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好莱坞,有一扇门向你打开

好莱坞,有一扇门向你打开

意林 日期:2022-3-28

7年前,一位年轻美貌的中国姑娘毅然辞去微软公司总部助理年薪高达10万美元的工作,进入好莱坞;7年后,作为美国演员工会会员的她,成为好莱坞一颗冉冉上升的华裔新星。

放飞理想

1990年2月25日,正在南京第十中学读高三的左熙宁,被学校政教处通知去参加一个电影剧组演员的挑选工作。

导演拿出一只鸡蛋放在桌上,要求参选者以此为主要道具进行三分钟的小品表演,要有一定情节和新意,可邀请人合作。

其他表演者的构思都很平常,左熙宁的表演却与众不同:一个女孩放学回家,见到鸡蛋后,她用缝衣针在鸡蛋两端扎出两个小孔,从孔里将蛋液吸净,再将蛋壳放回原处。妈妈回来了,昏花的老眼看不清蛋壳上的小孔,只奇怪好好的一个鸡蛋怎么忽然变得轻飘飘了?女孩说,妈妈,这可是只圣蛋呀,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这十字架就珍藏在这只圣蛋里,你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妈妈喃喃地说,今天是2月25日,噢,天哪!今天是复活节,耶稣升天去了,难怪圣蛋变空了!

表演结束后,导演对左熙宁说,电影表演,最不可缺少的是智慧和领悟,这些你都具备了,表演也不错,如果你将来从事演艺职业,会很成功的。

怀着理想,当年高考时,左熙宁决定报考上海戏剧学院,却遭到母亲的反对。

正在这时,左熙宁从报上看到了自己最崇拜的电影明星安东尼·吉娜走上成功之路的介绍。

安东尼·吉娜是美国纽约百老汇中最年轻最负盛名的红人。她还在大学时就曾扬言,毕业后要到纽约的百老汇去做一名优秀的主角。老师问她:“你今天去百老汇,跟你毕业后去有什么区别?”吉娜想,对呀,大学生活并不能帮我争取到进百老汇的机会,于是,她决定一年后就去百老汇闯荡。老师又问她:“你现在去跟一年后去有什么区别?”吉娜想了想,决定下学期就去。老师还是问:“你下学期去跟现在去有什么区别?”吉娜有点晕眩了,想想那个金碧辉煌的舞台,她终于决定下个月就去百老汇。可老师还是问:“你下个月去跟现在去有什区别?”吉娜犹豫了,那,总得给我一个礼拜的时间作准备吧,下礼拜就去吧。老师说:“所有的生活用品,在百老汇里都能买到,你一礼拜后去跟现在去,有什么区别?”吉娜终于下定决心:好,我明天就去。老师说,这就对了。别把理想定得太高而不把理想付诸行动。“现在就做”,才是追求理想实现理想的最好办法。果然,吉娜第二天来到百老汇时,正赶上百老汇制片人在筹备一部经典剧目,要挑选主要演员,吉娜马上去应试,结果成功地实现了她穿红舞鞋的理想。

“吉娜的成功,在于立即行动,那我呢?”左熙宁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她下了闯荡美国的决心。

左熙宁的爸爸是南京一所大学的校长,他让女儿记住美国石油大王洛克菲勒说过的一句话:“即使拿走我现在的一切,只要留给我理想,我就能在十年内又夺回它!”

之后不久,在父亲的支持下,年满18岁的左熙宁,揣着3000美元,背负沉甸甸的行李,单身一人飞去美国德州追寻自己的理想之梦。

两个梦想

美国德州有左熙宁的一个表姐,她牢记着人生的基本法则,一是生存,二是发展,在表姐家安顿完了,她立即谋求生计。

她先在美国农牧保险公司下属的一所实验室找到一份化验员的职业,为了工作方便,她给自己取了个美国名字:妮娜·左熙宁。

左熙宁认为:如今国内的影视演员大都是学院派的,先在戏剧学院进行专业培训学习,后上影视屏幕。而好莱坞的许多明星,都是边读书边到社会体验生活积累生活,到了一定时候才向影视艺术挺进。自己要走的也是这条道路。

为了充实自己的基础教育,1992年,左熙宁考取德州大学(UniversityofTexas),学习之余还在实验室做兼职化验员,这样她不仅有了可靠的经济来源,而且实验室每年都为她办理签证,五年后左熙宁加入了美国籍。

1996年,左熙宁顺利拿到了德州大学国际商科学院学士学位证书。她有两个梦想:一是要当小资本家,让自己的腰包鼓起来;另一个是自己最终的奋斗目标,闯好莱坞当职业演员。这两个看起来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的梦想,注定了左熙宁不是个安守现状的人,她要在梦想和现实之间跳舞。为此左熙宁将一年分成每三个月一个阶段,每个阶段都会有一个目标,要求自己必须在三个月内完成。应丰田汽车公司美国分公司的邀请,左熙宁做了该公司新车展的车模。她俊美的形象,开始在闪光灯下,媒体之上频频亮相。

不久左熙宁来到美国西北部重镇西雅图,在本雅的梅西公司作销售代理,梅西公司是一家跨国公司,销售人员几乎多达一个营的建制,左熙宁不过是这个“营”最不显眼的一名新兵而已。

一个炎热的周末,公司循例进行周末客户拜访。然而谁都不愿意跟随销售部经理去拜访某集团公司的市场总监威廉斯,因为这位威廉斯为人深藏不露,不苟言笑,他的同事尚且很难与他相处,更何况是面对上门销售产品的人员。左熙宁却认为这正是证明自己能力的大好机会,于是她自告奋勇地跟随销售经理前往。

威廉斯在办公楼接见了他们,他神态庄严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惜字如金地跟销售经理交谈,在凝重的气氛中,拜访很快结束了,所谈对业务毫无进展,宾主双方礼貌地握手告别,眼看此行又将无功而返。

一直都在仔细观察的左熙宁,当握住威廉斯的右手时,微笑地说:“总监先生,我能请求再握一握您的左手么?”

威廉斯一怔,但面对如此美丽高雅的小姐,他无法拒绝。他们左手相握时,左熙宁笑了:“总监先生,你的网球打得很专业呵!”

威廉斯吃了一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和小姐还是第一次见面吧?你怎么知道我爱打网球?”

原来左熙宁在观察中发现,威廉斯的右胳膊比左胳膊粗,握手右边也比左边有力得多。这意味着此人经常在做一项单臂运动。什么运动?从他的身份和地位来看,十有八九就是网球。

左熙宁猜对了!从此威廉斯经常邀她来网球练习场上对阵,并在生意上鼎力支持她,左熙宁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兵一跃而成全公司销售榜上的第一名。

1997年,左熙宁升为销售部经理。但她并不满足,她的目标是要进世界500强的大企业,看看它们到底是怎么运作的。于是她又前往西雅图东部的雷德蒙德去报考微软公司了。

从小资本家向职业演员转化

名声显赫的美国微软公司,每年盈利额均在一百多亿美元以上。“微软”成了高科技与财富的代名词。意欲挤身其中的人,每年何止成千上万?但公司那一整套严格而又刁钻的考核办法使得入选者仅为应试者的千分之一。考核的基本主题是:难题、运算、应用、头脑。第一关“难题”关,考官帕克博士是位高大英俊的美国人,是总部的人事主管,30多岁。帕克打量着左熙宁,似乎很随意地说:“妮娜小姐,来这里应聘的人都穿西装、打领带,而你不是。你对他们这样的着装有何看法?”

“我认为这样的着装,体现了对贵公司考核的尊重。”

“既然如此,你不觉得你的着装,在他们之中显得另类吗?”

“谢谢考官先生对我夸奖和接纳。”

帕克叫起来:“我表示接纳你了么?”

“是的。贵公司的成员都是富有工作激情、喜欢琢磨问题的另类人,而你把我列为另类之人,不就是表示接纳我了吗?这也正是我不穿西服来面试的原因,以此证明我适合你们这个群体。”

左熙宁机智得体的应对,深为帕克欣赏。他改换话题又问:“妮娜小姐何时来的美国?”

“1990年。”

“那至今也有7年了。请问,你知道全美有多少个下水道井盖?”

左熙宁一听就知道,这考的是脑筋急转弯而并非考知识,她当即答道:“一个,圆形的。”

帕克立刻从脑筋急转弯问题转回到知识上来:“为什么下水道的井盖都是圆的?”这一连串的问题,左熙宁对答如流。午餐后又经过其它主题和其他考官的考核,左熙宁终于过五关斩六将地胜出,成为美国微软公司的一名白领。一年后,她因业绩超卓晋升为总部助理,年薪高达10万美元。

可是满脑子“异想天开”的左熙宁总会有一些令人意外的举动。1999年1月,她毫不犹豫地辞掉微软的工作,跑到美国贝尔威学院电影广告表演系进修去了。

左熙宁要圆她的影视梦,她要闯荡好莱坞,她相信自己会给好莱坞带来一股新鲜空气。

华裔演员要用最短时间进入好莱坞,必须有在国内从影的经历。左熙宁根据以往的经验,开始给国内导演寄照片、资料。最初得到的角色竟是群众演员,戏很少,有的连台词都没有,只是像墙纸一样站在一边,可是她脸上的表情还是很亢奋,她把这个作为她生命中一次转换角色的大事来做。当时她得到的片酬低得可怜,每天仅为25元人民币。可是左熙宁却乐呵呵地自掏腰包从美国飞回来参加拍摄。

为了挤进这个圈子,左熙宁用她的商业头脑想出一个不同寻常的方法。她知道国内媒体的影响力很大,于是就主动联络各家媒体。而媒体对她的经历也颇感兴趣。2000年上半年,左熙宁成了国内十几家杂志的封面女郎。她的知名度迅速扩大了,开始有导演拿着杂志来请她在电视剧中出演主角。随后谢晋、吴思远、黄蜀芹等著名导演给了她热情的鼓励和帮助。由她主演的连续剧《离婚启示录》、《纽约丽人》等影片在央视播放后,受到观众好评。

新星升起

2002年8月,左熙宁加入了美国演员工会。进了工会和以前单打独斗就是不一样,可以凭借集体的力量和智慧。

渐渐地左熙宁如鱼得水,她饰演的角色从白领丽人到妓女、情人、学生,跨度非常大,但每一个都有很强的性格特点。她身上绝对没有所谓的“中国娃娃”的娇弱形象。

无论大片小片,无论大小角色,左熙宁都坚持把自己当主角来演,演他们的“真实”,不少导演看重她的,也正是她追求的这种不计角色大小的“真实”。

2004年2月在太平洋某海域拍戏,导演就叫她彻底“真实”了一回,结果险些丢了性命。当时正是寒冬腊月,海水温度达到摄氏零下十几度,而导演还要求她必须按照剧情穿“三点式”拍戏。虽然不情愿,但作为演员,她最终还是服从了,逐一按照导演的要求去做。可是,刚下到水里不到一分钟,她就失去了知觉,等剧组的人把她拉上来,就送医院抢救了。

这件事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左熙宁也从此烙下“恐寒”的心理烙印。按照她个人的意思,人既然没死,就算是万幸了。但工会的人不答应,他们认为,当演员付出辛苦是不可避免的,但演员首先是人,而人就有人的极限。该导演的要求超出了人的极限,险些伤及了演员的性命,甚至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后果。他们为她争取权益,代她状告了该制片公司,并帮左熙宁顺利地打赢了官司。

制片公司虽然败了官司,赔偿给了左熙宁一笔钱。但他们却对左熙宁的敬业精神及遇险后所持的宽容心态非常敬佩与赞赏。

作为一个演技派的演员,左熙宁将艺术的真实看得很珍贵、很重要。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艺术真实之于影视表演,就像生命之于世界,生活之于爱情。作为一个演员,就是要在艺术真实这块花岗岩上磨合自己。她在《美国梦》一片中的成功表演,就是她这一艺术见解的最好诠释。

《美国梦》是好莱坞反映越战的一部大片。剧中有这样一个情节:皎洁的月光下,一位身姿婀娜的越南少女在湖中裸浴。这时,几个年轻的美国士兵正在不远处偷窥。

待到出浴的一刻,那少女浑身挂满水珠,一身优美的曲线,在身后一片柔和月光的反衬下,横溢着青春气息。少女向他们俏然走来,几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士兵看呆了,他们早就忘记了现实中的敌对和战争,完全被眼前这无可抗拒的女神浑然天成的美丽所征服。

然而,待他们反应过来,一切已经迟了。那少女突然抓起脚边的AK47,接着就是一连串仇恨的扫射……

影片中的裸女就是左熙宁演的,她把女性的人体自然美表现得一览无余。左熙宁说:“我觉得,那是剧情的需要,而不是为了满足观众眼球的需要。如果没有裸女形体的美,就解释不了士兵们的浑然忘我,而没有士兵们的浑然忘我,也就揭示不了战争的残酷,她可以在一秒钟之内,把一个天生美女变成冷血杀手。这就是献身于艺术,也是我对艺术真实的理解。”

左熙宁追求艺术的真实,更加追求生活的真实。她说,自己虽然加入了美国国籍,但自己仍然是炎黄子孙,仍然要想方设法报效祖国。她现在正打算与有关公司合作,实现她多年的夙愿,通过她的努力,用她的形象向美国社会和全世界推广我们中国的百年老字号产品系列。

同时左熙宁表示,目前好莱坞的绝大多数片子,虽然都有华人形象,但这些形象,往往只是配角,形象也不好。现在好莱坞打造了大量的黑人女星,但至今没有靓丽的华裔女性形象出现。她要做的,就是成为好莱坞第一位靓丽的华人女性形象。

好莱坞的路就在脚下,还很漫长。但左熙宁很有信心,有付出总会有回报。就像有人说的,黑暗的好莱坞有很多扇门,只要你不停地瞧,总有一天会有一扇门为你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