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你是我并蒂而生的栀子花

你是我并蒂而生的栀子花

意林 日期:2022-12-15

青春期的无知和纯洁是一对孪生姐妹,也是最值得记忆的东西。

那年夏天,汗打湿了我的衣衫。有几个男生看着我发出哄笑,我低头看见了自己胸前的“小尖尖”顿时羞红了脸。

“兰子,咱们走,别理那些坏东西。”栀子把她的外套披在了我的身上,拉着我的手一路小跑走开了。那一年我14岁,栀子15岁。

我的母亲似乎很反对我交朋友,记得第一次带栀子到我的家,母亲还做了饭招待我的同学,然而等栀子走后,母亲却告诉我,不准和她做朋友。因为她是没有妈妈的孩子,而她的父亲在我母亲眼里是个老流氓。

我和栀子的交往只能背过母亲转入地下,每天她用单车驮着我回家,快到我家的院子还有一段路的时候,她就用长长的声音说,兰子该下车了。而我则不情愿地松开搂着她的腰的手然后挪开我的屁股,不情愿地下了车。

有一天,我诚惶诚恐地找到了栀子,因为我的屁股出血了。我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绝症,今天早上醒来时发现下面粘糊糊的,有血从下面流出来。

栀子听完我的描述,已经笑得背过气去了,“兰子公主,你已经是一个女人了,恭喜!”

她把她的卫生棉给我,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那是初潮,兰子小姐,你的生理课是怎么学的难怪老不及格。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别人把我称之为女人。而我这个“女人”的心也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

班长何凡是个眸子黑亮的男孩,他的眼睛能够平和地流淌出特有的令我快乐并坚韧的力量,以至于让我无端地想要接近。恰巧班长似乎也有了察觉,因为每当我们四目相对时,他的脸颊便微微泛起红晕。

放学的路上,我搂着栀子的腰把我的心事全部告诉给了她,我还问,为什么班长看我时会害羞?栀子“嘎”的一声停住了车,转过头看着我说,他可能喜欢你。我捶打着栀子直到她求饶为止。我问栀子,你会永远支持我吗?她说,笨蛋,当然了,我们的命运,即使注定分离,我也愿意倾心地去爱护你,去珍惜。栀子的眼睛哀而不伤。

我把栀子的话写进了日记,当然,经常在我日记里出现的还有班长。为了防止父母偷看,我只有在夜里等他们熟睡了,才把我白天想对他说的话都写在这个小本子上,我甚至希望有一天能够把这本日记亲手送给他。

后来,我和何凡开始了交往。在甜蜜的恋爱里我挤出为数不多的时间与栀子相处,而其中谈心的内容无非是我和何凡。当我感到疲倦时,栀子会让我依靠,让我安然的眷恋。当我快乐时,她会送给我一张向日葵般的笑脸,我便会全然觉得温暖。

那年暑假我沉浸在美好爱情里的时候,正如栀子所说,她一直给予我关怀,而我却完全地忽略了栀子有着什么样的心情。

在初三的最后一个学期里,新的班级委员会成立了,我连任了文艺委员的职务,但是栀子却推掉了她的体育委员职务。我经常看到栀子一个人在篮球场上打球,她把皮肤晒得黝黑,又剪了齐耳的短发,像个男孩子一样坚韧。我问她为什么,她只是调皮地笑,然后突然低声问我,你知道当年拿破仑是怎样追上约瑟芬的吗?我摇头,她却不告诉我,我们开始追逐着打闹,开心得一塌糊涂。

然而生活毕竟不如我所愿,我和何凡如所有初恋的小孩子一样幻想、冷战、痛哭流涕、说好相亲相爱永不分开……也像所有初恋的孩子一样说到没做到。

初中时光转眼即逝,之后随着高中繁忙的学业和大学的各奔东西,因为我和栀子相隔甚远,便渐渐失去了彼此的消息,只是偶尔听人提起她的父亲找了一个有钱的女人,举家迁徙到了国外。栀子也历经千辛找到了一个真正疼爱她的男朋友。

直到多年以后的一次相聚,当年爱慕的男孩已经成为身上带有烟草和油烟味道的人夫人父。互诉衷肠的时候,他告诉我了一个当年的秘密:在他16岁的那年他和一个女孩相爱,可是当他对她表白时却遭到了拒绝,那个女孩子告诉他有一个女孩比自己更美丽,也比自己更爱他,如此比较,自己是没有权利对他说爱的。而那个班长喜欢的女孩就是我心心念念牵挂于脑海的栀子。

这个时候我的双眼已是开满了泪花,脑海里满是栀子的短发和日记本里记载着的栀子曾说过的话,日记本里如今还夹有一朵白色的风干了的栀子花,因为她曾说过我们是朵并蒂而生的花。我突然想到了栀子曾在篮球场上的问题,于是,我问何凡拿破仑是怎样追上约瑟芬的,他告诉我当年拿破仑送给约瑟芬一个黄金做的盒子,里面有一个纸条,纸条上只写着一句话:这是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