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眼泪

意林 日期:2019-12-2

住在同一个地区十几年,孩子由小学到高中,家长们从接送的时候点点头,家长会的时候聊聊天,碰到问题的时候通通电话,到后来都成为好朋友。

只是当每家的孩子同时间毕业,各自纷飞、上了大学,这些老朋友就一下子全乱了方寸。

1

老球友总算回来打球了。

他才开10个小时的车,送女儿去水牛城上学,据说连冰箱、微波炉和扫帚、拖把都带去了。离开那日,女儿突然拉肚子,只好又留了两天。终于上路,小丫头先抱着爸爸哭,又抱着妈妈哭,车子开出去半条街,爸爸回头看女儿还站在路边擦眼泪,又停下车,跑步回去,抱抱女儿,小丫头就哭得更凶了。

这些情节都是我太太听“他”老婆说的。我好奇,一边打球,一边问:“是真的吗?”

“对!”

“听说你女儿这么哭,你都没掉眼泪?”

老球友先怔了一下,又看看四周,小声说:“我掉了!偷偷掉的,把脸转过去,猛眨眼睛,硬把眼泪吞了,没让她们看见。男儿有泪不轻弹嘛!”又摇摇头,“而且,我老婆居然没哭,她没哭,我就更不能哭了。”

打完球,老球友在浴室换衣服,我又跑去问他太太:“你老公送女儿的时候哭了吗?”

“居然没哭!心跟铁似的。”他老婆一笑。

我又问:“那么,你哭了吗?”

“我哭了!”她也放小声,“可是没当着他们哭,我憋着,硬没哭,免得跟女儿哭成一团,更分不开了。”顿了顿,犹豫一下,“可是我昨天哭了,而且是当着外人哭。因为我女儿的一个同学,念附近的大学,不必离开家,特别跑来看我,还送我一盆花,说琳达会适应的,您放心!接过花,我就哭了,止不住地哭了,还哭出了声音。”

2

另一个朋友,女儿跑得更远。爸爸因为上班,没去送,妈妈带着丫头,坐飞机横跨美国到西岸。先跟女儿住在学校附近的旅馆,每天出去采购,帮女儿布置房间,再陪着到学校了解环境、参加新生训练和烤肉迎新会。

走的那天,妈妈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连陪她女儿到机场的三年级学生,都感动得湿了眼眶。

“可是,她居然没哭!”那妈妈回来打电话抱怨:“她已经玩疯了!什么都新鲜,只等着跟新朋友去参加晚上的Party了。看这情况,心真寒,十几年白疼白养了,我现在还天天掉眼泪,她居然一点也没舍不得。”

才过两天,那妈妈又打电话来,听声音就不对。原来每天早晚都接到女儿的电话,在那头哭着说想家,还不断地说“爱妈妈!爱妈妈!”那妈妈立刻方寸大乱,带回来的行李还没整理,似乎又准备上路了。

3

接到一个学生的电邮,说他进入北京的重点大学,老爸老妈大包小包陪着他,从乡下坐火车一天一夜,到了北京。

他直接就住进学生宿舍,老爸老妈把钱都给了他,坚持不住旅馆,居然打开行李卷,就睡在校园大树下,还说树下比旅馆里凉快。才睡一天,下雨,又移到走廊,学校虽然睁一眼闭一眼,没说话,却去劝他,说得好难听:“你饶了两个老家伙吧!”

他就去劝爹娘回家,劝不动,还让老妈回了一句:“你嫌我们给你丢人?”

好不容易把二老送上火车,觉得好轻松,可是他现在每次只要走过走廊上“那块地方”、看见校园里“那棵大树”,就忍不住掉眼泪。

4

我很走运,因为女儿上哥伦比亚大学,离家不过一个多小时,连脏衣服都能送回家洗;进宿舍时一件冬衣也没带,需要的时候再回来拿就成了。

所以她离家,我只帮忙把两个箱子提上车,像平常一样抱抱挥挥手,看妻开车带她转出街角。

第二天,我也跟平常一样,吃完中饭、看报纸、喝咖啡。大概因为刚由台湾忙回来,提不起精神创作,就拿着大剪刀,去院子里修树。

3个月没整理,好多藤蔓攀上树丛,再不清除,有些花就可能因为被遮住光线,长不好。我戴着手套,一根一根扯藤蔓,再用大剪刀把树形修好,凡是伸得太长的枝梢全剪掉,免得爱在树间穿梭的小丫头被扎到;又拿小铲子把石板上的青苔刮干净,免得总在院子里跑的女儿滑倒。

只是,修着修着,觉得体力大不如前,手好酸,心也好累。便拖着步子回房,一个人坐着。

窗外,上次离家前种的向日葵,已经长了9尺高,正盛放。那是女儿最喜欢的花,以前我还让她坐在脖子上,去跟向日葵比高呢!

想到女儿从小到大,跟我一起养螳螂、尖叫着躲马蜂、打羽毛球、丢飞盘。还有前不久到树下湖边摆姿势拍照,却一边拍一边发小姐脾气。

有小小的白粉蛾飞过,眼前浮起刚搬来的时候,女儿用线拴着白色的假蝴蝶在院子里跑,就有白粉蛾被吸引过来绕着她飞的画面。

不知为什么,我该死的泪水竟像打开的水龙头,止不住地滚下来……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38582.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从台词看于正剧为何火

    “于正出品,必是烂品”这句话是网友对于正编剧或者监制作品的调侃性评价。网上对于于正电视剧的“罪状”,总结一下就是三雷:&ldqu...

    意林2018-10-15
  • 一颗平凡的珍珠种子

    那是个小小的礼物,但它一直维系着一个梦想。 在临近高中毕业的一天,自然课老师约克先生把我们20个高年级学生召集在一起开一个神秘的会议。我们很纳闷:...

    意林2019-5-11
  • 打折小姐和豪气先生

    手表上的秒针指向“12”的那一瞬间,仿佛能听见秒针的“咔嚓”声响。 打折小姐便火速拎起包,“嗖”的一声离开了办公室,...

    意林2018-12-26
  • 收拾屋子,大肆扔东西。 时间毫不颠簸地经过所有的标记,我依然喜欢待在洁净空曠的屋子里。一如对待进入镜头的事物,着意撇开冗余,留下想要的那一丁点儿...

    意林2018-10-15
  • 给你一盏灯,让你买我的油

    美国柯达公司是一家大型跨国摄影器材公司。十多年前,柯达公司研制出一款大众化的“自动式”照相机。推向市场之后,这款相机因为质优价廉,深...

    意林2018-11-12
  • 我和伽利略的第十年

    你愿意等一个人十年,只为了一个并不确定的答案吗? 我的答案是,我愿意。 1 我和伽利略相识于一个失恋的下雨天。 14岁的我,仅仅因为男生长得好看,就鼓...

    意林2018-12-25
  • 车祸,人祸

    值夜班的饭总是不能一次吃完,你看工作一会儿不就来了?刚扒拉两口并不可口的盒饭,电话铃声就响个不停。先是内科的大夫呼我,说是有位内科会诊病人,现...

    意林2019-5-4
  • 沈爱翔:来一场露营一样的创业

    为什么把创业跟露营放在一起比?因为创业和露营一样充满未知,可能有挑战,可能有危险,但它会很刺激。 在易露营CEO沈爱翔的生活里,一切都是计划好的。 ...

    意林2018-10-16
  • 皇帝接班人的五标准

    A。重要的是政才 帝王夺取天下好比摘人参果,你想吃,他想吃,大家都想吃,于是大家都想方设法捷足先登,争取优先权。 可古代帝王妻妾成群,儿孙也就多,...

    意林2019-1-25
  • 就算面对一百万次离别

    这个秋天,我养了六年的萨摩耶,死于重度肝硬化。 带它去就医候诊时,我一次又一次轻抚那层已逐渐粗粝泛黄的毛,眼泪突然汩汩流出。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

    意林2019-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