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蛇

意林 日期:2020-10-1

~~(一)~~

太婆下葬的时候我没有去。当时全家人都去了就差我一个人。

八十八岁的太婆是饿死的。有一次外公外婆不在,她挣扎着起来要自己去厕所,却从床上重重地摔了下来,摔成了全身瘫痪。瘫痪后的太婆索性闹起了绝食,到她死去前都倔强地不肯进食,喂到她嘴里的,也会被她吐出来。

太婆就以这样一种固执的方式死去了。

~~(二)~~

小学时,每到暑假我都会回到大山里的外婆家消暑。

八十岁的太婆并不像其他的老人一样安分地在家里坐着,总是拄着拐杖往山里跑。

太婆总是在早晨吃过早饭后,就悠闲地晃上山,直到晌午时分才回来。她总是小心翼翼地从她宽大袍子的衣兜里,掏出一大包用好几片巴掌大的树叶认认真真包着的东西,摊在手上,又用拿拐杖的另一只手,颤巍巍地小心打开里面是一大包新鲜的龙船莓,边缘的几颗有些许被压破,但中间的龙船莓被保护得很好,仍是粒粒饱满。

她将那一大包龙船莓塞进我的怀里,小声地说:“寒寒收好,自己吃,不要给别人。”

于是我便欢天喜地地接过来,跑进屋独享我的美味了。

~~(三)~~

我九岁那年暑假,表妹阿淇跟我说了一件怪事儿。她说外婆家院前菜畦里有两条剧毒的蛇,她亲眼见过那两条蛇飞快地攀上两米多高的坎,叼走了对门张家养的一只鸡。

没几天,阿淇又跟我说了另一件事。有一天夜里阿淇要去上厕所,就在她拉开灯时,却赫然发现厢房外的木墙上挂着什么竖长的东西。

“我起先还以为是挂的麻绳呢,你猜是什么?是条蛇!”

“那后来呢?”我忙问她。

“后来我就吓得跑进屋去了,奶奶出来时,蛇已经不见了。那蛇比我还长呢!奶奶说我撒谎,你信我吗?”

我惊魂未定,将信将疑地盯着她看了老半天,然后像是知道什么怪事了一样飞快地跑了。

~~(四)~~

有一天,我们在外婆家的院子里玩跳房子的游戏,不一会儿,阿淇将一个更年幼的孩子弄哭了,无论我怎么哄他仍是哭个没完,我只好硬着头皮跑去找外婆。跑上几级台阶,到粮仓与宅子中间的夹道立住,我刚站稳,嘴里的话说到一半:“阿婆,阿淇她把……”

这时,一种古怪的冰凉感突然自我的赤脚上袭来,我下意识地低头看……一条蟒蛇正卧在我的脚面上将我的腿缠了一圈!我猛地尖叫了一声,往后一跳,却踩在了蟒蛇柔软的身体上!它吐着芯子望着我,但奇怪的是,却没有咬我……

我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阿婆早已冲过来用竹扫帚狠狠地打着蛇,邻家有年轻小伙听到了声响,也冲了出来,三下五除二就将蛇头抓住,掸在手臂上走了。左邻右舍听到声响的,也出来望一望,外婆只是爽朗地大笑几声:“没事了没事了!有蛇爬到我这小外孙女脚上来了,吓了她一跳!”我在原地一动不动,全身冰凉。

那天下午,鬼使神差地,我又走到了那个将蛇捉去了的乡邻家。蛇被他们随意地缠在院内的歪脖树上,屋内也许正在酝酿一顿蛇肉火锅。

我站在树下一动不动地看着它,它吐着芯子,只是看着我,像是很久以前我们认识一样。

~~(五)~~

那晚我发烧了,嘴里似乎胡言乱语了什么,神色也怪怪的。

晚饭后,外婆担心我,于是从院子里捉了一只鸡,带我去了寨子里的神婆家。外婆说,要带我去“收吓(he,方言)”。神婆用手指蘸了鸡血,在我的额头上、脸颊上画着什么,嘴里仍在念念有词。奇怪的是,我的心里突然空落落的,轻松了很多,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我的身体里飞走了。外婆再三拜谢后领着我走了,一路上紧紧地将我揽住,只是小声地叨叨着:“乖,不怕,不怕……阿婆带你收吓了……”

那晚我是和外婆还有阿淇一起睡的,外婆将我和阿淇一起紧紧搂住,一夜安稳无梦。

~~(六)~~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我几乎要把这件事忘掉的时候,阿淇又跟我提起了。她问我:“姐,奶奶后来跟我提起那条蛇了。”

“嗯?有什么问题吗?”

“奶奶跟我说,神婆告诉她,那是太婆的转世,是为了未完成的心愿来的。”她认认真真地说,我却觉得似在听一个奇幻的故事。

“奶奶没有说那未完成的心愿是什么。可是你记不记得,太婆下葬的时候,你是全家唯一一个没有到的。”她顿了顿,低头小声地说,“你可是她最宠爱的孩子。”

“太婆死时没能见到她最宠爱的孩子,心有不甘,因此就算会被人抓了去,也要千方百计转世来见你。见到了,她的心愿也就完成了,太婆也就安安心心地走了……”

我没有反驳阿淇的话,也没有肯定,甚至我不知道是否该相信这转世论。

只是,我想起了,六七岁,垂髫时,我每天坐在院子前,等着太婆慢吞吞地从山上下来,从怀里颤巍巍地拿出一包被宽大树叶包裹住的野果,摊开来,递与我。

“寒寒,你喜欢的龙船莓。”

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36448.html

“心灵鸡汤”与“心灵鸭汤”

那些不想做又必须做的事

从容日月长

抗敏感,不惶恐

友谊到底是艘什么样的小破船那么容易翻

恐惧高三,你就输了

扬汤止沸,莫若去薪

你是物主还是被物所主

江南春:没人比我更了解这个行业

为什么美国大学,爱讲“领导力”

最新文章阅读

  • 命硬的老王

    老王第一次续弦是1982年,那年55岁。老王叫王辉,个子不高,身上没几两肉,面相也不好看,尖嘴猴腮,饿死鬼托生似的,但满城的离婚丧偶女人都争着嫁他。...

    故事会2020-10-1
  • 趣谈武士打仗

    小时候听评书演义,觉得古代打仗都是大将之间的单挑。士兵就好像是来打酱油的,甭管双方人多人少,只要主帅一死,士兵就全散了。 这种情节只出现在小说里...

    青年文摘2020-10-1
  • 我会记得你,然后爱别人

    认识黎安是2011年的微博上,看见她分享了五月天的一首《突然好想你》,然后互关。 那时候忙着高考,聊天的时间不多。谈心的时候,是在2012年,我为了一段...

    青年文摘2020-10-1
  • 鬼市人头

    黎明前的神秘集市,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真相扑朔迷离…… 1,人头血案 民国期间,天津老城厢有个鬼市。所谓鬼市,并不是什么闹鬼的地方,而...

    故事会2020-10-1
  • 灵蛇

    ~~(一)~~ 太婆下葬的时候我没有去。当时全家人都去了就差我一个人。 八十八岁的太婆是饿死的。有一次外公外婆不在,她挣扎着起来要自己去厕所,却...

    意林2020-10-1
  • 毕淑敏读后感400字_读后感

    让我们静下心来审视一下自己,是不是忙得有价值,忙得有意义,忙得有目的,看一看我们是不是因为忙而迷失了自己。如果我们仅是为了忙而忙,那不妨让自己...

    读后感2020-10-1
  • 四个男人和一个箱子

    在非洲一片茂密的丛林里走着四个皮包骨头的男子,他们扛着一只沉重的箱子,在茂密的丛林里踉踉跄跄地往前走。这四个人是:巴里、麦克里斯、约翰斯、吉姆...

    人生感悟2020-10-1
  • 夫妻关系陋习

    夫妻关系陋习: 1。世人都晓购物好,唯有钱包不够饱。 2。太太逛街情未了,先生拎袋受不了。 3。在外慈眉赛观音,在家常做河东狮。 4。单位端茶兼扫地,...

    故事会2020-10-1
  • 和我一样学新闻的爸妈

    见面的时候人们相互介绍,经常听到这样的标签:他来自艺术世家,他家是书香门第,她是大家名媛。好像知道了你的家庭背景就能大抵了解你这个人一样。我是...

    青年文摘2020-10-1
  • 被狗抢劫

    这天晚上,巡警赵刚在路上巡逻,突然接到“110”指挥中心的指令,说有人在绿城广场被抢劫了,他放下电话,急忙开着车子,和搭档一起赶了过去。...

    故事会2020-10-1
  • 品尝家

    在一家出售葡萄干布丁的商店里,一到圣诞节期间,就会陈列出许多这类美味的食品,摆成一排供顾客选购。你可以挑选最合你口味的品种,甚至还允许顾客把各...

    读者文摘2020-9-30
  • 懒起早床

    我敢说睡懒觉这毛病肯定是可以遗传的。记得小时候,我父亲就对起早床有深恶痛绝之感。每逢上班必须得起床时,他的痛苦便溢于言表,常常咬牙切齿道“...

    读者文摘2020-9-30
  • 你永远不知道别人嘴里的你是多少个版本

    1 我大学时十分不愿在学校洗澡,有一种内心的偶像情结,很怕被谁叫一声学姐,却看见裸体的我在洗澡堂中正卖力气地搓澡,再加上年轻任性,在胸上文了一处...

    读者文摘2020-9-30
  • 生活可以将就,生活也可以讲究等

    现在人才辈出,不愁后继无人。眼睛睁不开了,嘴巴合不拢了,腰也直不起了,头脑不清醒了,还赖在台上,是不讨人喜欢的。 前副总理田纪云日前撰文呼吁,高...

    意林2020-9-30
  • 杂草的生命力为什么特别强?

    农民对杂草最头疼了,因为田里有了杂草,就会影响农作物的收成。可是,杂草的生命力特别强,总是除不尽,每年都会长出来。 为什么田里的杂草总是除不尽呢...

  • 孙亮判案

    三国吴主孙亮喜爱吃梅子。 一天,他吩咐宦官去库房里取来蜂蜜渍梅,正吃得津津有味,却忽然在蜜中发现了一颗老鼠屎。大家见状,都吓得面面相觑。那宦官连...

    故事会202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