一直笑靥如花的郑璇激动得潸然泪下,徐先金手忙脚乱地掏出纸巾为郑璇擦拭,幸福地快要“飞”起来的郑璇喃喃地对徐先金说:“这叫幸福的眼泪,是你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这一幕感动了大厅的所有人,刹那间,大厅里响起雷鸣般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