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我的桃花谁的劫

我的桃花谁的劫

意林 日期:2021-12-15

A

莫红颜手里的扑克如同女巫的魔咒,总是灵验。她说,钟无艳,今夏,你有桃花劫。说白了,就是小妮子你发春了。

我翻着白眼将抱枕扔在她屁股上。她说过,不能打脸。她是个妖精,以码字为生,将靓照贴上网页,惹得一大帮毛头小子在屁股后膜拜。

我也以码字为生,只是我没有她狐媚的妖脸。我只能抱着脚丫子呆在猪窝里顾影自怜。

码字为生的人都同我与她,不一定有半分姿色,名字却一定有十二分的香艳。亦仙亦妖,给人千万遐想。这一点,是我和莫红颜22年来的第二次志同道合。

第一次不谋而合是小学五年级,我们同时喜欢上欧阳小斜。那时,我留两条小辫,而莫红颜却顶着和鲁迅同志一样的发型来回行走。欧阳小斜选择了一脸平常的我,弄得莫红颜小妖精差点跟我火拼。后来欧阳小斜对她说,只是钟无艳比较像女生,你一头短发跟男人似的。

欧阳小斜的话太伤我自尊,结果我当天下午就把他甩了。所以,莫红颜至今仍笑我,可怜的初恋只持续了半上午,都比上小甜甜了。

B

我不是小甜甜,更不是莫红颜,有那么多宠爱和眷顾。尽管我不是天使中脸先着地那一类,却也没太多风情。

莫红颜说,无艳,可怜的人,你又要独守空房过周末了!我继续翻白眼,天野摩托的马达正在楼下便秘一样嘶吼。我说,妖精,快跟你的蛤蟆骑着铁骡子走人。

莫红颜媚笑,不是蛤蟆,是超级粉丝。

她一笑隐去,我差点气疯了。心里藏着一个男人,还能不拒绝天野的献媚,真让I服了YOU。还记得欧阳小斜事件后,我和莫红颜曾达成协议,绝不为凡俗的爱情伤害我们革命战友一样的友情。现在看来,我和她不会有什么冲突,天野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晚上,莫红颜回来,紧紧抱着我,无艳,你知道我今天碰到谁了?

我说,女人,给我正常点,柠檬水给你冰好了,放在你猪圈里,快滚回屋子去,我在赶稿。她“啪”给我关了机,我脸都绿了,你不能跟我的钱过不去啊。你不愁人仰慕,小姐我还愁人养呢!

她还是一脸甜蜜,说,无艳,我见到泽西了。她这么一说,我连责怪也没了。

同住的日子,莫红颜每个夜晚在我枕边言必称泽西。害得我后来都不喝咖啡了,赶稿时,一发困就默念几次泽西,眼睛立刻亮得像波斯猫。

爱一个人会多痴迷,莫红颜堪称经典。只不过,我从没见过泽西这个男子。他是莫红颜和我分开那四年诞生的崭新事物,就如同天野的那辆破摩托,只闻,未曾识。

我和莫红颜从幼稚园开始认识,大一合租,七年有余。只是,高中时莫红颜因父母离异,很匆忙随母亲迁去另一个城市。

直到大一,我在校园里行走,听到身后有人叫我“钟无艳。”我一回头,鼻涕和眼泪都流了出来。正是莫红颜那丫头。

重逢那天始,我就备受“泽西”这个名字的摧残。最近几年里,受摧残的还有编辑和大批读者。一拜读莫红颜的文章,男主角就是统一的名字“泽西”。某天我去丫头的主页浏览,愤然建议,干脆给你出个书,就叫《风流泽西情海畅游记》。她就笑,泽西不是那个样子。

莫红颜一大清早跑到我的卧室扯我被子,无艳,亲爱的,我给你做好早餐了。我说,妖精,你有事,快说,鬼相信你怀着人胎。

莫红颜并不恼怒,依旧一脸狐媚的笑,说,没什么,亲爱的,我给你去放洗澡水,一会起床冲澡澡,吃饭饭啊。

我闭着眼睛想,是不是泽西昨夜一出现,莫红颜的脑袋就神经了?

当我准备享受这个惬意的早餐时,荷包蛋还没放进嘴,莫红颜就又将那张大脸摊到我眼前。她说,亲爱的,你得好好帮帮我,去接近泽西。

我一听,就知道,天下的确没有白吃的早餐。我说,怎么不亲自去?莫红颜开始脸红,说,无艳,我想我紧张。

所谓好友,就是两肋插刀。我嘴巴含着荷包蛋就去接近泽西,他所在的公司正在征一文案设计。

C

见到泽西,我才知道莫红颜为什么会那么爱他,而且,一直不曾忘记。

钟无艳。我刚从他们写字楼出来,他就开始叫我。我回头冲他笑。我想莫红颜如果听到他呼唤她的名字,定也是一脸这般的笑。他说,你的文案我刚看过,我喜欢,打算留用。然后又谦谦递上名片。补一句,我叫泽西。我接过。他看看表,说,不如一起吃饭?我说不了,有钱赚已经很开心了。他微感意外,说那我送你回去吧。我说,不用。然后小跑溜走。

认识泽西那天,我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就是,拒绝男人,尤其是优秀的男人,感觉真的很爽。

回到家,向莫红颜报告战绩,递上泽西名片。

小丫头竟然流泪。半夜里爬上我的床,幽灵一样,无艳,你说他是不是看上你了?我眼都没睁,不可能。

结果她说,那就是对你这种寻常的女人不设防。

这句话,让我睁了半夜眼睛。

D

钟无艳是个很可爱的名字。泽西在文案通过终议后,请我吃饭时如是说。

我坐在对面,看他眼中流淌过的神情,如清澈的溪。我说,是很可爱,和我的模样相称。

他就笑,很清白的那种。然后开始讲他这29年的人生经历。于是我给莫红颜得到了最珍贵的资料:泽西,至今未婚。

谁知莫红颜竟一脸傻笑说,我知道,他一定在等我。我说,天,你不是傻了吧?

莫红颜仍然笑,说,无艳,我告诉过你的,他上课时,总会对我笑,总将我的作文批改得很认真。还有,那次我从篮球场经过,被篮球砸伤,还是他把我送到医院……他一定在找我,等我,你信吗?

我哀叹,疯了,真的疯了。

泽西开始频频约我,莫红颜说,无艳,你是不是把我的存在告诉他了?他想知道我的情报?我说你少傻了,有那么多想像力赶快写文章赚钱去,别在这儿浪费。

我出门时,她突然说,无艳,你不是爱上他了吧?我的心陡然一酸。回头拍拍她的脸,又开始神经病了你?我和泽西没什么,真没什么。咱说好了不挖墙脚的。

她就开心地笑,毫无心机的模样。

泽西对我说,钟无艳,谁娶了你一定很幸福。他的笑,孩子一样。我开始脸红,开始心慌,最后想起了莫红颜,就开始心疼。

他问我,钟无艳,你怎么了?我说没什么,只是,想早点回去。于是他驱车送我。

上楼时,他冲我喊,钟无艳,你的名字真的很可爱。我真的很喜欢。我没回头,只是心被击中,眼泪摧城。

进门,有些心虚。我走进红颜的卧房,她在码字,很陶醉的样子。我不看也知道,通篇都是一个名字泽西。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像个窃贼。

E

下面的日子,我开始躲避泽西,莫红颜依旧在我面前没有心机地谈笑。泽西发来短信,他说,钟无艳,我一定要见你!否则我就冲上楼,挨家敲门。

他突然的任性,让我开始心软。

走到他面前。他用一种很难过的表情看着我,这些天,不见你,我就想你。我说,我不想你。他的手轻轻抚过我的脸,说,别骗自己了。我哭了。

泽西紧紧抱住我。我突然瞥见楼上一个落寞窗影。就问他,我说,泽西,你有没有爱过什么其他的女子?

他的身体轻微一抖,你要我哄你开心,还是实话。我说,实话。

他说,在做实习老师时,曾经喜欢过班上一个像黄蓉的小迷糊虫。我有点紧张,问,莫红颜?

他笑,不是,叫叶可欣。我离开后四年,估计她快上大学时,去找她,结果,她就不在了。反复找过她,直到这两年。

我想,原来,莫红颜的泽西,根本不曾记得有过这个女学生,而莫红颜这么多年,只是一厢情愿。

我仰着脸,问泽西,那你还爱吗?他微微一笑,说,我只是一个平常男子,想给一个平常女子幸福。至于叶可欣,我想我这辈子找不到她了。

我开始流泪,我觉得幸福,也觉得心碎。

F

回到楼上,莫红颜一直盯着我,她说,钟无艳,你说不会喜欢泽西的。你说过的。我戚然,我说,莫红颜,他是喜欢我的。

她只是流泪,可以前他喜欢我……我紧紧地抱着她,我说,红颜,对不起,可是泽西从来就没有留意过你,甚至没有关于你的任何记忆。

你骗人,她推开了我。我说,我没骗你,泽西那时的确喜欢过一个女孩,只不过她叫叶可欣,而不是莫红颜。

莫红颜紧紧地盯着我,说,你说什么?他……我说,莫红颜,他以前喜欢过叶可欣,也寻找过她,但没找到。而他现在只想给我幸福。

她开始大颗大颗地落泪,嘴唇不停地颤抖,她说,是这样子的……

我感到疼痛清晰得如同掌心的纹路一样。我说,莫红颜,对不起。

她只是落泪。

G

第二天,她像没事似的叫我吃早餐。她抬头,无艳,我想明天和天野旅游结婚。

我说,莫红颜,你别这样。

她就笑,我只是想结婚。别担心,无艳,我还回来。我怕泽西把你这头猪给坑了。

我听了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我只是想红颜写过这么多爱情离合,应该明白,爱情是两个人的天荒地老,不是一厢情愿。

我说,我去送你。她点头。

机场中,莫红颜冲我笑,说无艳,你一定要幸福啊。

我点头,刚想说什么,她就被一人撞个踉跄,包里的东西撒了一地。她正受用别人的歉意,我和天野小奴仆似地帮她捡东西。突然我捡起一张身份证,上面的莫红颜,豆蔻年华,毫无心机的笑。名字却是叶可欣。

我突然记起,那时她跟母亲迁到别的城市,那段时间,是我和她生命中的断章。我不知道莫红颜曾经有过一个名字叫叶可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