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林 / 下辈子还要见

下辈子还要见

意林 日期:2021-11-20

甘小二是在它十三岁这年病逝的。那天,我没有赶回去见它最后一面。

其实只是一只很普通的猫咪,可妈妈偏要说它是我们家的一员,是我的妹妹,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甘小二。我不喜欢它,哪怕我们相处了十三年。

它住进宠物医院的时候,妈妈给我打电话说它是肾虚竭加并发症。

医生说甘小二的年纪太大了,恐怕这次过不了这道坎。我的心瞬间有点下沉,但下一秒妈妈的话让我全身的血液沸腾了起来,她居然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来陪甘小二!我承认我再次妒火中烧了,没错,我在嫉妒一只猫。

我四岁那年它来到我们家,那时候的它刚出生不久,妈妈喜欢小动物,从亲戚家抱回了它。据说它当年楚楚动人,就一眼,便俘虏了我那母爱泛滥的妈。

从我记事开始,我这个甘老大就在与甘小二争宠。小时候我和它争夺妈妈温暖的怀抱,长大后我就嫉妒它永远是一个小动物的模样,可以一直享受她的爱。带它去散步,买最好的猫粮给它吃,帮它洗澡还有梳理毛发,允许它爬上床和自己睡,每天下班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它抱起来亲一口……妈妈对甘小二的态度,我是看在眼里恨在心上,我无法忍受它在这个家得到的待遇和我一样甚至比我还要高。

当然了,甘小二并不明白我对它的这种复杂感情,它除了喜欢黏着妈妈之外,也是喜欢往我身上凑的。在妈妈面前,我也是会亲昵地摸摸它的头,偶尔抱起来虚伪地说上一句“姐姐爱你噢”等诸如此类口不对心的话。

后来上中学后,我开始住校,我把整个妈妈留给了甘小二。不知它有没有感激我。

我虽不喜欢它,却已深深地习惯了它的存在。只可惜直到等它真正离去时,我才明白过来。是的,它终究是没挨过这一关。它从此永永远远地消失了。

妈妈说,那天的甘小二出奇的乖,仿佛也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安静地躺病床上打点滴,头歪到一边,目光注视着门口。它已经很累了,可是它还一直睁着那双已失去光彩的眼睛,痴痴地望着门口处。它在等我,它在等我这个姐姐。

等啊等啊等啊等啊,天快要黑了的时候,它终究是闭上了眼睛。甘小二闭了眼,天就黑了。可是天黑了,我也没有回来。家里再也没有它的身影,我想起以前周末我回家,它总是欣喜异常地绕着我走来走去,我坐下来后它便往我身上蹭。可我却总是不耐烦地用脚踢开它,用手推开它。听说每次我回家前的电话,妈妈都会开免提让它听我的声音,然后它就会安静地趴在门口等我。一等就是几个小时。听说冬天的时候它也在门口迎着冷风等我。

我从来没有想过甘小二有一天会离开,我从来不知道一只猫的寿命最多只有十几年。

它离开之后,我忽然发觉我开始会想念它。妈妈收藏着许多它的照片,四五岁的我和它抱着在地上打滚,在嬉戏欢笑,原来我们曾经也如此亲密过。

照片上的甘小二近在咫尺,可是我再也触摸不到它柔软的身子,我是再也见不到它了。在我离开家的日子,它代替着我陪伴了妈妈那么多个日日夜夜,以后谁来陪她呢?以后谁来翘首以盼等着我回家呢?十三年了,我终于意识到其实甘小二那么重要,它守护我的成长,我却一意孤行忽略了它的逐渐苍老。

在这迟来的光阴里,我终于觉得我失去了一位亲人,眼泪掉落下来,心开始疼。

甘小二,这辈子算我亏欠你的,下辈子,记得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