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着谁飞

意林 日期:2020-4-27

我没想到,她会那么干净利落地背叛我,跟妈走。

妈有了别的男人,抛弃了爸,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凭什么还要和爸去抢孩子的爱?她不配!我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妈对爸的背叛,然后,就开始对着她懵懂的大眼睛描述继父的恶毒。末了,摇着她的肩膀虎视眈眈地说:“你要是跟妈走了。这辈子,就再也别认我这个姐!”

她才9岁,像一只稚气未脱的小小鸟,却极其认真地点头,拍了胸脯,还一本正经地和我拉钩。谁知,第二天妈和那个男人在院子里等了不到5分钟,她便背着双肩包一摇一摇地迎了出去,头也不回地飞走了,去了遥不可及的南方。

我躲在窗帘后面把嘴唇咬出了血,握着拳头冲着她的背影喊:“刘飞,你这个小叛徒!你再也别回来!”

我和爸的日子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静得让我心里发空。

我开始砸烂、扔掉所有属于她的东西,爸眼圈红着劝也劝不住。最后一张她的照片被扔进火堆里之后,爸突然扑过去伸手抢了回来。她的裙子烧没了,只剩下一张被火燎得已经变黄的脸,闪着一双大眼,望着我们无邪地笑。爸把照片握在手心里,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抖着嘴唇说:“她是你妹啊!她随你妈去了南方,还不是为了你……”

“别跟我提她!”我的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打断他的话,一摔门。回了自己屋里。

打击是显而易见的。爸本来收入不多的工作,因为几次明显的失误,也丢了,只好在街头摆了个小烟摊,兼卖报纸和饮料。初中毕业,我考了年级最高分,却毅然决然地找到爸,说想上一所普通的技校,好早点参加工作,挣钱。爸捧着那张重点高中的录取单乐得眉开眼笑,冲着我很大气地挥着手说:“小雅,咱就上这所最好的高中!放心,爸挣的钱,还养得起你……”

他真的做到了,一心一意地攒钱,从不张罗给我找个后妈,高中三年,每次回去,我都能拿到准备好的学费、生活费。我的心情也渐渐放松下来。心安理得地享用着那些钱,考上了北大中文系。

为我饯行那晚,我炒了几个热菜,又给爸备好了酒。他不说话。也很少夹菜,却闷着头喝了一杯又一杯。突然他呜呜地哭了起来,用手擂着桌子,痛不欲生地反复说着几句话:“我没用啊!苦了你妹妹……这么多年,我的小飞……”

我呆呆地坐着,眼泪在脸上开出两条冰凉的小河,悲哀和愤怒的子弹,同时击中了我脆弱的神经。我冷冷地回应他说:“知道了爸,原来,你最爱的那一个,是小飞。”

她真厉害,独占了妈的爱还嫌不够,还要从我身边抢走爸的爱!

玫姨的电话来的时候我正在学校寝室,玫姨的声音惊慌得有些失真,震得我耳膜嗡嗡直响,她说:“小雅你快回来,你爸出事了!”

一个喝醉酒的男人硬是开着宝马飞上了便道,撞散了爸摆着香烟的铁皮房。我连夜赶回去,他已停止了呼吸。我的大包小包一个个掉在地上,一声“爸”没有喊完,便整个人滑倒在地板上。朦胧中,耳边有嘶哑、悲恸的声音:“姐,爸没了,还有我啊!你也别怪妈,她是不得已……”

我睁开眼,看着俯在面前的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冷冷地推开她说:“走开,我不认识你!”她过来拉我的手,急慌慌地说:“姐。我是小飞……”

我当然知道她是小飞,可是,十年之后的她,再也不是我的妹妹。

我哭,抱着爸的骨灰下葬,收拾衣物,把每一个房间上锁,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再也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

回到爸爸单位办好手续,又到临时宿舍整理床铺,一切就绪之后,我坐在床上突然就想起了玫姨给我的那个包裹。玫姨说爸走之前只托她做了两件事,安排在第一位的是给小飞打电话,再就是去烟盒下面的箱子里取回那个格子包裹,给我。

打开,是一个普通的鞋盒,里面是捆扎好的信件,按时间排着,从九年前,一直排到今年春天。我好奇地打开最下面的那一个,薄纸上,那个简单的“爸”的称呼,让我差点儿窒息。信是她写的,问爸的腿还疼不疼,问我身体好不好,她说:“爸,你说的对,只有我跟妈走了,你才能养得起姐,才能保证让她吃得好一些,穿得好一些。”

信是那么短,字是那么丑,皱皱巴巴的,满纸都是泪痕。

从她记事起,爸妈就教育她要对我好,因为我早产,发育不良,心脏功能有损。她凡事都让着我,那么小,便听了爸的劝告。为了让我生活的好一点,毅然选择去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可我却误会了,恨了她这么多年。

我哽咽着一封接一封地看,到最后,已是泪流满面:她把生活费省下一半寄给了我;她边上学边在旁边的超市里推销洗发水,有了提成;她让爸别担心,她月底便会寄来几百元;她说姐那么聪明,一定会考上大学;她说自己又找了一份兼职,姐的学费能解决了……

手机响了,是留校任教的舍长金薇,她说,刘雅快回学校吧,有人给你寄了一个包裹,在传达室里。

我坐车返回学校,进了传达室的门,冷不防就看到了刘飞,圆脸,大大的眼睛,无邪地看着我。她有些局促地勾着手指,怯怯地说:“姐,这次,我把自己邮来了。我要和你做伴,我来这个城市工作了。”

我的泪汹涌而出,一步一步走过去,把她搂在胸前,哽咽着说:“你这个小笨蛋……”

时光过去了好多年,我们却像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分离过,因为,她一直都在无声无息地惦记着我这个姐姐,像一只不知疲倦的小小鸟,以爱的名义,一刻不停地向着我飞,飞,飞!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41503.html

我同时考上了清华和伯克利

垃圾伊甸园

从“玩虚的”到“玩真的”

地球人已经无法阻止“小胖妞”了

那个让你变得更好的才是Mr。Right

在美国玩枪的经历

恭喜你,欠债1。6亿!

明天,站到最高处看风景

一树一树春花开

流浪老妇

最新文章阅读

  • 对男生表白的话

    对男生表白的话 憋死我了!你也不说,我也不说,咱俩总得有一个来挑明吧!算了,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说了“我爱你”!! 不见你娇美的姿...

  • 一种植物的梦想

    在商场保健品货架上,看到一款包装精致的保健茶,上面印着一种植物图片很熟悉。拿起来细瞧,上面标着“黄芪保健茶”,盒子下面写有许多关于黄...

    青年文摘2020-4-30
  • 观今宜鉴古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观今宜鉴古 【汉语拼音】guān jīn yì jiàn gǔ 【近义词】:谈古论今 【反义词】:古为今用、推陈出新 【成语出处】《增广贤文...

    成语故事2020-4-30
  • 朋友不谈钱

    琳达的朋友安娜要结婚了,琳达为礼物发起了愁。当初她跟卡特结婚的时候,安娜送了一个提包给她,那个提包价格不菲,价值几千美元,现在她送给安娜的礼物...

    故事会2020-4-30
  • 你的心灵如此脆弱

    离奇命案的背后,有令人触目惊心的缘由…… 死在新婚之夜的男人 10月5日上午,冀定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冀定建成房地产公司经理梁春死在婚床上...

    故事会2020-4-30
  • 成功无须早规划

    年少时,父亲一再告诫我绝不要做一名酿酒师。因为我的祖父、曾祖父都在当地的酒厂以此为生,微薄的薪水只能勉强度日。他不想让我靠近啤酒桶半步。按照父...

    意林2020-4-30
  • 苦难之后

    谈谈关于苦难的问题,你们可有兴趣?有人一定会捂着耳朵说,不听不听……说句心里话,我也怕谈这个难题。对我这也是一个大考验。咱们好像共...

    青年文摘2020-4-30
  • 苍天有眼

    23岁的王小泉这两年一直在老家丰城蹬三轮车帮人运货,没想到刚挣了点钱,一天傍晚回家时,一个不留神,把车蹬进了山沟里,落了个车毁人伤。伤好后,钱也...

    故事会2020-4-30
  • 人生感悟,活法

    在回首往事77年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一个词叫做“活法”。 我经历了伟大也咀嚼了渺小,我欣逢盛世的欢歌也体会了乱世的杂嚣,我见识了中国的翻天...

    人生感悟2020-4-30
  • 感动敌人的友情

    东汉时期,有一个人叫荀巨伯。 一天,苟巨伯听说一位远在千里之外、曾经给予过自己很大帮助的朋友得了重病,于是决定去探望他。荀巨伯赶了十几天的路,到...

    读者文摘2020-4-30
  • “乐”心不改

    他28岁那年,父亲突发心脏病被送进了抢救室,当时,他正在录音棚里录制一首歌曲。 匆匆赶到,父亲已脱离险境。看着那张写满倦容的脸,他头一次觉得,父亲...

    意林2020-4-30
  • 我想要一个小小的未来

    我想要一个小小的未来 那里有花香有阳光 可以容纳我的小小任性与忧伤 那小小的地方 没有大大的空间 却有小小的书房 我会把她打扮得干净漂亮 点点滴滴都饱...

    意林2020-4-30
  • 今夜留宿

    我是个拉煤的,常在路上跑,虽然跑了不少地方,也跑了好几年了,但让我记忆犹新的还是那个晚上。 那天晚上九点多钟,我从一个客户那里结了两万块运煤款回...

    故事会2020-4-30
  • “吃醋”的女人

    农大毕业生徐宝玲和凤鸣贸易公司经理姚玉萍是姨表姊妹。也巧,她俩同时爱上了回乡探亲的部队工程师常大江。这个常大江也怪,对她俩或点头或摇头多干脆,...

    故事会2020-4-30
  • 道理最大

    《梦溪笔谈》中记有一事:“太祖皇帝尝问赵普曰:‘天下何物最大?’普熟思未答间,再问如前,普对曰:‘道理最大。’上屡称善...

    青年文摘2020-4-30
  • 左手温暖右手

    前些日子,我来到边远的乡下看望多年没见面的二舅。 一天清晨,二舅陪我来到一条小河边散步。时值寒风刺骨的冬季,乡下旷野,显得更加寒冷。这时,我突然...

    读者文摘202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