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在一起

意林 日期:2020-2-13

狄加至今仍然记得,是怎样遇见那个泼辣的姑娘。

他刚刚陪女朋友购物出来,满手大包小包,走到公交车站,掏出烟来抽。一眼看到她,个子很高。靠在站牌的栏杆上,背着一个很大的书包。人很瘦,裹着大衣,帽子下面的耳塞在路灯下一闪一闪。

她发觉他看她,扫了一眼他身后的女朋友,然后对他微笑。她走过来的时候,他的心跳速度突然加快,紧张得要命。走到他面前,她笑,嘴巴笑起来很大,一个深酒窝。说,借下火。

他连忙掏出火机,她接过,利落地点着手中的烟。还他火机,说谢了。然后转身走到刚才站的地方,冲他挤挤眼睛,然后专注地抽她的烟。女朋友在身后拉他,他才收回目光,深呼吸了一口,脸微微发烫。

狄加在学校一直都是那种受欢迎的小男生,瘦高,却健壮。每日必然泡的地方一个是篮球场,一个是健身房。大学三年,换了两个女朋友。一个可爱,一个漂亮,她们都很依人。

如果,如果没有邂逅那个女孩,狄加想,是不是,他就这样过了一生。最后娶这个漂亮的女孩为妻,然后生一堆漂亮的孩子。他们或者移民,或者高薪。可结局又会怎样呢?

1

每到元旦晚会的时候,建筑学院总是最发愁的。本来女生就不多,而且性格又偏于木讷。

狄加更是愁眉不展,身为学生会主席,竟然拿不出像样的节目来。全体班干部开紧急会议的时候,每个人都在推辞。正说着,系主任拉门进来,甩给狄加一个电话号码。说,给你们个救星,好好把握。

狄加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对方好像还没睡醒,声音慵懒,语气却很凶悍,说,谁啊,一大早打电话,睡不睡了?为了荣誉,他清清嗓子说,小姐。是这样的,我们老师说让我打电话给你,说拜托你帮忙编排一个节目。

电话那头不屑地扑哧一声,说,你们系多少女生,全都带去那个多功能舞蹈厅吧,半个小时之后见。

狄加慌忙带着大部队赶到舞蹈厅,一阵铃铛响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鸭舌帽,耳机,棉大衣,大背包。狄加的心已经开始狂跳,甚至有些狂喜。是她。

她完全不像刚睡醒的样子,精力充沛得要洋溢出来。黑色波浪长发齐腰,很是漂亮。指挥大家站好队之后,鞠了一躬说,你们好,我叫林芭比,是你们的学姐,艺术学院舞蹈系的。这几天由我来给你们编排汇演的舞蹈。

她对他做了一个OK的手势,意思是他可以走了。

他哪里舍得走,一直站在那里看她,眼神专注,比任何时候都要专注。心里一直在雀跃着,仿佛有种失而复得的惊喜。

2

当时光过了很久之后,我才可以用第一人称缓缓讲出这个故事。要用怎样美好的语言,才能讲得出那样美好的你与我的相遇。

2006年的时候,我遇见她。是的,我就是狄加。而那个女孩,叫林芭比。

最后一次排舞的时候,我正犹豫怎样约她。她已经收拾好包,转头问我,你不走吗?要锁门了。我忙上前去,问她,可以请你吃饭吗?她打量我一番,说好啊。

我上前给她开门,问她,你想吃什么?去吃西餐还是韩餐,或者是去吃印度咖喱。她看着我,眼睛先笑起来。说,狄加,看不出来你还是个会讨女孩子欢心的绅士啊。怪不得那么受小女孩的欢迎。

我第一次觉得我的名字这样好听,从她口中叫出来。声音利落又干脆,不比小女生的嗲,听起来却又觉得舒服。她背着大包,用手拢着长发,飘来洗发水的味道,很香。然后说,我们去吃火锅吧,我好饿。

她坐在我对面,火锅的热气萦绕。她扎起马尾辫,一副高中生的样子,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能吃而不做作的女孩。

很久之后我才回想起,我为什么这么迷恋林芭比。想到最后我也想不明白,还是她自己跟我讲,就像小孩子喜欢的玩具,得不到的最喜欢。直到她丢失很久以后,一个瞬间,我突然想起,并不是因为得不到,而是因为她太特别。

3

元旦晚会很成功。女生们穿着林芭比帮忙借来的印度舞的服装,还没开始跳,台下就开始热闹。我坐在系主任的旁边,他脸上的皱纹都笑开了,跟我讲,看来钱没白花。

不知怎样,我听了心里却像鱼刺鲠喉。林芭比给我的感觉是脱俗的,我以为她热情热络,原来只是因为钱。

晚会后的聚餐,我喝了很多酒,喝着喝着,就突然想找她问个明白。我跑到她们宿舍楼下等。

快关宿舍门时,才见她回来。我问她,芭比,你排舞是收钱的,对吗?反而是她愣了,说,嗯?你不知道吗?芭比又笑,我还以为你知道呢!因为是你所在的学院,所以给了半价啊!倒是我愣了,我说,你一直都知道我。

她说是啊,建筑学院的学生会主席嘛。我在文艺展上看见过你的设计,觉得很漂亮。我又问,那天问我借火的时候你也知道是我?她笑起来,说是啊,你的目光太热烈。

我经常打电话到她的宿舍去,她经常不在。我是真的意识到她很忙,每天要到5个健身会所去教舞蹈。我终于明白她总是吃很多,每天那样折腾,换我,我都坚持不了,何况是个女孩。

我问她,芭比,你很缺钱吗?我能不能帮上你。她说,狄加,我缺的不是钱,而是安全感。只有很多的钱,才会给我带来安全。

为了有更多的时间陪她,她有课的地方我都报了名。下课的时候林芭比走在我的身边,嬉笑打闹。她还是背着大书包,我几次想要帮她背,她都不肯。她说,狄加,你可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我取笑她,不就是女生零七碎八的东西。她却神情严肃地告诉我,错,这里背的,是我的梦想与生活。虽然沉,但也不会压弯我的腰。生活,总是要自己过,才得来的真切。狄加,我要告诉你,靠自己双手挣来的生活最快乐。

这时的林芭比,少有的严肃认真。从那天起,我就预感总有一天,她会背着大包远离我。结果,真的如此。

4

我还是背着林芭比跟女朋友说了分手,我不想再欺骗自己的心。她歇斯底里,气急败坏。她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喜欢上林芭比了吗。我告诉你,多少男生都追不上的女生,你别以为你可以。林芭比有男朋友,她一直供他在国外读书。你不知道吧!人家比你优秀多了。你死心吧。

我已经走出很远。心还是震了一震,原来自以为了解林芭比的我,原以为接近了林芭比的我,却是最一无所知的。

哥们儿以为我失恋伤心,纷纷来安慰我。我问,哎,你们认识艺术学院的林芭比么?他们说,认识啊,很正点的美女。真是想不明白,她一个女孩那么拼命赚钱干嘛。也不像乱花钱的人,低调得很。听说很多有钱人追她,她都不肯。有人说她男朋友在国外读书,好像是她供着的,俩人好像是青梅竹马长大的,郎才女貌,真叫般配。后来很多男生都死心了。

我的心的确很疼。不是因为她有男朋友,而是,她为了他那么拼命,毫无怨言,真的是很爱吧。

5

2007年夏,林芭比依旧背着大书包忙碌而奔波。忙着毕业论文,也忙着挣钱。我很少时间见她,偶尔一起吃个晚饭。

有一天,她背着大书包,站在我楼下喊,狄加狄加。我忙梳洗下楼。她说,狄加,你今天不许有事,陪我玩一天可好?

她带了很多好吃的,跟我讲,小的时候,特别想去游乐园,像郊游一样,带着大包小包的吃的,疯狂地玩它一天,那一定是最快乐的事儿了。她一路都兴奋着,不停地说。

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她叫得比谁都大声,我侧过头看她明媚的模样。这是我第一次牵她的手,如此柔软。那一刻我想,就算过山车此时失灵,就这样死了,我也是愿意的。

晚上我带她去吃火锅,我把手中的鲜花跟蛋糕递给她,她狐疑地看着我说,狄加,你会变魔术吗?你从哪里搞来的?我一副恭敬的样子说,今天是女王殿下的生日,我又怎敢不记得。

熄灯点燃蜡烛的时候,她眼眶已经潮湿。说,谢谢你,狄加。这是我过的第一个生日,今年,我22岁。她微笑着,眼睛里却闪烁着泪花。我给她拍了一张照片,我唯一的一张纪念。

看完电影很晚了。我说,我们回不去宿舍了,我送你回家吧。她扬起头,笑着对我说,狄加,我没有家。18岁前,我住在孤儿院。18岁后,我住在大学宿舍。

她跟我讲她的故事。我小的时候并没有名字,我只知道我姓林。我跟其他被抛弃的孩子并不一样,我身体健康,没有残疾。也正是这样,所以我受排斥。跟我一样的,还有一个男孩,他叫宋嘉铭。

我们一直在一起玩,他比我大一岁,比我成熟,什么事都是他保护我,直到我们五岁那年吧,他被领养了。

他被管得很严,有的时候他偷偷跑出来,塞给我饼干、零食。有一次,他讲,隔壁家的小女孩有个跟你一样漂亮的娃娃,那个娃娃叫芭比。你以后就叫芭比,好吗。我说,好。那年,他十岁,我九岁。

他什么都是最优秀。他经常来见我,给我补习功课。他跟我讲,芭比,学习是我们唯一的出路,只有它可以改变我们的命运。你要努力,总有一天,我会带你一起走。高考的时候他替我报了名,我又考了喜欢的舞蹈系,专业课竟然通过。

宋嘉铭争气,考上重点大学重点专业。他经常告诉我,芭比,我们新的开始,会走得更好。他大二的时候,成绩优异,推荐出国。他来跟我商量,愁眉不展。他说,养父母不同意,说他走出去就不回来了,自养了十几年。我说,嘉铭,你去,我有钱。

我努力地挣钱。一是帮他,二是为了自己不那么寂寞。

林芭比讲完的时候,脚下已经堆满了空的啤酒瓶。她指着星星说,狄加,你看,多闪亮。我说,是,芭比,就像你一样。她不好意思地对我笑,我第一次见她害羞的模样。月光下,很动人。

笑着笑着,她就掉下泪来。她说,狄加,他忘记了我的生日。他今早打越洋电话过来,我以为他要说,芭比生日快乐。结果,他跟我讲,芭比,这些年你供我读书的钱,我已经打还到你的卡里。我在这边结了婚,过几年就可以拿到绿卡,我不会回去了。你好好生活。把我忘记了吧。走好每一步,我们的人生跟别人不一样,我们错不起。

她说,狄加,原来钱也不能使人快乐。我现在有很多的钱,可是,我却非常不快乐。

我走过去拥抱她。我第一次觉得,她是这样的瘦,这样的柔弱,需要我去保护。她的眼泪,都掉落在我的心里,开成花朵,长成树木,落地扎根。

送她到宿舍门口,她依旧对我笑,给我一个拥抱,然后亲了亲我的脸颊,说谢谢你,狄加。谢谢你。说完,她就走了。我再也没见过她。再也没有。

6

当我意识到她离开,再去找她的时候,已经晚了。我打电话到她们宿舍,台友说桌子上有本她遗留下的书,你要的话过来拿。

是一本《圣经》,翻得已经起了毛边。封面上一字一画写着林芭比,幼稚的笔迹。下面写着,宋嘉铭赠,1998年。

一句话被她画了又画:“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人的恶。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2010年的跨年晚会,张杰跟谢娜唱起一首歌。唱着,“何必要在一起,让我爱上你……”是啊!何必让我遇见你,然后爱上你,何必,离开我,再也不出现。

你有没有见过这样的一个女孩,活得这样生动而明亮的女孩。如果你见到她,见到那个会跳舞的林芭比,请你替我告诉她,我很想念她,真的很想念。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42452.html

一只麻雀从楼下飞过

大师哥

改变世界的误译

写给老去的柳小姐

靠阅读智脑强国的两个国家

每次只赚一点点

有个叫妈妈的女人

一切生命都是平等的

死神的花园

还子

最新文章阅读

  • 鬼才老头

    黄永玉16岁在苏州写生时,被司徒庙中有“清奇古怪”之称的四棵汉代古柏吸引,连续三天早出晚归对着它写生。日后,面对被他用准确而流畅的白描...

    读者文摘2020-2-15
  • 不做屏奴

    手机、电脑、电视、平板、照相机……除了睡觉、吃饭、上厕所,现代人几乎无时无刻不面对着屏幕。甚至于有些人吃饭和上厕所也不例外。不久前...

    意林2020-2-15
  • 优势与忧事

    在内蒙古鄂伦草原深处,长满青草的山梁上有很多獭子洞。肉质肥厚鲜美的大獭子成了众多动物猎取的目标,尤其是草原狼,早已对大獭子垂涎三尺。但獭子却不...

    励志故事2020-2-15
  • 别惊动细水长流如深海的老朋友

    莎士比亚说:“衣服新的好,朋友旧的好。” 莎翁可能没有与旧朋友久不联络,再沦落到叙旧而言语无味的经验。旧朋友,往往因为对彼此的交情太有...

    青年文摘2020-2-15
  • 慢慢地过日子

    动车跑得太快了,脱轨了。这件事让人们大为震动,也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我们在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啊? 猫时常这样问我,那个时候,他在慢慢地吃饭,坐在沙...

    读者文摘2020-2-15
  • 遇见世上最好的爱

    请你一定相信,遇见了孩子就是遇见了世上最好的爱。 大学时的好友假期出游,顺路来看我,就在家中住了几天。正遇上老公出差,孩子感冒,我忙得不可开交,...

    青年文摘2020-2-15
  • 别怨热空气

    一位年轻人跟随师傅多年,他发现,尽管师傅德高望重,广受尊崇,但在与人交往过程中,总是温文尔雅,热情礼貌。受师傅的教诲和影响,年轻弟子在接人待物...

    人生哲理2020-2-15
  • 衣带渐宽终不悔

    痴,是对某事某物的极度专注和迷恋。古往今来,痴者不可计数:石痴,花痴,书痴,情痴……痴得惊天动地,痴得特立独行,痴得无怨无悔,几乎...

    读者文摘2020-2-15
  • 给力才会给钱

    商人运载一车货物经过一片松软的土地,车轮下陷,怎么拉也转动不起来。商人找来几个农夫,答应付给他们每人一些钱,让他们帮忙把货车拖上大路。农夫们给...

    意林2020-2-15
  • 机场的拥抱

    在南京机场候机回北京,来得很早,时间充裕,坐在候机大厅无所事事,看人来人往。到底是南京,比北京要暖,离立夏还有多日,姑娘们都已经迫不及待地穿上...

    青年文摘2020-2-15
  • 什么叫气质

    小时候,我想过一个问题“什么叫气质?” 有个同学很严肃地回答我,听克莱德曼的钢琴曲有气质,我找了盒磁带,听了半天,没听见什么叫气质。 ...

    青年文摘2020-2-15
  • 网恋的代价

    可怕的手机铃声叮叮当当地又响起来,是陈力又来了电话,对此,郭敏做了缜密的应对准备。一直以来,郭敏为了保全名声,不得不保持与他的关系。郭敏已与他...

    故事会2020-2-15
  • “真性情”怎敌“大酱缸”

    论交谊在师友之间,兼亲与长,论事功在唐宋之上,兼德与言,朝野同悲惟我最; 其始出以夺情为疑,实赞其行,其练兵以水师为着,实发其议,艰难未与负公多...

    青年文摘2020-2-15
  • “中国的苏珊”:活出个样子给自己看

    为别人活着是一种负担,为自己活着是一种洒脱。活给别人看是一种浮华与虚伪,活给自己看是一种充实与智慧。 一期星光大道上,素面朝天不施粉黛的她,没有...

    意林2020-2-15
  • 我所认识的白岩松

    1 十年前,陈虻找我的时候,原话是说,我们要给白岩松找一个女搭档。 我当时还没想换工作,陈虻说你来我们年会玩玩吧,也见见大家。 那年年会是白岩松主...

    意林2020-2-15
  • 职场如鸡窝

    在老家的时候养了一窝鸡。闲时,我常从家里的谷仓中抓一把谷子喂它们。谷子撒在地上,再向鸡一声呼唤,鸡们像听到了集结号,从四面八方扑过来。喂的时间...

    意林202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