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弄

意林 日期:2020-2-13

一个晴朗的冬日的中午,天气严寒。我和娜坚卡站在一座高山上,脚下放着一副轻便雪橇。

“我们一块儿滑下去!”我央求道,“只滑一次!我保证你不会伤一根毫毛。”

可是娜坚卡害怕。当我邀她坐上雪橇时。她连呼吸都停止了。

“用不着害怕!您这是缺少毅力,胆怯!”

娜坚卡让步了,不过看她的脸色我知道,她是冒着生命危险作出让步的。我扶着这个脸色苍白、浑身打战的姑娘,坐在雪橇上,雪橇像出膛的子弹飞了出去。劈开的空气凶狠地撕扯着我们的衣帽,简直想揪下你肩膀上的脑袋……眼看我们就要粉身碎骨了!

“我爱你,娜佳!”我小声说。

雪橇滑得越来越平缓,风的吼声和滑木的沙沙声已经不那么可怕,呼吸也不再困难,我们终于滑到了山脚下。娜坚卡已经半死不活。她脸色煞白,奄奄一息……我帮她站起身来。

“下一回说什么也不滑了,”她睁大一双充满恐惧的眼睛望着我说,“一辈子也不滑了!差点没把我吓死!”

过了一会儿,她回过神来,已经怀疑地探察我的眼神:那句话是我说的。或者仅仅是在旋风的呼啸声中她的幻听?我呢,站在她身旁,抽着烟,专心致志地检查我的手套。

我们在山下又玩了好久。那个谜显然搅得她心绪不宁。那句话是说了吗?说了还是没说?说了还是没说?娜坚卡不耐烦地、忧郁地、用那种有穿透力的目光打量我的脸,等着我会不会再说出那句话。

“您知道吗?”她说,眼睛没有看我。

“什么?”我问。

“让我们再……再滑一次雪橇。”

于是我们沿着阶梯拾级而上。我再一次扶着脸色苍白、浑身打战的娜坚卡坐上雪橇。我们再一次飞向恐怖的深渊,再一次听到风的呼啸,滑木的沙沙声,而且在雪橇飞得最快、风声最大的当儿,我再一次小声说:

“我爱你,娜佳!”

雪橇终于停住,娜坚卡立即回头久久地审视着我的脸。她整个人,浑身上下,连她的围巾、帽子在内,无不流露出极度的困惑。她的脸上分明写着:

“怎么回事?那句话到底是谁说的?是他,还是我听错了?”

这个疑团弄得她心神不定,失去了耐心。可怜的姑娘不回答我的问话,愁眉苦脸,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

“我们是不是该回家了?”我问她。

“可是我……我喜欢这样滑雪。”她涨红着脸说,“我们再滑一次好吗?”

我们第三次飞身滑下。她一直盯着我的脸,注视着我的嘴唇。可是我用围巾挡住嘴,咳嗽一声,正当我们滑到半山腰时,我又小声说了一句:

“我爱你,娜佳!”

我从冰场把她送回家,她尽量不出声地走着,放慢脚步,一直期待着我会不会对她再说那句话。我看得出来,她的内心受着煎熬,又竭力克制自己,免得说出:

“这句话不可能是风说的!我也不希望是风说的!”

第二天上午,我收到一张便条:“如果您今天还去冰场,请顺便来叫我一声。娜佳。”

从此以后,我和娜坚卡几乎天天都去滑雪。娜坚卡对这句话就听上瘾了,就像人对喝酒、服吗啡能上瘾一样。尽管这句话依旧是个谜我和风,这二者中究竟谁向她诉说爱情?她不知道。但后来她显然已经不在乎了只要喝醉了就成,管它用什么样的杯子喝的呢!

一天中午,我独自一人去了冰场。混在拥挤的人群中,突然发现娜坚卡正畏畏缩缩地顺着阶梯往上走……一个人滑下来是很可怕的,她脸色白得像雪,赴刑场一般战战兢兢。她显然是要试试身边没有我时,还能不能听到那句美妙而甜蜜的话?

眼看着早春三月已经来临,冰雪都化了。我们也不再去滑雪。可怜的娜坚卡再也听不到那句话。而我正要动身去彼得堡要去很久,也许一去不复返了。

有一回,大约在我动身的前两天,薄暮中我坐在小花园里,这花园同娜坚卡居住的那个院子只隔着一道带钉子的高板墙……我走到板墙跟前、从板缝里一直往里张望。我看到娜坚卡站在台阶上。抬起悲凉伤感的目光望着天空……春风吹拂着她那苍白忧郁的脸……这风勾起她的回忆。昔日,在半山腰,正是在呼啸的风声中她听到了那句话。于是,她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忧郁,两行眼泪夺眶而出……可怜的姑娘张开臂膀,似乎在央求春风再一次给她送来那句话。我等着一阵风刮过去,小声说:

“我爱你,娜佳!”

我的天哪,娜坚卡起了什么样的变化!她一声欢呼,笑开了脸,迎着风张开臂膀。那么高兴,幸福,真是美丽极了。

我走开了,回去收拾行装……

这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今娜坚卡已经出嫁。究竟是出于父母之命。还是她本人的意愿这无关紧要,她嫁给了贵族监护会的一名秘书,现在已经有了三个孩子。想当年,我们一块儿滑雪,那风送到她耳畔一句话:“我爱你。娜佳!”

如今我也上了年纪,已经不明白,为什么当初我说了那句话……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41494.html

想走自己的路,就不该拒绝讨厌的事情

心里永远住着胖女孩

给你提个醒

火车上那个沉默的男孩

毛文超:“小红叔”的完美人生历险

送水大伯

古代匠人守则

谢谢你,在爱情中等我长大

最孤独的虚拟饭局

地球人,你们真以为三星只是一个手机公司?

最新文章阅读

  • 矮子里拔将军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矮子里拔将军 【汉语拼音】ǎi zǐ lǐ bá jiāng jūn 【近义词】:择优录用 【反义词】:万里挑一 【成语出处】清·石玉昆《小五...

    成语故事2020-2-14
  • 算《死卦》

    算卦;千古以来一直是个谜团,信者曰;心诚则灵。不信者说;算卦不灵,放屁不疼。 封建时代,会预测的人可在朝做官,当今社会则在街头摆个挂摊。 有一老...

    故事会2020-2-14
  • 半夜敲门不吃惊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半夜敲门不吃惊 【汉语拼音】bàn yè qiāo mén bù chī jīng 【近义词】:白天不做亏心事 【反义词】:魂飞魄散...

    成语故事2020-2-14
  • 美国老兵的黄昏恋

    年轻时的他,英俊潇洒,并不是一个独身主义者,也曾遇到过形形色色的女子,却一直找不到心动的感觉,既然遇不到喜欢的人,干脆就一直过着单身生活。 直到...

    青年文摘2020-2-14
  • “输”与“没有赢”的区别于此

    今天你参加纽约市的演讲比赛,没能进入决赛,我和你的母亲一起去地铁车站接你,不是为了安慰,而是为了鼓励!记得你上车时,我问你的第一句话吗?我问:&...

    人生感悟2020-2-14
  • 读书不在姿势上

    喜欢读书的人,似乎并不介意时间地点场合,更不介意是以何种姿势。 半床明月半床书,是躺读的最高境界。风吹哪页读哪页,是慵懒的最高境界。随便哪个书店...

    读者文摘2020-2-14
  • 中国式Wi—Fi焦虑症

    每个旅行团里都有一两朵奇葩。有的奇葩爱迟到,有的奇葩爱早起游泳,有的奇葩爱问“Whynot”,但这次参加了“泰国北部发现之旅”,...

    读者文摘2020-2-14
  • 知行合一

    任你喊得声嘶力竭, 我却听不到 爱迪生 在奥克拉荷马市,一个阳光普照的周末午后,我的朋友和一个自豪的父亲巴比·路易斯,正带着他的两个儿子打迷...

    意林2020-2-14
  • 叽叽喳喳的故事及注释

    【成语名字】叽叽喳喳 【汉语拼音】jī jī zhā zhā 【近义词】:唧唧喳喳、啛啛喳喳 【反义词】:安安静静 【成语出处】 1、《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七七...

    成语故事2020-2-14
  • 一个有胃口的灵魂

    在美国待的时间长了,你会发现,几乎你所遇见的每一个中国人,都是一个祥林嫂。他们喋喋不休地反反复复地披星戴月地不断追问你追问自己:以后想不想回国...

    意林2020-2-14
  • 黄马褂与王爷

    前几天有一则新闻在网上传开又被媒体爆炒了一阵子,一个只有50万人口的县级市,竟然设有14位市长。 这让我想起清朝后期的黄马褂和太平天国后期的王爷。清...

    意林2020-2-14
  • 因为我是人

    夜幕降临,路上走着两个人,父亲和他7岁的儿子。路中间有一块石头。父亲没发现石头,绊了一下,碰痛了脚。他很痛,哼哼着绕过了石头,牵着孩子的手继续往...

    读者文摘2020-2-14
  • 身体从来不只属于自己

    身体从来不只属于自己,它被时代风潮深刻影响,分解为生命的身体、文化的身体和经济的身体。 我们重新审视人类的身体使用史。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再到...

    青年文摘2020-2-14
  • 告别仇恨的最佳方式

    从1994年开始,南非人格里高便成天生活在不安中。因为这一年,他曾看守了27年的要犯曼德拉顺利当选为南非总统。 格里高常常回想起自己对曼德拉的种种虐待...

    读者文摘2020-2-14
  • 蜂叮或毒蛇咬伤后应如何紧急处理

    ①单个蜜蜂刺伤,一般无关紧要,可将断刺取出,局部涂氨水、碳酸氢钠、南通蛇药或中药。如为群蜂(或黄峰)刺伤应静卧,除局部采用上述措施外,应警惕休克,...

  • 爱情有什么道理

    爱情的事,从来没有什么道理可言。 就像你知道的,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朋友最近感情艰难,她爱上一个街头痞子,无正当职业,游手...

    青年文摘202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