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荷是一种脆弱的植物

荷是一种脆弱的植物

意林 日期:2022-3-23

遇到紫荷的时候,我已经和娇蕊订了婚。娇蕊是我们局长的千金,有点娇气有点霸道,但面貌姣好,喜欢让我抱着她上楼,也许每个女人都是喜欢撒娇的,谁知道呢?那时她还在读研究生,我嘲笑她说,一个女孩子学那么多学问做什么,不如我们结婚算了,你给我生两个孩子。

她就点着我的鼻子骂我不要脸。我是喜欢不要脸的,男人全喜欢被女孩子骂不要脸,常常,我会在她的小卧室与她缠绵。厨房里有佣人忙碌着,一会,炖肉和红烧牛排的味道就会窜出来,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她们家的一分子,而我两年之内就从一个小公务员提升到人事科科长,不能说与娇蕊谈恋爱没有关系。

销售科的科长陈清常常羡慕我说,林南,你真是春风得意,又有江山又有美人啊。我们常常一起去出差,偶尔也去一些风月场所,用陈清的话说,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赶紧去及时行乐吧。那时,我的婚期被提到了日程上,娇蕊还有一年就毕业,毕业后我们就结婚,房子是局长买的,140平方米,与其说是买的,不如说是人家半推半就给的,在那所装修豪华的房子里,在整个缠绵的夏天里,我们一直纠缠在一起,凉席上有我很多汗水,我喜欢娇蕊姣好的容颜,喜欢她小女孩子一样天真地看我的眼神,有些女孩子天生就是天使一样,即使她们做爱的时候,即使我与她们有了这样彻底的肌肤之亲,她那么单纯地看着你,把你当做她的男人,那种眼神,总让我有种落泪的冲动。

拉上窗帘,暧昧的房间里是两个人,娇蕊说:你发誓,你只对我一个人好。那么清澈的语言,却让我疼惜到骨子里,我一把将娇蕊娇小的身体拥入怀中,口中喃喃自语:明年,明年我们结婚吧。

那个与陈清喝多了的夜晚,我被他拉去了丽人歌舞厅,销售部来了客人,陈清拉他们到这里是应酬的,拉我来这里是让我知道,除了娇蕊,还有另一个世界。

注意到紫荷是因为她的寂寞,眼神飘渺,有如烟波在海上荡来荡去,手里是一枝细长的七星,露背的吊带裙子,背上,有一朵紫莲花,很惊艳。很多人想去请她跳舞,她摆着手,抽着烟,看着池子中的红男绿女,陈清早就没了去向,很多人没了去向。我看着有人唱那些口水歌,一支又一支,总是关于爱情,总是让人感觉刹那间的心痛。

紫荷向我走来时我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她伸出手来,巧笑倩兮:整个场子,只有你没有请过我跳舞,那么我来请你好吗?眼神是一把卷尺,一下把我心里所想全丈量得一清二楚,那浩如烟海的眼神里,有一丝期待和暧昧,我笑着站起来,把她的手握住,呵,好软的手,又细又绵软。有一本书上说,上等淑女是从手开始优雅的,可惜她不是淑女,她只是一个烟花女子,再优雅又如何?她贴着我的身,我的手,艳魅的灯光下,她像个女妖,身体里散发出一股幽香,有一个瞬间,我几乎不能自持。

我请她喝白兰地。她的善饮让我吓了一跳,没有一个女人这么放肆地喝过酒,酒醉后的紫荷,有一种迷人香,渐渐地,我也有点晕了,她鬼魅地笑着,然后问我:我美吗?我惊慌了,没有想到她问我这样的问题,当然,我说,你很美。那你抱我。我更有点吓住,这样的女子,是蛇一样的缠人,我明知她是在引诱我,但她眼睛里散发出的妖娆之气,让我欲罢不能。

终于,我带她走了,去宾馆开了房间。很深的夜,不知何时下起了雨,我与她,一个只见过一次的女子缠绕在一起,那样地难离难舍,我几乎忘记自己是个有婚约的人,她的妖气她的美丽让我难忘,对于一个欢场中的女子我知道不能认真的,但那天起,我身体充满了想念,开始我总以为想念的仅仅是身体,但后来我发现我真的错了,我甚至对她的想念超过了娇蕊,见不到娇蕊我不会心慌,见不到她我会心慌。

甚至只要看她一眼就足够了,不需要肌肤之亲,不需要那样刻骨的缠绵。

在一次做爱之后,我看她点起一枝烟,然后慢慢地吸着,然后落下泪来。那些眼泪在月光下晶莹剔透,一闪一闪穿过烟雾,我搂过她瘦削的肩,轻轻地对她说:紫荷,我为你租了一间房子,只跟着我,好吗?她笑起来,花枝乱颤:真的吗?我说当然是真的。

那你女友怎么办?

我黯然起来,我以为她是不知道我有女友的,但没想到,她一清二楚。

看到我沉默,她咯咯笑起来,行了行了,我没要你的一辈子,就这样吧,我做你的小情人算了,什么时候你要结婚了我就走。

那是我最想要的结果,我想要紫荷,也想要娇蕊,从前,我总是想,一个人一生只能爱一个人,但我现在才明白,爱几个人并不是他能决定的,很多的缘分只是一刹那,虽然我与紫荷的相爱像一场露水一样,但是,却那么刻骨铭心,我一想起她将来要离开我就泪水涟涟,那时,离我和娇蕊结婚还有七个月。

在离我结婚还有七个月的时候,紫荷有一天告诉我说,她怀孕了。

我呆了,这是我不能接受的事实,我不能和一个烟花女子有孩子,哪怕这个孩子真的是我们爱情的结晶。

我几乎毫不迟疑地让紫荷去打掉孩子,紫荷告诉我说,你确定不要这个孩子吗?

那是我的孩子,但我不能要他。他终将只会与我擦肩而过,我点头,没有去看紫荷的脸,我不敢去看她的脸,因为我发现怀中的她一直在颤抖着。

那颤抖说明了她的爱情。

娇蕊从北京回来,她打电话说让我在家里等着她。

以前每当接到这个电话时我总是会兴奋地跑到我们的准新房里等待着她,屋里摆满了我送她的玫瑰,空气清新剂用她最喜欢的百合花,而她的衣柜里,必然有我为她买的最新的内衣。

那天我也是怀着这样的心情去等待她的。但开门后我呆住了,因为她脸上是愤怒和泪水!

怎么了?我想伸出手去抚摸她,却被她一把打了回来:不要碰我,你真脏!你怎么会与一个烟花女子在一起,我们之间完了!请你从这间房子里滚出去!

我知道一切真的完了,娇蕊到底知道了一切。我马上想到了紫荷,是的,只有她会告诉娇蕊,因为我让她去打掉孩子她恨我,所以,她告诉了娇蕊,但她应该知道,用这种方法是得不到我的,我想解释,却发现言语是那么苍白无力,我能说我不爱紫荷吗?我能说我不在乎娇蕊吗?这两个女子,一朵是百合,一朵是莲花,不一样的生命,一样的让我迷恋,但最终却让我同时失去。

失去娇蕊的同时我也失去了紫荷,紫荷彻底从这个城市中消失了,我问陈清她去了哪里?陈清淡淡地说:一个烟花女子,飘到哪里哪里就是家吧。据我所知,紫荷还有一个体弱多病的母亲,她大学三年级退学,然后做了歌女,我看到她的第一次是她在歌厅里的第十天,然后她爱上了我,然后,我伤害了她。

娇蕊也准时结婚了。不过不是和我,是和陈清,看到他们幸福的婚纱照时,我知道自己失去了一颗曾经那么爱我那么爱我的女人的心。

三年之后我和一个长相普通的女孩结了婚,我们去北京旅行,在地铁里坐着去天安门广场时我看到了一个人,那个女人穿着很普通的碎花裙子,手里正领着一个三岁多的小男孩儿,那个女人回头看到我时呆了一下,然后扭过了脸去。

她是紫荷。一身素衣带着孩子坐地铁的紫荷。我看着那个小男孩儿,渐渐呆住了,因为那个孩子眉宇之间全是一个人的影子,那么长的眉那么深的眼睛,我的女友把手里的桔子递给他,他笑了。紫荷说:忆南,谢谢阿姨。

他叫忆南。我的儿子,他叫忆南。

走出地铁的时候风很大,吹得我眼泪流了出来,我一直看着她们的影子渐渐远去,直到再也看不到。

十天后,我接到紫荷的一封信,她告诉了我一个真相,一个可怕的真相。

那天看到的确实是我的儿子,不过她开始只是一个角色,一个被陈清安排的角色,陈清给了她五万块钱,然后让她勾引我,因为陈清爱着娇蕊,想娶娇蕊为妻,那样他的仕途之路会更好些,当然,能娶一个美貌的女研究生更是锦上添花,没想到我真的和紫荷缠在了一起,可想而知娇蕊是怎么知道我和紫荷的事情的了。开始的时候她也只想完成任务而已,后来,爱上我是身不由己了,因为紫荷告诉我,爱上一个人,是身不由己的事情,甚至想为他生一个孩子,甚至,想一个人想他一辈子。

我泪流满面。这样的真相我知道得太晚太晚了,陈清如愿以偿当上了副局长,我调到了另一家单位,远远地离开了他们,后来我去北京找了一次紫荷,我想让她回来,我们重新开始,她只接了我的电话没有见我,她说,很多事情只要过去了就没有再重新开始的可能,因为再开始也不是原来那个开始了,况且你现在有了自己的家,好好珍惜吧。那是我最后一次和她通话,从此后,再也没有打通那个电话。

她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林南,荷是一种脆弱的植物,她受一次伤害,也许会记得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