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到自然成

意林 日期:2019-11-11

有一年,马未都去乡下寻访文物。

他在一户人家看到一个老柜子,喜欢得不得了,很想买下来。却不料,人家坚决不卖。

柜子的主人是个老爷子,年岁已高,对老物件产生了深厚感情,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您甭操心了,只要我活着一天,这柜子就一天不卖!”话已撂那儿了,给再多钱也不卖,绝无商量的余地。

换成别人,顶多也就是恋恋不舍,含恨而去。

人家不乐意,总不能强买强卖吧,可是他不死心,觉得还有希望既然活着不卖,等你百年之后,事情不就有转机了吗?

这个想法确实有点石破天惊,理论上是可行的,实际操作起来,却很难行得通。最难的是信息不通,在那个年代,手机还没发明,连电话都很少,而且他在当地连一个熟人都没有。总不能天天跑到人家家里去,打听老爷子是否去世,首先在情理上让人无法接受,其次他也不可能把所有精力都花在这个柜子上。倘若去晚了,又怕被别人捷足先登,把柜子买走。所以,时机很重要,去早了不行,晚了也不行。

过了几年,他心里仍惦记着那个柜子,第二次又去那户人家。不早不晚,居然来得正是时候,老爷子刚刚驾鹤西去,家里正忙着操办丧事。他带了些祭品,先祭拜了老爷子,然后真诚地跟老爷子的后人商量,表示想买下那个老柜子。结果很顺利,他如愿以偿。世上真有这么凑巧的事?

当然不是。在第一次离开老爷子家之前,马未都准备了一个空信封,在上面写好自己的名字和地址,然后找到老爷子的一个邻居,把信封交给他说:“如果将来老爷子仙逝了,你就把这个信封塞进邮筒,我收到信就会马上赶来。”几年之后,邻居果然信守承诺,老爷子刚闭眼,他就把那封信发出去了。

马未都收到来信,立刻赶去,他早已胸有成竹。老爷子撒手走了,留下一个老柜子,几个子女也没法分,况且办丧事正要花钱。这时候,刚好有人愿意出钱把柜子买下,哪有不成交的道理。果不出所料,一切尽在掌握之中,马到成功。可能有人会纳闷儿,那个邻居跟马未都非亲非故,凭什么那么积极给他送信?说出来很简单,马未都早已向他许诺:“只要我收到这封信,下次回来就给你一百元钱。”

在电视上听马未都讲过不少收藏故事,很多都淡忘了,唯有此事记忆犹新。
他锲而不舍的精神,以及洞察人性的智慧,无不让我五体投地。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凡事用心去做,何事不成?

本文地址:https://www.jingdianyulu.net/yilin/33325.html

相关文章阅读

  •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大多朋友几乎是脱口而出:当然是母亲。令人欣慰,尤其是在母亲节这一天。这曾经是一个困扰...

    意林2018-12-26
  • 笑看往生

    首先,对死下一个定义:“死不是人生的终结,是生涯的一个完成。” 我们在落幕前要怎么向大家鞠个躬退去呢?最好是照着自己的意思去做,需要一...

    意林2018-12-5
  • 在背着书包的年纪,爱你

    闲暇的时间里,看了一部小清新的泰国电影,片名翻译成中文是《初恋这件小事》,故事情节虽然简单,却让我看到了:在背着书包的年纪,爱情,也可以是一种...

    意林2018-10-15
  • 九句话说尽中国史

    1。天下之势,分合交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夏一统,商周继之,春秋战国乱之;秦一统,两汉继之,三国魏晋南北朝乱之;隋一统,大唐继之,五代十国宋...

    意林2019-9-7
  • 奋斗是一个人的私事

    1999年,我离开自己的家乡,去往一个陌生的城市念大学,一个不值得夸耀的民办大学,没有通知书,没有谢师宴,有的只是火车24小时的颠簸、内心的狂躁不安...

    意林2019-9-25
  • 蛇义

    黑妞家盖房,四面山墙都砌好,大梁也上了。 中午,做工的人正吃饭,没注意黑妞已经爬到房脊上去了。黑妞爬在大梁这边,大梁那边,不知何时,盘起一条梅花...

    意林2019-7-13
  • 刺激与反应之间

    1981年到1991年是我一生中生活得最困惑、最痛苦的阶段,经常失眠,曾经有过整整一个星期一分钟也睡不着。在外界看来,那十年中我似乎有过不少辉煌的时刻...

    意林2019-5-14
  • 人性丛林中的忌讳

    世间最难揣摩的就是人心,人性丛林中有许多忌讳,一不小心便会跌入失败的陷阱。 南怀瑾先生在讲解《庄子》时,强调了其中一句话:“意有所至而爱有...

    意林2018-11-3
  • 瞬息与永恒的舞蹈

    年复一年,那盆昙花养了整整六年,仍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心里早已断了盼它开花的念想,饥一餐饱一顿地,任其自生自灭。 六年后一个夏天的傍晚,我第三次走...

    意林2019-7-27
  • 收拾屋子,大肆扔东西。 时间毫不颠簸地经过所有的标记,我依然喜欢待在洁净空曠的屋子里。一如对待进入镜头的事物,着意撇开冗余,留下想要的那一丁点儿...

    意林2018-10-15