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兄弟们的网恋事

兄弟们的网恋事

意林 日期:2021-11-21

大昌:寝室网恋第一人

大昌是寝室里第一个拥有电脑的人,他网恋也发生得最早。大一的时候,他最爱上网,可以在电脑面前连趴几十个小时,不吃不喝。他的上网程度简直近乎于痴迷,每天都看他头发蓬乱地趴在电脑面前,把那黑色的键盘拍得山响,桌边全是吃剩的面包袋。他的个人形象本来就极为糟糕,如今还蓬头垢面地不停上网,连吃喝拉撒睡一切免除,令他的形象在我们眼中变得极其的“破败”像极了吸毒成瘾的人。我们寝室的阿饭在学校的话剧团里演话剧,他屡次请大昌去出演角色,但大昌都回绝了,因为阿饭请他去不是让他去演毒犯就是演长工,再或者演野人,因为大家都说他是天生的演丑角的料。大昌的派头比中国任何一个大明星都大,那些大明星只要加上有利条件都是可以让步的,但是大昌始终坚持自己的立场,一直拒他们于千里之外。

大昌平时不苟言笑,他每天坐在那寝室安静的一角像雕塑一般上网,也没有什么可言可笑的。

但是有一段时间,他的那张蜡黄的脸忽然泛起笑容来,他打字的速度变得明快而流畅,看电脑的眼神满是温柔……

终于有一天,我们看到“雕塑”忽然站起身来,跳跃着欢呼起来,我们一直没有听清他欢呼的什么东西,直到他安静下来才说:“小女神答应和我见面了!”

我们一听,猛地吓了一跳,心想这小子是不是上网上得走火入魔了?于是我连忙问:“女神和你约会?你小子脑袋发热了吧,多少天没吃饭了?天堂有人召唤你了吧?”

他顿时瞠目结舌,沉默了半天,才低头羞涩地说:“不,不……‘小女神’是我的女网友,我们网恋好久了,她这回终于答应和我约会了。”

“哦”我们恍然大悟,原来搞半天是某位女网民的漂亮网名啊,原来这家伙网恋了。如今我们这个积压已久的“库存男”终于通过网络找到买主了,真是不枉费他对英特网的一片痴心啊!

第三天,我们的大昌同志终于有了他人生中第一次与网友见面,据说这也是他最后一次与网友见面。

第三天早上,我们感觉到太阳从西边升起,我们的大昌同志在睡了一个足足的养颜觉之后,开始紧而不慢地梳洗,然后破天荒地仔细打扮,直到看得我们目瞪口呆。等他收拾完了之后,我们为他激动得“热泪盈眶”,小饭走上去握住他的手说:“大昌,欢迎你回归人类群体。”

我们狂笑,纷纷大叹:“啧啧啧,爱情的力量真是太伟大了啊!”

我们的笑声还没有落下,大昌的“靓影”已经消失在我们悠长的视野,奔赴他美妙的爱情起点了。

大昌的约会地点是在城市广场边的肯德基门口,他按约定手拿着一份早报,等待着“小女神”从天降临。他等了整整半个小时之后,都没有等来他的“小女神”,就在他心事烦躁时,忽然面前出现了两个可爱的小女孩,其中一个个头高点的小女孩问他:“哥哥,你是‘大昌王子’吗?你在等‘小女神’吧?”

大昌点头说:“我是‘大昌王子’……”

“女神姐姐她有事情耽搁了一下,要我们过来告诉你,让你带我们到肯德基等一会……”

于是,大昌把两个小女孩带进了肯德基。两个小女孩点了一大堆好吃的山吃海喝起来,丝毫不顾大昌的囊中羞涩。而大昌哪里敢有半句不满啊,这两位可是“小女神”的先遣队啊。

等那两个小女孩消灭掉桌上的佳肴之后,“小女神”居然还没有到。于是大昌就问她们:“你们的女神姐姐怎么还没有过来啊?”这时,那个个头小点的小女孩终于说话了,她说:“大昌哥哥,谢谢你请我们吃肯德基,我就是‘小女神’,我们走了……”

大昌一听,顿时呆了,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小女神左手拉着自己的朋友,右手抹着嘴巴屁颠屁颠地消失在肯德基的门口……

毛子:寝室网恋制造王

在我们寝室里,毛子是最热衷于搞网恋的人。毛子和大昌一样都是痴迷于网络的,但是他们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别,大昌上网的目的有很多,他热爱网络上的许多东西,每一个傻不拉几的网络新闻、每一张夸张无比的帖子都会吸引他专注的眼神;而我们的毛子同志就不一样了,吸引他的除了网络的美眉图片之外,就是网络上的美眉网友了。毛子热爱交网友,而且交的网友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女网友,他热衷和这些女网友中的大部分人谈情说爱,也就是网恋了。他非常强悍的一点就是,他可以同时跟十个以上的女网友在网上交流,从不会搞错对象,而且会用甜言蜜语将对方一个个灌得如痴如醉。

我们对他这种脚踏N条船的做法非常气愤,并用中国的优良传统道德打击和教育他腐败的思想,但是他一直狡辩自己是清白的,因为他从来都没有过一次如同大昌同志那样的“成功约会”。而且他还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进行美化辩护,他说:“大家上网不过是忙里偷闲找乐子,我,伟大的毛子同志,利用最短的时间能让这么多女同志心情愉悦,是对社会多么大的贡献啊!”我们对他的狗屁思想嗤之以鼻,然后用拳头击碎他的荒谬理论。

诚然,他在我们的拳头之下是非常柔顺的,但是我们却不能阻止他在网上继续欺骗各色美眉。而惟一值得我们庆幸的是,这个毛子网上虽然大大地疯狂,但是在网络之下的现实生活里却是非常乖巧的,他长时间地以自己清纯的韩国男星的容貌,将他在网络世界上的“卑鄙下流”给掩盖得严严实实,再或者可以说他是在长时间的现实压迫之下,在网络上找到了另一个别样的自我。总之,毛子在网络上是一个很疯狂的人,在网络之外的现实生活中,他是一个安静的孩子。一直以来,他真的没有像可爱的大昌一样有过那么可爱的网友约会的“浪漫经历”。

不过,有一天,我们的毛子终于有了自己的第一次约会,那已经是在大三的时候。彼时,连我们那“长得对不起观众”的大昌都有了女朋友,毛子却还孤零零地趴在电脑面前,实在有点“跌份”了。毛子觉得这样下去实在不行了,于是他就终于在自己成千上万个网友之中挑出了一个叫“爱帅哥的天使”来了一场约会。

约会的地点同样是在城市广场边的肯德基门口,毛子无比自信地对大家说:“我要在大昌跌倒的地方站起来!”

毛子去了,勇敢地去了,去寻找他的第一份网络爱情,他已经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中费尽心思,终于要在这一天付诸实践。

他一如当年的大昌,将自己收拾得史无前例的干净潇洒,然后手捏着一份早报在紧张地等待自己的梦中情人。他等了不出几分钟,就有个拿早报的美女出现了。毛子想:乖乖,我梦中的“天使”终于出现啦,真是漂亮如天仙啊!就在毛子激动得心脏都要蹦出来的时候,那位美女说话了:“你也是来参加义务扫街活动的吗?”

“什么?什么扫大街?”毛子顿时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了。

“义务扫大街啊!报社不是组织大家今天一起扫大街吗?大家都商量好,每人拿一份早报在这里接头的……”

就在这时,毛子抬头一望,发现无数人正在向他涌来,老老少少,一个个都拿着一份早报,他顿时满心狂躁,对天长叹:“我的天啊!难道这个洋餐馆的门前就这么不利于国人发展爱情吗?”

接着,毛子将报纸收了起来,垂头丧气地蹲在地上。因为他在那个美女之后,又分别有一个中年妇女,两个老太太问他是不是去扫大街的。

等了大概一个小时之后,人群终于散尽了,毛子又一次将报纸掏出来。他默默地告诉自己:如果我和“爱帅哥的天使”真的有缘,就一定能找到自己的。

就在这时,一个人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的手中也拿了一份早报,他拍毛子的肩膀笑着说:“你也是在等网友吧?”

毛子抬头一看,连忙转身就逃,因为他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一个长得比“大昌还大昌”的男人!

小饭:寝室网恋倒霉王

小饭是我们寝室最幸福的一个家伙,原因是他有一个极为疼爱自己的女朋友,女朋友对他的关切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我们曾见识过最经典的一个例子,就是某次,当小饭将自己的脏衣服又一次送到女朋友手中之后,小饭的女朋友马上发现小饭少拿了一只臭袜子给她洗。小饭死活找不着,翻箱倒柜都没有任何的成果,但是就在这时,小饭的女朋友居然冲到我们寝室并在我们寝室的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迅速地找出了那只臭袜子,令我们惊讶得面面相觑,我的神啊!真是比GPRS更精确的女人啊!

于是,我们集体确定小饭拥有几乎完美的幸福,我们认为:“解放军是这个世界最可爱的人,而小饭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人。”

但是,我们很快地发现一个幸福的人不代表他不追求更多的幸福,就像一个有爱情的人不代表着他就不继续寻找爱情一样。是的,我们的小饭在现实中恋爱的同时,他还玩起了网恋。

我们自然免不得要痛骂加痛殴小饭的,但是我们小饭的脸皮就是厚,他说:“再多的痛苦也阻止不了我对爱情的追求!”结果,他最后胜利了,我们实在无法阻止一个脸皮厚的人去不断加厚自己的脸皮厚度。于是,只能用一句话来评判他“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我们曾想偷偷地提醒小饭的女朋友关注小饭同志的思想发展,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毕竟我们不能出卖自己的兄弟,这样显然不太厚道。因此,我们常常担心哪天小饭同志会走火入魔,毁掉自己美好的爱情前程。但是后来的后来,我们发现我们的担心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某天,小饭第一次与网友约会时,被他的女朋友骂了回来。我们一个个非常惊讶,因为据反映我们都没有出卖过自己的这个卑鄙的兄弟啊!

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掌控在小饭那个聪明女友手中,小饭的约会对象不是别人,居然是小饭女朋友派出的卧底她们寝室的一个女同学。

我们的小饭同志啊,这辈子估计都逃不出如来佛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