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一地花香

意林 日期:2019-11-7

有人说,一个女孩子,20岁不秀则永不再秀。我想,没有哪个女孩子会愿意有这样的遗憾。

有人说,一个女孩子,20岁不秀则永不再秀。我想,没有哪个女孩子会愿意有这样的遗憾。

高二的下学期,我喜欢他的心事被添油加醋一番后传开了。原来只是一份默然美丽的爱慕,经过那些捕风捉影的人的一张嘴巴传到一个耳朵,再从一张嘴巴传到另一个耳朵,完全变了味儿。

有一阵子,那群女生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把脑袋凑在一起,发表对这件“天大新闻”的意见。有人说:“天啊,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有人则撇撇嘴,干脆地说:“叫她别想了,轮到下辈子也轮不到她!”还有人更为尖酸:“你们看她,饥渴是蛮饥渴的,对食物的挑剔程度也不低嘛。”最后,还有人总结:“我们应该告诉她,照照镜子,认识认识自己再说。”那些别有用心的女生把这些话翻来覆去,乐此不疲。没事时,她们就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当我从旁边经过,她们就“哇”地一声大叫,一轰而散。当我一走远,她们又迅速集合,“会议”接着继续开。

我又气又急,却又无可奈何,自己的心事被当作流言传来传去,没有什么比这更痛苦的了。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这样的一句至理名言就像逐渐失效的麻醉剂,对我的安慰作用越来越小了。我一方面小心翼翼地躲着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一方面迷失于思念的痛苦之中,那时候,我连看他一眼都不敢。我避开一切,然后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静静地发呆。沉思之时,我总能感觉到内心深处的隐隐疼痛。

压抑终于在一个午后爆发了。那个下午,我走进教室,后排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我抬头一看,黑板上醒目地画着一只奇丑无比的大青蛙,旁边站着一个英俊的王子,底下是一行大字:中文系的童话,青蛙公主和她的白马王子。来不及多想,伤痛像一阵暴风雨突然袭了上来。“啪”,我用力把手上的书重重地朝黑板摔去,转过身,在齐刷刷的蔑笑声中飞也似地逃出了教室。

清亮清亮的天空下,几只鸽子拍着翅膀轻轻掠过,成行的相思树郁郁葱葱,树上开满了细细密密的黄色小花,地上,也铺满了黄绒绒的一层。我就躲在树下,长久以来的委屈一倾而下,我哭得天昏地暗。孩子一样纯真的感情总是特别脆弱,任何细微的伤害都承受不起。

正当沮丧和绝望一点点地吞噬着我时,泪水迷离中,我看见他由远及近。他轻轻地,浅浅地笑着,看看一地美丽的黄色小花,又看看满脸泪水的我说:“我就想呢,是哪个女孩在这儿哭,把花都哭落了一地。”我背过身去,顿时破涕为笑。后来就在开满小花的相思树下,他告诉我。喜欢一个人并没有错啊,但是,你了解他吗?也许他十天不洗脚,也许他睡觉流口水。不了解他,就轻易地喜欢人家,这不是很傻吗?

我笑了,很灿烂,原来,我有着和一地美丽的黄色小花一样灿烂的笑容,这是他说的。

后来,他把我带回了教室。再后来,那一群叽叽喳喳的女生吃惊而羡慕地看到了一切变化:上课,他帮我占位子;课间,他塞给我一盒小点心。更经常地,他站在我必经的路口,给我一个轻轻的浅浅地笑;仿佛突然之间,我拥有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切。这种真挚,我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就够了。后来,再后来他的身边多了一位文静清秀的女孩子。我给了他们一个很灿烂的笑,就像那时满地美丽黄色小花一样灿烂,我想,这样的笑容送给他们最合适不过了。很高兴,我是真的很高兴,终于有人关心他了。再后来,再后来,我也有了自己爱护的人。我想一个女孩子最初的一份爱慕只是一颗善良的种子,可以关于爱情,也可以不关于爱情。幸运的是,我的种子遇上的是他的宽容与关爱的适宜温度与水分,开出的是一种叫做美丽的花朵,即使这个花朵不关于爱情。

很久很久以后,当我想起那个清亮的午后,想起他轻轻的浅浅地笑着说:“我就想呢,是哪个女孩在那儿哭,把花都哭落了一地。”我的全身还是会涌过一阵暖流。这样的男孩子,我以为,即使到了80岁的时候,我依然会记得他!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4167.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吃到哭

    总有人问我是不是“吃货”,其实我不明白“吃货”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想方设法地吃?”“是啊。”&ldq...

    意林2019-7-6
  • 如何成为一个做大事的人

    拿到山姆·沃尔顿的自传《促销的本质》后,我一口气读完了。现在无数的人都想要成功,急于成功,付出一分努力恨不得明天就有十分回报。整个社会都...

    意林2019-6-19
  • 我长得羞涩起来了

    我长得越来越像女孩子。一个医学上的专用词“发育”,非常完整地诠释着一切变化。以前,同学们赠送的什么假小子呀、疯丫头呀、无性别呀之类的...

    意林2019-5-17
  • 真的,你说得太多了

    很抱歉由我来告诉你这一点,我知道你觉得自己并不是这样,但说真的,你确实话太多。 做个简单的测试:下次跟别人长谈之后,算一下你说话所占的百分比,不...

    意林2018-12-20
  • 故宫猫“保安”传奇

    在故宫里有一支特殊的保安队伍,它们不是人类,而是猫。作为故宫中几百年一直存在的成员,它们的命运浮沉也是一部血泪史。 猫运沉浮 在明朝,有一位皇帝...

    意林2019-10-17
  • 绝活

    包公是文人,本地最有名气的文学评论家,大学中文系教授。他个头不高,花白的头发短而粗,快六十岁的人,目光依然锐利,长得跟鲁迅颇有几分神似。他平常...

    意林2019-4-13
  • 下岗夫妻

    他们是一对中年夫妻,四十岁了,有一个十六岁的女儿。他们的单位都不好,前两年就嚷嚷着下岗。她对他说过:“只要不下岗,什么苦我都能吃,我害怕风...

    意林2019-10-29
  • 毁灭爱情,给对方一条生路

    1 成斌和小艾是在驾校认识的,他们跟了同一个教练,一辆车。破旧的白色桑塔纳,冬天的车里总散发着暖烘烘的臭味,但所有学员都爱往车上挤,美其名曰是跟...

    意林2018-9-23
  • 将每一份爱情跟踪到天荒地老

    瑞士伯尔尼有一家经营百年的婚介公司,他们的服务十分别致,从恋爱时开始跟踪,进行恋爱方面的培训,婚前要进行公证,双方签署经过国家认可的婚姻协议,...

    意林2019-4-23
  • 全职妈妈的创业路

    借势创业,开起家庭小店 李昕莉的丈夫是国企管理人员,收入很高。小两口的新家安在广州天河区一幢临街楼房的一楼。李昕莉是个有事业心,但更注重家庭的女...

    意林2019-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