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一座姑苏城只种一棵萝卜

一座姑苏城只种一棵萝卜

意林 日期:2021-11-26

强悍如斯的

女生……

罗秋阳是在学校的礼堂里初次见到辜苏的。

那个下午的阳光很好,久未打扫的礼堂里四处都是狼藉的灰尘和纸屑,原本心情还不错的罗秋阳就微微皱了皱眉。

他原本就有些不耐烦,恍神间一个转身,就撞到了左手拎着三个拖把,右手拽着两个扫帚的辜苏。

就算他罗秋阳自诩见过许多女生交过许多女朋友,也都不得不在心中叹服,这一次,他遇到了稀有品种。那天的大扫除几乎变相成为辜苏的表演赛,她技压群芳,惊艳全场,所有归她做的,不归她做的,做着轻松的,做着吃力的,她都争先恐后地抢着做完了。到最后,只剩下一群目瞪口呆的男生女生围拢来跟她讲谢谢。

是在还剩下两个人的时候,罗秋阳才走过去跟辜苏搭讪的。他的笑容干净而亲切,八颗雪白的牙齿将造型摆得很到位:“介不介意我请你吃晚饭?”

原本抱着拖把杆的辜苏就一下子愣在了原地,良久,才幽幽地吐出一句:“好啊。”

傍晚的霞光把罗秋阳好看的脸照得异常光亮,也把背光的辜苏淹没在了暗影中。谁也没有看见,这个强悍的女生,脸红了。

萝卜连花心都显得理直气壮……

像罗秋阳这样的男生,模样好、成绩好、性格好,自然,有的是花心的资本。所以,就算真的做个花心萝卜,也都显得理直气壮。

年级里盛传罗秋阳交过的女朋友以打计算,但没有一个超过三个月。

当然,在此之前他并不认识她,可她却对他熟悉得要命。放榜的时候他的名字排在最前面,厕所里一旦有女生躲着哭,那绝对少不了对他下一任女朋友的咒骂;老师们炫耀得意门生的时候绝对少不了他……

辜苏狠狠地夹了一撮芹菜,塞进嘴里,表情里多多少少写着点儿不甘,而这一切,悉数被坐在对面的罗秋阳捕捉到了。

罗秋阳突然觉得这个女生很有趣,他看了看她别在胸口的校牌,而后缓缓地说:“辜同学,我们交个朋友好吗?”

一物降一物……

听完罗秋阳的话,辜苏哆嗦得一屁股摔到了地上。

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表情显得异常尴尬,嘴里的菜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开始拼命地找理由推辞:“那个,其实我这个人很烦,特别烦……”

说完这句辜苏几乎悔得想扇自己两个耳光,哪有人这样自我诋毁的。于是她慢慢地,认命地抬起头,异常诚恳地看住罗秋阳的眼睛:“我承认我是虚荣心作祟才答应和你吃饭……但是,虚荣心这种东西,消费一次可以,长期下去,我消受不起呀!”

原本吃得漫不经心的罗秋阳就一口饭卡在喉咙,半天喘不过气。

这位辜苏同学,也实在是太直白了。正常情况下,女生们都擅长装矜持装淡定,可唯独她,喜欢反其道而行,一点儿都不掩饰自己的虚荣和小心思,这倒让原本已经修炼得道的罗秋阳为难了,思来想去都找不到好办法的罗秋阳最后挫败地松口:“你误会了,真是只是普通朋友的意思,我现在有女朋友。”

说完这一句,罗秋阳只觉得四下静了下来。

辜苏眼里眉间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好像罗秋阳宣布不会纠缠她是一件值得普天同庆的事情。

罗秋阳感到了巨大的失落,就此,他想到了一个非常惊悚的词语,一物降一物。

强势女生没人爱……

如果说辜苏的性格在罗秋阳眼里是“古怪却值得欣赏”的程度的话,那么,在大多数男生的眼里,那简直是”可恶到无法原谅”。

一个女生,怎么可以这样不懂羞涩,不会示弱,咄咄逼人还理直气壮。

高三七班的男生暗地里都喜欢叫辜苏为母夜叉、老怪物,他们实在没弄明白这个长得还算可爱脑子也很聪明的班长为何一定要端出一副王母娘娘的架势。

他们并不是真正厌恶她,但过分旺盛的荷尔蒙让他们每天和辜苏玩命的斗智斗勇,越是低劣幼稚的把戏越是乐此不疲。

比如,这一次,又是在辜苏放在抽屉里的外套上用油性笔作画。

辜苏把衣服摊开来仔仔细细地看了几眼,也不恼怒,轻轻地转过身去对最后几排等着看笑话的男生说道:“麻烦你们下次画的时候能专业一点吗?这么难看居然也拿得出手。”

时间几乎是凝滞了,原本喧哗的教室在瞬间安静下来,辜苏挺直的腰板开始颤抖,她听过无数句不好听的话,但是每一句的杀伤力都绝对比不上这句。

那个男生的拳头是攥着的,他说:“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一个女生吗?”

辜苏跑出去的时候正好撞见一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那个要跟她交个朋友的罗秋阳。

他决定找她谈谈,可是还没抓住人,他就看见这个他以为永远不会哭的女生哭了。

真正的喜欢是一种力量……

他们在学校的操场上心平气和地聊天,辜苏哭得差不多了,索性就噤了声,开始和罗秋阳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我真的有那么的十恶不赦吗?”辜苏这句话问得非常没有底气。

罗秋阳沉吟了片刻,继而说道:“不能说十恶不赦,但是怎么说呢,你并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喜欢你的行事作风不是吗?就好像动物世界有动物世界的生存法则一样,人与人的相处,也应该有退有进。”

辜苏很久都没说话,她是在思考,然而她思考的,却不仅仅是罗秋阳的话,她也在思考,眼前的这个人。

罗秋阳有着异彩纷呈的情感履历表,而她辜苏则是白纸一张,这样急促的喜欢是否长久,是否可靠,太过年轻的他们都没有把握。

那天和罗秋阳之间并没有实质的约定,他们异常友好的在操场告别,此后继续着各自的高三生涯。

最后一年的时光里,辜苏偶尔也会和罗秋阳一起吃饭,她吧唧吧唧地吃芹菜,听他说模拟题,班里的笑话。

罗秋阳再没有交过女朋友,而辜苏,也开始学会放低姿态,适当地示弱,而从变化中得到好处的她渐渐发现,罗秋阳的话是对的,人与人的相处,确实是在进进退退中得以平衡和维系的。

吃散伙饭的时候辜苏被班里的男生众星捧月般地围在中间敬酒,她笑得灿烂的片刻,想到了罗秋阳。

他们再次见面的时候已经到了9月中旬,辜苏提着大包小包站在本城那所211大学的门口,听见了一句似曾相识的台词:”介不介意我请你吃晚饭?”

罗秋阳顺理成章地接过了她手里的行李,牵着她的手慢慢走进校门口。

他们的步伐一致而平静,而有些迷醉的辜苏就想到了一句话,真正的喜欢,是一种让你变得更好的力量。

而想要得到这种力量,往往最需要学会的,是心平气和的沉淀和等待。

等她长大。也等他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